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04章 真的粉丝(3合1)

第104章 真的粉丝(3合1)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校场上,两名少女露出了一模一样的震惊表情,一时间宛如石化。李朝露浑然不觉体内淤血已经沿着口鼻通道翻涌上来,开口问道:

    “什么钱家!?呕咳咳咳咳!”

    李朝露一开口被自己呛得欲仙欲死,而另一边,李月完全没注意到手里的清凉饮品已经完全随着杯子的倾斜,倒到了自己的长裙上,只是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王,王九先生,你在说什么啊……我可是姓李啊……”

    王九解释道:“有趣的误区,很多人都把一个人的姓氏和她的血脉联系在一起,实际上现实中有很多例外情况。例如在婚姻关系中,女方欺瞒自己的伴侣,与第三者进行生殖行为,而后又生下第三者的子嗣,而始终被瞒在鼓里的男方则将这个子嗣视为己出。我记得有一句古语叫做鸠占鹊巢……”

    话没说完,李朝露就强忍着痛苦开口道:“等等,王九先生你是说李月并非李家的亲生女儿!?”

    李月也震惊不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下一刻,王九却给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她当然不是李家的亲生女儿,根据我的理解,她应该是钱家家主钱龙的小女儿钱玥。”

    “什么!?”

    李朝露是真的忍不住了,就连自己的修行都顾不得,一步迈到李月身前,厉声质问:“钱玥!?你是钱玥!?”

    李月神情僵硬万分:“哈哈,王九先生你又在说笑,我怎么可能是钱玥,我哪里长得像钱玥了嘛!”

    王九摸了摸下巴:“有趣的问题,如果将你戴着的清尘面纱去掉,那么无论是五官相貌还是身材衣着,你都和我所知的钱玥一模一样。”

    “清尘面纱?!”李朝露楞了一下,“那是什么?”

    王九解释道:“一种能够改变使用者相貌特征,并具有强烈反检测功能的功能性法宝,其基本原理是对光线的扭曲以及……”

    “不不不我不关心基本原理,我关心的是……”李朝露说到一半,扭过头恶狠狠地看向李月,“钱玥!?”

    被逼迫到这个地步,少女终于不得已放弃了抵抗。

    她伸手在面颊上按了两下,然后摘下一层轻如蝉翼的面具一样的法宝,露出了属于自己的真实面容。

    比起先前那个青涩稚嫩的李月,现在的她看起来要更加妩媚娇艳,身材也更为玲珑有致,哪怕站在李朝露身旁也毫不逊色。

    而在露出真面目后,钱玥也就再也没有先前那手足无措的慌张,镇定自若地向两人打着招呼:“王九先生,早上好。唔,李朝露,随便啦。”

    “喂!?你这个间谍凭什么这么大气啊!?”

    “首先,我不是间谍,我只是出于对仙道的热忱,以及对王九先生的推崇,前来接受他的教诲的虔诚学生。”钱玥说着,“只不过过程稍微有些曲折,但并不影响事情的本质。”

    “听你鬼扯!李月本人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钱玥说道:“我和她进行了一比双赢的交易,帮她免除了一千枚灵石的债务。”

    “一千枚灵石……你刚刚说的赌局是真的!?”

    钱玥点头道:“是的,李月用二十枚灵石为赌注,和我赌那个徽章,然后被我连赢了五次,欠下了上千枚灵石的债务。而后为了帮她偿还债务,我和她签订了关于暂时借用身份的条约。在青云大比之前,我将借用她的身份参与李家内门特训……”

    “这就是赤裸裸的间谍行为好么!”

    钱玥反驳道:“条约中明确规定,我不得在此期间偷看偷听任何李家内门的秘密,所以你看,今天的训练才一开始,我就主动来找王九先生啦。因为教官那边的训练内容,都是内门机密啊。”

    “你还理直气壮起来了!?”

    钱玥说道:“我看不出自己有心虚的理由啊,我帮助你们李家人免除债务……”

    “从一开始就是你让她欠的债好么!”

    “赌场上总是有输有赢,我只是帮她认清了这个道理。让一个年幼无知的李家人尽早认识到赌博的危害,我认为这是无可指摘的善行,何况她最终并没有损失什么。以她的天资,就算参与内门特训,也没法取得什么质的突破。反而一千枚灵石可以帮她极大提升自我。”

    “她只是被免除了一千枚灵石的债务!又不是拿到了一千灵石的实物!”

    “在我的财务记账法里,两者是可以等价的。”钱玥不慌不忙,“总之,我对李月并无任何亏欠。借用身份的条约也没有违背青云城内的任何法律法规。最后,王九先生的教育资源非常充沛,我的加入并不会减少你的获取,所以我觉得你大可不比表现的如此愤怒,那样只会显得你小气。”

    李朝露简直被这番颠倒黑白的言辞气得直飞冲天,但又不得不承认,在这种不要脸皮的鬼扯领域,再有十个她也敌不过钱家人。

    而就在李朝露词穷的时候,钱玥却又理直气壮地问王九道:“王九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要请教,您是如何看出我的清尘面纱的?”

    王九说道:“很简单,面纱上的反检测法阵本身是带有独特的真元波动的,虽然非常隐蔽,与无处不在的天地灵风性质接近,但只要仔细辨认,还是能看出端倪。”

    “也就是说,产品设计本身存在缺陷?唔,我会就这一点向商楼提出索赔的……不过现在咱们就不要再浪费宝贵的时间,继续修行吧?”

    钱玥说完,重新端起饮料杯,站回清凉法阵之中,继续享受着温养富贵之气的待遇。

    李朝露对这番姿态真的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说,钱玥……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钱玥哼了一声:“你想说什么?”

    “睁开眼睛看看你身边好么!”

    就在钱玥身旁,以光头教官李庭书为代表的广大李家内门修士,已经如同围观珍惜动物一般,将钱玥团团包围起来,神色各异,复杂之极。

    钱玥顿时皱起眉头:“你们李家内门的修士们就这么喜欢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围观别人身上么?这样的话你们今年的青云大比恐怕又要折戟沉沙啊。”

    “别把事情说得这么与己无关啊你这元凶!”

    ——

    钱玥作为一个年不满15岁的少女,还是把太多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在她除下清尘面纱后,光头教官李庭书就顿时注意到了她,而和王九不同,他可很清楚,钱家家主的小女儿出现在李家内门,并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解释过去的小事情。

    李庭书不敢大意,第一时间就将此事以飞剑传书告知了如今家族负责内门事宜的陆莘。然而他的飞剑传书却无意中惊动了李新宇。再之后,胖子靠着超人一等的美少女嗅觉,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处于校场角落的钱玥,不由自主就露出了平时偷窥、尾行美少女的常见表情……而当时站在他对面的李青霜,当即吓得惊声尖叫,再再然后就是万众围观了。

    事情至此,就走上了一条完全失控的轨迹。

    接到通知的陆莘也是目瞪口呆,心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全都疯了……然后就是感到深深的棘手。毫无疑问,钱玥这丫头是犯了修仙界的大忌讳,虽然如今修仙界普遍提倡知识共享,可毕竟时代还没有发展到天下功法全开源的地步,各大宗派、修仙世家的核心知识依然是不传之秘。

    换做是寻常人等,若是带着歹意混入李家内门,说严重些就地格杀都不为过。偏偏钱玥却不是寻常人等,而且也没有什么歹意。

    “是的,我并没有任何恶意,更没有窃取李家机密的打算。”

    李家大院里,面对李家诸多长老们严肃凌厉的目光,钱玥坦然应答,毫无怯场之意。

    “我和李月在签订条约的时候,已经明确规定了我不得以任何方式窃取李家机密。而我们钱家人最重视契约,尤其嫡系子弟,近百年来都不曾有毁约的记录,所以各位有理由相信我对这些规定的重视程度。而实际上我也没有听到教官的任何一句针对李家修士的指点之词,综上,我认为此事完全不值得各位大惊小怪。”

    话音未落,李家一位长老就怒不可遏地喝道:“不值得大惊小怪!?你这小辈还真是敢说!”

    这位长老是和李天涯同一时代的老前辈,排山境的修为加持下,令他的喝问威势十足,逼迫得钱玥内心惶惶,头脑空白,很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片刻后,钱玥就挣扎着说道:“抱歉,我申请加强意志屏障,你们的气势太强,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思维和意志。这样下去,我就无法保证自己说出的话是发自真心,或者客观符合实际。那样的话,这场问询就有了屈打成招的嫌疑。”

    “屈打成招!?知不知道就凭你的所作所为,我们就算真的把你屈打成招也是天经地义!”

    然而这位愤怒的长老话还没说完,旁边王九却打了下响指,剑世界内的憾神钟连续敲动,激荡出一阵阵无形地波纹,化作屏障守护在钱玥身边,令少女神情为之一松。

    “王九,你干什么!?”

    王九回答道:“确保这场问询的结果客观有说服力。钱玥说的没错,问询的目的应该是探究真相,而非屈打成招。考虑到在场的诸位长老,在修为境界上都对钱玥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所以我认为各位应当在开口的时候尽力压制自己的气势,以免造成问询结果的误差。”

    顿了下,王九又说道:“当然,如果各位的本意就是屈打成招,问询只是一层伪装,那就另当别论。以各位的修为,逼迫一个云涌境的修士说任何话都很容易。”

    “你不要信口开河!我们才不屑于对一个小孩子作屈打成招之事!”

    王九点点头:“那就请控制自己的气势。”

    “你这家伙到底是哪边的!?”

    王九奇道:“我现在的立场当然是基于李家的立场来说的,我刚刚不是一直在帮你们保持问询的客观性和说服力吗?为什么你还要问这种一目了然的问题?你真的具有问询资格吗?”

    “你……”

    “好了!”

    陆莘及时制止了这种无谓的争执,头疼地看着钱玥,说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了。”

    说完,钱玥看了眼站在不远处,作为当事人之一旁听审讯的王九,再次在心中给自己鼓劲。

    加油啊钱玥,你只是在追求真爱,所作所为没有任何值得心虚的地方,面对任何人、任何质疑都可以坦坦荡荡!

    而另一边,陆莘头疼不已:“你现在所说的都只是一面之词,而且就算你主观上没有恶意,结果上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但是程序上,你毕竟是等同偷偷潜入了我们李家的禁地。”

    钱玥说道:“反对,根据我与李月的签订的条约,青云大比以前,我可以借用她的身份,只要不窃取李家机密。那么按照李月的身份,进入李家大院难道是违规的吗?”

    陆莘说道:“和你签订的这份条约本身就是违规的!”

    钱玥问道:“违反哪一条规则呢?青云城内针对公众的法律法规里面,并没有禁止修士转让自己的权力啊。而如果是李家的内部规章,那又于我何干呢?内部规定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这是常识吧?”

    一时间,陆莘竟被钱玥反问地哑口无言。

    好在此事终归不是依靠辩论来判定对错,就在陆莘陷入窘境的时候,二管家李平快步走入厅内,悄声对自家主母禀报:“钱家人来了。”

    “总算来了……”陆莘松了口气,“快请他过来。”

    片刻后,面色铁青的钱龙迈步走入了大厅,一进屋,两道如利剑一般的目光就射向了那个不成器的小女儿。

    钱玥当场就感觉浑身发冷,连忙说道:“申请加强意志屏障!”

    王九于是恰到好处地再次以憾神钟为她筑起了一道牢牢的防线,挡住了钱龙的意志侵蚀。

    钱龙顿时怒目看向王九,但这里毕竟不是钱家大院,身处客场,钱龙还是强压着自己的火气,首先拱手向陆莘等李家长老沉声说道:“这次是在下教女无方,给各位添了好大麻烦。在这里给各位道个歉,具体的赔偿事宜,之后我会遣专人来谈。”

    虽然钱龙的语气谈不上和善,道歉的诚意也显得不足。但身为人母的陆莘,格外理解他此时的心态,任是哪位父母,得知自家儿女做出荒唐的举动时,都难免肝火爆炸。何况……这件荒唐事能尽快了结就好。李家也没打算借题发挥,要钱家如何伤筋动骨。便干脆地点点头,简单地客套几句后,等着钱家老大领走那个让人头疼的少女。

    钱龙见李家的主母并没打算为难自己,心中也是感慨,但此时却不便多说,只是两步走到钱玥面前,冷冷地瞪了她一眼,而后说道:“不走,还等我背你吗?”

    谁知钱玥却用力摇了摇头:“我不走。”

    “……”钱龙愣了整整三秒钟,而后眉头逐渐凝结起来,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你说什么?”

    若是放在以往,被自家老爹有这样的表情盯着,钱玥早就心神失守。但此时有了王九的憾神钟保护,她头脑空前清明,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和李月的条约还没履行完毕,我还要留在这里,请王九先生教我修行。”

    “胡闹。”钱龙淡淡地说了一句,“走。”

    “我不走,爹你说我胡闹,那你倒是说说,我究竟哪里胡闹了?”钱玥此时也是豁出去了,“我承认自己的行为的确超出了常识,超出了绝大部分人的理解。但是客观一点来说,我又有哪里做错了?你们有谁能拿出明明白白的道理证明我错了?我和李月的条约哪里有问题了?我为什么就不能请王九先生教我修行?你们倒是给我一个解释啊!”

    钱龙冷声说道:“讲道理?你以为天底下到处都是道理可讲?”

    “我是钱家人,当然要讲道理!”钱玥朗声说道,“钱家的立足之本就是道理。如果商人不讲道理,还有谁会和我们做生意?不该赚的钱,一枚铜板都不要碰,该赚的钱,一枚铜板也不要少。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堂堂正正,合乎规矩的。如果说有问题,那也是规矩本身有问题,青云城的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但是钱家人不就是要利用规则的漏洞来牟利的吗?商人利用规则,不是天经地义吗?”

    “说得好,钱家人必须要讲道理,但你以为天底下全都是钱家人?这次是李家人好说话,愿意放你一马,换做别的人家,不愿意讲道理,我过来也就是给你收尸体!”

    钱玥毫不畏惧,继续辩驳:“我当然是深知青云李家的家风如何,才会和李月签下条约的。换成是那些野蛮不讲道理的家族,我也不会寄希望于一纸条约啊。而且,为什么要那么担心别人不讲道理?钱家作为商人世家,却最重修行,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拥有和天下任何人讲道理的本钱吗?如果人家不讲道理,咱们就退缩了,隐忍了,那还要修仙干什么?”

    说完,钱玥只感到满腔意气都随着方才的锐利言辞流失到体外,哪怕有王九的意志屏障保护着,少女也有些两腿发软,中气不足。

    另一边,钱龙的眉头简直要拧到次元扭曲。

    这个一向被他忽视的小丫头,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冠冕堂皇的雄辩之词,还真的是出乎意料。如果不是在李家大院,而是在自己家里,说不定还要为此而赞叹一番。

    可惜现在却不是肯定她的意见的时候,难道当着李家众人的面,称赞她说得好?还是要赶快想办法把这小丫头驳倒,然后回家以后再慢慢教训她。

    那么,该怎么反驳呢……

    钱龙凝视着那个虽然中气不足,却仍坚定地站在原地的小女儿,拧着眉头沉吟良久,终于把头转向王九。

    “我说你就不能把这个意志屏障关掉么!?”

    ——

    钱玥最后还是被钱龙给带了回去。

    少女那个继续留在王九身边,作为头号粉丝聆听教诲的计划,在外力的粗暴干涉下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然而在钱玥本人看来,这却没什么可羞耻的,因为终归她才是道理的那一边。父亲钱龙,堂堂钱家家主,却被她说得哑口无言,这其实是一场伟大的胜利才对。

    只不过,坐在冷清的卧室书桌前,钱玥却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虽然和父亲的战斗,从道理上看是她赢了,可最后她还是被强硬地带走了,并被关在自己的卧室里,禁止外出,直到深刻反省了错误。

    真是,自己哪有什么错?一定要说,就是错在没有早点和王九殿下相识,被李家人抢了先……所以说,商人的核心技能就是抢占先机,这句话真的没有说错啊……

    感慨间,钱玥忽然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听来非常熟悉。

    不待那人敲门,钱玥就没好气地问:“你来干什么?”

    “给你送饭呗,你以为我想来啊?”门口一个百无聊赖的少年声音,“开门啊。”

    “不想吃,不饿。”

    “谁管你饿不饿,爹让我给你送饭,我总不能原路端回去吧,赶快开门,别耽误时间啊。”

    “不开,你把饭拿去喂狗吧,我不想吃。”

    “……钱玥,你和爹闹别扭,别连累我好不好,我这边工作正忙呢。”

    “工作正忙?是那个调教李家笨蛋的那个工作吗?”

    “请对我的工作尊重一点!那叫灵猫计划!”

    钱玥哼道:“最近很忙?”

    “当然啦,青云大比马上就要开始,她要作为李家代表登场,这种天赐的曝光良机怎能错过,最近我正在全力策划运营方案,一定要让灵猫计划火爆全城。”

    “哦,好厉害啊。”

    “是啊……所以求你快点开门好不好!我那边正开着会呢,中途突然被老爹抓壮丁给你送饭,好多人等着我呢!”

    “这样啊,那……你求我啊。”

    “……什么?”

    钱玥笑道:“你帮我个忙,我就给你开门。”

    “我靠你没睡醒吧?!我送个饭还要求着你啦?”

    “或者你也可以端着饭菜原路返回,又或者你也可以把饭菜喂狗,不管我这个刁钻不可人的妹妹,你自己选嘛。”

    “……妈的你赢了,说吧,要我干什么。”

    钱玥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书信想要寄出去。”

    “不行不行。”钱余连连摇头,“爹说了,你禁闭期间,不许和外界有任何联系,我要是帮你传递书信,不被他喷死才怪。”

    “唔,那这样吧,咱们来打个赌。”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个小小的赌约,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赌啊?”

    ——

    当晚,青云城城东区沈园。

    王九惊讶地收到了来自钱家大院的一封飞剑传书。

    将信函从飞剑上取下来后,那封信自己展开,从中流淌出宛如清泉一般的少女声音。

    “王九先生,是我,钱玥,嘿嘿,你的头号粉丝。”

    “我现在在家,被爹关禁闭了,老头子好不讲道理,也说不出我的不是,就硬要我在卧室里反省,都不知道该反省什么……而且爹还禁止我和外面联系,还好我找到办法钻了个漏洞。我和我那个笨蛋哥哥打了个赌,然后把他的身份暂时赢过来用啦,所以这封信的落款是钱余,王九先生你千万别在意哦。”

    “好啦,不多浪费你的时间,说正事啦,是这样,白天的时候,你教给我的修行方法里,有好多我其实都没太理解。具体是……”

    之后,少女没有再浪费时间说多余的话题,认认真真地咨询起了关于修行问题。

    王九很高兴听到这样专业的咨询,逐一为这些问题写好了答案后,招来一口飞剑,当场就寄了回去。

    ——

    另一边,钱玥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不久前,她靠着死坑钱余,成功给王九先生寄出一封信去,也不知道先生收到没有,收到以后,会不会回信。

    少女家的心事格外复杂,好在没等多久,窗外就有飞剑过来,载着王九的回信。

    钱玥连忙从床上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窗前将飞剑接了过来,拆下回信,认真地看了起来。

    然后只一眼,表情就有些扭曲。

    “先生这字……难道是先生口述,沈轻茗那笨蛋来执笔的?也罢也罢,脸好看就行了,何必苛求字迹呢。”

    钱玥很快就找到理由给王九开脱,继而再次沉浸在回信的内容中,片刻后,表情就灿烂得如要融化。

    “啊,王九先生叫我钱玥女士,这一定是在充分认可我的女性身份和女性魅力吧。唔,毕竟平时都是和那个平胸没屁股的小丫头朝夕相处,有对比才有伤害嘛。”

    “哇,我的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好详尽,简直像是在对待亲密的女朋友一样呢。”

    “我的天,这里还给我留了一道思考题,这,这是在暗示要结合他的智慧和我的智慧,孕育新的结晶吗。我,我真是受宠若惊。”

    看到最后,钱玥简直浑身上下都流淌着蜜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掌控快乐的物质尽情在体内暴走,让她恨不得立刻冲出房间去和王九先生见面。

    然而理所当然,这是做不到的。钱家大院内机关重重,她最多能利用一些漏洞偷偷和王九书信往来,但想要整个人都逃出禁闭,那也太小瞧当年青云大比的第二名,如今的钱家家主了。

    躺了一会儿,钱玥冷静下来,安慰自己道:“没关系没关系,书信往来就书信往来吧,用文字和声音来交流感情也没什么不好,啊,我记得有一种情书类型叫做‘文爱’,非常适合热恋期的男女……不过,‘文爱’具体该怎么做啊?好可恨啊,上次偷看大哥的小黄书,还没来得及翻开就被老爹抓到了……”

    想了半天,钱玥仍是不得要领,只好无奈地放弃了这个计划,再想别的办法,片刻后,钱玥心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

    “嘿嘿,王九先生收到这封信,定会万分欢喜,然后更加爱我。”

    带着强烈的信心,钱玥认认真真用纸笔写成一封信,再配上热情洋溢的语音和一个唇印,以钱余的身份将其放飞出去。

    ——

    另一边,接近清晨时候,王九收到了钱玥的来信。

    信上内容很简单,除了回答了自己给她留下的思考题外,最主要的是认真介绍了钱家此次参加青云大比的全部准备工作。

    准确的说,钱玥几乎是将家主钱龙的青云大比方案书全套默写了出来!

    钱家本次大比的目标,是趁着李家、陆家本代有些青黄不接的时候,出其不意夺得冠军。而夺冠的希望则寄托在钱烨身上。除此之外,以钱余为首的诸多其余精锐弟子也都各怀使命,务必要让钱家打出世家威风,与其余两个传承数千年的修仙世家尽可能并驾齐驱。

    而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的关键,则在于【乾坤一掷】。

    “爹爹最开始只是允许二哥修行乾坤一掷,作为夺冠的杀手锏。以二哥此时修为,若是修成乾坤一掷,只要资金充沛,青云大比中将全无敌手,夺冠的可能超过九成。但是就在前天,爹爹与家族长老集会时,长老们却认为,单一个冠军并不足以让钱家打破青云城的现有格局,因为冷门从来不具有足够的说服力。比如去年冠军是个大冷门,散修李庭书。但大比之后青云城内的散修地位并没有提升。因为除了冠军外,二三四五六名全都被三大世家包揽,甚至连赛前最被人看好的,青云第一门派离天剑宗的首席弟子也只排到了第七名,其余散修更是不济,表现最好的也不过是将陆家的代表逼得狼狈不堪,却没能战而胜之……总之,真正要提升一个家族的声望地位,至少要青云大比上全面开花。”

    “钱家虽然号称青云三大世家,可与李家陆家相比,数千年传承的积累差距,却非浮财能够弥补,我们在核心功法,以及修仙理论上和李家陆家至少有百年以上的差距。而青云大比纵使是面子工程,反应的也是家族底蕴,同样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人,哪怕修为境界相同,李家陆家的弟子也总是比钱家人更强一筹。想要在大比之中全面开花,打破李家和陆家的霸权,就要拿出全面战争的魄力。”

    “为此,经过半日激烈的商讨,长老们说服父亲拿出一笔巨款作为专项资金,供所有参加青云大比的钱家弟子使用。众所周知,我们钱家人以财运著称,但我们真正擅长的并非敛财,而是理财,同样一块灵石,在我们钱家人手中,就能发挥比其他人更多的作用。例如将灵石化为直接的战斗力,直接用灵石杀伤敌人。作为此道的代表性功法,【乾坤一掷】闻名天下,哪怕是在排山境的战斗中,乾坤一掷依然能在关键时候发挥奇效。当然,此次钱家参加大比的弟子中,能够真正修成完整版本乾坤一掷的,应该只有二哥一人,其余弟子只能勉强修行删减版的乾坤一掷,或者是乾坤一掷的下位替代功法漫天花雨,但无论如何,当钱家人拥有了充足的资金时,战斗力都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王九先生你作为李家的内门教习,务必小心。”

    “如果可以,我很想将乾坤一掷和漫天花雨的功法图、优劣点都直接告诉你,可惜这些都是家族绝密,不得透露外人知道……当然,若是王九先生你愿意入赘钱家,与我结为连理,那你我之间就不再有秘密啦,嘿嘿,爱你的,钱玥,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