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33章 天外神剑的基本品格

第33章 天外神剑的基本品格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8年1月23日

    听到金属断折的那一瞬间,沈磬心中波澜不惊,而后,才逐渐翻涌上来一丝微不可查的不忍。

    虽然没能看透李婉晴的白剑到底有什么神通,但在这个场合踌躇满志地拿出来,一定也是李家不可多得的宝物。结果就这么折断在自己手里,甚至连展现神通的机会都没有,所谓悲剧,莫过于此吧。

    然而这就是战斗,这就是沈家的战斗,胜负必然伴随着代价。在沈家外院与沈家人对决,就学着入乡随俗吧。

    战斗中的沈磬,心境是绝对的古井无波,经过沈家外院的严格训练后,就算手脚被人折断,胸腹被人剖开,他也能面不改色地坚持到最后一刻。

    然而,当沈磬判断此战已胜,心神微松的时候,忽然感到手上微微一轻,某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也随之中断,虽然没有伴随剧痛,却仿佛丢失了手足……

    下一刻,沈磬面色剧变,难以置信得转过目光,看到了手上的银霜神剑。

    准确地说,是半截银霜神剑。

    如皎月一般纯净的银亮长剑,如今只余一尺长短,月胧一般的光晕也迅速暗淡下来,宛如将息的生命之火。

    沈磬的世界,在这一瞬间为之凝结。

    ——

    与此同时,沈家外院的时间也如同静止。

    上百双眼睛注视着沈磬手中的半截断剑,然后感到自己的世界观仿佛也出现了一道分割左右的裂痕。

    沈家锻造史上最出色的奇迹之一,百年后稳稳进阶仙宝的银霜剑,就这么……断了吗?

    不可能的吧?怎么想这也不现实吧!?银霜剑虽然不以坚不可摧著称,可准仙宝的品阶却做不得假啊!混沌真银更是韧性十足,百折不断的顶尖锻材,以此打造的准仙宝,小的磨损形变或许会有,但从中断折?简直超乎想象!

    应该是拿错了吧?赛前精神紧张过度导致拿错兵器了吧?这货绝对不是银霜吧!

    然而就在人们沉默着,惊疑着,不可思议着的时候,终于,一声哀嚎打破了场上的寂静。

    却不是来自场上任何一人,而是一个远在院墙之外,却直达人心底的哀鸣之声。

    下一刻,人们只感到眼前一花,被沈和融划定的赛场上就多了一人。

    一个全身银色重甲,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轰然跪倒在地上的半截断剑前,颤抖着双手将那半截暗淡下来的剑体捧在手中,脸色以惊人的速度灰败下去,一头黑发竟直接化作灰白。

    “我,我的银霜,我的银霜……”

    中年人将断剑抱在怀中,一边低声呢喃,一边轻声哭泣。

    哭声虽不激烈,却凄凉哀婉,直抵心田,准瞬间便能勾起人心中的酸楚、阴郁、苦闷等情绪,在场的年轻修士们,神识稍弱的,只听了一声,便不由心痛难忍,泪水充盈眼眶。更有严重的当堂嚎啕大哭起来,状况竟堪比心魔入体。

    好在状况并没持续太久,约莫几次呼吸的时候,那中年人就哭声戛然而止,仰面倒了下去。

    这时候,沈和融才擦拭着汗水走到他面前,探了下额心、鼻孔、胸口,长出了口气道:“悲伤过度,神识损耗过大……没有性命之忧。”

    顿了顿,又神色复杂地说道:“既然子琤都来了,看来这银霜剑……确是真的了。”

    之前8天,沈磬“借用”其父沈子琤锻造的至宝银霜神剑用于对决李家人,造成沈子琤心神大乱,几乎生活不能自理的事情,如今也是人尽皆知了。

    那个温文尔雅的外城巡逻队大队长,一生不争,性格温吞宛如女子,甚至家庭地位都被那位城主的养女李妤稳稳压了一头。外人对此颇有非议,唯独沈子琤本人全无所谓,很多人在乎的面子虚荣,于他就是浮云,沈子琤一生只钟爱炼器,对得意的作品甚至视作亲生儿女。银霜更是心头至宝,被沈磬盗走后,他几乎当场就精神崩溃,多亏妻子李妤定期将其敲晕,精神重启,才缓解了症状。

    然而当银霜剑断折损毁后,沈子琤几乎是瞬间就得到了血脉相连的信号,急忙赶到现场后,却只来得及看到银霜剑的尸体……

    面对心痛到昏厥的父亲,沈磬此时也是面色苍白,手中持着半截断剑,身体颤抖不停,脑子里更是乱成一团。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手持银霜神剑,此战应该是稳操胜券了才对啊,为什么……这口准仙宝品阶的神剑,会突然断掉?

    想到这里,沈磬才猛抬起头,看向了自己的对手。

    一身黑甲,一口白剑,姿势依然维持在战斗结束前的最后一刻,仿佛是在嘲笑对手的自不量力。

    然而事实上李婉晴也是懵了,这特么都什么情况啊?!她特意央求王九出手帮忙,只是想要确保装备优势——毕竟能被沈家郑重其事准备8天的神兵利器,她也不敢小觑了——哪曾想被沈家视为底牌一样的仙剑会碰一下就断掉了啊!

    你辛苦准备了8天,就是为了碰瓷的吗!?

    李婉晴越想越是不对,尤其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哭丧一般的中年男人,更是像极了那些碰瓷故事里,擦个边就满地打滚的无良骗子。

    “阿九,现在怎么办?”

    一边问,李婉晴一边也在拼命想办法。如果沈家摆明了要碰瓷,非要他们交出一口与银霜等价的神兵,那……也只好先把阿九丢出去抵押,等他们想办法回归到青云城以后,再让王九自己突破沈城的重重阻碍,在青云城和大伙汇合了。

    然而这个问题在王九听来却实在莫名其妙。

    “这有什么怎么办,既然断掉了,就重铸一下呗。”

    “……仙剑重铸哪有那么容易,又不是什么薄膜修复手术,拉拉皮就完好无缺看不出用过……说来那真是什么神剑?怎么碰一下就断了?”

    王九理所当然:“与我本体全力相撞还能不断的兵器,在九州时代也不多见。这口剑又是同阶飞剑中质地相对脆弱的,她若不断,简直是我的耻辱。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断了就重铸续接,手艺好的话,还能让飞剑因祸得福,变得更为坚韧,甚至觉醒新的神通。”

    “咦,还有这种好事!?”

    王九哼道:“能与天外神剑本体相撞,这种机缘可不是随便什么剑都能有的。我们之间的碰撞,对那些初步开启通灵神通的仙剑来说,就如同修仙者无意间触摸到天地大道一般。”

    “这么厉害!?”

    “哼哼,天外神剑的神通,绝非你们这等末法时代以后的修仙者能够想象的。”

    李婉晴却有些兴奋起来:“既然你这么厉害,咱们不如办理一个仙剑升阶业务,广招天下通灵仙剑与你进行激情碰撞,每次碰撞收取一万灵石,美女五折,这样如何?”

    王九狐疑道:“你这是要我卖身吗?”

    “唔,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王九认真地拒绝道,“朋友对我说过,种马剑是最下流无耻的剑。身为天外神剑,应当洁身自好,尽量避免与那些妖艳剑货发生接触。”

    “喂,你刚刚才面不改色地搞大了……搞断了一口银霜剑啊!”

    王九又说道:“身为天外神剑,这种应景式的一夜情可以忽略不计,但主动寻求艳遇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都谁给你灌输的思想啊!?”

    “赵月鸣和商斓妃她们都这么说,怎么了?”

    “没什么,应该说不出所料……”李婉晴悻悻地放弃了说服王九卖身致富的打算,又把话题回归眼下,“不过,你真有办法能重铸银霜剑?”

    王九说道:“当然,断剑重铸可是李家锻剑术的拿手好戏,以前九龙用这手绝活帮不少对手重获新生。我虽然没有特意精研过锻剑术,但看得多了,修复这种准仙宝应该还做得到。“

    李婉晴说道:“那就好,到时候就要拜托你能者多劳了……稍等我来敲沈家一杠!”

    主意已定,李婉晴便开口说道:“此剑,我们有办法重铸。”

    霎时间,本已心如死灰,陷入昏迷的沈子琤猛然睁开眼睛,如诈尸一般弹跳而起:“此言当真!?”

    “当然是真的,不过代价却……”

    沈子琤毫不犹豫:“任何代价我都愿意出!哪怕是……”

    说着,回过头,有些心有余悸地看了眼身后,确认没人后才松口气,但还是不放心,小声对李婉晴说道:“就算血祭某人也没关系。”

    李婉晴反问:“血祭你自己呢?”

    “当然可以,现在么?”沈子琤一边说,一边已经活络气血,仿佛随时都能对自己下手……

    “不,用不着那么急。”李婉晴也是服气了,先稳定好沈子琤,然后暗中问王九。

    “断剑重铸,都需要什么材料?”

    “稍等我给你列个清单。”

    片刻后,王九将清单交给李婉晴。

    李婉晴以神识观之,看一眼就差点就喷了:“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的,敲起竹杠来这么狠辣!?”

    王九奇道:“我这可是按照成本给你开的单子。”

    “……我觉得你这么开,沈家很可能直接放弃治疗。”李婉晴摇了摇头,还是将王九的清单原样复述给了沈子琤。

    那张清单,光是念一遍就足足盏茶的时间,只听得周围围观群众逐渐面无人色,更有人义愤填膺,大骂李家无耻,趁火打劫。

    然而沈子琤却欣喜万分:“这样就可以了吗!?那太好了!我待会儿就把物资都运过来!若是李家真能让我的银霜死而复生,你们便是我沈子琤的救命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