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318章 脱险

第318章 脱险

作者:陶良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按考古学规则,必须有文字记载和考古实物证明的才是可信历史,而华夏目前能找到的考古实物只到商代,商代以前算是传说。

    所以连夏朝都不被正式承认,九鼎也只是个谜,从没有人见到过。在《墨子》、《左传》、《史记》等书当中有关于它们的记载,司马迁得不到准确消息,甚至从民间传说中寻找编写本纪的材料,可信度可想而知。

    九鼎消失两千多年,有人说它沉在彭城泗水,《史记》记载秦始皇曾经得到过,所以也可能陪葬在秦陵。

    但现在赵红旗说面前这尊就是九鼎之一,韩宣震惊到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传闻大禹命人将山川奇物刻画在鼎身上,奇物不少,找来找去却没找到所说的山川,其他东西正在慢慢变换颜色,这座鼎依然保持原样,甚至不像其他青铜器那样颜色发青,而是种暗黄铜色。

    北美洲出现一座鼎就足够稀奇,质地还这么特别,后母戊鼎才八百多公斤,看面前这东西五吨都不止,要不是地宫和氧化骗不了人,快以为遇到碰瓷的了。

    赵红旗趴在鼎足旁,拿灯照着仔细研究,想摸又不敢摸,刚才碰它下,用衣服擦半天才安心。

    韩宣往后退了一步,他没发现,再退两步,还是没发现,脑子里权衡利弊,看朱三、格林他们的意思,估计没打算放过自己,被灭口的可能性更大。

    慢慢隐匿到黑暗当中,借着手电筒灯光,扭头看清道路,螃蟹那样横移,离他七八米后加快脚步,溜了......

    赵红旗还在那喃喃自语:“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四周漆黑,几道灯光不时亮起,韩宣倚靠巨杉树根喘粗气。尽量用鼻子呼吸不发出声音,缓解紧张。

    以为那人很快会反应过来,躲到条粗树根后面数了五十多下还没听到声音,灯光在原地没动。闭上眼睛仔细回忆刚才经过的路线。

    记忆清晰浮现,摸索着往前走,灯打过来就避开,有惊无险跌倒好几次,生闷气忍住锯掉这些北美巨杉的冲动。无数次告诉自己宝宝要坚强。

    终于。

    一声喊叫传来:“男孩呢?那男孩不见了!”

    “你说什么!?赶快找!”朱三大嗓门回响,脚步声顿时急促起来。

    韩宣躲进几条树根交织成的洞里,两腿大字形张开,用手撑着往上爬,低头看那微弱的灯光,确信从洞口看不到自己,侧身避让开缝隙。

    这个地方先前就注意到了,是最好的藏身之处,手腕疼得厉害,布条松开。有血渗出来,咬住,空出只手扎好,动脉不会自己愈合,需要去医院才行,血压降低导致心率升高,才撑了一会儿腿就有些抖......

    韩父他们就在甬道外,维尼看向里面不停低吼,整条甬道一百多米,下来十多位全副武装的大兵。六位保镖,在这么狭小空间里人多了没用,只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话,男孩父亲任由加布里尔帮忙穿上防弹衣。着急道:“他们说什么了?”?

    一位士兵拿着雷达那样的小锅,头上戴副耳机,没听到他询问,皱着脸听声音,再次问他,他回答道:“好像内讧了。他们语言我听不懂。”

    表情僵硬,用看傻子的眼光看了看他,韩父抢过那位士兵的耳机,“怎么用!我能听懂!”

    “戴着就可以……”

    杰森看见杨还在昏迷,手上戴两副手铐,四个人围着他,准备探查点消息,却怎么也叫不醒,挥手道:“先派两个人送他出去!”

    “慢点走,洞里滑。”艾尔纳管家亲切拍拍年轻士兵的胳膊。

    他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哪有救人慢点走的,看看伤者,再看看老管家......

    打了个冷颤。

    韩父竖起手指,立刻鸦雀无声,仔细听声音。

    朱三边找边责怪赵红旗:“那破鼎早说了肯定带不出去!要的能有什么用!人质呢?那男孩没了现在怎么办!?”

    黑暗中跑不远,他们只在大鼎附近寻找,韩宣好几次看到手电筒灯光从树洞前扫过,失血加上紧张,造成大脑缺氧。

    恍惚见听到有脚步声从附近传出,仔细看却没有灯。

    朱三大嗓门更加响亮,说要立刻离开。

    这时候有个东西先是嗒了声,然后易拉罐滚动声传来,韩宣凑近树缝看,一道强光闪过,脑子里立即蹦出闪光弹这个词!

    本来在黑暗里呆久了,突然又碰到这种亮光,眩晕之下脚一滑,头硌到树根晕了过去,迷糊间听到很多英语说“上”还有“不许动”之类......

    韩宣没了,事情还在继续。

    刚才韩父清楚听到他们在争辩人质跑了,以对自家那个小滑头了解,果断让人进来营救,本打算亲自去,但被杰森他们给拦住了,加布里尔留下桑切斯、赖斯保护他。

    其他人都往甬道里轻声小跑,怕门口有人守着,接连丢六七个闪光弹进去,因此才有韩宣躺枪的事情发生。

    维尼高吼准备进入狂化状态,听到里面枪响,男孩父亲一把揪住它小尾巴,语气紧张,“別捣乱,就在这别动。”

    大脸猛地垮下,太伤熊自尊了。

    枪射只持续十多秒,随后安静下来。

    韩父赶忙举着监听器闭起眼睛,自己心脏跳动格外响,左手按住不让它跳。

    这次听到点脚步声。

    有人说自己是士兵,让儿子出来。

    然后更加清晰,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浑身一抖差点把监听器砸在他头上,睁开眼发现是位军人,摘下耳机扔掉,慌张道:“我儿子怎么样?”?

    “先生,我们没找到他,击伤一名,击毙一名,其他人正在找,没发现别人踪迹,按照先前潜水服,除了你儿子应该有五个人才对……嘿!这熊!”

    “不用管它,继续说!”

    “是!韩先生,除了你儿子应该有五个人,还有两个不见了,这里有其他通道逃跑。”

    “谢谢,桑切斯!出去搜!”韩父说完往甬道里跑,嘴里叫着:“维尼?他在哪!”

    棕熊径直跑到韩宣躲的树洞,头把洞口塞得严严实实。

    士兵们发现了情况,准备来救助,任凭拖拽它死活不肯离开。

    男孩父亲得知情况,气急拉着维尼耳朵:“你个猪!快让开!”

    维尼缩回头,脸色茫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