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420章 想请你们偷证据(两章合一)

第420章 想请你们偷证据(两章合一)

作者:陶良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什么东西?”

    押运车里,收音机播放着披头士的音乐,其中一位保安感觉车身震动了下,开口问道。

    驾驶员说道:“可能是压到石头了吧。”

    汉娜趴在押运车车厢顶部,兴奋喘气。

    车身比其他车要高,别人看不见她,而且谁没事干,会盯着车顶看。

    伯尼这里遇到个小问题。

    汉娜跳下去时候,立交桥上一辆车里的老头看见了她,惊声叫道:“老太婆!快看,有人跳桥自杀了!”

    年纪挺大的老妇人看向窗外,见伯尼若无其事,不像发生自杀的样子,斜眼道:“今天早上又没吃药吧?

    医生说一顿都不能停,下面是路,又不是水,脑子不好才在立交桥上自杀,万一死不了,撞残了多难受……”

    费力打开车顶的逃生出口,汉娜掀开盖子钻进去,车厢里满是木箱。

    她手伸进胸前口袋,掏出张纸条,上面写着接收人:“宣-韩。”

    “大木箱……大木箱……韩,咦!?没有啊!”

    汉娜的脸瞬间白了,脑子里突然蹦出,是不是安其罗和奥古斯汀合伙,私自吞掉了偷来的赃物,仔细再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不死心打开个符合安其罗描述的木箱,里面装着套骑士盔甲,掀开稻草也没找到画筒,恨道:“艹!我就知道靠不住!”

    打开木箱挑了几件还算值钱的东西,塞进包里,轻而易举从顶部逃生出口离开,等路过一条河的时候,用力跃起跳进去。

    刚才的老头从立交桥下来后,也走这条路,眼睁睁看见这幕,喊道:“老太婆!老太婆!这回真的有人跳河啦!”

    那位老妇人才闭起眼睛,不满往他指着的河面看了看,一群野鸭在河面游泳,水波荡漾。

    深叹口气,从包里找出个橘黄色的透明药品,“到休息站换我来开车吧,买瓶水,你把药喝了。”

    老头欲哭无泪!

    想看见跳河的那女人浮出来,证明自己清白。

    可是一直没能如愿。

    汉娜从岸边爬上来,湿漉漉的。

    躺在枯黄的杂草里,思考后觉得肯定是被奥古斯汀和安其罗两人给黑吃黑了。

    等伯尼赶过来,连忙把这件事告诉他。

    医院的救护车来到两辆机车相撞的地方,发现伤者已经不见了。

    交警询问总部后,发现这是两辆被盗车,猜测他们怕惹麻烦才跑掉。

    ……

    夜幕笼罩伦敦。

    街道上行人穿梭,而在他们脚下四米多深的废弃防空洞里,一场争辩正在上演。

    “该死的!我要说多少次,你们才肯相信我真的把画筒放进去了!?

    奥古斯汀能为我证明!

    要是真的是我们偷的,那么下午我和奥古斯汀有得是时间跑掉,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分钱给你们?”

    安其罗压低声音吼道。

    不得不说他的话很有道理,有了那两幅画,在哪都能过上好日子,还留在这里等事情暴露么?

    “我们确实放进去了。”

    奥古斯汀和他们不同,他以前位雇佣兵,跟这些骗子小偷不是一路人。

    因为这次计划需要人强行闯出来才让他加入,事实证明没他不可能成功,他一说话其他人都不说了。

    “汉娜,是你去偷画的。”

    安其罗这下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汉娜身上。

    她气急道:“放屁!我在车里根本没看到你说的那个箱子!不过白天展览时候,我见到那个男孩了。”

    毕维斯以前和汉娜认识,帮她解释道:“拍卖时候他确实买了一张大油画,会不会是他提前带走了?”

    “有可能,现在怎么办?”

    伯尼说道。

    安其罗盘腿坐在地上,“他应该还没发现,在伦敦么?”

    “记者那里应该有消息,我去问问!”

    毕维斯往电话走去。

    ……

    韩宣和安雅住在同一间。

    并排坐在床上吃爆米花,电视里正播放福尔摩斯电视剧,说是电视剧,其实一季就三集。

    从傍晚看到现在,已经放到第二季了。

    在一部电视剧能播十几年的美国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就算电影都比它长,偏偏英国人喜欢这调调。

    安雅是不爱看福尔摩斯的,里面有很多杀人和悬疑的片段,让她感到害怕,可是韩宣喜欢,也就不提了。

    看见恐怖的地方,闭起眼睛就好。

    大概是小时候被老爹打呼噜虐惨了,韩宣习惯一个人睡觉,不过安雅是个例外,她睡觉抢被子抢不过自己,容易欺负。

    在学校时候经常去纽约找安雅玩,好几次待在她家。

    塞西莉亚夫人对女儿唯一的朋友过来玩这件事,表现得格外热情,没多余的房间,就让韩宣和安雅睡。

    在她看来只是两个孩子,晚上能聊聊天。

    如果知道这个男孩该懂的都懂了,不该懂的也都懂了,估计绝对不会把女儿送入虎口......

    幸运的是韩宣没那么禽兽。

    至少在她长大之前,还没禽兽的想法。

    第一次一起睡午觉有点不习惯,次数多了习惯后,这次登记房间,自然而然就让她和自己一起。

    安雅想着晚上能和“小伙伴”一块聊天,也是很开心的。

    晚上十点钟。

    在家的话这时间早就睡觉。

    今天没人管,他们决定熬个夜……十点半再睡。

    福尔摩斯第二季结束,韩宣把遥控器递给安雅,边吃爆米花,边思考明天该怎么办。

    裘德那帮人不在乎阿斯顿马丁,把它当成捞钱的工具。

    狠下心的话,除掉他们轻而易举,但是将这些附着在树根上的毒瘤铲除,也会连累阿斯顿马丁这棵大树受伤。

    这才是在他们手底下吃亏的原因,想得到阿斯顿马丁,就绕不过他们,对方也是看出这点,才有恃无恐,冒着以后被开除的危险,趁这次机会捞上一笔跑路。

    韩宣不打算让他们得逞。

    刚才安东尼给福特汽车公司的一位董事会成员打了电话,执行官已经把亨利副总裁调回去。

    说是会给裘德命令,但到现在裘德也没来找过他们。

    盖顿镇就这么大,对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福特收购阿斯顿马丁时间不长,裘德年龄也接近退休,很有可能放手一博不听命令,用手里的公司实际控制权,来跟自己换这笔钱。

    突然传来敲门声,打断韩宣的思路。

    外面杰森声音说道:“还醒着吧?

    留在金斯林市机场看守飞机的保镖,抓到几个想去保管室偷东西的小偷,送到我们这里来问怎么办。”

    韩宣挑眉,瞬间想到自己放在那里的大卫雕塑,下床憋屈道:“有种!

    偷了我一个雕塑还不够,竟然想凑一对!”

    安雅也关掉电视,跟上气呼呼的男孩……

    杰森见门打开,接着说道:“加布里尔怕飞机停在机场出现问题,留下马里修保镖,在那里看守。”

    韩宣发现他身后站着一位脸肿成猪头的墨西哥男人,白天看过他,挺帅的拉丁裔中年人。

    要不是自己保镖里只有这一位拉丁裔,差点没认出他,高档西装破破烂烂,皮鞋坏了,露出一排脚趾。

    这位叫做马里修的保镖,正拿着冰袋敷在脸上,说话时候模糊不清,脸肿着不好开口,还带有墨西哥口音。

    翻译出来,差不多、估计是这样:“当磁,我在飞机里……吃泡面,这里的食副味道不好,我傍晚没吃饱。

    发现有三个轮......鬼鬼祟祟绕着我们的飞机看,所以我就躲起来,看他们想干什么。

    后来他们......逼问一位巡挪的保安。

    嘶!杰森,别动我手!

    听我继续说。

    然后把他打晕,往保管室去了,我就通......知保安,把他们包围起来。

    想着应该有接应......的轮,所以去外面搜索,果然找到一辆车……

    抓到两个,其中有个……绝逼是练过的……

    但是!我更厉害……他输了。”

    安雅在旁边,几乎没听清说什么,表情迷糊。

    韩宣凌乱了,看见他的脸想笑,嘴刚咧开,发现这种严肃时刻,不怎么合适,又板起脸。

    “我知道了,这个月工资我私人给你加两万美金,谢谢你了,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不用,我......该做的。”

    杰森再也听不下去,一字一顿憋屈得要死,挥手道:“给你就拿着,医药费公司帮你报销,还有补偿奖金,等我问完了帮你报上去。”

    说完往他屁股踢了脚。

    马里修倒吸冷气,瞪着他被欧文扶住,一瘸一拐往外走去。

    杰森示意韩宣跟自己来,推开一扇门。

    五个人并排蹲着,双手背在身后,戴着手铐,不是毕维斯、安其罗他们,还能有谁。

    奥古斯汀受伤不轻,两个眼睛肿成了一条线,到处都是淤青。

    汉娜正发火,对安其罗说道:“我就说明天再下手!没计划、没踩点,怎么可能成功!”

    “不是就差一点点!?

    我们都进到保管室了,谁知道会被人看见!”

    安其罗粗着脖子反驳道。

    加布里尔笑眯眯看着他们,分析他们对话内容。

    韩宣见到汉娜的脸,立马想起白天那位女郎,思路一下子通了,“偷了梵高的两幅画还不满足?

    连我雕塑也不放过,我的那个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呢。”

    “什么雕塑,我不知道。”

    汉娜抵赖道,“我们是想去机场偷东西,听说那里有值钱的。”

    “是么......

    加布里尔,打电话给警察,说我在泰特现代艺术馆看到个女的,而且还是小偷,被我们抓住了。”

    “嗯。”

    “别!”

    毕维斯骗过的人太多,在国际警察局有备案,那些钱估计坐牢能坐到2200年,瞬间大喊制止他。

    除了伯尼其他都是惯犯,哪能到警察局,汉娜僵笑道:“我没去过那里,你可能记错了。”

    “谁让你长得漂亮,我绝不会记错。”

    韩宣接近她看了眼,肯定道,指着毕维斯,“还有你,清洁工。”

    毕维斯瞬间愣住,这些工作是最不惹人注意的,没想到他记得自己。

    抓来时候就搜过身,加布里尔手里拿着枪,不怕他们有动作。

    杰森靠墙站着,确保能看见他们的手,这些小偷对付手铐很有一套。

    韩宣察觉他们的反应有些不对劲,而且偷了那些东西之后,应该第一时间就跑路,还来自己这里干什么。

    除非......他们没得手,东西在自己这里?

    挥手让其他人出去,对安雅说道:“帮我把门关好。”

    加布里尔和杰森,老爷子说过这两位是可以相信的人,韩宣没让他们离开,对看起来最好下手的伯尼问道:“那两幅画在我这里,机场?”

    “……对,我们可以平分,没人知道是我们偷的。”安其罗明白暴露了,就算辩解,对方也会去查。

    韩宣对那两幅画有兴趣么?

    当然有,可是把筹码压在这几个人“不会告密”这件事情上,他没有信心。

    杰森和加布里尔对视了眼,清楚知道那些画价值多少,而安雅眼睛快发光了,傻愣着,格外呆萌。

    “我不缺,你们告诉别人,那我不是惨了。”韩宣摇摇头。

    “不会!绝对不会!我们很有职业道德,你可以去打听!

    给我们每个人五百万美元,不!四百万!那两幅画就是你的!”

    安其罗面对要进监狱的困境,看出他有点意动,脑子转的飞快,迅速说道。

    韩宣眼神怪异,贼说起职业道德来了。

    能策划这么大的盗窃案,应该很有名气才对。

    忽然想起先前自己苦恼的事情,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

    我要让你们去拿一样东西,比如说某个人的犯罪证据......”

    “只要保管不严,绝对可以,偷东西汉娜最在行了!”

    安其罗补充道:“我是说假如。”

    “不严,就在这个镇上,假如去拿的话,明天早上能不能给我?”

    韩宣听他说这个女的才是小偷,视线扫过他们,显然各自分工不同,挺专业的样子,问汉娜道。

    “可以,但我能有什么好处?”

    汉娜仰起头,发现同伴们怒视目光,“不对,是我们。”

    “我没看见过你们,也没抓过你们,这个时间我已经睡觉了。”

    汉娜没听他说画的事情,不死心准备继续谈。

    安其罗赶紧拉了拉她,以前和有钱人打过交道,明白他们的行事风格。

    “成交!”

    韩宣牵着安雅往外走,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他安排,加布里尔他们会亲自处理好的。

    没走出两步,听见杰森恶狠狠说道:“你们不知道画,对吧!”

    “什么画?我不知道。”

    “我也是。”

    “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