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16章 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二合一大章求月票)

第116章 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二合一大章求月票)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夜幕下,醉仙楼下的小校场,钱烨孑然独立,面如死灰。

    不远处,一位窈窕少女满面忧虑地看着他。

    少女身旁,作男子打扮的李婉晴耸了耸肩:“我要是你,就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你现在过去,无论说什么,在直男癌听来都是落井下石,他会记恨你的……当然,被直男癌记恨也没什么要紧,他敢欺负你,我就打爆他。”

    周雨摇了摇头:“婉晴姐姐,其实钱烨他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坏,我和他交往一年,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最近,大概是家里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李婉晴说道:“是啊,压力太大,家族压力、修行压力、以及各种各样的压力。他已经不是无忧无虑的少年了,等长大了,承受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而一个人若是遇到压力就承受不住,用女人出气,就是不折不扣的渣男了。”

    周雨无奈地笑:“婉晴姐,你总说得这么夸张。”

    “啧啧,你这恋爱脑的小丫头,就是不肯直视显示,要不要我介绍几个大姐姐给你介绍一下她们的经历啊?到时候你就知道,比起我给你讲的这些,真实的事情往往会更残酷许多呢。”

    周雨说道:“嗯,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愿意听姐姐们说话。但是……”

    “好啦好啦,你愿意和他说话就去吧,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哦。”

    李婉晴有些无奈地摆摆手,让周雨去和她的“前男友”说话。

    不多时,就看到周雨凑到钱烨身旁,细声和他说起了话。

    钱烨仍有些浑浑噩噩,仿佛是被李婉晴打得生机沦丧一般……

    但过了一会儿,在周雨的安慰下,钱烨终于恢复了几分生气,低着头向周雨道歉不停,眼圈也是通红。

    周雨却先一步哭了出来,抱着钱烨的头,不断安慰、鼓励,气氛越来越是和缓,直到最后,两人竟不约而同笑了出来。

    不远处,李婉晴只看得一阵心累。

    “搞什么啊,居然真的和好了……那我这么一番忙活是图什么啊?不过无所谓,异性恋这种邪道是没有前途的,早晚还是会分手的。”

    李婉晴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儿,见那两人越来越是亲密,干脆摇了摇头准备走人。

    只是没走多远,就见两个中年人一脸焦急兴奋,气喘吁吁地冲她跑了过来。

    李婉晴瞄了两人一眼,确认只是没有仙家修为的普通人,便放下了一半的警惕,待靠近后便沉声问道:“找我有何贵干?”

    为首一个留着山羊胡的枯瘦中年兴奋地从怀里摸出一张卡片,恭恭敬敬地呈给了李婉晴,同时说道:“李婉晴小姐你好,我们是青云日报的记者,我是孟闻,笔名梦雯。”

    李婉晴当时就是一愣。

    此时跟在山羊胡后面的胖大中年一边擦着汗,一边也呈来一张卡片:“我是岳联,笔名连三月。”

    李婉晴又是一愣:“我,我好像听说过你们,你们是不是之前在《云起周刊》上连载言情的!?”

    两个记者都是一愣,面面相觑后,有些腼腆地笑道:“想不到李婉晴小姐还看过我们的作品。”

    李婉晴只感觉背后一阵恶寒,想起自己当年居然还看过这两人连载的女主百合文,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球挖出来……

    但想到当年彻夜追更时的痴迷,以及那浪漫瑰丽的爱情故事带来的美好体验,李婉晴还是耐着性子问:“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我们听说你刚刚打败了钱家的核心弟子钱烨,想就此事采访一下你。”

    李婉晴心中一阵惊讶,这才过去多久,事情居然就传到青云日报的记者耳朵里了?!

    李婉晴倒是不知道,因为距离青云大比只有2个月左右,整个青云城的节奏都被带动起来,尤其是媒体工作者,神经早就紧绷着,宛如蜘蛛网一般覆盖全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高潮迭起。

    而如果说“陆家天才少年陆方尘近期突破至云涌境后期”、“李家大院内门总教官更换新发型,造成视觉污染”之类,只能算风吹草动,那么李婉晴在醉仙楼校场与钱烨决斗,无疑是龙卷风暴。

    十年一度的青云大比,是整个青云地区少年修士们的盛会,汇集人数成千上万,但在这个大舞台上,真正有名有姓的角色,其实不会超过一百。而能让灯光聚焦的主角,一只手就数的出来。

    这其中,钱烨无疑是瞩目度最高的一个,19岁过半的年纪,云涌境巅峰的修为,以及钱氏家族全力以赴的资源支持,共同构成了一个夺冠呼声最高的种子选手。

    相较而言,李家陆家的领军人物,李婉晴、陆方尘,限于年龄,修行时间不足,夺冠呼声比钱烨都要逊色不少。只不过两大世家传承数千年,谁也不敢断言他们没有厉害的底牌,所以至少还是姑且观望的状态。只等12月底的大比开幕,以见分晓。

    谁知就在今日,李家的李婉晴忽然回归青云,与钱烨决斗于醉仙楼下,将青云大比的总决赛提前了2个多月!

    而更让人惊愕的,则是钱烨居然一个照面就败下阵来,据在场的醉仙楼老板包先生称,李婉晴甚至没有出手,钱烨就甘拜下风,可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双方表现出的实力差距,几乎是跨越境界的碾压级。

    这样的新闻,若不能第一时间拿到专访,青云日报的记者们也就愧对专业素质了。昔日李家前前代家主李前海曾夸赞他们比西方连天城的专业记者跑的还要快,那句话现在还挂在报社门前。

    而孟闻和岳联也的确不负报社名声,先所有同行一步,堵到了李婉晴。孟闻激动万分,当先便开口问道:“首先,请问……”

    李婉晴却摆了摆手:“我对采访没兴趣。”

    岳联不出所料地笑了笑,将一张纸条呈了上去:“我社评出的最新一期青云佳丽榜,内部无广告版,都是货真价实的美人,附联系方式。”

    李婉晴轻描淡写地收下纸条,正色道:“咳,你们想问什么?”

    “首先,我们想请问一下李婉晴小姐,关于您与钱烨先生的决斗,双方都是拿出全部的实力了吗?”

    李婉晴笑道:“至少他应该是全力以赴了的。”

    这句话门道就多了,仿佛在说,对付钱烨,她甚至无需拿出全力。两个记者对视一眼,均感到这次新闻的价值怕是还在预期之上。

    “众所周知,在前些年,钱烨先生因为年龄大一些,修行时间也长一些,实力一直比你要略胜一筹,为什么今日突然呈现这么大的差距?”

    李婉晴笑容更是灿烂:“这问题好傻,当然因为我的资质天赋都在他之上。”

    李婉晴是公认的李家本代最强,天赋资质堪比惊才绝艳的李风云,这早不是什么新闻,两个记者当然不能接受这种敷衍的说法,立刻追问起来。

    “是不是你恰好练成了什么克制对方的功法呢?比如,钱家人最近在集体修行乾坤一掷、漫天花雨,那么作为直接竞争对手,是不是就针对这一点……”

    李婉晴哼了一声:“我今天早上才回青云城,之前哪里知道钱家人在修行什么名堂?何况,区区乾坤一掷,还用得着专门修行什么绝学去克制?我看不如反过来说,把获胜的希望寄托在这种投机取巧的功法上,钱家人的上限也就是这样了,对付他们,凭硬实力碾压就足够了。”

    “但是之前大家普遍认为,你要在20岁以后才能在硬实力上反超钱烨……”

    李婉晴摆摆手:“一群庸人妄图揣摩天才的成就,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两名记者默默无言地将这句话认认真真记下来——这就是新闻点啊!

    之前他们还想诱导李婉晴说出些刻意针对钱家人的话来炒作一番,想不到李婉晴说得还要更加霸气!

    片刻后,岳联问道:“钱烨先生这段时间一直是公认的本届青云大比夺冠的最大热门,你将他轻松击败,是否意味着大比冠军已经唾手可得了呢?”

    李婉晴毫不客气地说道:“当然了,我从15岁以后,就不会收除了冠军以外的奖杯了。”

    这句王霸之气十足的发言,简直让岳联和孟闻双膝发软,恨不得纳头便拜。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了,希望你真能如愿以偿,拿到最终的胜利。”

    这种快讯不需要采访时间太长,孟闻与岳联差不多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便准备告辞。只是最后,孟闻多嘴问了一句。

    “对了,听说李婉晴小姐原定是要在12月才回青云,不知为什么提前了一个多月?”

    李婉晴听到这个问题,双目不由一亮:“当然是因为灵猫。”

    “……什么?”

    “就是青云城最近人气火热的灵猫计划啊,钱家和谁合作推广的那个偶像计划。那猫耳猫爪的小家伙真是可爱到犯规了!难怪人气也是爆炸。我在玉清山上都能听到有人在讨论。最开始我还不以为意,后来意外看到了他们买的灵猫画报,立刻就下定决心要第一时间回归青云。”

    “……”两个记者面色僵硬了一阵,挤出勉强的笑容,“想不到李婉晴小姐也是灵猫的粉丝啊。”

    “粉丝?哈,怎么可能。”李婉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我从来不追星,我只追女人。”

    “……什么?”

    “我要那可爱的小家伙,做我女朋友。”

    轰!

    两名记者同时感到一阵电流从上而下,贯穿周身,新闻从业者的专业素质令他们持续不断地释放着高度兴奋的快乐物质,一时间宛如高潮迭起。

    妈的,这才是真正的大新闻啊!比起之前的什么决斗钱烨、冠军宣言,这女朋友宣言才是货真价实的大新闻啊!

    没记错的话,当年这个李婉晴,好像就是因为类似的事情,让李家长辈们苦恼地恨不得抓破头,后来就拜托了著名的武清道人严加看管,结果几年后武清道人便有元神崩溃之势。无奈下,便由武清道人牵线,李家长辈出面,拜托了天下闻名的大教育家玉清真人来管教她。

    玉清真人一生奉献于教育事业,最擅长教导那些误入歧途的年轻修士,几十年来,经她教导,改邪归正的孩子不计其数,很多人都说待她羽化之时,很可能功德成圣,直接破碎飞升。

    然而现在看来,李婉晴在玉清山修行数年,实力固然是天翻地覆,性格却一如既往!

    为了确认李婉晴方才的宣言,岳联试探着问道:“那个,我不知道会不会是李婉晴小姐弄错了,那个灵猫……是少女啊。”

    李婉晴白了他一眼:“你白痴啊?我之前明确说是女朋友,不是男朋友!那灵猫要是男人扮的,我十年内都不会靠近青云半步,恶心!”

    话音未落,李婉晴便微微蹙起眉毛:“且慢,仔细想来,若是可爱的男孩子,似乎也别有一番趣味……”

    孟闻则说道:“那个,还有一点,那灵猫,其实是你的堂妹,李,哦不,沈轻茗啊。”

    李婉晴说道:“我知道啊。”说着,很是惋惜地叹气道,“可惜不是亲妹妹,不然就更有味道。也不知这次回家,能不能央求爹娘再生个女孩儿给我。”

    “……”

    两名记者听得浑身汗毛炸立,既是尴尬,更是兴奋。

    李家的天才少女李婉晴,这简直上天赐予新闻工作者的瑰宝!

    然而,正当两人迅速酝酿出无数重磅八卦问题,准备拿来询问李婉晴的时候,忽然感到不远处有一股令人心悸、冰寒的炽烈气息。

    这种感觉实在很矛盾,明明是让人毛发枯卷的灼热,但热在身上,寒在心里。两名记者僵硬着身子转过头,看到了一个盛装华服的娇小少女。

    说少女似乎不准确,那女子虽然面容娇嫩,身材更是矮小纤细,但神情端庄雍容,眉宇间透出的成熟风韵更非少女可及。而再加上这股炽烈的火气……

    青云城内,任何一个新闻工作者都不会弄错她的身份。

    李家大院的当家主母,昔日的陆家千金大小姐。

    见到陆莘,两名资深新闻工作者立刻做出决断——转身就跑!

    开玩笑,再怎么有价值的重磅新闻,也要记者有命发出去才有意义。这陆莘虽然看似一副豆蔻少女模样,毕竟是一个大家族的当家主母,可不比李婉晴这么好糊弄,那是身经百战,见的多了。他们这些新闻工作者,将来报道出了偏差,是要负责的!

    ——

    另一边,在陆莘的金乌火弥漫街道的时候,李婉晴便早早转过头去,露出由衷的喜悦笑容。

    “莘姐,好久不见了!”

    陆莘一步便跨了过来,抬起头看着这个两年不见,变得更加高挑的侄女,没好气地说道:“少跟我没大没小的,你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刚刚那两人想要干什么,你是看不出来吗?”

    李婉晴不以为然地耸耸肩:“造个大新闻,把李家批判一番,然后呢,还能怎么样?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八卦罢了,咱们这种数千年传承的洪荒世家还怕了不成?”

    “不怕也不需要刻意去惹这种麻烦啊!”

    李婉晴认真地说道:“不不不,莘姐你要换个角度来考虑,这种事,长痛不如短痛,晚来不如早点来,还能给大家一个适应时间。”

    “……”陆莘一阵头疼,这丫头是预定要在青云城里惹出是非了吗?!

    之后只听李婉晴又兴致勃勃地问道:“对了,轻茗那小丫头真的变身偶像灵猫了吗?当年完全看不出她有这么好的潜质呢,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约她出来吃饭啊?”

    “……她是你妹妹。”

    李婉晴笑道:“莘姐放心啦,我肯定会疼爱这个宝贝妹妹的。”

    陆莘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这2年去玉清山闭关,到底都学什么了!?”

    李婉晴说道:“学成一身盖世神通啊,钱家那个傻小子被我打得连心气都没了,差一点就放下执念出家去了……真可惜就差一点,钱烨那笨蛋虽然不值一提,他女朋友却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孩。”

    “……我觉得我有必要找你师父好好谈谈了!”

    ——

    在陆莘紧急将李婉晴领回李家大院后,一脚便将她踢给了李靖和周文君,而后便给自己的友人玉清真人写了加急联络信。

    大家族的加急信函效率极高,片刻后,梳妆台上的信纸就自动展开,投出一位相貌清秀的年轻女子身影。

    见到这个女子,陆莘就是一惊:“玉清?!”

    信纸上的女子甜甜笑道:“陆莘,好久不见。”

    “……我简直不敢认你了!”陆莘杏眼圆瞪着,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眼前看到的这位化着淡妆,巧笑嫣然,媚意丛生的女子,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玉清真人!

    印象中的玉清,一生只有两件事,修行和教育,除此之外根本不理会一切俗务。明明生就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却从来都是素颜朝天,而一年四季都穿着一身宽松简朴,几近寒酸的青袍,将曲线婀娜的身躯遮掩得全无亮点。

    然而现在的玉清,容光焕发,美不胜收,简直让同为女子的自己都有些惊心动魄,这,这……

    “那个……婉晴那孩子已经回来了。”

    玉清点点头:“是了,原先约定12月才让她回去,但她修行进度超出预期,提前三个月便炼化了玉清道德甲,破关而出。又嚷着要回青云追求真爱,我便让她回去了。本打算给你写封信,她却说要给家里人一个惊喜……”

    陆莘感觉嘴角有些抽搐:“的确是好大一个惊喜……不过,她的修行进度的确远超预料,她回城后,没来得及和家里人打招呼,便和钱家的小子打了一架,竟没给对方半点还手余地,这等神通手段,真是较之风云也毫不逊色了……当年将她托付给你,真要感谢你这两年多的悉心指导。”

    然而玉清真人却带着一丝惭愧,摇头叹道:“其实,是我该感谢你们,将这么优秀的孩子托付给我。这两年多,我和她说是师徒,却情同姐妹,我能教给她的,不过是一些修行上的心得体会,她,她却教会了我身为女人,本应享受的快乐。”

    砰!

    陆莘感觉自己的大脑像是被人用重锤砸了一记,完全出于懵逼状态了。

    就连当初轻茗丫头跑去改名,脱离家族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懵逼过!

    2年前,当时李婉晴的师父,李靖的至交好友武清道人,自认不足以为李婉晴的师父,便联系了自己的恩师,当时相州大陆赫赫有名的教育家玉清真人,希望能由她来矫正这劣徒身上的诸多恶习。而陆莘也代表李家大院认真感谢了武清道人和玉清真人。

    只是谁也想不到,2年多过去,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个,那个……”陆莘下意识地想说些什么,但脑子里乱成一团,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隔着信纸,与玉清默然对视着。

    过了好一会儿,玉清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啊,抱歉,到护理时间,我要去做护理了……呵,这还是晚晴那孩子送我的套餐,真是亏得她有心。咱们待会儿再聊。”

    而后,信上的人影熄灭,信纸自动折叠合拢。只留下陆莘维持着僵硬的表情,感觉面部肌肉有坏死的趋势……

    ——

    半个时辰后,赵嫣行色匆匆地赶到陆莘的房间,问道:“妹妹,怎么了?”

    陆莘带着强烈的无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只听得赵嫣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都什么事啊!

    “说来,我忽然想到一个说法,以前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还真的很有道理呢。”

    陆莘好奇道:“什么说法?”

    “那种百年一遇的奇才,也唯有大家族才消受得起。早年间我以为这是大家族故意放出的舆论,压制中小家族崛起,避免动摇自家地位。但现在来看……那些真正惊才绝艳,超人一等的天才,几乎个个都有让人抓狂的本事。”

    作为惊才绝艳的天才的妻子,陆莘一声充满心酸的叹息,一句话也不想说。

    赵嫣说道:“话说回来,若是连玉清真人都拿晚晴没办法,也真不知这天下还有谁能让那丫头老实了。”

    陆莘苦笑:“是啊,玉清已经是闻名天下的教育者了,比她还要更厉害的,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了。”

    ——

    与此同时,李婉晴正告别父母,穿着一身华贵的男装,带着精心准备的礼品,直奔城东沈园,去寻找自己的真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