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72.5章 这丫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第72.5章 这丫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8月17日

    夫妻二人,一个赠剑,一个坦言交班,寿宴厅内很快就人声沸腾起来。

    虽然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似乎……这对当家的夫妇是真打算把家族大权交给沈轻茗——这个目前还没正式回归门墙的十四岁丫头!

    青云李家一向以不羁于世俗和离经叛道著称,近几百年来,历代家主无不是特立独行之辈……可李风云夫妻这一手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了些!

    尤其灵山城和连天城的分家修士更是惊疑不定,难以相信看到的一切。

    “他们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盘啊,把家主之位让给十四岁的小丫头,这是本家大院的新式行为艺术吗?”

    “我看他们是来真的,否则没必要选这么个时间场合。”

    “可是,之前不是说轻茗那丫头已经脱离家族了吗

    “……用意何在啊?就算真的中意沈月娥的女儿,也没必要这么早就传位吧,她才14岁啊!李风云自己也是33岁时才接过李天涯的佩剑,并改名风云的啊,而那个年纪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我也是想不明白,咱们修仙世家的权位传承又不像是三院院长那样,设有年限限制。别说李风云才上任十几年,以前有的家主长寿,一干就是一两百年,把儿子都熬死了也不愿退位。”

    “有没有可能是风云也像他爹那样,修行上出了什么问题?大伯当年在他们婚礼上传位的时候,才刚刚百岁,正值壮年,只是修行咫尺天涯伤了元神,神智逐渐迷茫,自忖无力主持家务才不得已传位。现在风云他们夫妻如此仓促行事,莫非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这个猜测一出,场内的议论声顿时又高了一层,无数道关切的目光在李风云和陆莘身上打转。

    李风云被这么多人看着,也有些惊疑不定,便低声问陆莘:“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用看病人的目光在看我?我记得上一次被人这么看着还是在沈城,因为我拒绝了沈月瑛的求爱,结果被人怀疑我的性能力……”

    陆莘则已全然放弃抵抗,一个字也懒得和这个笨蛋夫君多说。

    同桌的赵嫣也是手捂着脸,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俩人真不愧是恩爱夫妻,连犯蠢的样子都这么般配,三两句话间就能让场面完全失控。她在旁边想要制止都来不及。而现在局面变成这样子,她一个外人也实在无能为力,只好带着对陆莘的痛惜之情,坚定不移地把好戏看到底了。

    当事人沉默,大厅内的八卦传闻很快就进化到匪夷所思的境地,各种各样的大胆猜测被纷纷提了出来,并在几句话的工夫里就被人打上确凿无疑的标签。

    “说来就算要提前传位,为什么不是李无霜而是沈轻茗呢?虽然李家一向不偏爱男丁,女性担任家主的前例非常多。可从各方面条件来讲,无霜都不输给轻茗啊。论出身,大嫂陆莘是明媒正娶的正妻,月娥却当初闹别扭非要以妾室身份进门。论资质,无霜虽然远不如他爹那么惊才绝艳,好歹也算水准以上,轻茗却只在十岁前的成绩算是优秀,之后就一路沉寂……为什么是轻茗,不是无霜?”

    “……说到这个,我倒是有个大胆的猜测。有没有可能,无霜只是领养来的孩子,没有真正继承李家血脉?”

    “什么!?”

    “毕竟你看看大嫂那样子啊!你能想象她生孩子的样子吗!不觉得是犯罪吗!”

    “……”

    “而且据说风云大哥一生只爱一个女人,当初在沈城,有其他女人向他示好,他却连基本的生理反应都没有。”

    “……”

    ……

    就在事情越发变得不可开交之际,沈轻茗终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抱歉,可以让我说几句话吗。”

    少女的声音很轻,但随着她的开口,寿宴厅内,嘈杂的议论声很快就平息了下来,数十双眼睛开始认真地注视着沈轻茗。

    “很谢谢你们愿意相信我,将这口剑交给我,但我不能收。”顿了顿,少女认真地说道,“因为现在我还没有这个资格。”

    陆莘张了下嘴想要说话,却被沈轻茗抢先:“此外,趁这个机会,我还有几句话想要说。”

    说完,沈轻茗深深吸了口气,目光下意识转向王九,后者早知道她要做什么,向她比了下拇指。

    沈轻茗点头,闭目,将自己的决心再次确认了一遍,没有半分动摇。

    而后她缓缓开口,声音不高却坚定不移。

    “首先我要向大家道歉。这段时间我任性胡闹,给家里添了好多麻烦,真的很对不起。”

    这句话后,在场其他人还有些懵然,陆莘却已忍不住用双手捂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今日之前,她反复推演过于轻茗见面后的情形,考虑到之前两人的关系之恶劣,陆莘推测过自己可能会被轻茗恶意刁难,甚至直接了当的恶言相向。但从来也没想过,沈轻茗居然会说……对不起。

    少女道歉时并没有下跪,却深深弯下了腰,低垂着头,头发几乎垂落到地面上。

    过了一会儿,沈轻茗缓缓抬起头来,继续说道:“过去几年,其实我一直很讨厌这个家。我以为在娘去世以后,这里再没有人会真心爱我,毕竟爹是那样,陆……娘她又是那个性子。我举目无亲,在偌大家族中仿佛已经没有立足之地。最开始,我还能以努力修行来安慰自己,但是当我冲击风障失败,陷入瓶颈以后,四面八方的压力陡然似海浪一般席卷过来,我逐渐开始心态失衡了。我以为全天下都是敌人,他们说的每句话都是对我的嘲讽,他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我的伤害。”

    “现在看来,虽然那个时候娘的很多做法的确是有问题的,但那几年之间,其实有太多的端倪显示着她并非刻意要伤害我——作为当家主母,若是真要排挤我,我又怎么可能逍遥自在地离开大院,迁居沈园呢?只是那些年,我从来都没考虑过这些,只是咬牙切齿地痛恨着家里的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蜷缩着,不肯舒展。”

    “两年前我离开大院,迁居沈园,之后又任性胡闹地自立门户,改姓为沈。一直以来,我都是以受害者的心态,坚持着这些荒唐的事情,我一直在说服自己,我是被逼无奈,我别无选择,我是受害者无论做什么都值得原谅。直到后来有人当面将我骂醒,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不可理喻,自己的荒唐行为下,蕴含着他人的多少包容。而这样的我,又有什么资格接过爹的风云仙剑呢?”

    此时此刻,场内已经寂静无声,唯有沈轻茗的轻声倾诉微微回荡。陆莘站在前面,身姿笔挺,面无表情。双眼却早已禁不住有些酸涩。

    沈轻茗说道:“现在看,我应该感谢那个将我骂醒的人,但老实说,一个人要承认自己的错误真的很难,有些道理明明摆在眼前,可下意识却会对其视而不见。所以我当时非但没有道谢,反而把她打了一顿……在此应该说声抱歉。后来我回到家里,一直都假装自己忘记了她说的那些话。好在,我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能够说服自己坦然面对一切,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听到此处,陆莘忍不住问:“什么法子?”

    沈轻茗看着她,轻笑道:“我对自己说,只要我抢先把刚刚那些话都说出来,压力就都到你那边了。”

    “!?”

    “现在我真的感觉轻松了好多,以前做过的荒唐事,想起来也没有那么羞耻了,所以呢,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话,接下来我也会认真听你说的,期待哦。”沈轻茗说完,再次认真地向陆莘鞠了一躬,脸上却挂着狡促的笑容。

    与此同时,周围数十道目光果不其然转移到了陆莘身上。

    沈轻茗的真情倾诉已经结束,接下来,的确轮到陆莘开口了。

    陆莘只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原先辛辛苦苦准备的过百套谈话稿,全都随着神识中的金乌火化为灰烬。

    这个死丫头,居然给她设了这么阴险的一局!果然是沈月娥的女儿,血统里就带着恶毒的成分!

    一时间,陆莘心中真是千万头神兽反复奔腾,但终归身为大家主母的涵养让她冷静了下来,也第一时间想到了说辞。

    然而就在她准备开口时,大厅门口,传来两声轻巧的脚步落地声。

    声音虽轻,却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惊人气势,霎时间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

    人们纷纷转过目光,看到了大厅门前,那位驾驭剑光,从天而降的修士。此人身材高大,器宇轩昂,一头长发不加发髻、自幼披散至肩头,除了两鬓各有一缕白发,其余尽是乌黑亮泽,唇角两条整齐的胡须宛如利剑,显得精神抖擞,五官眉目则与李风云有七八成的相似。

    正是李家的前代家主,如今深居浅出的隐士,李天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