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69章 操作(二合一)

第169章 操作(二合一)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12月25日

    青空比武场中,王九终于带着沈轻茗迎来了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对手。

    山何秋。

    这场比赛吸引了相当多的观众,当王九驾驶着热身完毕的沈轻茗来到赛场时,只见四周观众席已是座无虚席,甚至还有大批看客买了站票和挂票,将很多区域挤得如同人肉罐头一般,彼此分享着摩擦与热度。

    尽管这个赛场只是毫不起眼的第七号分赛场,尽管与此同时,夺冠大热门钱烨正在一号主赛场开始自己的青云首秀,但显然人们更加关心在揭幕战创造奇迹的少女。

    当王九驾驶着沈轻茗进入赛场上众人视野的时候,分明可以听到来自四面八方,山呼海啸一般的高呼声。

    “沈轻茗加油啊!我已经全部家当买你被秒杀了!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

    “小贱人去死吧!我们王九先生粉丝团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丑女你为什么还不自杀啊!快自杀啊!”

    “沈贱人我¥#¥#%@#¥……你们干什么?我是买票进场的,你们凭什么驱逐我!?老子一等票贵宾,骂几句脏话都不行!?你们青云城哪儿来这么大规矩,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要投诉,我要……啊啊!”

    ……

    一时间,沈轻茗只听得气息凝滞,若非王九控制着她全部肉身,约束着气血运行,她怕是真要被这千夫所指给气得炸裂。但少女自从5月份与这天外神剑相识以来,生气着急已是家常便饭,片刻后也就消了气,好笑地在脑海中对王九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人气这么高,我堂堂青云偶像,就因为首轮把你淘汰掉了,现在居然就成了过街老鼠了。”

    王九说道:“这是典型的选择性舆论迫害妄想症。仔细听的话,其实这里为你祝福的人更多,是你自己主动选择聆听那些恶意的声音罢了。“

    说着,王九动用少女体内真元,转化为一个简单的声音过滤术法,将那些咒骂的声音隔绝在外。

    少女立刻听到了不一样的山呼海啸。

    “灵猫妹妹一定要赢啊,我一直都是你的支持者!”

    “沈轻茗我爱你!爱你全家,全家爱你!”

    “轻茗妹妹我要让你生孩子!还要……你们干什么!?我是买票进场的,你们凭什么驱逐我!?”

    沈轻茗沉默了一会儿,自惭地摇头道:“的确呢,明明有这么多支持者,我却只听见了恶意的声音。大概是我已经习惯被人赞同,却不能接受他人的反对吧。看来我的心性修为真的还差得远,这次比赛就拜托你了哦,阿九。”

    “自然,我说过要让你夺冠,就不会食言。”

    而在王九驾驶沈轻茗走入比赛区域后不久,赛场另一边,山何秋也从检录点缓步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身高体态,五官相貌乃至神态气质都没有任何出众之处,典型的放到人群里就无法辨识的路人型,甚至连真元波动都若隐若现,一派弱者气息。

    沈轻茗认真观察了山何秋一会儿,说道:“这家伙真的是好能装啊,都不是刚刚你跟我说了他的底细,我怎么也没法想象这家伙会是上位高手……”

    王九有些认真地说道:“他不是装,而是将功法和家传法宝都运转到了极致造成的弱化假象。他体内雷霆之力从无形化为有型,体内凝练出了雷池,所以真元运转速度比往常更慢。事实上这个姿态,他是打算全力以赴的。”

    “就像刚刚他秒杀首轮对手那样?”

    不久前,王九在给沈轻茗播放山何秋的资料时,山何秋在首轮比赛里就以雷霆不动之体,靠着异常犀利的防守反击击败了一个云涌境初期的对手,那敏锐的时机把握能力,以及防御反击时的强横力道,都给沈轻茗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只是迷惑战术而已,让人错以为他的王牌是防守反击战术,以此来隐藏真正的底牌。但这一轮他看起来是要一开场就全力抢攻了。”王九说道,“待会儿,你的身体负荷可能会比较重。”

    “随便你摆弄吧,反正我自从认识你,大部分时间都是卧床养伤的……”

    沈轻茗的自暴自弃,让王九深感认同。

    驾驶着区区风起境的小坐骑,迎战一个火力全开的云涌境中后期,全副武装的高手,不付出点代价是很难的。毕竟这个山何秋,可不像是之前切磋时候的李婉晴那么好说话。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只要肯付出一点代价,区区山何秋,倒也不放在王九眼里。

    ——

    赛场另一边,山何秋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体内雷池的能量已经快要满溢而出,虚空中无数电蛇攒动,刺激着周身血肉经脉乃至无形之神识,使得他浑身都微微麻痹,头脑也有些混沌不清。

    看似狼狈,但这个姿态下的全力爆发,却也分外恐怖。

    山何秋在赛前请家中长辈们进行了评估,以自己目前的状态,不计代价全力爆发,几乎有着翻云境的水准,除非是遇到那几个夺冠热门,否则可说是无人能挡。

    而这也是山何秋本次比赛最大的底牌,靠着这张底牌,他将本次大比的目标设定为保底前十,争取前五……若是那几个夺冠热门能提前遭遇,打出两败俱伤的效果,那他还可以奢望一下前三。

    为了这次青云大比,不动山庄可是不惜血本地投入资源来栽培他,而且投入周期长达10年!

    不像是那些几个月前得到连天城的消息,才匆匆加大投入的家族。不动山庄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下定决心,全力争取本次青云大比的成绩,冠军或许是奢望,可是前五,前十,对于如今的不动山庄而言依然有着重要的意义,对山何秋本人更是意义重大!

    为此,山何秋从踏入仙域的那一刻,便开始了自己的布局。

    资质中庸,进度缓慢,15岁破风障……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告诉世人,他山何秋不过是青云城无数修士之中,毫不起眼的一个,这些年,他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套虚假的宣传。直到大比开始,他才开始将自己多年修炼的底牌一张一张翻出来,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可是现在看来,他的运气实在欠佳,第一轮就遇到了一个和他抱着同样算计的顶尖中位,不得已用了一张底牌才干掉他。而第二轮情况更糟,居然被分到了沈轻茗。

    无论其他人怎么评价这个年仅十四岁,破风障才刚满半年的少女。但在山何秋看来,一个能淘汰夺冠大热门的选手,无论她是用什么方式淘汰的,都值得他全力以赴。

    接下来,只希望沈轻茗也能有这份全力以赴的觉悟,不然一个大意,刚刚淘汰夺冠热门就输在他这名不见经传的不动山庄少主手上,那可就好看得很了!

    片刻后,对战双方同时站定,裁判确认无误后,点点头,挥下手臂。

    “比赛开始!”

    山何秋神使运转,形成一个精巧的机关,在体内胀满充盈的雷池上,轻轻开启了一个缺口。

    霎时间雷霆倾泻,由精纯至极的云涌境真元转化而成的雷霆之力,宛如大堤崩塌,山洪奔流,沿着奇经八脉顷刻间布满周身,而后沿着神识开辟的通道,向正前方汹涌喷薄!

    一道笔直而豪迈的雷霆光柱,几乎是在裁判手臂落下的瞬间凝结成形,以山何秋为起始,将大半个赛场均匀地分成左右两边!

    顷刻间,满场观众只觉强光耀眼,令人难以直视,只能勉强看到赛场边缘的约束法阵被雷霆光柱冲击,散发出一圈又一圈电弧攒动的波纹。

    由排山境大修士亲手布置,超过两百枚灵石支持运转的强力约束法阵,在光柱的冲击下显得游刃有余,但那不断扩散的波纹却也充分说明着这道光柱的恐怖威力。

    少数有识之士,甚至从这饱满的雷霆之力中看出了天劫之雷的影子。这样的雷霆若是落在赛场之外,一击就足以打崩一面厚重的城墙,或者歼灭一个密集排列的百人方阵。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十九岁年轻人的起手式!

    很多年前,相州大陆曾有个公认的道理:仙凡殊途。

    一个修行不过十年的年轻人,就能以玄妙的仙术神通,将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哪怕凡间最顶尖的先天武者,在仙术与神通面前也脆如蝼蚁。修仙者与凡人就如同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令人无论如何都难以相提并论。

    好在随着时间推移,文明发展,修仙者们不再恃强凌弱,仗着仙术神通来剥削凡人,而是与凡间形成了互补互利的良性循环。仙凡和谐共处,令相州文明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起来。如今凡人见到修仙者,也往往能平等视之,平等论交。

    但是,当观众席上的凡人们亲眼目睹雷霆神威,仍不免为修士的力量而震撼。

    这才仅仅是正赛首日,第二轮淘汰赛而已。

    而在这样的神威之下,那个娇巧玲珑,喜欢穿粉色衣裙唱歌跳舞的姑娘,怕是瞬间便要落败了吧,若非是在赛场上,而是在实战中,恐怕更是粉身碎骨,香消玉殒……

    但是,与此同时,山何秋却觉得心中一凉。

    志在必得的起手必杀,并没有任何命中的实感……换言之,他的大招是放空了的。

    不能说完全出乎意料,但在他的预演中,这种起手突袭全然出乎意料,一个只擅长防御反击,攻击范围不超过肉身之外一寸空间的带刺乌龟,突然放出这种雷霆光柱,就算对上那几个夺冠热门——除了阴阳异瞳陆方尘,也该有四五成的命中率。

    而在算计中,沈轻茗的躲避成功率不会超过10%!

    啧,果然啊,能淘汰夺冠热门的,就不会有易与之辈!

    管他是14岁的小丫头,还是只懂得唱歌跳舞的宠物偶像,站到赛场上,就是值得全力以赴的强敌!一击不中无所谓,后面的招数,他还多得很!

    这一刻,山何秋已经将沈轻茗当做了李婉晴那个级数的对手,有了豁出性命拼胜利的觉悟。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他的所谓觉悟,实在是太小儿科了点……

    ——

    另一边,王九驾驶着沈轻茗,在第一时间轻巧地避过了雷霆光柱的突袭。

    换做其他人,或许会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个措手不及,但在剑灵眼中,那个早已暴露秘密的山何秋,体内真元的运转几乎是全无遮蔽的,早有预料的话,闪避并不难。

    难的是接下来的应对,山何秋一击落空,心境却平静无波,体内雷池虽然清理一空,短时间内难于积蓄,但体表的雷霆之力却依然凝结着威力惊人的护甲,宛如带刺乌龟,令人难以下手。

    而坐骑沈轻茗的性能有限,狂暴姿态最多维持一炷香,若不能在体力耗竭之前取胜,性能上的绝对差距,就很难用技巧弥补了……何况这种远程操控技术,对王九而言也是全新的体验,他的驾驶技术还远没有剑术那么神乎其神。

    所以王九也丝毫没有大意,在闪避之后,毫不犹豫地驱动沈轻茗向前迈步,一脚便踩得赛场大地微微颤抖,一道布置在地面上的透明薄膜绽放出莲花一般的波纹。

    而沈轻茗本人则如闪电一般刺向山何秋,虽是赤手空拳,却宛如千军万马,气势一往无前。

    与此同时,王九听到了来自坐骑的心灵传音:“喂,我想我的腿好像骨折了……”

    “没关系,人体有206块骨头。”

    “你这个回答太不走心了吧!?”

    “而你现在有207块了。”

    “你给我等着……”

    心灵中的对话只发生于一瞬间,瞬间之后,王九已驾驶沈轻茗逼近到了山何秋面前,那层刺目耀眼的雷霆护甲近在眼前,闪得人眼球微痛。

    与此同时,山何秋也发现了对手出乎意料的突袭。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沈轻茗要跑来这么自寻死路,但这种近身突袭实在是正中下怀。

    如果有人真以为他释放了起手的雷霆光柱以后,真元不足以护体……那他一定会让人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不动山庄的少庄主最擅长的都是防御反击!

    得益于王九的支持,沈轻茗此时的反应速度勉强能跟上战斗变化,见王九毫不犹豫地贴近前去,有些紧张地问道:“王九,你不会是想要我就这么赤手空拳地直冲吧……”

    王九解释道:“用兵器也没意义,不动雷霆不在乎导体性能,就算你穿一身橡皮甲还是会被击穿的。”

    “所以就连橡皮甲都不穿了吗!?”

    眼看王九正驾驶着自己,右手紧握成拳,瞄准了山何秋那雷霆如荆棘的胸膛,便要重锤下去……沈轻茗简直要尖叫出来,这一拳下去,山何秋会不会死还不好说,她自己肯定是要被电得死去活来……

    王九以真元刺激不动霸体带来的狂暴姿态,虽然在爆发力上有极大的增幅,但并不会因此强化防御力和生命力,所以王九的这种作战风格,实在是有点……

    “轻茗啊,你有207块骨头,应该比一般人更有骨气才对。”

    “你还敢说!?”

    对话间,王九已操纵着沈轻茗重拳轰到了山何秋的胸口。

    电光暴走,荆棘攒动,在王九的感知里,沈轻茗的生命力一下子就掉下去三分之一,反噬过来的雷霆之力蔓延周身,烤的坐骑五内俱伤。

    但另一方面,山何秋被打中胸口,也是气血翻腾,眼前一阵黑一阵花,真元运行险些崩溃。

    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大蛮力?!

    拳头上的真元非常微薄,不过是风起境的水准,但这股蛮不讲理的纯粹力量却像是一头青峰山里成了精的金额大猩猩!

    山何秋自忖以他的体格,也绝对吃不起三五拳,而那疯丫头明明身受雷霆反噬,却一副不屑与之同归于尽的冷漠神情……

    霎时间,山何秋心生惧意,不愿再与之硬拼,随着神识变动,体内真元走向为之一变,涌向双足,准备翻开下一张底牌,以奔雷步拉开距离,远距离与沈轻茗颤抖。

    王九当然不会给他拖延的机会,驾驶沈轻茗展开焦黑的左手臂,用力扯住了山何秋的头发,右手继续握拳,一拳接一拳地轰在胸口、小腹、喉咙等要害之处。

    第一拳的时候,山何秋还勉强能维持真元运行轨迹,一边用手臂护住头脸,一边试图加大雷霆护甲的反噬威能,但第二拳第三拳落下,他就有些耐不住疼痛,神识不由溃散起来,意识也跟着模糊。

    下意识地,山何秋将体内的真元沿着熟悉的轨迹驱动开来,于是凝结了一半的雷池轰然溃散,重新化为一副浮于表面的五雷护心镜,挡在了胸前剧痛欲裂的位置。

    王九见此,点了点头。

    “赢了。”

    山何秋的雷霆护甲之所以难缠,就在于他能够自如地在攻防两端分配真元,先前他将大半的能量用于反击,现在却被逼迫地全面加强了防御,等于为了加固龟壳,将龟壳上的倒刺拆卸下来。虽然能苟延残喘,却无异于将战斗的主动权拱手相让。

    而王九甚至不愿浪费时间与之慢慢周旋,操控着沈轻茗那被烤得半熟的手臂,毫不留情地砸向五雷护心镜,一次,两次……每一次都飞溅起漆黑的血肉碎片,而金光闪闪的护心镜上只是泛起一圈圈的扭曲波纹。

    只打了三两拳,便分明露出了血肉之后的白骨,以及白骨上的裂纹。

    在场的观众已经全部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神色冷漠,动作却狂野血腥的少女,一拳,一拳,又一拳……将山何秋压在身下,不断重击。

    青云大比开赛首日,已经进行了不下五十场战斗,场面碾压,一面倒的有之,局势胶着,打成了膀胱局的有之,血腥暴力的更是不少,但是像沈轻茗这样冷漠而残酷的作战风格,却是前所未有。

    的确,在赛场之中,有法阵保护,绝没有性命之忧,而战斗中所受的伤,也都会在战斗结束后也都会得到妥善治疗。但大比资源毕竟有限,不可能给每个人都准备活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伤势过重的话,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沈轻茗这般不顾一切地作战,难道是想把这第二轮战斗当成淘汰赛打!?

    而且,这等惨烈的场面……和她先前穿着粉裙唱歌跳舞的形象实在相差太远了吧!

    最后,虽然她打得血肉飞溅,可那五雷护心镜毕竟是不动山庄的传家之宝,哪有那么容易损坏?沈轻茗连打数十拳,护心镜上就连一点裂纹都没有出现。

    但是山何秋不知为什么,随着一次又一次地重拳轰击,非但没有抓住沈轻茗伤势加重的机会,反抗的动作反而越来越小,最终更是从嘴角里不断溢出血来,显得奄奄一息。

    “够了,比赛结束!”

    终于,在沈轻茗整只右手都要坏掉的时候,裁判及时出场,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本场比赛,沈轻茗获胜!下面请医生迅速前来为两位选手治疗!”

    说完,狠狠瞪了沈轻茗一眼,想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打个比赛而已,至于吗!?除了这等暴烈手段,就没有别的办法取胜了吗?把场面搞得这么限制级,被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抗议批判了怎么办!?

    与此同时,王九则收到了沈轻茗有气无力地提问。

    “之后……你不会是要一直这么打下去吧?”

    “当然不会。”王九轻松地回答道,“怎么可能都像这一战这么容易啊,碎只手就能青云大比夺冠,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现在能申请退赛吗?”

    “当然不能。”王九说道,“我天外剑神的坐骑,从来不需要冠军以外的头衔。”

    “喂,你就这么若无其事地抄袭别人的名言吗?”

    “怎么,你还打算要我自杀删号不成?”

    “哼,我就算不聪明,也不是傻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