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72章 你们这样送礼是不是有点钦点的意思

第72章 你们这样送礼是不是有点钦点的意思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8月17日

    “诶,你们问王九先生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唔,这么说吧,钱家那条苦命单身狗,你们知道吧?就是被一个智障诈了一万多灵石的那个超级智障,全身天福套装的。”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那个怎么都没办法讨女孩子喜欢的青云大土豪,据说他一身套装足价值几万块灵石,真是吓人。”

    “是啊是啊,我每月例钱才2块灵石,家里配发的法剑灵符也都是便宜货,明明李家是七大世家嘛……朝露姐,你们本家大院的例钱有多少啊?”

    “咳,总之呢,那个钱余虽然修为境界不算很高,可15岁至云涌境,进度也算过得去了,装备优势更不用说,难得是一手金丝缠玉剑能有八重天的火候——据说是多年单身生涯练就了一只灵动有力的手臂,单以剑法造诣而论,比云涌境中期乃至后期的剑修也不逊色。反正还满强的。但是前几日在移山剑道俱乐部,他不自量力要和王九先生较量剑法,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招敲晕掉了。”

    “哇哦,一招?!”

    “事实上,很可能连一招都不到,因为在场那么多人,包括俱乐部的教习都没看清王九先生是怎么出的手,只看到一下子剑光闪过,钱余就晕倒在地了。”

    “哇~”

    “其实呢,那场比斗,在开始之前,钱余就已经输了。当时两人面对着面,王九先生只是稍微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他就完全失去了战意。”

    “诶,是神识打击吗?”

    “当然不是,在比试开始之前,是不允许用任何攻击手段的。王九先生当时只是将自己的气势和意志展示了出来,是钱余自己承受不住压力垮掉了。就好像一只蝼蚁面对巨象,修仙者面对天劫雷云时一样,那种源自生灵本能的恐惧会化为沉重的负担。”

    “哇,单凭气势战胜对手,好厉害啊。”

    “当然咯,王九先生可是整个青云城,乃至相州大陆的年轻一代首席高手!”

    饭桌上,李朝露这活灵活现的场景再现,让来自灵山城的李青霜和李君怡两个小丫头惊诧万千,眼中不断放出越发狂热的光彩。

    而这等无耻吹捧,则让同桌的沈轻茗几度感到胃里翻江倒海。这一桌由名厨精心烹饪的饭菜,硬是咽不下去。

    “李朝露,你当时根本都不在现场,从哪里脑补出来这么多细节!?”

    李朝露对此嗤之以鼻:“我当时的确不在现场,可我事后采访了在场的所有人,对每一个细节都反复对比确认过,只会比你这当局者迷的笨蛋了解得更多!”

    沈轻茗也是嗤笑:“说到底,还不是道听途说么,也不知道你在得意什么!”

    李朝露嗤笑:“看不起道听途说,好啊那好我问你,当时王九先生站起身后,掀开头上的罩袍,用的哪只手?”

    “诶?”

    “左手右手还是两只手一起?”李朝露问道,“你不是就在现场么,这么简单的细节不会说不出来吧。”

    沈轻茗张口结舌,她当时虽然是在现场,却正和张芷曦打得头破血流,哪有工夫看旁边王九用哪只手摘罩袍!?

    李朝露说道:“正确答案是左手,没错吧王九先生。”

    正在旁边观察风云楼的王九点点头:“是的,左手。”

    沈轻茗顿时郁闷,心说你这笨剑灵就不能回答右手么?

    李朝露则得意地看了沈轻茗一眼,又说道:“你若是不服气,我再考你个简单点的问题,决斗一共分为几种?”

    “什么?”

    “当时王九先生在殿中向所有人介绍了决斗的分类,我也不要求你具体列举和说明,只要能说出一共分几种就可以了。”

    沈轻茗说道:“我当时正和人比斗,听不见场外在说什么啊。”

    “所以你就算亲临现场又有什么好得意的?还不是有很多事情看不到听不见?我虽然当时不在,却能通过事后的调查采访,掌握比你更多的情报。”

    “……”

    这番对话下来,两人胜负关系一目了然,李青霜和李君怡眨着闪亮的眼睛:“朝露姐姐,你好厉害哦。”

    李朝露说道:“哈哈,我可是王九先生的头号粉丝。”

    沈轻茗冷笑:“头号?口气不小嘛,可我记得上一次你和钱玥争头号的结果并不怎么乐观啊。”

    “她不过是零用钱比我多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现在可是王九先生的工作秘书。”

    “我还是他的唯一坐骑呢!”

    “什么?”

    “没听清楚?没关系,你可以等寿宴结束了,采访现场嘉宾来整理情报啊!”

    ——

    李朝露与沈轻茗的争执就如日升日落一般永不见停止。

    而在旁边不远处,有个盛装华服的娇小女子,已经快要等得爆炸了。

    早在沈轻茗落座时,陆莘就很想找个机会,借着宴会的氛围掩护,和她单独聊聊。

    而这也是今天寿宴最为重要的内容,能否借着这一次谈话,化解掉过去的误会和恩怨,让她重新回归李家大院,这才是让陆莘几日来连续通宵的关键所在!

    为了今天这次见面和谈话,陆莘已经反复准备了上百个版本的谈话稿,将自己能够料想到的情况全都推演了一次。

    但她实在是没有预料到,这丫头居然从落座以后就开始和三房那个李朝露吵个没完没了!

    又等了一会儿,争执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看上去那两个丫头很可能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一场全武行,陆莘一边紧握着小拳头,一边穷极思变,以密言书悄悄向某人求救。

    “王九先生,剑灵前辈,是我,陆莘。”

    王九听得耳边响起陆莘的声音,眉毛一挑,转过头笑道:“哦,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莘一边连忙比划手势,请王九动作小一点免得引人注目,一边说道:“我有事情想和轻茗说……”

    结果话没说完,就见王九非常爽快地伸手在沈轻茗肩膀上一拍——而由于王九迄今仍以幻剑术展露剑灵本相,并无实体,所以其实是用剑尖捅了下沈轻茗的后腰,令后者一声尖叫,转头怒目而视:“干什么!?”

    王九坦然答道:“你娘有事找你。”

    另一边,陆莘瞠目结舌,后半句话“请不要声张……”还没说出口,就看沈轻茗已经一脸狐疑地看了过来。

    而更要命的是,听到这番对话的人还不止沈轻茗一个!一时间,李朝露、李青霜乃至自己这一桌上的李靖和李空城等人也纷纷好奇地看了过来。

    沈轻茗与陆莘关系不佳,这是远在灵山城的人都一清二楚的大院逸闻,此时陆莘主动找女儿说话,究竟是要说些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陆莘简直恨不得当场被天劫劈个魂飞魄散,原先备好的台词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那些私底下的真挚告白,若是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她还不如直接兵解算了。

    然而此时此刻,总不能一直闭口不言,陆莘唯有硬着头皮说道:“恭喜你,获得了加三的定级评定。”

    沈轻茗越发狐疑:“前几天你恭喜过我了啊。”

    陆莘当然知道自己恭喜过,还记得那次对话最后是以你为何如此不可理喻告终!

    但她此时实在找不到别的话可说了,唯有咬着牙继续说道:“之前忘了送你礼物,所以趁今日机会补上。”

    陆莘一边说,一边余光四下踅摸着能送出手的东西。

    精致的龙牙筷?金玉城进口的琉璃碗?还是新买的这套天蚕丝织成的内衣,体贴保暖,而且尺码应该也还勉强配得上……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情急之下,陆莘将目标转到丈夫身上,随手从他腰间取下佩剑——李风云平素对佩剑并不讲究,品阶多在白绿阶之间,赠予轻茗再合适不过。

    “这口剑就送你了。”

    话音刚落,就见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表情各不相同:凝重、惊诧、茫然……

    “诶,怎么了?”片刻的错愕之后,陆莘看清了手中佩剑,只觉得眼前一黑。

    李风云那家伙,居然把象征家主权威的风云仙剑给带出来了!而且都不加元神锁,就这么任由旁人从他腰上取了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转赠家主象征的风云仙剑,传说中的钦点也不过如此!

    一时间场内如死一般的寂静。

    下一刻,李风云从眼前的美食佳肴中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一脸绝望的陆莘,笑道:“诶,终于可以交班了吗?太好了,我早就说过我一生专注剑道,对家族事务一窍不通,如今轻茗能接班就再好不过了。而且这剑我其实也一直用不顺手,要不是你今日跟我说必须要正装出席,我都懒得从剑库里把它拿出来。”

    陆莘以金乌剑气用力刺了他一下,低声喝道:“你可以不拿!”

    李风云莫名其妙,低声问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陆莘自暴自弃道:“你错在当初就不该娶我进门!害得我现在年纪轻轻就要因为过度羞愤而自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