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95章 绝不同流合污

第95章 绝不同流合污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8月31日

    8月的末尾,日光忽然炽烈得充满了歹毒杀意,仿佛要以这至刚至阳之力,焚尽天下万物。

    哪怕是繁华富庶的青云城,也被这出奇炽烈的日光,晒得奄奄一息。一贯喧嚣的城中区变得人烟稀少,就连青云修士互助会的门口也门可罗雀。

    然而这歹毒的日头,却和那些高门大院内的人毫无关联,如李家、陆家、钱家这样的奢华富贵之家,大院内自然会布置有清凉的法阵,将燥热隔绝在院门之外,保证院内四季如春。

    甚至于在七八月份的酷暑时节,院内还会着意将温度降低少许,以抵消炽烈的日光引起院内人的心理作用。

    然而,就是在这清凉如深秋时节的大院之中,却有一群少男少女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个个都是狼狈不堪,然而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开口抱怨一句,呻吟一下。哪怕是强忍着四肢百骸间的疲惫和撕裂一样的疼痛,也坚持一声不吭地将训练项目进行下去。

    一方面,威猛雄壮的光头教官正满脸冰冷地悬浮在数十丈高空,俯瞰着下方一举一动,任何一点差池都会被他敏锐地捕捉到并记录在案。

    另一方面,虽然这8月底的特训堪称惨烈,然而比起那个采用新式训练法的李朝露,流流汗已经是莫大的享受了。

    他们只是在流汗,那边却是在流血!

    ——

    随着一道粉红色的光芒绽放开来,李朝露高挑婀娜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一片空旷的校场中,然而现身的瞬间,李朝露就浑身无力地跪倒在地,面色惨白如纸,呼吸急促而微弱,伴随着轻微的咳嗽声。

    “咳,咳咳!”

    轻轻两声咳嗽,在地面上投下一大片细碎的玫瑰花瓣一样的血迹,触目惊心。

    然而李朝露却只是随意地用衣袖将嘴边的血迹抹掉,便又站了起来,浑身泛起粉色的光芒,腾一下便消失不见,出现在了百丈之外。

    百花剑,昙花闪,以剑气裹挟肉身实现超高速的位移,是云涌境以下数一数二的身法。待百花剑法练到十五重天以上时,更能进化出百花闪,同时幻化出上百道分身幻象,分散在战场各处,施术者则能在幻象之中自由转移位置,神出鬼没。

    这一招唯一的缺陷就是消耗极大,很难连续多次使用,一般来说三连闪就是极限,体内就会多出无数细碎伤口,需要肉身逐步恢复后才能再次闪动……可李朝露刚刚赫然已是昙花闪的第五闪,一闪之下,四肢百骸无处不伤,甚至内脏也受了牵连。

    饶是如此,她依然没有停下,第六闪,第七闪,终于在强撑着准备闪动第八次的时候,一口黑血喷了出来,身体更是干脆地栽倒在地上。

    “很好。”

    李朝露倒下的同一时间,王九飘然而至,带着一声赞叹来到李朝露身边。

    “现在差不多五脏六腑都已伤到了,把疗伤的丹药吃了,趁着肉身恢复的时候,再把这套剑势推演图背下来。”

    李朝露倒在地上,一边颤颤巍巍地将早就握在手里的两枚疗伤圣药送入口中,一边满面绝望地看着王九。

    “我,我能休息一下吗……”

    王九说道:“当然可以,按照训练计划,你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里要充分放松等待玉露丹生效,治愈你的肉身创伤。”

    “那……”李朝露可怜巴巴地看了眼王九手上的图纸,又水汪汪地看着王九。

    王九同样真诚地回视,然后说道:“你的神识没有受创,不会影响记忆力,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开始记忆剑势推演图。”

    “不是神识受伤的问题……”李朝露欲哭无泪。

    王九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是担心自己的智力水平不足以在半个时辰内背完三十二张剑谱,我认为大可不必,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判断你的智商指数至少不低于4点,比沈轻茗高一级,而她大约可以在半个时辰内背完三十张图纸,所以……”

    话音未落,就见李朝露面色一变,沉声说道:“放心,别说三十二张,就算六十四张我也记得下来!”

    王九眼前一亮:“是吗?那太好了,剩下半份三十二张就一并交给你,半个时辰以后我会检查。”

    说着就变魔术一般又掏出一叠图纸递给了李朝露。

    “……”李朝露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吐血。

    ——

    校场另一边的,结束了第一阶段训练,开始短暂休整的少男少女们,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朝露一边吐血一边紧蹙秀眉记忆剑谱的惨烈状况,然后无比庆幸自己昨天没有跑去学李朝露那样改换门庭。

    就连很多痴迷王九颜值的少女,也纷纷感到毛骨悚然,感慨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但也有极少数特立独行的少女,却在痴痴地看着王九面无表情地折腾李朝露,心中升起了异样的憧憬。

    “……君怡,你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啊,难道是刚刚训练时走岔了真元,伤到哪里了?”李青霜非常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李君怡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王九先生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在他心里,一定隐藏着神奇的秘密……”

    “神,神奇的秘密?”李青霜只听得下意识感觉不妙。

    “比如五十道阴影之类的?”

    最近刚巧看过类似读物的李青霜浑身毛孔都是一紧:“……君怡,你可别做傻事啊。”

    李君怡摇摇头,又说:“我,我很怕疼的。”

    李青霜出了口气:“那就好……”

    “所以,如果我事先用些麻沸散,会不会……”

    “绝对不行!”

    就在少女们窃窃私语,欲罢不能之时,悬在半空的光头教官终于是看不下去了。

    “看够了没有!?你们也想学那边一样吗!?”

    几十个少男少女顿时屁滚尿流,如鸟兽散。

    而李庭书余光瞥了眼远处李朝露的惨状,也是心有余悸。

    妈的,那家伙居然真下得去手!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就没有好东西!

    自己身为上届冠军,当世当之无愧的好男人代表,怎么能输给这种辣手摧花的货色!

    这些不成气候的小家伙们,训练量还是要再加一成!

    ——

    人们常说晚霞似血。

    而今天,李家大院内门的少年们,在艰难地挺过了一整天的魔鬼特训后,有幸在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里看到了晚霞。

    “……我说,你们觉得朝露姐她,她还活着吗?”

    “应该还,还活着吧,不是说内门布有高明阵法,一旦里面发生了任何致命危险,都会立刻激活,将人保护起来吗。”

    “但,但那是针对短时间爆发的巨大风险,像这种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情况恐怕……毕竟你看啊,这出血量已经可以把人榨干了吧!?”

    “我算是见识了,一个人的血流成河了……”

    “别光顾着说风凉话啊,没有人过去看看情况吗!”

    “但王九还在那里呢!”

    “他是在守尸体吗……”

    众人小心翼翼地议论时,却见一个肥胖的身影,迈着疲惫不堪的步伐,一步步靠了过去。

    “王九先生,我,我也想练。”

    王九有些惊讶地看着李新宇:“你也想加入我的新式训练计划?”

    李新宇沉重地点点头:“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一个人这么受苦……我虽然很想劝你停止这种丧心病狂的训练,但既然朝露她自己都没说什么,我如果随便开口,只会被她埋怨吧。而且王九先生你毕竟是得到了家族长辈们认可的人,我也没资格质疑你。所以我想来想去,不如和朝露同甘共苦吧。”

    “原来如此,那么……”

    王九话没说完,血泊里的李朝露就艰难地呻吟了一声,然后缓缓说道:“不行,我不同意。”

    “唔?”王九好奇地看向李朝露,“理由呢?”

    “我不想和他躺在同一片血泊里。”李朝露斩钉截铁,“和他一起修行……绝对不要!”

    李新宇张口结舌,万万想不到自己以大毅力做出的自我牺牲,居然就这么被妹妹一巴掌给糊掉了!

    “朝露,我,我会自带毛巾擦拭血水,保证不会污染到你……若是信不过我,我戴尿不湿也可以,绝对无侧漏的那种。”

    “闭嘴,走开啦!”

    一边说,李朝露一边又忍不住吐了口血。

    李新宇虽然满心不忍,却不敢继续和吐血的妹妹僵持,只好带着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蹒跚而去。

    随着李新宇的离去,其余少男少女也纷纷离场,八月底的晚霞虽然凄美,却实在有些少儿不宜。

    待人群走完,李朝露才长叹一声:“好痛啊……那死胖子从小就怕疼怕得要死,这种训练他才坚持不下来呢。”

    王九奇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其实是基于对李新宇的耐痛能力的不信任,才拒绝他参与训练?”

    李朝露哼了一声:“那死胖子和爹一样,疼痛敏感性特别高,从小就是有一点疼痛就哭天喊地,我,我虽然是很讨厌他,但毕竟他是我哥哥,若是在校场鬼哭神嚎,只会让人连我也一起看扁了。”

    王九闻言皱起眉:“不知为什么,你的这段话,总觉得在哪里听过类似的……”

    “你,你不会是想到莘姐了吧,绝对不是啊!”李朝露认真强调了一番,又问道,“说来,我今天的表现……还过得去吗?”

    “根据今天的训练情况,我认为可以给你的表现打95分,非常优秀。”王九肯定了李朝露的努力。

    “太好了!”李朝露笑靥如花,“总算没白吐这么多血!”

    王九说道:“我注意到,除了超常发育造成的优异肉身素质外,你对疼痛的耐受力也很惊人。”

    “恩,我遗传我娘,从小就不怕痛。有次偷偷拿爹的飞剑来玩,不慎被剑气把整只手都切了下来……我当时就面不改色地捧着断手去找爹要丹药疗伤,结果我还没说什么,爹就先晕血站不住了哈哈哈,后来他被娘好一顿数落,好几天都没让回家吃饭。”

    说着说着,李朝露的声音就逐渐低沉下去。

    一整天的天外神剑式特训,她纵然靠着极其强大的忍耐力撑到了结束,精神上的疲惫却挥之不去,很快就在一地血腥之中沉沉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的小屋里,母亲一脸温和地坐在床边,摸着她的头。

    “醒了?快来吃点东西吧,今天可真是辛苦你了,王九先生把你带回来的时候,把你爹都吓坏了。”说着,赵嫣便为女儿端来一碗香气浓郁的药粥。

    李朝露吐了吐舌头:“娘你没被吓到吧?好像场面是特别惨烈……不过真的别担心,王九先生很有分寸的。”

    “我当然知道,除了失血过多,剑气暴走、经脉碎裂以及内脏出血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碍。”

    李朝露嘻嘻笑道:“我可是很坚强的,和您一样。”

    赵嫣想了想,说道:“是啊,如果是遗传你爹,大概在手指甲劈了的时候就会哭叫着找消毒手帕了……”

    “……是啊,上次他用的我的。”李朝露回忆了一下,“后来我让他留着不用还我了。”

    赵嫣有些骄傲,也有些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总之,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不再劝你了,每个人的修行都是自己的事情,外人没办法干涉太多的……我对你抱有很深的期待。”

    李朝露用力点头:“我一定不会辜负期待。”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你哥哥,确保他今天完成了我给他制定的修行计划。”

    李朝露好奇:“您还给他制定了修行计划?现在不是都在内门特训吗?”

    赵嫣一副为何大惊小怪的表情:“内门的训练只到晚饭前,之后还有几个时辰呢。”

    “……说的也是。”

    待母亲赵嫣走后,李朝露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卧室,不知为何,感觉稍微有些寂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