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217章 唯一对不起的人

第217章 唯一对不起的人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沈子瑜的身体在颤抖。

    心中的矛盾,已经清晰地体现在了他的身上,随着不同的念头激烈交锋,他甚至无法完美控制自己的聚沙神功,半边身子开始逐渐沙化随风飘散,另外半边则板结成岩石的模样。

    看上去有些像阴阳人。

    李风云所说的事情,沈子瑜当然是知道的。

    身为沈月娥的弟弟,平素里对姐姐推崇备至,那么姐姐本人的想法,他当然不会不清楚。

    沈月娥还在世的时候,就时常显示出她的特立独行之处,明明拥有着同辈人中数一数二的天赋资质,却对按部就班地修行求道毫无兴趣,整日将自己关在书屋里闭门不出,推演一些除了她自己,再没人能看得懂的算式。深度沉迷的时候,甚至有过心血来潮,一声不吭就跑到荒山野岭的山洞里闭关半年的疯狂经历——后来因为太长时间没有露面,被家人误以为遭到敌对势力劫持,疯狂找人。等到她被人发现时,已经因为严重的缺衣少食,营养不良而奄奄一息,但手里仍笔耕不辍,在草稿纸上推演自己的新算法。

    这种我行我素特立独行,一度让沈月娥在沈城的地位变得非常微妙。身为最热衷于南征北战的沈家人,她不积极锤炼自身修为提升战斗力,却学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究,沉迷算式理论。这等大逆不道的行径,放到某不可详细说明的宗教里,足以让亲人反目,来个荣誉谋杀了。

    当然,现在是文明时代,某不可详细说明的宗教也绝迹已久。沈月娥并不会被亲人割下头颅当众展示,只是少不得要日常唠叨,然后隔三差五一阵大吵。

    光是沈子瑜记忆里,就数不清沈月娥和亲爹沈若石争吵过多少次了,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大打出手——当然,沈若石是要脸的人物,不至于以大欺小,每次都是用实力较弱的分身和沈月娥对打。十几年来双方互有胜负,但无一例外都要搞得家里鸡飞狗跳。

    而那个时候,沈子瑜就很不理解,姐姐为何要这么挥霍自己的天赋?如果她肯全力修行,有很大的希望继承父亲沈若石的衣钵,甚至青出于蓝——毕竟她的资质根骨不亚于其父,智商上却有明显优势。可她却宁肯在修仙的黄金岁月里,执迷于那些无聊的学术问题。

    沈子瑜常常想,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或许姐姐就会一直这样,作为沈若石的古怪女儿我行我素地生活下去。

    以沈月娥的聪慧,一定可以在学术界建立威名,然后,或许在年龄到了的时候,她会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多半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结婚生子,然后为孩子的养育方针,和沈若石再次陷入争执。

    当然,也有可能,沈月娥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功地另辟蹊径,找到了一条独属于自己的仙道,一举突破沈家世代传承几千年的桎梏。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沈子瑜预期地那样发展。

    一个名叫李风云的修士来到沈城游历,以手中剑连败同辈之中的诸多好手,甚至沈若石的几个儿女也未能扳回局面,最后甚至演变成诸多前辈高人联起手来,暗地里指点沈城的年轻修士去抗衡李风云,几乎是集合两代人的力量来对抗一人,却还是无法从他手中赢下一场。

    更为讽刺的是,每次切磋之后,沈城一方固然是收获不少,可李风云的提升却更大,那些前辈高人们辛辛苦苦寻找到的他的剑术破绽,却反而像是对他的悉心指导,推动他在实战中飞快进步……

    眼看沈城即将颜面扫地之时,沈月娥忽然跳出来,表示愿与李风云一战。当时人们对此惊诧万分,因为沈月娥一向对这种打打杀杀的活动明确表示反感,更时常讽刺那些热衷于打斗切磋的实战派是文明进步的冗余。

    然而这样的她,却忽然说要和不可一世的李风云一战?

    当时,沈若石激动地热泪盈眶,表示一定是沈家血脉觉醒,叛逆的女儿终于结束了中二期,能够像个真正的沈家人那样生活下去了……

    所以,尽管当时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沈月娥的胜算,但却还是带着祝福的心态,将她送上了擂台。

    之后,沈月娥不出所料地输了,只是出乎意料的是,沈月娥不但输了比赛,更输了自己。

    “爹,我准备和李风云结婚啦。”

    沈子瑜到现在都忘不了,那天晚餐时候,落败的沈月娥,带着开心的笑容,出现在饭厅,对家人公布这个消息时,众人纷纷喷茶喷汤喷饭的场景。

    再然后,就是一连串不可开交的家庭纷争。

    沈月娥虽然据理力争,列数了与李风云结婚的100个好处,可到底也没能说服倔强的父亲同意这桩婚事,所以干脆利索地选择了私奔。

    而且仿佛是为了故意针对父亲的蛮不讲理,她执着地要求李风云以妾室规格纳她入门。沈若石当然不能接受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李家人做妾,干脆恼怒地宣称与其断绝父女关系。

    一场家庭惨剧,由此拉下了帷幕。

    沈子瑜当时经历了事情全过程,不想说究竟哪一方做错了什么,但是至少,姐姐是牺牲了一切,舍弃了一切选择了李风云,李风云理应给她幸福。

    然而李风云给她的却是英年早逝。

    而这也成了沈子瑜心中无法抹去的伤痛,就算有些道理他心中很明白,感情上却永远无法原谅李风云。所以他才倾尽所有地修行,靠着比任何人都更胜一筹的努力,拜入圣宗门下,得到天下最顶尖的资源,一路成长至今,自信不会输给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剑道奇才。

    只是,没想到,一场闹剧般的战斗下来,他与李风云的差距,却仿佛比以前更大了,那么,这些年的努力,是否都成了笑话?

    “事实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啊。”李风云说道,“如果说靠着天生资质闷头修行就能天下无敌,那么月娥这一生的努力,岂不是白费功夫?她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与我一道完善风云化神诀,突破现有天地灵气不足的限制,最大程度接近洪荒时代的修仙者。现在,至少我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沈子瑜张了张口,本想说些什么,但是面对近在眼前的剑神体,一切言辞又都显得无力。

    他真的很想痛斥李风云,甚至恨不得杀了他,但是……如果姐姐还在世,一定会站在李风云一边,嘲笑他的肤浅,正如她当年嘲笑父亲沈若石。

    想到此节,沈子瑜只感到浑身无力,酝酿在胸中二十年的愤怒,也逐渐积淀下去,不再翻涌上来。

    良久,沈子瑜叹了口气,对李风云拱了拱手:“恭喜你风云化神诀大成,姐姐泉下有知,也定会欣慰。而你欠她的,也算是还上了一部分。”

    李风云闻言皱了下眉头,说道:“欠?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亏欠过月娥什么。”

    “你说什么!?”

    “哪怕我的风云化神诀,最终也没有得到可供实用的成果,哪怕最终证明我俩的猜想和试验全都是错的,我也不认为这些努力是坏事,更不认为月娥选择我是个错误。我为她提供了足以施展才华的平台——风云化神诀,我俩互相启发,互相激励,结婚的那些年,爆发了远胜单打独斗的创造力。虽然短暂,却无疑是我们一生最为幸福的时光。如果我认为自己亏欠了月娥,那才是玷污了她的智慧和她的付出。”

    “你……”

    李风云又说道:“如果一定要说亏欠,我最大的亏欠,是轻茗。”

    沈轻茗闻言一愣:“诶,我?”

    李风云解释道:“月娥怀上你的时候,其实是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她当时与我一道冥思推演,伤了根本,所以才想趁着自己身体状况还不算太糟糕,至少留下我们的血脉。但这种事还是太过勉强,所以……很抱歉,因为我们的自私,没办法让你像其他孩子那样,完美地继承到父母的优点。不过笨一些也不是坏事,能长命百岁也是好的。”

    “……”沈轻茗沉默无言,只是两只拳头握得越来越紧。

    半晌,少女开口问道:“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陆莘会喜欢上你这个蠢货!?”

    “??”

    眼看又一场父女反目即将上演,沈子瑜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打断道:“李风云,你今日闯入我洞府找我,就是为了炫耀你的剑神体?”

    李风云说道:“不,我只是好奇,你为何能在风云楼前不经本地主人允许,就轻易开启了洞府之门,甚至都没有触发法阵的警报。这手技术我以前从没见过,所以想要讨教一下具体原理。”

    沈子瑜看着一脸诚挚提问的李风云,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

    这个家伙,虽然眉目已经苍老了许多,与当年那个意气飞扬,俊逸出尘的李风云判若两人。

    但是这副勤学好问的嘴脸,还是和20年前一样让人讨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