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96章 我们光头党内出现了一个叛徒(二合一今天就这么多了)

第96章 我们光头党内出现了一个叛徒(二合一今天就这么多了)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9月3日

    9月的到来,意味着笼罩青云城近两个月的酷暑时节终于到了尾声,尽管酷暑仍未退散,但各大商城已经开始对清凉符、冰晶石等道具进行打折处理,时装店也不断上架秋装。酒楼饭馆更是悄然变换了应季菜单。

    在9月的第3天,一场秋雨就为青云城降下了凉意,让几十位在李家大院内门校场勤修苦练的少男少女们很是欢喜了一番,直到光头教官冷着脸把新一天的训练计划公布出来,少年们才回忆起被光头支配的屈辱与恐惧。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自从那天李朝露投敌叛变以后,大光头就如同迎来了29岁的更年期,变得格外铁血冷酷不讲道理,不但把所有人的训练强度提高了两成——对于本就接近极限的训练标准而言,这样已经不是雪上加霜,而是雪上加屎了。而且在进行个别指导的时候,标准也变得异乎寻常的严厉。

    当然,如果排除光头教官的独特颜值造成的主观影响,李庭书其实是个非常文明有素质的人,哪怕在盛怒之时也不会爆粗口更不会体罚学员……但是被他用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脸,挂着森然的表情说上一句“太差劲了”,那滋味和被人用粗牙签沿着指甲缝向内部作不规则运动差不多,有的小姑娘甚至是当场哭出来,然后例假假条就连开一个月,再也不肯出现在内门校场。

    当然,青云大比在即,内门年轻弟子的集训是家族定下的大事,不可能任由大小姐们撒娇耍赖,开假条的姑娘当天下午就被父母拎了回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继续执行起了大光头的训练计划。

    总之,日子实在是辛苦,从8月30日集训开始到现在,不过几天时间,几十位少男少女无不感觉度日如年,更难受的则是付出了这么多辛苦,但其实在几个月后的青云大比上,这些十三四,十四五,最多不过十六七的孩子们并没有什么闪耀夺目的机会,那个十年一度的盛世,是给出生年月恰到好处,届时刚好未满20岁的天才们量身设计的。几个月的地狱特训却只是为了成为绿叶,这样的失落感更是折磨人。

    而在这样地狱一般的日子里,唯一的慰藉,就是校场另一侧的李朝露了。

    如果说他们的训练是惨,那么李朝露就是惨的一百次方,每一天都要修行得遍体鳞伤,吐血不止,在昏迷中被带出校场。那场面与其说是修行,更像是酷刑。

    ……

    “哼!”

    一声压抑不住的痛哼猛然激荡在众人心头,令人下意识扭过头去,正好看到李朝露在另一侧七窍流血,颓然倒地。

    无意中迸发的痛哼居然能轻易穿过如此遥远的距离,只能说明李朝露的疼痛已经超越了忍耐极限,令她的神识也开始剧烈激荡,将声音转化为了类法术效果——说来神奇,但这一声痛哼背后,意味着李朝露身上的创伤已经严重到了几乎伤筋动骨的地步。

    而身为李朝露的教官,王九只是站在少女身旁,一动不动地等着她从地上艰难地爬起身来。

    “卧槽。”作为内门首席的李新宇当时就是一个粗口,强忍着疲倦,站起身来就要过去找王九拼命。

    不过才走了两步,就被一条粗壮有力的手臂拦住了。

    李新宇下意识想要将手臂推开,却发现面前如同一座巍峨高山,全然无可动摇。抬起头,只见光头教官正冷着脸瞪着他。

    李新宇本不是善于与人争执的性子,此时也是忍不住吼道:“教官,那边是我妹妹!”

    光头教官冷声说道:“是你妹妹自己选择的道路,她如果承受不住,难道不会自己回来?”

    “可是……”

    “你现在过去,是要无视她的意愿,将她强行带回来?这比王九现在做的事情还差劲。”

    李新宇闻言一愣,怔怔地张着嘴巴:“可是……”

    可是什么,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李庭书冷哼一声:“想要让你妹妹少吃些苦,就多用点力气修行,如果你能证明这边的修行效率更高,也能给她一个回头的理由。”

    李新宇沉默了一会儿,用力点了点头:“教官,再给我加一组逆行周天组吧,我还撑得住。”

    “好,就是这股劲头。”

    ——

    应付过冲动的胖子之后,李庭书的压力是一点也没有减少。

    看着一名年仅13岁的少女每日里吐血如喝水,就算铁石心肠也难忍,到中午休息的时候,趁着其他少年们在地上喘如死狗的时候,李庭书悄然来到了王九和李朝露身旁。

    而就在光头接近到两人身旁三丈距离时,就见王九如鬼魅一般转过头来,满脸笑容:“李庭书,你好。”

    李庭书心中感慨,这个特聘顾问果然非同一般,明明从真元强度判断只有云涌境上下,但他方才接近的时候分明用了法术遮掩行踪,却还是被对方一眼看破,这等眼力就算再翻云境内也罕见得很。

    另一边,王九却同样感慨这个光头不愧是擂台上打出来的冠军,仙术运用如教科书一般标准,却缺少必要的变通。比如他的隐形术,其他地方倒还好,头顶的反光明显遮掩不足,他真的该买一副假发的。

    “王九先生,你好。”李庭书认真打了招呼,正待和他商量李朝露的修行问题,却见对方目光锁定了自己头顶,心念一转,顿时意识到隐形术失效的原因,一时间羞愤交加,恨不得立刻转身就走。

    好在以散修之身入赘李家,李庭书这些年也是身经百战见的多了,很快就调整心情,直入正题。

    “王九先生,你不觉得你的训练太残忍了吗?”

    王九听了对方的质问,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训练方针,点点头:“也对,浪费宝贵的时间午休,对修士来说太残忍了。朝露,起来再做一组弥散周天。”

    地上的李朝露嗯了一声,便勉力坐起身来,准备搬运体内真元,转化为弥散型剑气洗练周身经脉——以弥散剑气贯穿经脉,就如同用狼牙棒刷牙,就算是重口味爱好者也难以承受得住。

    “住手!”李庭书看不下去了,“你到底是在训练还是在杀人?百花剑气本就是生机蓬勃,难于控制,你再让她修行什么弥散周天,可是要废了她周身经脉不成!?”

    王九说道:“当然不会,她没有类似不动霸体的血脉,经脉废掉以后需要耗费极多的资源才能痊愈,除非……”

    说着,王九转头问李朝露:“我刚刚想到有一门祭剑术,用万年仙树枝配上百花灵露打造一口仙剑,将此剑献祭后,得一点精华,化入你的体内,每日温养,逐步取代你的骨骼和经脉,大约三年后就可以拥有一副百花剑骨及配套经脉,修行百花剑气是一日千里,而且晋级天崩境的希望也大大增加。”

    李朝露闻言简直双目放光,万年仙树枝、百花灵露,这些东西对于寻常修士而言,基本是只存在于博物志里的奇物。可李朝露身为大家子弟,却知道这两件天才地宝,对李家来说并不难入手——至少没有原始剑精那么艰难。

    那么也就是说,她可以用祭剑术练成百花剑骨,从此脱胎换骨成为有望天崩境的绝世奇才?真不愧是王九殿下,简直无所不能啊!

    另一边,李庭书作为散修出身的青云大比冠军,也是见多识广,听王九说起祭剑术,在脑海中思索一番,便提出了疑点。

    “等等,用仙树枝和花露打造仙剑,施展祭剑术,这个我能理解。但是将成品化入体内,取代原生的骨骼经脉,这种事可是闻所未闻!”

    王九说道:“当然,因为副作用较强,加上当初修士们操作失误较多,造成修行此法的修士伤亡率超过9成,95%以上的人留下永生无法消灭的心魔,所以在百花门内部也是禁术。而后来经过天地变异,禁术失传也很正常。”

    李庭书双目圆瞪,嘴巴微微张开:“伤亡率9成,95%以上的人……这种禁术,你居然想要给朝露使用!?”

    王九说道:“怎么了?修士为了优化功法体系,加强自身实力,修行禁术,这不是很寻常的吗?李家的前代家主修行咫尺天涯导致元神重创,神识不清,也没见李家禁止后人修行咫尺天涯啊。”

    “你,你这是诡辩,咫尺天涯怎么可能是禁术,前任家主大人只是修行不慎罢了,功法本身没有任何问题。”

    “同样,百花剑骨的失败率过高,也只是因为操作者施工不慎,从理论上讲,整个工程并没有设计缺陷。”

    李庭书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反驳,过了半晌,才紧咬牙关,“就算真的有这种技术,也是多此一举!现在的修仙者早就不用像古人那样,不断用酷刑一样的苦修来折磨自己,动辄残肢断臂才能修成神通。这么多年过去,修仙者们已经探索出了更加温和合理的修行方法。像你这样一味让修行者承受无谓的痛苦的方法,早就被淘汰了!”

    王九摇头说道:“典型的认知谬误,人类作为缺陷生物,注定不经过痛苦与折磨根本无缘靠近仙道。所谓温和的修行方法,不过是人类的一厢情愿,自己降低了修仙的预期后再自我安慰罢了。”

    “那难道照你的法子,把人都练成残废乃至死人,反而更能接近仙道?!”

    “唔,我想有必要再强调一次,人类是一种缺陷生物,不同于那些天然得道的神话生物。人类不突破极限就无法碰触仙道,而突破极限就必然伴随风险,此其一。就算不去冒险突破极限,也应竭尽所能去接近那个极限,此其二。修仙的关键,就是看清自己的极限,然后用尽所有的方法压榨自己的潜能,游走在崩溃的边缘上去接近极限,这才是最有效率的修仙方法。”

    王九说话的时候,声音始终是淡淡的,如白水一般没有任何感情,但李庭书却在其中听到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仿佛对自己说话的不是人,而是高高在上的仙尊。

    此时,又听王九说道:“你说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淘汰了苦修法,的确如此,我翻遍典籍,除了极少数门派之外,大多数世家宗派都不再推崇苦修法。当然,不同时期,人类对修仙也会有不同程度的需求,但无论如何,也就难怪当今修士们的普遍水平偏低了。”

    这等言论简直是让李庭书大开眼界,普遍水平偏低,这是把天下人都不放在眼里吗?

    此时,李朝露听出对话的气氛有些僵硬,连忙说道:“……教官,谢谢你为我考虑,但是王九先生的训练方法,真的有效,虽然过程有些痛苦,但效果也非比寻常。我是出于自己的意志,接受这个程度的训练的。”

    李庭书眉头紧皱:“既然如此,证明给我看,证明这种残酷非人的训练确有效率。三天后,和李青霜比一场,若是你赢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对这边的事情多说半个字,但如果赢不了,我作为内门教官,有权力否决你这荒唐的修行计划。”

    “啊?”李朝露吃了一惊,“青霜?她的修为比我高啊。”

    “只高了半层,何况你突破在即,差距微乎其微。此外,你是本家子女,她却是灵山城分家出身,按照惯例,本就是默认本家修士的实力当比分家的略胜半筹。最后,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李朝露的确没有多少信心,李青霜作为灵山城内首屈一指的天才少女,12岁就成功将“青剑”修行入门,是分家近十年来最大的骄傲,得到了家族的全部资源倾斜,规格上几乎等同二伯的独女李婉晴,这样的天才少女,李朝露是真的没有信心能战而胜之。

    但这个时候也没法退让了,李朝露只要咬着牙点了头:“好,三天后,我和青霜比一场。”

    “不妥。”王九忽然开口,“和李青霜比没有意义。”

    李庭书眉头紧锁:“怎么,你觉得我的条件还不够宽松?”

    “相反,我认为你的条件太过宽泛。”王九解释道,“你设计两人比斗,初衷是判断我的训练方法是否具有足够的效率。既然如此,比斗的条件,应该能尽可能展现李朝露的实力。而李青霜并不具有这样的实力。”

    李庭书听得好笑,照他的意思,灵山城的青剑李青霜,连逼迫李朝露拿出真本事都不够了?

    “个人建议是让李青霜、李君怡两人联手,这个组合的实力差距与李朝露最为接近。”

    “哈,李青霜和李君怡联手?你知不知道她们两人合练过剑阵,联手时就算李新宇也要退让三分?”

    “知道啊,不然我会建议再找一个实力相近的人,以三打一,场面才会比较平衡。”

    “好一个三打一……李朝露才经你训练几天时间,居然就能强上三倍,我期待着三天后的表演!”

    ——

    李庭书带着满腹怒火离去。

    愤怒来自两点,第一,如果王九只是信口开河,那就等于自己被他当成白痴来耍弄。第二,如果王九并非信口开河,只用短短几天时间就能让李朝露脱胎换骨,强上三倍,那么身为内门总教官,负责指导李青霜等人修行的他,不是白痴又是什么?

    而李庭书离去后,李朝露立刻紧张起来。

    “王九先生……真要那么比啊?老实说,就算和青霜单打独斗我的胜算也不高的,何况还有君怡。”

    在灵山城,李青霜的地位几乎等同青云城的李婉晴,而李君怡就等同李新宇这个内门首席——当然这个比喻对李君怡本人来说非常失礼。但李朝露自忖,在接受特训前,自己也只能是略胜李君怡半分,而逊色李青霜一筹。至于特训之后……虽然她完全不怀疑王九的本事,可现在自己遍体鳞伤,五内俱焚,就算有灵丹妙药辅助,要完全恢复如初也需要不短的时间,哪还有资格和两名天才少女比斗?

    王九却完全没把三天后的比斗放在心上,对于李朝露的问题,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其实我刚刚说谎了。”

    “啊?”

    王九摊手说道:“因为这场比斗本质上是一场零和游戏,并不存在双赢的方案,所以我肯定要想尽办法来争取有利条件,避免自己的损失。”

    “……你所谓的争取有利条件,就是把单挑变成一挑二么。”

    “是的,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杜绝对方继续追加条件的余地。”

    李朝露露出听不懂的茫然表情。

    王九于是耐心解释道:“这是商斓妃教给我的商业伎俩,比如说,有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唔,就比如是沈轻茗吧。”

    “噗。”

    “她因为穷得揭不开锅,不得不典当传家宝,那件宝物她不知来历也不知功效,只好随意开价100灵石。而这个时候,我却看出那个宝物实际上价值1000灵石。那么正确的购买方法,就是告诉她,她的宝物实际价值远不止100,我不愿让她吃亏,所以在她的开价基础上再加一部分,例如200灵石来购买。这样,就算她事后得知自己的宝物被1000灵石转手卖掉,也不会过于恼怒,与我纠缠。而我虽然少赚了100灵石,却免了很多麻烦,节省了自己的时间。”

    李朝露只听得一愣一愣的:“所以,所以我真的价值一千灵石吗?”

    王九说道:“当然,真正合理的比斗方案,应该是让包括李新宇,李青霜和李君怡在内的五名剑修联手与你打一场。”

    “不可能啊!”李朝露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一个风起境中期——马上就要突破到后期的十三岁少女,单枪匹马抗衡一个以云涌境修士为核心的五人团队,这怎么听怎么不真实啊。

    “我刚才说过了,现在的修士们,普遍水平低下。”

    ——

    李朝露与李青霜李君怡的赌斗,很快就在李家大院内流传开来。

    尽管只是三个小孩子的比武,但却迅速吸引了一大批长老级修士的关注,毕竟这场赌斗的大背景,是十年一度的青云大比。在这个背景下,可以说是绝无小事。何况赌斗本身也是充满槽点。

    而在这样的压力下,李庭书也不得不拿出全部的本事。

    他当年以散修的身份,力压青云群雄夺得大比冠军,除了天生金刚体,外加机缘巧合得到日炎心经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对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压榨出无限的潜力,很有心得。

    除了加强管理、合理规划、严肃执行等老生常谈的法子之外,最好的辅助莫过于爱情。

    李庭书当初就是为了追求李家的李楠秋,才决意要在青云大比中一鸣惊人,换得那豪门世家的另眼相看。期间因为害怕家族长辈阻挠,他与李楠秋只能偷偷以书信等隐秘形势互诉真情,然而每一封往来书信,都让李庭书动力百倍,屡屡突破自己的极限,最终甚至在赛场上压过了当时夺冠呼声最高的钱家少爷,一举夺得头筹。

    然而那等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李庭书当然不指望这些十三四,十四五的小屁孩能够理解,在他们这个年纪上,最多也就是热血上头,精虫上脑罢了。

    所以李庭书也就针对这一点,做了一番自己的规划。

    忠贞的爱情可遇不可求,也不是年轻人能理解的。那就用他们能理解的东西,来激励他们突破极限,奋勇向前。

    而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其实就发生在眼前不远处啊。

    2017年9月4日

    这一天清晨,闷热的空气笼罩着内门校场,令一众少男少女都有些烦躁不安。他们修为最差也好歹破了风障,有风起境中期的修为,体内真元如风,寒暑不侵,可在闷热的天气下进行昨日那种刀山火海一样的特训,实在让人痛苦万分。

    人们等了一会儿,逐渐不耐烦。

    “奇怪,那光头怎么还没来?”

    “昨日还说要加强训练,结果那光头自己先迟到为敬!?”

    议论纷纷时,忽然一记冷哼从半空传来,令所有人都心神一震,闲话再也说不出来。

    沿着声音方向看去,所有人心神再震。

    半空中,一个身材挺拔魁梧,刚毅英武的男性修士,身着青衣,要挎长剑,宛如天神下凡。那人看上去约莫三十上下,相貌绝对谈不上俊雅。然而五官眉目刚毅硬直,配上一头梳理得一丝不苟的乌亮长发,却有种别样的阳刚之美,令无数少女心中怦然一动。

    直到下一刻,内门首席李新宇一脸惊恐地叫道:“教官!?”

    人群瞬间引爆。

    “什么!?那是大光头!?”

    “他什么时候长出了头发来!?”

    “废话当然是假发啊!我靠,光头戴假发了!?”

    “不止不止,还修了眉毛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刚刚会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帅气!?”

    “戳瞎我,快戳瞎我啊!”

    半空中,李庭书微微眯起眼睛,觉得事情和自己预料的好像有些差别。

    不是说好了,只要教官长得帅,学生就会拼命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