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28章 语重心长

第28章 语重心长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婉晴几次三番的挑衅,非但没有让沈飞鸿暴怒失去理智,反而令这身经百战的汉子格外冷静下来。

    这套漆黑的盔甲……应该就是那大名鼎鼎的玉清道德甲,将修仙者的无形信念化为实质防御,纯粹防御力在同境界下几乎无人能敌。

    青云大比中,李婉晴单凭这一手防御力,就足以横扫99%的对手,到了最后几轮,若非遇到的对手一个赛一个离谱,她本应以碾压的姿态连胜夺冠的。

    没错,沈飞鸿对李婉晴的事迹并不陌生,青云大比的几场关键比赛的录像,他都有看过。

    或许对其他的沈家人来说,青云大比不过是发生在遥远而落后的青云城的一场闹剧,几个修仙水准严重落后主流的修仙家族的自娱自乐。但沈飞鸿却没有这等少年心性,他是沈城的继承者,以后要带领自己的家族和这个数百万人口的雄城与大陆上诸多强者竞争,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大意。

    李家纵然在走下坡路,依然是七大世家之一,当年李风云仗剑横扫沈城的时候,李家就被人评价为逐渐跟不上主流的没落世家,结果还不是出了李风云那样的奇才?

    那么沈城又有什么理由瞧不起李家这处心积虑派到沈城来的使节团呢?

    真元咆哮不奏效,实在再正常不过,反而若是李婉晴被这起手式击垮,那才真会让沈飞鸿惊讶无比。

    不过,目的还是达到了,咆哮的震波虽不能伤人,却如千万只触手,细致入微地将对手的情报反馈了回来。

    “玉清道德甲,全面防御,无防御缝隙,综合防御力1013,五行偏斜:金13,火2,无克制功法……形态变换或然率98%,攻击力预测为742……”

    霎时间,沈飞鸿脑海中就多出了一整套关于玉清道德甲的情报资料。

    这种详尽的资料,唯有以真元咆哮亲手获取才能放心,那些情报商提供的资料至少落后大半个月。

    对于一个传说中天赋堪比沈磬的奇才,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太过漫长,半个月前的新闻,已经没有参考价值了。

    以起手式摸清了对手的底细后,沈飞鸿立刻拟定了接下来的战术:对付这种龟壳防御,一定要速战速决,拖延越久越是给敌人机会。

    而论及爆发能力,沈飞鸿一向有着绝对的信心。那超乎常理的巨大身躯,任何时候都意味着同样超乎常理的爆发力!

    沈飞鸿踏前一步,沉重的身躯如同山岳倒摧,在血圈中好一阵地动山摇,与此同时,沈飞鸿体内的真元,紧跟着咆哮的震波奔涌起来,这一次,震荡发生在沈飞鸿的体内,瞬间点燃了他的血液,令整个体表都呈现出赤红色泽,每一条血管都似奔涌着沸腾的熔岩。

    见此情形,李婉晴面沉如水——虽然隐藏在面甲之后,任谁也看不出来。反而是场外的沈家人一阵沸腾。

    “飞鸿哥变大红人了!”

    “赢了赢了!”

    还有好心人提醒李家人:“赶紧去找担架和丹药吧,抢救不及时容易有永久的副作用。”

    沈轻茗等人不置可否,只是看了看王九,见他不慌不忙,也就摇摇头继续看向红圈正中。

    只见此时沈飞鸿已经通体赤红,身周的空气如同在燃烧,高温扭曲着光线,让这巨人在三丈见方的狭小空间内仿佛变得更加魁梧惊人。

    相较而言,李婉晴就如同细小的火柴人一般毫不起眼,在红人的压迫下摇摇欲坠。

    “蛮力?”女子有些好奇,却丝毫没有退让,微微弓起身子,双手抬起置于面前,摆出了防御的架子。

    下一刻,重拳似雷霆闪电一般倏然降临,李婉晴双臂交叠,黑甲在小臂处延伸出一块厚重的圆盾,恰到好处地将重拳接了下来,令那陨石一般降落的重拳瞬间静止。

    而拳头上附带的沛然巨力,则沿着漆黑的甲胄全部传导到了脚下大地。

    三丈见方的空间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土地轰然碎裂,余波将崩裂的地面直接震荡上天,却被头顶的三丈血圈挡住,又折射向下。一时间,无数道有形无形的冲击波,在这球形的空间内反复激荡。

    混乱中,沈飞鸿面无表情,重拳如雨点一般落下。李婉晴同样不慌不忙,以手中圆盾将重拳逐一荡开。虽然无暇反击,却自保有余。

    一时间,场面仿佛僵持,但任谁也能一眼看出这种僵局不会维持太久。

    因为被血圈束缚了战场,两人交战的所有余波都不能散逸出去,而是层层叠加,在场内不断激荡。

    最初,余波只是余波,对战场的主力几乎全无影响,然而随着余波越发震荡,冲击力很快就提升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层级。

    有形的岩石土壤,已经被无数道细小而激烈的波纹切割碾压成了无法以肉眼观察的细小微粒。而若以灵眼观察战场,更不难发现血圈内的灵气环境已经紊乱得如同九天罡风层。

    这样的环境下,除非有着覆雨境以上的真元,能将神识凝聚升华为元神,从而镇压紊乱,否则几乎没有什么仙术还能奏效。反而自身要承受越来越强大的压力,举手抬足都仿佛置身泥泞。

    沈飞鸿其实也正是打得这个主意,无论对手打算用什么阴谋诡计,在血圈之内,总归是要以仙术一类的方式生效,而只要以蛮力破坏了这种环境,那么万般阴谋都要破产。

    唯有最原始也最狂暴的血肉之力,才能在这狭小空间内奏效,而这,也是沈飞鸿血圈无敌的最大依仗。

    论及血肉之力,在场还有谁能比他这天生神力之人更为擅长?

    唯一一点令人心生疑虑的地方,就是从头到尾,李婉晴都仿佛在有意配合他的战术,见招拆招,却没有丝毫破局的打算。

    难道她还想在这肉搏战中战胜自己?

    沈飞鸿很快就甩掉了心中疑虑,因为根本没有多费工夫思考这些的必要。

    以神通近身肉搏,是他现在最强大的手段,血圈更是他的10年主场,若是这样都赢不了,那也是无话可说。

    然而他当然不信自己会输,为了修得这幅神通,他过去十多年比任何人都努力都拼命,更在实战之中无数次奇遇,就连天赋奇才的沈磬都远不如他,一个李家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胜过自己!?

    带着这样的信念,沈飞鸿虽面色不动,心中却仿佛自己的双拳一般熊熊燃烧,将沛然无尽的力量不断以拳头轰击出去。

    血圈之内,很快就覆盖上了满满的血色,继而完全被血色填满,以至于外人甚至无法以肉眼看清圈内的战况,唯有开启灵眼,从那紊乱的真元波动中判断局面。

    时间一分一秒推移下去。

    开启灵眼的观战者,面色也越发沉重。

    又过了不知多久,甚至有年纪较轻,修为尚浅的人已经维持不住灵眼,不得不满头大汗地退了下来。

    血圈内的战斗却仍在继续。

    这是一个令人心悸的僵局。

    最初的几分钟里,场面还显得略微单调,沈飞鸿重拳如雨,李婉晴圆盾如伞,然而随着余波不断激荡战场,沈飞鸿也逐渐提升着自己的神通威能,体表颜色由红转紫,再由紫转黑,重拳之中也不仅仅蕴含着火行神通,而是包含了更加深奥玄妙的内容。

    熟悉他的人都看得出来,沈飞鸿已是超越极限。

    他最擅长的就是肉身火行神通,或者说唯一擅长的就是火行神通,其余的内容虽有涉猎,却仅止于理论,并不能在实战中娴熟地运用出来。

    但此时久战不下,沈飞鸿便毫不犹豫地动用了极限之上的力量。

    此时,就像是高空中的钢索,每一次重拳轰出,固然变化多端,威力也强了几成,但风险却随之倍增。几乎随时都可能神通扭曲崩溃。

    沈飞鸿不在乎。

    鏖战许久,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以重拳将那黑甲的敌人碾碎。

    这般近身肉搏,双方的状况都瞒不过对手,沈飞鸿固然是超越极限,李婉晴又何尝真的游刃有余?她同样没有什么余力,距离崩溃只有一线。

    只要自己能坚持地更久,发挥得更好,这一线就属于自己。

    胜利也必将属于自己!

    这个信念,仿佛一面旗帜,指引着沈飞鸿不断坚持,再坚持。

    坚持,再坚持。

    坚持,再坚持。

    直到双臂已经沉重而麻木,视线也漆黑一团,体内的血液真的燃烧起来,灼痛着每一条血管……

    眼前那个漆黑的敌人,仍是屹立不倒,就连防御的动作都与最初时候分毫不差。

    仿佛,这漫长的努力,只是笑话,毫无意义,仿佛自己的坚持正在被人随意嘲弄,而自己毫无办法。

    顷刻间,又有一股热火在心中点燃,催动着沈飞鸿动用更高层次的力量。

    然而就在这股火焰燃烧起来的瞬间,一道山岳一般的古铜符印陡然出现在他额心处。

    符印出现的瞬间,沈飞鸿的所有真元、神识全被锁死——或者说镇压下来。

    因过度燃烧而变得焦黑的皮肤,很快就恢复了最初的色泽,膨胀的身躯也缩小了几分。

    只是沈飞鸿脸上,却带上了一丝不可思议的失落。

    那是祖父留给他的一道保险,一旦动用了可能毁灭自身的力量,这道镇压符印就会自动激活,将他回归常态。但这也意味着这场对决,到此为止了……

    随着沈飞鸿的变化,李婉晴也放下了双手。而后仰了下头,漆黑的甲胄似流水一般席卷三丈见方的战场,将所有激荡的余波全数消除。

    最后,女子走到沈飞鸿面前,虽要仰头,目光却显得居高临下。

    “我赢了。”

    沈飞鸿沉默良久,点了点头:“啊,你赢了。”

    然后李婉晴说道:“对了,我赛前嗑药了。”

    沈飞鸿有些惊讶:“哦?”

    “不过是和你一样的丹药,行军丸,能让身体在短时间内处于最佳理想状态,无需提前三五日沐浴更衣,调息养身。这样一来,实战中我就能肆无忌惮地动用超越常态极限的力量,短暂越级。”

    沈飞鸿嘶哑着说道:“那没什么,血战之前,理应服用这样的丹药。若非没有必要,我也会服用同样丹药。”

    李婉晴说道:“哈哈,你能理解就太好了,这样的话,你应该明白,你输得理所当然。”

    沈飞鸿沉默了。

    “而且,我刚刚并没有动用别的手段,是以你最擅长的血肉神通与你抗衡的——当然,那样的战场环境,别的手段也未必有用。但是,我的确是在你最擅长的战场,用你最引以为傲的战法,将你正面打倒的。”

    沈飞鸿目光有些复杂起来:“的确。”

    李婉晴笑了一下:“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我自幼就神力惊人,天生的血肉神通就是顶尖级的,迄今为止,除了在轻茗妹妹身上见识过的不动霸体外,还从未见过比我更高明的。”

    “原来……如此。”沈飞鸿说着,声音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意味。

    李婉晴说道:“所以,你就应该明白,努力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的天赋才华,好到让你的努力显得毫无意义。坦白讲,我的努力程度最多只有你的三分之二,除了修行之外,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做,需要做。但我的修行依然比你更强。”

    “……”

    此时,围观的听众们,已经有人按捺不住义愤,想要上前与李婉晴理论较量。

    却被沈和融无言地拦了下来。

    李婉晴于是继续说道:“修仙之道就是这么不公平,再努力也比不过某些人生得好,所以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该懂得一个简单的道理:认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本事,能做到什么样的事,都该心里有数,能做到的就尽力去做,做不到的就别多奢望。如果说那些平民子弟,还需要漫长的时间逐步打磨出这份认知,那么大家族的人,更应该懂事得早些。你老大不小,看上去都五六十了,怎么还跟个二十岁的孩子一样满脑袋热血?所谓大将之风,就是不识时务地逞能么?”

    沈飞鸿的眉头终于紧皱了起来,双拳用力握死,颤抖不停。

    李婉晴说道:“想要恼羞嗔怒地话,我随时奉陪,不过再打几次你都是一样要输。说到底,你就不是那种个人天赋极端出色的类型,何必非要装成自己很厉害的样子?沈若石钦点你当继承人的时候,有说过要你天下无敌吗?这些年你盲目追求不属于你的无敌的时候,有考虑过周围的人为了配合你,有多辛苦吗?”

    此言一出,沈飞鸿终于身躯一震,有些迷茫,有些不可思议。

    “比如,为了满足你的好强,破例允许你使用高段位的练功房,然后等你练到重伤,再耗费巨资给你筹集丹药疗伤。再比如,为了不干扰到你修行,明明对你心怀好感却不敢告白,任由青春时光蹉跎的美丽少女。再再比如,明明比你强,却为了不伤及你的自尊,强压着自己的实力不能展现出来的……沈磬。”

    听到最后一个词,沈飞鸿再也按捺不住,两条眉毛如鞭子一般竖了起来:“你说什么?”

    李婉晴坦然说道:“我第一眼就看得出来,沈磬比我现在还要略强一分。他幼年基础打得比我好,实战的话我肯定打不过他。而你既然打不过我,自然更打不过沈磬。偏偏你现在却是什么外院首席,沈城冠军,你觉得这是不是很好笑?”

    沈飞鸿却半点也笑不出来。

    沈家外院的所有人,也都同样笑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