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37章 沈城足球

第37章 沈城足球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8年1月23日

    “放下两家仇怨?大哥,你还真是会轻描淡写地说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啊。”

    月夜,沈月瑛看着一脸郑重找上门来的沈子琼,有些好笑。

    “李家人脑子进水异想天开,你也跟着凑这个热闹?派几个几个小孩子过来就妄图化解几十年积累下的恩怨,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恩怨这么容易化解,当初圣宗还费什么工夫连横合纵召集七大世家?直接选出500童男童女满世界卖萌不就行了吗?”

    沈月瑛冷嘲热讽了一番后,沉下脸色,问道:“不过,大哥,你一向不理会这等俗事,今天为什么专程为了此事找我?”

    沈子琼非常果断:“因为他们是子瑜介绍来的。”

    “……”

    沈子琼说道:“子瑜的判断不会有错,既然他觉得此事可行,我就会竭尽全力帮他。”

    “就因为这个?你这家伙简直不可理喻!”

    “你才不可理喻,子瑜有多优秀,咱们自家人难道还心中没有数吗?他的判断能力有多高明,难道你没见识过吗?我信任他的判断,又有什么错了?”

    沈月瑛咬牙切齿:“大哥,你知不知道爹为什么会跳过你,选择飞鸿当继承人?”

    沈子琼果断回答:“当然因为他足够优秀,有子瑜之风。”

    “那虎背熊腰的熊孩子哪里像是沈子瑜了?!”

    “睫毛。”沈子琼斩钉截铁。

    “……”沈月瑛感觉自己吐气都要不舒畅了,连忙运转元神平心静气,然后对自家大哥认真说道,“大哥,我不管你心里对子瑜有多推崇,但我不可能因为他一封信就轻易放下过去的事。何况,现在这个问题的症结也不在我,而在爹那里,他才是沈城城主,他若是对当年的事情放不下,就算我们下面的人都放下了又能如何?”

    提到城主沈若石,就连沈子琼也皱起眉头:“那么,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哈哈。”沈月瑛自嘲地笑了笑,“这么多年,有谁真正对爹有过办法?哪怕是你推崇备至的子瑜,不也是和他一拍两散,干脆跑到圣宗去了?不过,如果一定要说,整个沈城,大概只有那个人,能对爹有些办法了吧。”

    沈子琼问:“惊海?”

    “还能有谁?”沈月瑛说道,“以爹的左膀右臂自居,也只有他才能每日都在城主府觐见,汇报工作,这份恩宠,就算你我这样的亲生儿女也远远不如。所以不找他找谁?大哥,这么说吧,你若是能做通沈惊海的工作,那么我这里,暂且放下个人恩怨,配合一下李家那些毛头小子们又有何难?”

    沈子琼皱了下眉头:“我感觉你这是在踢皮球。”

    沈月瑛怒道:“对啊,所以你还不快滚!?”

    ——

    惹恼了妹妹后,沈子琼只好再次找到沈惊海,将事情简单说了,果不其然引得沈惊海一阵摇头轻笑。

    “子琼,此事,你却是被月瑛副城主骗了,事情的症结的确是在城主大人,但城主大人的症结,却有一半是在月瑛副城主身上,她那里不先松口,城主大人又怎么会改变态度?”

    沈子琼听得费解:“怎么?”

    沈惊海解释道:“外人看来,城主大人的怒火,是因为李风云横扫沈城,让沈家人丢了面子,但城主一生磊落,并非输不起的人,岂会因为小辈们的失败而一连愤恨几十年?”

    “那么……”

    “最大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他钟爱的长女因为李家而脱离家族,并英年早逝。其二,他同样钟爱的小女儿,也被李家人伤透了心,元神暗伤永难释怀。如今月娥的事情虽无法挽回,但李家却将月娥的女儿派了来,也算一手妙棋,所以第一件事姑且可以遮过去。问题在于第二件事,月瑛怎么办?”

    沈子琼听得已经有些头脑发木:“怎么办?”

    沈惊海说道:“至少,也要月瑛本人原谅李家,城主大人才能松口。否则,就算我这外人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何况,作为城主大人的左膀右臂,我又岂会故意无视他所遭受的亲情之痛,劝他和李家人和解?所以,去找月瑛副城主吧,至少要她先放下,我这边才好说话。”

    ——

    沈子琼无奈,只好再次拜访沈月瑛。

    不出所料被骂了。

    “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你真以为我是一天工作十三个时辰的模范副城主了!?”

    正在挑灯批改公文的沈月瑛,一边喝着浓茶,一边训斥自己的大哥。

    待沈子琼面无表情地将沈惊海的原话复述一番后,沈月瑛干脆地嘲笑出声:“哈哈,大哥你真是单纯地可爱,那种鬼话你也信了?沈若石是何许人也?沈城城主,当世排行文具前十乃至前五的顶尖高手,年轻时与圣宗宗主交手,也只半招惜败。这样的人,会纠结什么儿女情长,为两个女儿的事纠结几十年!?”

    沈子琼问道:“不会吗?”

    沈月瑛看了眼大哥,问:“当年你也接受过他那‘父爱如山’的教育,感觉怎么样?”

    沈子琼皱了下眉头:“记忆很模糊,只记得大概十几岁的时候,爹说要严格训练我们,不堕沈家门风,后面的事情却记不太清了……”

    一边说,沈子琼一边运转元神,努力挖掘旧日的记忆,只是不知为什么,随着元神不断在记忆河流中回溯,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脸色也苍白如纸。

    “够了。”沈月瑛及时上前,伸手按住了沈惊海,“忘记了也是好事。有的时候,人是要遗忘痛苦才能继续前进的。”

    沈子琼恍如隔世地仰起头,看着沈月瑛桌前的烛火,说道:“忽然觉得,光明,真是美好。”

    “所以你真的相信他会为两个女儿的事情纠结几十年?那等雄才大略的人物,早不记得什么儿女私情了!否则,又怎么会选拔一个外人担任自己的左膀右臂?”

    沈子琼不得不承认妹妹这番分析实在很有道理。

    “所以,沈惊海不过是找了借口,将你这皮球又踢回给我罢了。真想要解决问题,就不要来纠缠我,去找真正重要的人吧。”

    “你……这其实又是在踢皮球吧?”

    沈月瑛怒道:“对啊!所以给我滚远一点!真当我和你一样除了教育儿子和暗恋弟弟以外就没事做么?!再烦我,处理不完这批预算,明年全家都喝西北风!”

    ——

    “综上,我就回来了。”

    回到自家竹室后,沈子琼将事情来龙去脉说过,便用坦然的目光看着沈轻茗等一行人,等待他们的反应。

    一行人早就听得呆了。

    李朝露感慨:“你们沈家人……真是会玩啊。”

    李婉晴则耸耸肩:“我现在算是理解,为什么你身为长子,修为也不弱,却被钦点成太上皇,空有核心高层圈的头衔却无失职了。”

    沈子琼对这些非议毫不在乎,只说道:“总之,症结就在这两人身上,而凭我一人,费劲唇舌也难以说服这两人。所以接下来就要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顿了顿,又颇为遗憾地说道:“可惜子瑜不在,否则以他的聪慧,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李婉晴毫不客气:“比如伪装成一个姓俞的客人,偷偷跑去和沈若石谈笑风生么?他要真的聪慧,就不会空留一封什么用都没有的家书,把我们几个打发到沈城看两个副城主踢球赛了!”

    沈子琼说道:“这个,依我之见,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沈月瑛、沈惊海虽然彼此推诿,但这种推诿而非直接拒绝的态度,就已经能说明问题。”

    这话一出,倒是让李婉晴等人面面相觑,均感到很有道理。

    沈子琼又说:“我想,经过几十年的时间,很多事情的阻力应该都已经软化许多了,如今不过是惯性使然,只欠缺一个突破的契机。那两人,都不是真正的无懈可击,否则就不会用其他人为借口来踢皮球了。而要让这两人改变态度……我虽然没有具体的法子,但也知道,求人的时候,要诀只有四个字:投其所好。”

    这番话一出,简直让所有人对他的观感都大为扭转。

    原来这位沈若石长子,真的还蛮懂得思考的!?

    众人感慨间,沈子琼面向王九,开口说道:“好了,能想到的,我都已经帮你们想过了,接下来,是不是可以把那本书还给我了?”

    王九扬了扬手上的书本:“这本今天的沈子瑜观察日记?”

    “不错,这是子瑜离家后,我用以排遣怀念之情的重要道具,一字一句都是我心血寄托,所以决不能相让。如果你们也对子瑜的事情感兴趣,我可以给你们几张我们的合影。”

    这般郑重其事,简直让李婉晴等人连嘲笑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王九也早就看完了这份观察日记,便依言将书本换给了沈子琼。

    收好日记后,沈子琼长长出了口气,仿佛心中大石落地,顿了顿,又说道:“说来,我这里还有一张绘画大师骆初龄亲手绘制的子瑜全身像,就在收藏室,要来参观一下吗?”

    “用不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