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75章 我永远是对的

第175章 我永远是对的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12月25日

    青空比武场高层,一间会议室门前,沈轻茗面色有些紧张地注视着那扇古铜色的大门,心中忐忑不安。

    被组委会怀疑作弊,这种事并不值得意外,早在正赛前,她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插曲。

    一个半年多前才刚刚突破风障,如今勉强接近风起境的沈轻茗,在正赛时候忽然大发神威地过五关斩六将,任何人都会起疑心吧。

    哪怕是连天城那位赵城主,在金玉大比中以15岁之龄勇夺冠军,被誉为再世重生穿越者的绝世凶人……也不是一夜之间就风云变幻的,她的崛起轨迹非常清晰,7岁的时候突破风障,8岁那年在门派内部较量中,把当时最受家族瞩目的14岁天才少年按在地上打。10岁的时候不依靠任何外力帮助晋级云涌境,14岁时晋级翻云境,15岁参加金玉大比,轻而易举地横扫了全部对手,夺得冠军。

    相较而言,已经14岁半,却还未能涉足云涌境的沈轻茗实在是弱到家了,但即便是赵城主,也不曾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就发生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事情用什么天赋异禀,个人奋斗乃至历史进程都解释不通。

    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她作弊咯。而如此明显的作弊行为,就算圣宗仙使瞎了眼睛,组委会的裁判们也不会不闻不问。

    所以早在大比开始前,沈轻茗就已经做了准备工作,一旦被人质问自己的发挥,她将用一套成熟缜密的说辞,让对方哑口无言。

    “不过,轻茗妹妹,这种事还是我帮你说比较好吧?”

    身后,推着轮椅的李婉晴认真建议道。

    “你从以前开始就不擅长和人家作言辞之争的。”

    沈轻茗抿了抿嘴,说道:“这次又不是要和他们辩论,好好讲道理的话,没有那么难吧?”

    “哇,就凭你这句话,我就感觉还是由我去说比较好了。”李婉晴摇了摇头,一副听到荒唐笑话的滑稽表情,“或者交给王九先生也可以啊。”

    王九点点头:“不错,考虑到交流沟通对智力属性有着较高要求,我建议你还是寻求其他人的帮助比较好。”

    “用不着!我自己去说就可以了!你们别跟着我!”

    沈轻茗带着几分绝不服输的怒意,双手按住轮子,自行推动轮椅前进。古铜色的大门在她面前敞开,露出会议室内的一片深邃,十几道目光仿佛隐藏在幽暗丛林中的猛兽,对即将闯入户口的羔羊虎视眈眈。

    沈轻茗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作为曾经李家大院内门的首席,课业全优的高材生,这种简单的沟通工作绝对难不倒她!

    ——

    大约一刻钟后,沈轻茗铁青着脸推着轮椅缓缓出门。略显苍白的嘴唇轻轻翕动着,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李婉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多说,只是拍了拍王九的肩膀——有些奇怪的是拍了个空——“监护人,去吧。”

    王九点点头:“好。”

    而在路过沈轻茗身边的时候,王九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李婉晴劝住。

    “这个时候什么也别说啦,会刺激到她敏感的自尊心的。”

    王九说道:“的确,虽然各方面素质都不算好,但是自尊心却非常强。”

    “而且她很讨厌别人说她笨的。”

    “明白,讨厌被戳痛点,人类的通病。”

    “不要说那么严肃,毕竟才只有14岁嘛,少女心思比较纤细的。”李婉晴说着,认真建议道,“不过一般等少女进化成为少妇,心理素质就会有极大的提升,不如让我帮她……”

    沈轻茗直接从轮椅上跳了起来:“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

    此时,门后走出一位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说道:“负责接受第二轮质询的人,准备好了没有?当然,如果不愿接受质询也无所谓,刚刚的问答,情况已经很清楚了。”

    “我并不这么认为。”王九说道,“考虑到接受质询的只是个14岁,智商指数3.3的无知少女,她所说的一切情况都可能遭到自身智商的扭曲。”

    沈轻茗紧咬着牙关,双手用力攥着轮椅扶手,心中发誓,今日耻辱,以后定要加倍奉还!

    门前的黑衣工作人员,则有些惊讶地看了两人一眼,而后摇头笑道:“好吧,倒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新鲜东西来。”

    ——

    古铜门后,是青空比武场专为贵宾设置的高级裁判室。可以通过最高权限查阅比武场中发生的一切记录。而比武场内的任何争端,都可以在这里得到裁决。换个角度,在这个房间里做出的裁决,就意味着最终的结果,不会再有任何动摇的空间。

    王九进门时,裁判室内已经坐了超过十人,都是来自组委会的高层人员,钱家陆家的长老赫然在列,只是李家出于避嫌考虑,没有安排任何长老在场,只派了一个年轻的修士站在组委会高层身后,做着基本的记录工作。

    在一众长老之中,有个满脸愤愤不平的老者,正用瞪视杀父仇人一般的目光看着自己,咬牙切齿,宛如遭到过极大的羞辱。

    王九皱眉,心想难道刚刚沈轻茗喷他口水了?

    而不等他站定,那愤怒的老者就开口喝问:“你就是那个作弊丫头的监护人?你还有脸进来?!沈轻茗那丫头刚刚已经将自己作弊的事实交代的一清二楚,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王九看了看那老者,然后目光转而向下,看到了摆在他面前的名牌:山不动。

    原来如此,山家人。这就难怪会指责沈轻茗作弊了。

    人类的天性就是如此,对于自己无法承受,或者不愿接受的失败,就会尽一切可能甩锅给他人或者客观环境。山家寄予厚望的山何秋,第二轮就惨败在了沈轻茗手上,确实有足够的动机来投诉作弊。

    而不动山庄作为青云城内不大不小的一方势力,也的确有资格被组委会认真对待。

    王九想通持节,再看山不动时,就更多了几分仔细。

    身上的真元波动来看,约莫是排山境初期的修为,年龄则在90岁上下,作为修士而言,勉强还算壮年范畴,但在满屋长老中已经算高龄,这么说来……

    “你是山何秋的爷爷?”

    山不动勃然大怒:“我是他爹!”

    “好吧。”王九耸耸肩,“总之,我明白你投诉沈轻茗作弊的动机了。”

    山不动怒意更甚:“你想说什么!?我是不甘心何秋的失败,所以来冤枉你的么!?真是颠倒黑白,无耻之尤!没错,我的确不甘心不动山庄十几年栽培的天才,就这么倒在第二轮上。但如果真是技不如人,我们不动山庄至少还有坦然面对失败的骨气。只不过,若是输给一些自恃出身高贵,就罔顾规则为所欲为的卑鄙小人,我们坚决不服!”

    坐在正中央,担任此次质询会议主持的陆家长老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山家的诉求,经过我们组委会的讨论,认为是合情合理的,一方面那场比赛的确有很多可疑之处,另一方面,就算看似毫无问题的比赛,当事人也有权提出质疑。所以,请你不要就动机问题进行纠缠,认真回答我们的几个问题。”

    “首先,刚刚沈轻茗已经被迫承认,在比赛过程中,借用了外力。这一点,你有什么说法。”

    王九说道:“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质询的,她在比赛中当然借用了外力。”

    “什么!?”

    王九说道:“问题是,谁没有?山何秋难道就没有借助外力?他在比赛中使用的功法,难道是他天生自悟的?他使用的兵器,难道是自己取材锻造的?还不都是他人的力量?此外,很多人在比赛是,都使用了向他人借用来得法宝符箓,难道也是违规的?”

    山不动怒道:“胡说八道!这些怎么能混为一谈!?”

    “那么不混为一谈的标准在哪里?”王九说道,“哪些东西是可以借用的,那些东西是不可以借用的?什么时候可以借用,什么时候不能借用,你们组委会的标准是什么?”

    有人说道:“会影响比赛正常进行的……”

    王九反驳道:“功法、装备、战术,哪一项不是为了影响比赛的结果?如果说会影响比赛正常进行的就要列入禁止名单,那么理想的青云大比,显然应该是让一群从小生活在真空环境下的裸体野人进行厮打。”

    “……”提出质疑的人顿时哑口无言。

    王九补充道:“此外,参与赛事的选手,在赛前由其他大修士进行传功传法,更是普遍存在,是否这些行为也要禁止?”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灌顶传功的力量,是属于对方的,是,是一种赠予行为。”

    王九说道:“沈轻茗的外力,也没有说要收回啊。”

    “可……”

    片刻后,有人说:“那么,是否可以这么定义:仅在比赛过程中有效,由外人借予,具有一定的时效性,所有权不属于当事人的力量。”

    王九说道:“可以的,但请问这条规定,有在青云大比章程中体现吗?”

    “这个……”

    “这条规定,是你根据我的回答,临时编纂出来的,并没有在比赛前公布出来,既然如此,我认为不应作为裁判根据。”

    山不动听到此处,怒道:“那你说裁判根据应该是什么!?你的巧言令色吗!?”

    王九说道:“当然是根据检录时的标准化程序结果,以及赛场的隔绝法阵来判断。但凡是你们认为不合规的干扰因素,都在这两个环节被排除在外了,而如果有什么力量是能够绕过这两个环节,直接作用于场内,那也只能说是你们的规则指定的还不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