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403章 也是个可怜的人

第403章 也是个可怜的人

作者:陶良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跟伦敦比起来,奥古斯塔镇就像一朵没人知道的狗尾巴草,要不是韩千山当年恰好看中了那块牧场,或许如今只有周边的几个小镇居民认识它。

    往日还能夸赞空气比伦敦好、环境比伦敦好来安慰自己,但当零下二十度的大雪冰封,伦敦却依然零上二十度,位于太平洋中丝毫不受冷气团影响,那唯一的优点也说不出口了。

    在韩宣看来,这才是真正入秋时的模样。

    穿着套从纽约肯尼迪机场买来的秋装,感受着伦敦迎面而来的风,打了个哆嗦。

    好吧,早晚凉还是有点冷的。

    安东尼在见到车里妇人的瞬间,挺直了腰板,老板在,自己不敢多说,只是一个劲的笑。

    斜眼发现小老板闭着眼睛,不知道发什么疯,伸手掐他屁股提醒。

    韩宣立马怒了。

    准备看看调戏自己的那位女粉丝,长得漂不漂亮,却发现她们正被保安拦在大厅里呢。

    一米五几的个子,看谁都需要仰望,所以察觉是安东尼的咸猪手后,顿时仰头将脸皱了起来,好像只发怒的小狗。

    接到他眼神提醒,往打开的车门里看去,惊声叫道:“戴安娜王妃?!”

    记者们一双耳朵练成了精,周围那么吵闹也能听见,急忙举着照相机拍。

    车里妇人连忙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小声,“进来吧,走了。”

    韩宣迷迷糊糊听话坐进去......

    尽管1688年君主立宪制后,英国帝王权利被大大削弱,但不得不承认,它依然是世界上最显赫的家族之一。

    戴安娜王妃,爱德华-斯宾塞伯爵的小女儿,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的妻子,也是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的亲生母亲。

    迈巴赫后排,一张精致的小柜子。分割出两个座位。

    车里只有韩宣和他对面的妇人,外加一位司机,英国皇室的车队,加布里尔他们自然不用担心。

    安东尼虽然羡慕。但也没认为自己够资格坐进去,对两位阿斯顿-马丁汽车公司的员工说了几句,进到一辆汽车里,满心疑虑。

    希思罗国际机场位于伦敦市区西边二十二公里,周围都是荒地。路灯隔五十米就有一盏,灯光暗淡。

    韩宣扭头看向身边妇人,那如同刀刻般的侧脸,显得有些英气。

    没有化妆,三十多岁的年纪皮肤还不错,应该刚喝过酒,有很浓的鸡尾酒味道。

    见对方没有说话的意思,终于忍不住问道:“戴安娜王妃,你怎么会来这里接我?”

    戴安娜已经打算闭上眼睛睡觉,被他打扰不满睁开。无奈道:“别叫我王妃,可以叫我戴安娜女士,或者戴安娜也行。

    要不是阿道夫叔叔打电话让我过来,你以为这么晚不睡觉很轻松么?

    在外面足足等了你一个小时,没看出来,你很受欢迎嘛。”

    “哪有,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韩宣遇到不熟悉的人,总会尽量表现出符合自己年纪的举动,比如现在傻笑,追问道:“你认识阿道夫管家?”

    戴安娜王妃明白绝对没好觉睡了。把车窗打开条缝,挡板隔开驾驶座,司机不会耳鸣,嘴里说着:“我从记事起他就在我家公园屋。我嫁人时候他还帮我抬过纱裙,你说我认不认识他?

    要不是你爷爷把阿道夫叔叔给挖走了,现在他还留在我家呢,会做司康饼的厨师也被挖走了,导致我两个月没喝下午茶。”

    临了还白了眼男孩。

    传闻她性格优雅,韩宣怎么听都感觉每句话带刺。暗叹报纸果然不能信,自从和老布什夫人去趟医院看艾滋病患者,抱了人家一下,美国快把她给夸成花了,都说简直是特蕾莎修女再世。

    不过也不能怪她,仔细看看精神不太好,报纸上说她已经和威尔士亲王分居,处在离婚边缘,不然绝对不会大晚上跑去喝酒。

    无奈道:“是我爷爷挖的人,又不是我,在洛杉矶见过他几次,过得挺不错。

    还有你说的那个会做司康饼的厨师,饼做的还行,其他菜一般般。”

    “废话,他是甜点师!都怪我父亲,假如肯涨点工资他们就不会走了。”

    看样子戴安娜王妃挺喜欢那位管家,脸色瞬间幽怨,打个嗝,酒气四散,很快被风吹跑了。

    难怪凌晨还开车窗,估计就是为了不让韩宣闻到酒味。

    自家老爷子挖墙脚被人抓到,这点韩宣不好多说,可联想到阿道夫管家的性格,还有帮自己的情分,怕戴安娜心里留下疙瘩,帮他辩解道:“或许他只是想换个地方吧,在你家工作几十年,是人都会累。”

    “确实很累,早知道我也不会待在这里,你知道么,我小时候祖父的奥索普大屋非常大,但是太阴森了。

    那种地方根本不适合居住,说是博物馆才合适,我从十七岁开始就再也没去过。”

    戴妮娜王妃说完还补充了句:“白金汉宫更不适合居住,要走几分钟才能看见一个人。

    每天还要应付周围吵闹的游客,我儿子他们和我一样,也不喜欢,每次放假就吵着要去郊区的庄园。

    怪我那时候年轻,上当了啊……”

    一个喝完酒的人,说的大多是真心话,看样子她跟威尔士亲王可能真的要离婚了,说起讨厌白金汉宫的时候,语气格外认真。

    趁对方醉了探听**,绝对可以满足自己的八卦欲,不过韩宣却不打算这么做。

    面前这位盯着泛白天际的优雅女人,要是按正常轨迹发展,再过几年就要死了。

    在法国发生车祸死了,当中的疑点到几十年后也没人弄清楚,或许只有皇室的人才知道。

    心想着她也是个可怜的人。

    “没人告诉你这样盯着別人看,是不礼貌的么?

    还有,那眼神是什么意思?难怪阿道夫叔叔说你有时候顽皮,让我好好教育你,白金汉宫什么都缺,最不缺教授礼仪的人。”

    韩宣没接她的话,而是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去白金汉宫?”

    “对,我的两个儿子快要上学了,我睡两个小时觉,帮他们去做早餐。

    别打扰我,你也睡会儿,倒时差吧。”

    “可你刚刚才说过那里不适合居住!”韩宣悲愤道。

    “我醉了,说糊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