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77章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必见外

第177章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必见外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随着王九与圣宗仙使通过密语对话,房间内的气氛一度变得非常尴尬。

    人们只见到头戴乳白色面具的圣宗使者,走入古铜大门,轻快地直入主题,然而在问话王九之后,却陷入漫长的沉默,漫长到全屋的人都开始感到心脏负荷严重,呼吸艰难。

    这莫名的安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对话不能公开讲,难不成这两人在当众进行某种不可名状的交易?

    另一面,圣宗使者也感到有些窒息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俞子申并没有浪费时间推诿抵赖,既然被人看穿,便大大方方地承认下来。只是万分不解对方如何看破了乳白色面具的遮掩。

    作为圣宗使者的标配法宝,面具的遮蔽效果足以抵御世间99.9%的修士目光,哪怕一些大家族的当家人,也看不透面具后的真身。历年来,使者被人看穿身份的事情,虽然不是没发生过,却屈指可数。

    王九反问道:“你的四相神面的真元波动加密方式太简单了,你为什么会觉得用这种东西遮掩身份,就不会被人看出来?”

    俞子申当时就惊了,四相神面的加密方式太简单!?你给我对圣宗天衍堂里那些英年早秃的算法工程师们道歉啊!

    不过,倒也不可否认,世间确有少数修仙奇才,非但修行速度远胜常人,更有超乎常理的敏锐洞察力和解析力。寻常人用算盘算到骨折都未必算得清楚的天文数据,有的人只要念头一转就能得出结果。四相神面虽是圣宗标配法宝,但的确流行是基于一项自洪荒时代就存在的古老法宝,加以有限度改造的。从第一代使者使用至今,已有超过千年的历史,而天衍堂那些秃头们,这么些年过去,除了在防脱发领域有各种突破性设计外,对四相神面的加密工作,依然没能摆脱最初的窠臼,只是在一个大框架下做些修修补补的零工。

    所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四相神面的算法特征被人看出端倪乃至破解,也非不可思议之事。毕竟就在二十年前,也出现过类似的事情……

    俞子申暗暗叹了口气,决定把这件事暂且揭过,毕竟不是眼下的重点。

    密语中,俞子申冷笑一声,说道:“眼力不错,但看穿我的身份没有任何意义,俞子申只是我的私人身份,圣宗使者却是公职。哪怕是资历最浅,能力最为薄弱的使者,也不至于因私废公。虽然我的确是沈轻茗小姐的忠实拥趸,但如果她确实有作弊行为,我绝不会包庇。如果你是希望靠着私人关系,让我做出不公正的裁决,最好早点灭了这白日梦。”

    王九说道:“明白,大义灭亲嘛。”

    “哈,大义灭亲?说到底,沈轻茗和我也只是偶像与粉丝的关系,还到不了亲的层面。”

    王九顿时奇道:“你不是她舅舅吗?”

    “……”

    下一刻,人们只见圣宗使者抬起手来,沛然莫可与敌的澎湃真元瞬间爆发,扭曲了裁判室内的空间,打出一条通往未名空间的道路,并将自己和王九全部带入其中。

    ——

    在一片芳草如茵、曦光初升的洞天福地中,俞子申静静地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却已承载起岁月的面容。

    与先前的俞子申有几分神似,细节处却有诸多不同,令人一眼看去,无论如何不会将两人联想到一起。而眼下这副面容,则隐隐和沈轻茗有了几分相似。

    “别紧张,这是我的私人宅邸,说话更隐秘些。”俞子申开口说道,姿态显得从容不迫。

    一边说,俞子申一边招了招手,顿时身旁的花丛一阵招摇,丛中飞升起了如星河一般的细碎露珠,夹杂着几片晶莹花瓣,最终凝结成一只拳头大小的水球。

    “喝茶?”

    “好。”王九随口道了声谢,展开操形阵,将那团水球整个接过来,然后在俞子申惊讶的目光中,将其融入到了剑世界本体。

    霎时间,剑世界内一片欣欣向荣,空白的大地上,生长出无数红花绿草的萌芽,那巍峨堂皇却显得孤单寂寞的万灵殿,顿时焕发出几分勃勃生机。

    这是至精至纯的生命活力,小小一团,却包含了不亚于一名大修士的全部生命力,而且是未经任何加工的原始形态,对一般修士而言,可能如同生肉一般难以直接食用,可对天外神剑而言,却是品质极佳的补品。有这一团好茶,王九的剑世界重建工作至少加快了一个月。

    “多谢。”王九认真道了谢,然后就见俞子申有些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苦笑起来。

    “那是我积年所得,本是想招待你取上几滴,自行稀释。谁知你却……但是未经提炼的天仙茶,纵是覆雨境的大修士也未必喝得下去。你还真是让人越发捉摸不透了。”

    王九想了想:“既然如此,要我吐还给你吗?”

    “不必了。”俞子申说道,“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天仙茶虽然宝贵,但以我如今的修为,对我助益甚微,大部分已形同杂质,需要日夜以心法祭炼提纯,远不如老老实实自行运转功法来得效率。而像你这般一口喝下去还浑然无事的,却是前所未见。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我不会贸然询问你是谁,如何做到的这一切。我只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出我与轻茗的关系的?”

    说到这里,俞子申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

    有些事情他可以不在乎,比如之前在他疯狂追星时期与王九发生的一些不愉快,比如那团价值连城,却被王九毫不客气一饮而尽的天仙茶,再比如他认真隐藏的身份被一口道破……

    但有些事情,却容不得他不在乎,比如他与沈轻茗的血缘关系。

    面对俞子申咄咄逼人的目光,王九反问道:“你应该知道,俞子申这三个字倒过来读,就是沈子瑜吧?”

    “……”

    一阵漫长的沉默后,俞子申——沈子瑜缓缓开口说道:“就这样?”

    然后不待王九回答,沈子瑜就有些恼怒地重复道:“就这样?就因为俞子申倒过来读是沈子瑜!?你就断定我是她舅舅!?你这人到底有什么毛病,没事闲的把人家的名字倒过来读?而且倒过来是沈子瑜又能说明什么问题?俞子申这三个字用幽冥海土著话来念还是海云帆呢,我看起来像是备胎吗!?”

    王九说道:“首先,你身上有非常鲜明的沈家血脉气息,不动霸体的血脉在你体内同样沉睡着,所以不难判断你和沈轻茗的亲属关系。其次,我大概了解过沈轻茗的娘家人情况,她的母亲沈月娥是沈城城主沈若石的长女,上面有两个哥哥沈子琼和沈子琤,下面有一个妹妹沈月瑛,一个弟弟沈子瑜。你的年龄显然比沈月娥要小,又是男性身份,那么自然是沈子瑜无疑。”

    “血脉气息?”沈子瑜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以血脉气息识人,这种手段实在是闻所未闻……难怪师父要我们多在世间游历,确是能人异士无数,纵使圣宗也难以掌控完全。”

    说完,沈子瑜沉默了很久,才又一次开口。

    “我是来看轻茗的。当然,公职身份上我是圣宗仙使,需要裁判整场青云大比,但之所以申请出使青云,全都是为了轻茗。我和她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她两岁的时候……十几年过去,她的生活和我想象的很不一样,但看得出她很幸福快乐。作为她的舅舅,我应该对你这位监护人说一声谢谢。”

    王九说道:“不客气。”

    沈子瑜笑了笑:“所以刚才那团天仙茶,就当做我的谢礼好了。”

    “可以。”

    “好,私人的事情了结,咱们说回正题,我的私人身份,和担任的公职没有任何关系。私下里,我恨不得直接将青云大比的冠军奖杯送给轻茗,但只要我还担任仙使,就不能因私废公。她是否存在作弊行为,我会排除一切私心进行判断。”沈子瑜说着,缓缓戴上了乳白色的面具。

    下一刻,面具上,人眼的位置,迸发出夺目的光芒。

    光芒持续了很久,期间还伴随着几次剧烈的波动,直到沈子瑜脚下的花花草草,都被强光照耀得呈现枯萎的征召时,他才熄灭了光芒,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

    “虽然有些许擦边球的嫌疑,但的确一切都在章程框架内,并无逾越之处……你是怎么做到的?别跟我扯你之前那套理论,我不想和你玩文字游戏。”

    王九想了想,说道:“如果你不认可前一个理论,那只能用另外一套,我个人不太喜欢的理论来解释这一切了。”

    “说说看。”

    “作为她的随身剑灵,我拥有的一切,都可以视为她的装备加成,既然比赛允许选手携带家传仙宝——只不过一般人无法发挥仙宝功效——那么沈轻茗利用我的力量,也无可厚非。”

    “哈?”沈子瑜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用难以理解的目光注视着王九。

    直到后者耸耸肩,将幻剑术解除,露出白剑本体……

    “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