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383章 雪鸮与克尔雪山

第383章 雪鸮与克尔雪山

作者:陶良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下大雪不仅人遭殃,动物们更加倒霉。

    今年北极到来的寒潮,比以往提前二十多天,它们还没来得及准备。

    土拨鼠们昨晚就来到蔬菜种植园寻求庇护。

    到处都是雪,它们的洞穴前几天陨石掉落时候被震塌了,光顾着玩闹没重新挖。

    现在一个家族大大小小二十多只土拨鼠,站在屋檐下躲雪,冻得脸上肥肉直颤。

    看见黑鼻羊能进大棚,幽怨小眼神中带着点羡慕,发觉韩宣对它们招手,目光发亮,迅速跑了进去。

    屋檐下。

    一条蛇冻成了冰棍,颜色鲜亮,蒙大拿的蛇大多有毒,没毒的那些早就被熊和雕之类的动物给吃光了。

    看过农夫与蛇的人都知道,千万別对这种动物起同情心,说不准就会咬你一口。

    韩宣天生对蛇类有抵触心理,自然不会多管闲事,有位员工见到它,上去踩了脚,那条两米多长的蛇,如同冰块般发出碎裂声,死的不能再死了。

    雪堆中凸起,不断有雪被推出来。

    一只野兔冒出头,急促呼吸,洞口都被雪封死,地下缺氧。

    刚跑出来走动,寻找食物,这时体长约半米的黑白色大鸟迅速下坠,抓起它飞走。

    韩宣看清了它的样子,这是只雪鸮,一种白天和黑夜都可以出来活动的猫头鹰。

    夏季栖息在北极和西伯利亚地区的寒冷地带,雪鸮身上毛多,十分怕热,只有秋末到春初这段时间,才能在蒙大拿看到它们,以前见过好几次,是种珍惜鸟类。

    那只野兔不断骚动,可能是牧场食物充足,导致它长得胖的缘故,这只雪鸮飞起来后高度不断下降。一头撞到了树上。

    野兔趁机逃脱,四肢飞快挖出个洞钻进去。

    再次印证了自古黑白出萌物这句话,雪鸮甩甩脑袋稳住身体,降落后跑几步。站在兔子挖出的洞口前张望。

    模样十分搞笑,两条又粗又短的腿,瞬间把它从猛禽归类到逗逼。

    它发现韩宣这个吸引自己的家伙,拍打翅膀,纯白的圆脸上露出个明显的笑容。一双黄色眼睛眯成条线,几乎看不清。

    雪鸮低头往洞里看,发现兔子已经不见了,迈着步子离开。

    野兔在它们食谱里只占相当小的一部分,因为比较难抓,旅鼠才是最主要的。

    雪鸮一年能吃一千六百只旅鼠,但是现在下着雪,那些可爱的老鼠不出来活动,这才把主意打到了野兔头上,至于那些受惊吓探头探脑张望的土拨鼠。油太多了,不好吃......

    蔬菜种植园有喜欢去登山的员工,从他们那里找了几双带钢钉的雪地靴,没有适合韩宣的尺码,老办法,用木板穿孔绑在鞋子底下,踏上一米多厚的积雪试试,还不错。

    找到方向往西边出发。

    在雪地里行走,比在平地时候更耗费体力,才百米多长韩宣就气喘吁吁。吐出的暖气模糊了护目镜,摘下来擦擦,跟着老爹他们走。

    想到要是奥巴玛和史努比它们长大就好了,直接坐上雪橇拉着自己。估计明年应该就可以。

    再想想都什么年代了,干嘛还用狗拉雪橇,对老爹说道:“回家去买些雪地车,这天气出行太不方便了。”?

    “嗯,我过几天让人送来,上帝啊。累死我了。”

    “老板,你也信上帝?”乔治笑道。

    “不信啊,说得玩,比较顺口。”

    “……”

    白茫茫的雪原刺目。

    杰森和乔治没戴护目镜,看久了眼睛发红,再这样下去会产生雪盲症。

    找到根露在雪地外的木桩,上面缠了些做标记的布条,割下来用刀扎了两个小洞,绑在眼睛上。

    到度假村差不多两公里出头,约定好一个半小时后没给刘易斯回电话,对方就会派人来寻找,所以杰森才放心他们出来,这次徒步行走算是项冬季休闲活动。

    可是父子俩都是体残,走两三百米就要歇几分钟,现在完全感觉不到冷了。

    天空小雪纷扬,地面有田鼠和野兔留下的足迹,还能看到点大脚印,密密麻麻。

    韩宣环顾四周,扶正帽子,嘴里说道:“雪快比牧场周围的栏杆还高,有动物跑进来了,这是好像狼留下的。”

    老爹抓起只把头埋在雪里的七彩山鸡,这是只母鸡,颜色远没有牧场里那只好看。

    笑着说:“目前还不缺食物,许多动物被冻死了,狼那么聪明,不会费力来攻击我们。

    再说我还带着枪呢,去年能打它们,今年也能打。”

    “得了吧,就你那技术我真不放心,真碰到它们省点子弹给杰森和乔治比较好。”

    韩宣说完继续往前走。

    老爹准备把七彩山鸡当战利品带着,可是这东西最少有一公斤,太耗费体力,想了想丢了,跟上来。

    半空中雪鸮立即下降,往山鸡那里跑。

    “我枪法哪有你说的那么差!”

    “确实有……”

    一路跌跌撞撞,腿踩进雪里,再拔出来继续走,韩父手指着西北方向说道:“竟然有人花几万美元,专门为了去登弗拉特黑德的雪山,吃力不讨好,一场雪崩下来全完蛋。

    那座三千四百米高的克尔雪山,我来这里十三年,死了七个人,真是闲的蛋疼,这有什么好玩的。”

    “人家是为了.......挑战极限运动,要没人来玩,那开度假村干什么,其实我们的雪山度假村,也能……安排人去登克尔雪山。”

    韩宣断断续续说道,胸口起伏,手里拿根木棍支撑自己。

    “上去之前,先用直升机绕着它盘旋,震落松软的雪,能避免雪崩隐患。

    以前他们还要到弗拉特黑德镇去休整,从雪山牧场过去要近的多,我们只要在山脚搭座帐篷,当大本营,请导游带他们上去。

    花不了多少钱,牧场里就有许多牛仔每年去攀登克尔雪山,对道路很熟悉。”

    “这生意能做!只要交一笔钱给公园管理局就好,还能多出个吸引游客的项目。

    不发生雪崩其实没那么危险,待会找些专业人才过来帮我弄,还要跟旅游公司联系,最近就能来滑雪了。

    不行,再休息会,我喘不上气了......”

    老爹躺在雪地里,感觉到冷立马坐起来,远处弗拉特黑德的林海出现在眼前,无奈道:“怎么还是那么远。”

    杰森回头看看来路,表情苦笑,“我们才走四百多米,还有两公里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