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88章 美(二合一)

第188章 美(二合一)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告别沈子瑜后,王九很快就受到了一群花白胡子老头们的夹道欢迎。

    这些老头无一例外是青云大比组委会成员,身份有高有底,却无一例外带着焦急神色,为首一人看来只有三十出头,在老人头中显得清新脱俗,却是来自陆家的二当家,早已知天命的陆歆。只是比起周围那些灰白老头,陆歆性子却更显焦急,一抱拳一拱手,开门见山道。

    “王九先生王九先生,借一步说话。”

    王九看出对方并无恶意,便点头应了,随着人群一道,来到了一间中型会议室。一群老头子唏哩呼噜跟了进来,走在最后的那人小心谨慎地关上了门,然后便站在门旁,附耳门上,一脸警惕。

    陆歆阴沉着脸,沉声说道:“王九先生,我就长话短说了,一会儿会有青云家长委员会、未成年保护协会、健康文化推广协会等权益组织的人来质询你的工作,请你务必谨言慎行!”

    王九说道:“作为高等生灵,我任何时候都谨言慎行,事实上以前在战场上人们经常评价我为从不失误。”

    陆歆身后一名组委会长老怒道:“谨言慎行的话就不会把一场积极向上的青年修士大比搞得血肉模糊了!”

    王九说道:“那是经过认真推演计算后,确认最为高效可控的战术。相较于拖延持久战,令场面发生不可控的变化,在短时间内用相对激烈的战法结束比赛显然对双方更为有利,这种简单的道理,你们难道不明白么?”

    陆歆叹了口气:“我们当然明白,但我们明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有些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你刚刚那番解释,无论如何不能对那些权益组织的人说,否则定会引起舆论哗然,无知愚民将会跟风而起,质疑青云大比的比赛精神,甚至质疑全体修仙者的心性道德。届时将让整个青云大比的工作都陷入被动,对参与比赛的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王九考虑了一番:“既然如此,为何不解散那些权益组织?”

    “很多时候它们还有用处,何况这种积年形成的组织,想要解散谈何容易……”

    王九皱着眉头不以为然道:“怎么不容易?方法应该是很多的。首先是动用舆论力量散播这些组织的负面消息,例如针对这些组织的经营模式,质疑他们的运营资金从何而来,向何处去?尤其是大额开销时,这些权益组织选定的供应商,是否与它们的高层有联系?其次是制造热点事件,对这些组织的公共行为造成的负面影响进行批判。例如对未成年的过度保护成为了少年犯的保护伞,家长委员会单方面推卸家庭责任,将其转嫁给社会等。最后还可以通过掀起局部战争,令青云进入战时体制,直接以行政命令解散这些权益组织。”

    “……你为何这么熟练?”

    “看得多了而已。”王九解释道。

    当年九州仙魔大战时期,他是亲眼目睹了九仙尊是如何折腾那帮蛋疼组织的,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了。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讨论这些长远战略的时候,先要度过眼前难关。”陆歆摇摇头,连忙将话题转移回来,正色道,“我们刚刚经过紧急商讨,已经有了一个统一口径,接下来就请你务必按照这份统一口径回答那些组织代表的质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说着,陆歆从袖口中取出一团薄纸,用力塞给了王九。

    王九以操形阵接过来,还没看眉头就拧成一团:“你确定?”

    话没说完,门口那个听门的老头神色一变,急急忙忙对会议室里的人做了个大敌将至的手势,令所有人都一阵鸡飞狗跳。

    陆歆也是焦急不已,那帮蛋疼闲人找上门的速度也太快了!之前分明吩咐工作人员带他们在青空比武场里绕远路走死胡同拖延时间了,难道那帮权益组织里有牛头人吗!?

    事态紧急,陆歆来不及和王九对口供,连忙又将那薄纸抢了回来:“看过记住了吧?”

    “当然……”

    “切记一定按照上面的说法回答,算我们求你了!”说完,陆歆一咬牙一瞪眼,干脆将那团纸塞入口中,彻底销毁。

    王九一脸惊讶,同时却深感为难,尽管陆歆的诚意感人肺腑,甚至都快跪在地上了,但他却仍没法接受对方的请求。

    只是不等陆歆再求,会议室的门就被第一股沛然大力推开,听门的老头就像愤怒的小鸡一样飞了出去。

    门外,一个身长八尺,腰围八尺,头大如斗的女中豪杰迈着重重的步子走了进来,进门就是一阵冷笑接一声冷哼:“哇哈哈哈哈,就猜到你们在这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哼,还专门要那工作人员带我们绕远路走死胡同,却不知我马青玉天生不会迷路,任凭你何等复杂的迷宫,我闭着眼都能走出来!”

    王九听得有趣,转头问陆歆道:“这就是你刚刚说的牛头人么?”

    陆歆哪敢应话,连连摆手示意王九这个时候别跟自己说话。

    这马青玉,作为未成年人保护协会、家长委员会、中老年广场舞协会等组织的连任会长,在整个青云城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她本身散修出身,天赋资质只能算差强人意,却凭着一口凶悍之气咬牙在知天命的年龄冲击到了覆雨境后期,实力算是相当不俗了。而更厉害的则是她经营持家,维护自身权益的本事。七任前夫,上到豪门世子,下到寻常富商,无论对方是何等手段通天人士,在出轨后无一例外都被她折腾得倾家荡产乃至死去活来。而靠着这赫赫凶名,她在已婚妇女圈中声望颇高,在多个权益组织里担任着高层乃至首脑角色。

    这号人,在整个修仙界算不得什么,但若有谁敢小瞧了她,除非单身未婚,否则很可能后院起火,那七任前夫的凄惨境遇可都是前车之鉴。

    马青玉举目四望,只见会议室里一群老老小小均如遇了猫的老鼠一般瑟瑟发抖,不敢与其对视,心中豪气油然而生,宛如投鞭断流,大军压境的将军。

    然后,目光转到那坐在陆歆身旁的王九,看到那张俊逸无双的面容,心中更是滋生反感,于是浓眉倒竖,厉声喝问:“你就是那个丧心病狂的王九!?”

    王九谦虚地说道:“王九没错,丧心病狂尚不敢当。”

    “敢做不敢当的!?真是枉生了这副皮囊!”马青玉狞笑数声,又问,“是你为沈轻茗定下那扭曲人性的战术的!?”

    王九刚要张口回答,却见马青玉一伸手制止了他。

    “好了!不用你说,你想说什么,我背出来给你们听!沈轻茗的战术是由一个专业团队集体设计安排的,针对不同的对手,会由擅长不同领域的教习主导,而负责本场比赛战术安排的,是一名来自青峰山的野修士,目前尚未正式登记注册,仍是临时工身份……”

    马青玉一边说,会议室内的中老年团队就一边脸色发白发青发红,呈五光十色的艳丽态。尤其陆歆更是胸口起伏不定,仿佛随时可能吐出血来。

    “听着耳熟是不是?需不需要我继续背下去啊!?你们这些人,各个都是位高权重,在青云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出了事却首先想着要把责任推给临时工,当我们都是弱智脑残吗!?”

    一边说,马青玉一边从衣袖里摸出一张薄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问答的应对策略,其中开头一句就是被人问起战术指定者,定要推给青云城外的临时工修士,以免损及青云修士声誉……

    “也不知该说你们是肆无忌惮,还是脑子进了水,写了这张纸,却存都存不好,就这么丢在地上等着我来捡,简直是笑话!”

    陆歆此时简直宛如石化,过了好久,才愣愣地转过头,用僵硬的声音问王九道:“那,我刚刚那张纸……”

    王九诚恳地说道:“那是你擤鼻涕用的纸,我认为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胡乱塞给别人为好,真的很脏……对了,我之前还以为你是要我见了人后,用鼻涕喷他们呢。”

    “呕呕呕……”

    王九见陆歆直接跪倒在地,如欲翻江倒海,连忙安慰道:“正常人类的话,每天其实会自行吸食鼻腔分泌物近一升之多,那张纸上的东西对你而言其实只是开胃小菜,唯一的区别就是入口略有不同。”

    “呕呕呕!!”

    陆歆在地上简直要吐血了,但这个时候,他却连吐血的时间也没有了。

    因为马青玉已经全然无视了倒地不起的陆歆,大踏步地走上前来,居高临下睥睨一众长老:“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长老们只觉末日临头,各自发出绝望的叹息,同时开始考虑,若是真的被舆论发酵起来,该推哪个倒霉蛋来背锅。

    然而就在此时,王九却站起身来,于众目睽睽之下坦然说道:“没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吧?”

    这一下,却又把场上焦点抢了回来。

    “卧槽!?”马青玉闻言,简直像是撒尿牛丸一般原地弹射而起,“想走!?门也没有!”

    王九说道:“但是这里已经没我事了,没必要再浪费时间。”

    马青玉怒道:“你这罪魁祸首,怎么可能没你事?!”

    王九解释道:“根据官方的说法,为沈轻茗指定战术的是一个教练团体,而负责本场比赛的则是一名来自青云山的野修士,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下一步我们会加强对教练组的管理……”

    马青玉怒不可遏地打断了王九的说辞:“这种糊弄鬼的理由,你指望我会相信么!?”

    王九奇道:“为什么不信,这是官方给出的解释啊。”

    “官方又怎么样!?官方难道就不会说谎不会犯错了!?”

    “当然会,而且历史上官方故意犯错的案例屡见不鲜,所以如果你认为官方有不当之处,可以根据相关规定按程序投诉……但这件事同样与我无关,我并非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你如果要质疑我,首先需要推翻官方结论才行。”

    “投,投诉!?”马青玉头上的青筋都要爆裂出来,“你们公然扯出这种荒唐的笑话理由,还要我按你们的程序投诉你们,还说你和这一切没有关系!你这人怎么这么卑鄙无耻?”

    王九说道:“如果你认为尊重现形社会秩序,尊重程序正义是一种卑鄙无耻,那么最为光明正大的做法莫过于揭竿而起,推翻现在的统治阶级。考虑到相州大陆目前以一宗三院七大世家为统治阶级的顶层,你只需要将这十一个势力消灭,基本就能达成目标了。对了,圣宗使者就在场内,需要我把他叫过来供你祭旗么?”

    马青玉愤怒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显然被这张巨大的虎皮给唬得不轻。她虽然在青云城担任多个权益组织的领袖,但是论及实际权力,连不动山庄庄主那种级别的人物都不如,哪里敢招惹三大世家乃至圣宗仙使?

    何况圣宗仙使早在比赛场上就对这场比赛做了裁决,到此为止,显然并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现在去找圣宗仙使质问,也不可能得到人家的支持……

    然而被王九这么一番辩驳,马青玉却觉得胸口闷得厉害,仿佛有火山熔岩在其中酝酿,怎么也不能让她咽下这口气。

    “好,说得好,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当权者,公器私用,颠倒黑白,但别以为就没人可以治得了你们了!尤其是你!王九!”马青玉说着,伸手怒指王九的脸面,“我回去就发动所有的成员,揭穿你这卑鄙无耻的真面目,到时候要你在青云城里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王九仰起头思考了一下,摇摇头否认道:“不可能的,你做不到。”

    “什么!?”马青玉这下是真的被点着了,从她第七次离异,将声名显赫手段通天的前夫折腾得倾家荡产后,就再没人敢说有什么事是她马青玉做不到的!王九这句话,简直就是在挑衅她赖以维系颜面的根本!

    但王九却非常认真地说道:“是的,无论你如何煽动,也动摇不到我的公众形象以及口碑,所以建议你不要浪费工夫在这上面。”

    马青玉口鼻直冒青烟:“你凭什么!?”

    主要原因当然是相州人类天然对他的好感度加成,以及7月以来,他在青云城里逐渐积累起的人气。以钱玥、李朝露为首的粉丝团队,规模不断扩大,如今影响力非比寻常,足以主导城内的舆论环境。

    然而这其中的原理涉及天地大道,天外神剑的存在本源以及传播学等高深原理,王九看了马青玉一眼,考虑到她方才表现出的智商和理解力,决定用简明扼要的方式进行解释。

    他沉吟一会儿,直视着马青玉,认真说道:“因为我美啊。”

    在马青玉呆若木鸡的表情中,王九不再浪费时间,飘然离场。

    会议室内,以陆歆为首的组委会团队,以马青玉为首的各类权益组织干事,均如木桩一样,一动不动地目送这位猛士离场。

    过了许久,马青玉才又一次跳了起来:“他,他居然!?”

    话没说完,她就发现身后几个老伙伴的目光有些不对,尤其是那些中老年妇女们,更是显出迷离之色。

    “你,你们?”

    却听到几声呢喃细语:“他说得没错,的确是好美……”

    ——

    结束了在会议室内的短暂闹剧,王九便不再将事情放在心上。

    反正现在为他背书的有圣宗仙使和青云大比组委会,无论接下来出了什么事也轮不到他操心,还是将有限的精力放在正经事上比较好。

    比如,沈轻茗的下一轮比赛。

    回到选手观战席的时候,王九看到沈轻茗已经带着一身药香,手足完好地坐在了前排靠中的位置,李家其他几人围在她身旁,说说笑笑,少女的情绪看起来积极而健康。

    有些像是之前在剑窟特训的李朝露。

    看到王九来时,沈轻茗等几人都露出笑脸,尤其沈轻茗更是高高扬着手对他招呼道:“快来快来,下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了。”

    待王九坐过去时,沈轻茗便认真地说道:“别管其他人说什么哦,下次还这么打,我受得住。”

    马青玉等人引发的风波,多少也波及到了她们这些当事人,所以这个时候沈轻茗立刻给出了坚定不移的支持。

    换做平时,可能还会和王九扯扯皮,但这种重要时候,她必须情绪明白地将自己的态度表达出来。对于王九的战术选择,她毫无保留地支持!

    当然,没人想把自己搞的四肢齐断,宛如人棍、海豚人……但如果是为了追求胜利的话,她愿意承受这些代价。

    一路走到十六强,沈轻茗实实在在是希望能够继续走下去,与更多的强者在擂台上决出胜负。

    尽管操控身体进行作战的人是王九,但是战斗的全过程,她却都在亲身体会着。王九所作的每一个决策,战斗中的每一个细节处理,都化为烙印刻入她的体内,这样的言传身教,真的是不可多得。王九的一番苦心,她也不愿糟蹋。

    何况,就算王九的战术选择真的出了问题,那也轮不到外人来指手画脚!

    面对沈轻茗诚挚地注视,王九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从这一场以后,就用不着那么激烈了。类似的战术,拿来欺负一下猝不及防的半狼妖还好,接下来的对手也不会吃这一套了。”

    沈轻茗点点头,然后别过不知为何有些微红的脸,佯装看着手中的金卡:“嗯……下一场,应该是陆家人吧?”

    到了十六强,赛程就没有什么随机性了,每个选手的位置已经是固定好的。沈轻茗本轮渡劫后,下一场就确定会遇到陆家参加此次大比的二号人物,陆飞羽。

    旁边李新宇提醒道:“前提是接下来那个陆飞羽能打赢飞天剑宗的刘姑娘,但是照我看,胜负方面并不好说,刘姑娘硬实力上的确逊色陆飞羽,但她的媚天剑对阵男修士的胜率奇高,这场未必不能爆冷。”

    李婉晴摇头否认:“不可能的,陆飞羽已经有女朋友了,两人感情好得很。”

    李新宇嘿嘿笑道:“有了女朋友,尝过肉味,才更容易嘴馋嘛。”

    “……我居然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几分道理。”

    “啊?不敢当不敢当。”李新宇诚惶诚恐。

    “恶心。”李朝露评价。

    几人议论间,只见赛场上,陆飞羽和刘颖已经同时就位。而就在此时,王九歪了歪头,说道:“大概三招之内,陆飞羽就能赢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