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73章 政治不正确的历史观

第73章 政治不正确的历史观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8月17日晚

    随着李天涯突如其来的到场,风云楼内的空气,一时间宛如凝固。

    这种气氛,在外人看来实在是诡异得令人无法理解。

    作为前代李氏家族的领袖,当代家主的亲生父亲,李天涯出现在家宴上,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又何必为他的到场而大惊小怪?

    但是,对于在座的诸多家族内部成员来说,只要了解内情,就很能理解李天涯的到场是有多么奇怪!

    李天涯修行咫尺天涯剑,不慎伤及元神,导致智力受损的事情,在家族内部已经不算什么秘密。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天才剑修,如今被安排隐居在李家大院深处,完全不理外务,也极少出席家宴,以免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什么荒谬不经的言语来。

    事实上,一个月前,陆莘曾经试着去茅庐中邀请自己的公公,但当时李天涯听陆莘说完,回答却是这样。

    “哦,当代家主的五十寿宴,你问我能不能去?我想想,既然他今年五十,那应该算是我的哥哥咯?不过李风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和我儿子一样。我有这样的哥哥吗?”

    听完这样的回答,陆莘当然不能让公公出席家宴,不然到时候这老头子真的和李风云互认兄弟,相州李家大院就要闹出百年的大笑话了。

    然而此时此刻,李天涯突然出现在风云楼中,着实让很多人把心提了起来。陆莘更是不由得放下轻茗,带着一脸的惊诧准备走来问候。

    李天涯却摆了摆手,示意陆莘坐下:“不用管我,我不是来参加家宴的,清醒的时间有限,就不和你们寒暄了,各位继续吃好喝好就是了。”

    这番话中的轻描淡写,更是让好多人直接张大了嘴巴。

    这般语气,这般神态,正是当年那个神志清醒的李天涯!

    自从他修行咫尺天涯伤及元神后,已经有太多太多年,没人见过这样的李天涯了。一时间,当场就有几位老人站起身来,激动不已。

    李天涯摇摇头:“抱歉老兄弟们,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们叙旧吧,我是来找人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王九身旁,随着脚步接近,李天涯面上表情明显开始动摇,激动、恍惚、释然……复杂的心绪最终化为一声叹息,而后他冲着王九点点头,不由分说地伸手按向他的肩膀。

    下一刻,两人同时消失在风云楼,众人视线之中。

    ——

    “抱歉,我清醒的时间有限,而那些凡夫俗子们总是喜欢用无穷无尽的无聊话题浪费我的时间,为求清净,我就自作主张将你带到此处了。”

    李天涯声音有些疲倦,拱手向王九施了一礼。

    两人所处,是一间狭小的密室,四壁密封,仅有头顶的一道玉符发出温和的光芒,照亮了整片空间。

    李天涯解释道:“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确定一件事,一个……困扰了我一辈子的问题。这里也不是什么监牢或者绝地,只是风云楼的顶层而已。”

    王九浑然不在意李天涯这宛如偷袭一般的传送,只是点点头附和道:“看起来也是这个仿制版的斩魔锋的核心所在,取一往无前,荡尽群魔之意。”

    李天涯目光一凝:“斩魔锋!你知道斩魔锋!”

    说话间,他已经耐不住心中兴奋,开始在密室中飞速地迈开步子来回行走,边走边自言自语道。

    “既然如此,就一切就都说得通了,我的理论是正确的,洪荒时代绝不是异想天开,那场大战是切实存在的!那位力挽狂澜的‘非人’英雄是切实存在的!”

    晃了一阵,李天涯才恍然发现王九就在身旁,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了,但是,你刚刚那句话,很可能证实了一个我存放在心中五十多年的猜想。真想不到,我居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梦想成真!”

    “当年强修咫尺天涯不成,元神受损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注定将会成为一个流着口水说胡话的智障老头,孤独地死在病床上。而现在……虽然我清醒的状态只是暂时的,最终还是会流着口水说胡话,但至少我死在病床上的时候,是了无遗憾的。此外,如果相州真有阴曹地府,等我见到林雨的时候也可以告诉她,她的夫君绝非异想天开的狂徒,他的理论是正确的,错的是那些食腐不化的老顽固……不过前提是下地府以后,我能恢复元神未受损伤的状态,否则我大概会痴呆得管她叫妈妈,毕竟她的母性特征实在太鲜明了,对于元神受损的白痴来说,很容易勾起幼年哺乳时期的本能……”

    滔滔不绝了好一会儿,李天涯才再次恍然,晃了晃头:“抱歉,我还是太激动了。”

    王九适时指导道:“你可以试着用冰心剑诀。”

    “有道理。”李天涯吸了口气,体内真元化为一道抹灭生机的寒冰剑意,如自刎一般将自家元神冻结了那么一个刹那,霎时间,脑中那股兴奋雀跃之情就全然冻结消散掉了。

    同时还有两道鼻血狂喷出来。

    “……感觉好多了。”李天涯一边用手帕擦拭着鼻血,一边表示自己已经冷静了下来,“刚刚我只自说自话,想必你还一头雾水。不过没关系,我会解释来龙去脉的。”

    “如果你有耐心的话,我想不妨从头说起。”李天涯沉吟了一下,说道:“众所周知,相州的历史是残缺的无源之水。五千年以前的部分,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历史的存档基本湮灭殆尽,只在一宗三院和七大世家中保存着一些残片。几千年来,这些残片虽然没有遗失,却逐渐被人们遗忘,甚至当作前人意淫的神话故事……当然,这也不怪世人无知,的确是那些洪荒残片太过惊悚,让人难以置信。比如,在这片土地上,曾经爆发过一场毁天灭地的大战,消灭了一个高度繁荣的仙道文明。再比如,赫赫有名的相州李家,曾经是服侍于某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的后勤修士,而那位大人物甚至不是人类,其体内拥有一个广大的世界……”

    说到此处,李天涯以灼灼逼人的目光瞪视着王九,但旋即又偏过头,继续说道:“在刚刚继承家主之位,得到这些传承碎片的时候,我也是对此不以为然的。但后来,当我前往连天城,参与一宗三院七世家的集会,与其余家族互相沟通历史碎片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虽然各家掌握的历史碎片中,都描述着荒唐的故事,比如什么十四岁时就身家百万灵石的天才少女、比如天生目盲气胸却能万法全通的仙法大师,还有什么对人类毫无兴趣却患有恋物癖的天下第一美人……但是,如果将这些碎片串联起来看,我却找不到什么自相矛盾之处,这些荒唐故事仿佛共享着一套自洽的逻辑。这……实在是非常不可思议。”

    李天涯沉吟了一下,从反面解释道:“你看,一般那种毫无根据,纯凭主观臆想编造的神话故事,总会有彼此矛盾的地方。比如有的故事里,相州大陆是被一只体型非常非常庞大的乌龟背负在龟壳上。还有的故事里,相州大陆是一个漂浮在虚空中的球体。这两者就互相矛盾,因为那个乌龟是否存在,决定了很多自然现象的解释方式。而那些洪荒时代的历史碎片,单独看去荒唐不经,但彼此自相融洽,如果将这些碎片当作拼图的话,我可以大胆地拼凑出一个光怪陆离,却气势恢宏的史诗轮廓。”

    说到此处,李天涯慨然一叹:“然而那次集会,当我将这个大胆的想法提出来以后,却应者寥寥。当然,他们提出的反驳点也不无道理。按照我的拼图来说,相州曾经面对过一场完全绝望的灾难,魔族的力量哪怕在神话故事里也强大得不可思议,天崩境界近乎飞升的仙尊在魔族领袖面前甚至走不过一个照面。且不提这样的力量是否真的可能存在,如果真有这样的灾难,我们是凭什么幸存下来?众志成城吗,正义必胜吗?如果胜利能够来得这么廉价,我们还修什么仙?只要心存理想和正义不就够了吗!”

    “当然,那些历史碎片对这个问题也给出了一个含糊其辞的答案,绝境之中,有一位‘非人’的英雄挺身而出,率领天下生灵绝地反击,终于击败了魔族,保住了人类的火种……但是,这个答案却更加不能被人接受。对于我们人类来说,人乃万物之灵,天下是人类的天下,这样的观念早就根深蒂固了。我们从来不曾想过,天下还有什么生灵能比人类更加伟大,更遑论是由‘非人’创造人类的未来。‘非人’拯救人类,这样的答案,或许逻辑上也能说得通,但是,政治上却不正确。”

    说着,李天涯自己也自嘲地笑了起来:“政治不正确的历史观,被人们否决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们说,除非我能真正拿出确凿无疑的证据,否则这种政治不正确的历史,就让它仅仅停留于神话故事的层面,成为具有历史局限性的相州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好了……老实说,那次集会上,几位世家家主,还有圣宗宗主和三院院长对我的态度都还很和善,虽然心中不以为然,却没有公然驳我的面子。但是那次集会之后,我却总会忍不住想,如果这些碎片是真的,如果我假设它们都是真的,那会怎样?然后,每当深夜时分,我仰望明月之时,总感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臆想中的那个拼图,是货真价实的。我只是需要一点证据来证明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