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17章 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家伙

第117章 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家伙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10月15日晚城东沈园。

    沈园的夜生活一向是单调乏味的。

    白天,王九和沈轻茗通常是在李家大院内门剑窟,一个负责教学,一个负责训练以及和李朝露吵架,

    差不多到傍晚,沈轻茗训练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两人就会回到沈园休整,之后,王九会在剑世界里摆弄万灵殿,沈轻茗则一般是卧床回血。

    状态好时,沈轻茗会拜托王九订一份外卖打打牙祭,状态不好的话就连晚餐都干脆省掉,一觉睡到第二天大天亮,然后打起精神去和李朝露再战三百回合。

    这一日,沈轻茗状态奇差,到家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她白天和李朝露切磋,一时不慎输了一招,被嘲讽了一整天,精神受到了极大伤害,已经无力坚持到晚自习。

    而王九闲来无事,便继续专注于调整万灵殿,以天地灵风灌注大殿,从中孕养灵物……而经过这几日的调整,眼看第一只自然孕育的食用型灵兽便要诞生了。

    就在此时,王九听到一阵敲门声。

    打开门,映入视野的是一位俊美绝伦的年轻公子,一身华贵而含蓄的锦袍,左手拎着一只天香阁的纸袋,右手则捧着好大一束怒绽的玫瑰。脸上洋溢着比玫瑰花更为灿烂夺目的笑容。

    “这位兄台你好,我找灵猫沈轻茗,我是她的堂姐李婉晴。”

    王九点点头:“这位姑娘你好,沈轻茗已经睡下了,不便见客。”

    李婉晴闻言,目光微微一动,重新打量起了面前这个身材高大,比她还要高上小半头的男子。

    而这一定睛细看,李婉晴心中就是一沉,之前她敲门,门开时,见是男人,便没多在意,只以为是沈轻茗的家仆之类。然而此时才注意到,这家伙的帅气,已经远远超出了家仆应有的范畴!

    这么看来,问题就严重了,一个男人,若不是家仆,为什么要在沈轻茗的家里?而且还是在沈轻茗已经睡着了的情况下!

    “你是什么人?”不知不觉间,李婉晴声音变得格外冰冷。

    王九说道:“现在的话,应该算是沈轻茗的监护人。”

    “监护人!?”李婉晴不由蹙起眉头,“我怎么没听说过!?”

    王九考虑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没人就这个问题请青云日报的记者作专题采访。”

    “啧,油嘴滑舌。”李婉晴眉毛更加紧锁,她回归青云不久,而且回得突然,一进城就遇到了良家少女惨遭渣男欺凌的事件,关于堂妹的很多事都还没来得及打听清楚。

    而且,先前她被陆莘丢给了家中父母,嘱咐严加看管,差点就出不来李家大院。所幸她太了解自己的爹妈了,早在玉清山就买好了和画册,轻而易举就买通了二老。而后她为免节外生枝,带上礼物和花束就直奔沈园而来。

    至此,李婉晴都没来得及打听到关于沈轻茗身边人的情报。只是听人说起过,家族为沈轻茗聘请了一个相当厉害的客卿长老,贴身教导修行。

    她本以为能让莘姐放心托付轻茗的,多半是个甜美可人的妹子,至少也应该是个胡子花白、德高望重、力不从心的老头子,却不料,登门后却见到一个帅气惊人的年轻人。而且从唇角的胡须来看,也不是什么葵花神功、辟邪剑法的修炼者……这样一来,问题可就大了,尤其是想起传闻中那些之前被她忽略掉的细节,李婉晴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

    “我听说,你和轻茗妹妹同吃同住?”

    王九回应道:“当然。”

    “荒唐!”李婉晴咬了咬牙,再次打量了王九一圈,越看越是不由自主地杂念丛生。

    这个男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轻茗堂妹的贴身高手吗?不对不对,从真元波动看,最多也就是云涌境上下,甚至比自己还弱上一大截……

    好,就算他修行的功法低调内敛,真元波动较一般情况要来的微弱,那么取评估上限,云涌境后期总可以了吧?可看他年龄,却约莫有二十岁上下了……二十岁的云涌境修士,这种废柴是凭什么当灵猫轻茗的贴身高手的?平时不吃猪肉所以有加分吗!?

    这家伙,除了一张脸,身上还有任何可取之处吗?

    然而想到这里的时候,李婉晴却忽然一愣,脑海中闪过一个黑长直的念头。

    “见鬼了,不会吧……莘姐她不会这么夸张荒唐吧?”

    但是一时之间,除了这个荒谬绝伦的想法之外,李婉晴实实在在想不出其他任何一种理由,能解释眼前这一幕的了。

    深吸了一口气后,李婉晴强压着烦躁,换上一张阳光灿烂,足以让大姑娘小媳妇乃至少年郎们都面红耳赤的美好笑容。

    “听说你是家族特意为轻茗妹子聘请的客卿,想必实力不俗。我前不久刚从玉清山回来,对青云城里新出现的高手是既陌生又好奇,尤其你还是轻茗妹子的贴身高手。不知阁下是否可以让我领教一番你的绝学?”

    王九想了想,虽然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莫名其妙,但仔细想想也没有必须拒绝的理由,便点头应了下来:“稍等。”

    而后便伸手下探,摸到了自己的腰带……

    李婉晴在旁边看着,顿时面色一变,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我靠我说的不是那方面的绝学啊!”

    然而下一刻,就看王九从腰部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叠纸来,莫名其妙地问:“哪方面的绝学?”

    “……没,没什么,我刚才走神了。”李婉晴面不改色地转移了话题,“这叠纸是干什么的?”

    “我的绝学,拿去领教吧。”

    李婉晴一头雾水地接了过来,然后就看到那厚厚一叠纸上,每一张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天书一般的文字与数学符号,宛如附有诅咒魔力一般,让人看一眼就感到神识受创。

    整张纸上,一般只有标题的那一行字,还勉强能纳入理解范围之内,大概有:细微剑气不规则运动时产生的【茵讯效应】概论,内炼剑气时计算剑气与经脉适应度的几种常见公式,剑气波形的【风氏展开】及【韩氏变化】……

    李婉晴闷了整整盏茶的工夫,只看得头晕眼花,神识模糊,也没看懂这几张纸上到底写的是什么鬼东西,抬起头,只见王九一脸淡漠地在门前站着,一副不出所料的模样。顿时带着几分薄怒,将这一叠纸丢回给了王九。

    “好吧,算你能写善画,但既然是仙家修士,不如让我见识一下你的仙道修为。”

    说着,李婉晴却忽然自嘲地摇了摇头,换了个说法。

    “不对,何必这么拐弯抹角,显得我鬼鬼祟祟一般。我就有话直说了吧,我要和你决斗。”

    王九顿时相信了她是沈轻茗的堂姐,这两人虽然身材相貌差异极大,内里的性格却有共通之处:动不动就喜欢找人决斗。

    不过,对于决斗这种事,王九一向是来者不拒的,上到大魔神皇,下到沈轻茗,他都是不挑不拣。与高手决斗固然有趣。但和那些修仙不久,思维尚未定型,常有异想天开的小家伙们决斗,也时常能给人带来启发。

    唯一的问题就是……

    “你想要哪种决斗?”

    “什么?”李婉晴有些不解其意。

    王九解释道:“考虑到决斗是一种高度严肃且高度复杂、涉及参与者生命和名誉安全的暴力行为,必须要用严格的技术标准进行规范,才能最大程度维护双方利益,实现预期目标。所以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后,大体上决斗可以被分为7个类型,死斗、半死斗、规则式决斗、荣誉决斗、技术决斗、评判决斗和嘴炮式决斗。最后一种一般特指那些高调宣布决斗后却没有付诸实践,最终不了了之的决斗,其中还有一个子项目是欺诈式决斗,是指决斗双方通过高调宣布决斗,来广泛吸引关注,在预售门票、开盘吸纳赌资后忽然捐款潜逃的欺诈行为。”

    “……”李婉晴轻轻舒了口气,不由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

    这家伙,哪来这么多废话?还第一次听说,连决斗都要分出这么多门道的……莘姐聘他当客卿,是要给轻茗妹妹贴身说相声,调节心情吗?

    只是这废话也太多了,要是放在那些连载的收费字数里,作者非被活活打死不可。

    过了一会儿,待王九将决斗的分类和历史沿革说完,李婉晴才随意地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讲究,那就规则决斗,点到为止吧……毕竟你是莘姐请来的,轻茗妹子看来也不反对,我总要给她们一个面子。但是,既然是决斗,总要带点彩头。”

    王九理解道:“可以,你想赌什么?”

    李婉晴说道:“我赢了,你搬出沈园。”

    王九问道:“那我赢了呢?”

    李婉晴想了想:“如果你赢了……唔,我就任凭你处置好了。不过,事先声明一下,我,可是很强的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