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69章 爱情妙不可言

第69章 爱情妙不可言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8月10日晚

    关于是否参加李风云50寿宴的问题,到底也没能争论出一个结果。

    王九对于人肉铜板的失效并不感到意外。

    再灵妙的丹药,对于病入膏肓的人来说也是于事无补。

    尽管人肉铜板的确是有效解决纠结问题的灵药,可是如果抛掷铜板的如果是个女人,那么就算抛出了结果,也尝尝会以“三局两胜”、“五局三胜”、“这么郑重的事情岂能儿戏”之类的理由,将问题继续纠结到海枯石烂。

    纠结,实在是某些女人的天性。

    而沈轻茗虽然年满14了都还发育欠佳,甚至远逊于13岁的李朝露,但毕竟从第一性征来看,还算是货真价实的女人,那么有纠结症状也是理所当然的。

    反正无论她有多纠结,随着时间推移,最终都会做出判断,比如持续纠结到17日凌晨,那就等于自动放弃出席寿宴了。

    ——

    另一边,在一番吵闹之后,沈轻茗感觉自己真是连纠结的力气都没有了,仰躺在床上,低着眼睛看床前的王九,半晌都不想说话。

    过了很久,当王九忽然想到一个料理创意,准备去厨房实践的时候,沈轻茗开口说道。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一直低价卖给我优质蔬菜的大婶……其实就是陆莘。”

    “是她?”

    “是吧,你也很吃惊吧?我刚刚意识到的时候,感觉脑子里像是被人引爆了神识一样……当然,我其实也不敢说有十成十的把握。但是有些事情用巧合没法解释!我昨天去买菜的时候,那个卖菜大婶用的钱袋子,和陆莘卧室里那只一模一样,就连图案的瑕疵都丝毫不差!而且,而且你也说了,那菜摊上的瓜果蔬菜,根本就是大家族的农庄特供的产品,营养价值完全不同,哦哦还有,我昨天买菜的时候还看到李立那几个仆人,他们没事跑来城东菜市场干什么?”

    王九却眉头紧皱:“居然是她……这样一来,我对她的评价倒是要有所改变了,原先我还以为她是对你一片真挚却不懂得表达,现在看来,或许她是真的对你心存恶念。”

    沈轻茗顿时睁大眼睛:“怎么会?她明明就是一片苦心啊!”

    “一片苦心?”王九无法理解,“怎么解释?”

    沈轻茗说道:“很简单啊,她因为看我无法突破风障,便打算通过严苛的待遇来激励我加倍努力,凭借毅力战胜天资的不足。但是另一方面,锻体期到破风障期间的修行,需要我有充足的营养供应,所以她就易容改装,专门跑到平民菜市场卖给我优质蔬菜。这肯定是一片苦心啊。”

    王九说道:“这解释不通,如果是打算在不暴露战术的前提下,保障你的饮食营养供应,为什么不卖给你廉价猪牛羊肉,不卖给你廉价的鸡蛋牛奶,而偏偏选了胡萝卜?”

    沈轻茗解释道:“因为她需要我生活在一个相对艰苦的环境里,维系向上拼搏的动力啊。”

    “用胡萝卜?你不觉得这是本末倒置了吗,我更倾向于将其理解为一种侮辱。比如,在一个人身中剧毒的时候,将唯一的解药掺在屎里,再把屎体贴地送到那人身边……”

    “你对胡萝卜到底有多大仇啊!?”沈轻茗怒道,“而且就算青菜胡萝卜真有不妥当的地方,也不是她故意的啊!她本来就不擅长做这种事嘛。她可是青云陆家的千金大小姐啊!刚嫁到李家的时候就连煮鸡蛋都不会,做西红柿鸡蛋汤会把整颗西红柿丢进锅,鸡蛋壳都剥不干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八面玲珑,面面俱到,有些地方出了差池是很正常的啊,并不影响她的真情实意,你怎么就看不到呢!?”

    王九说道:“所以,你认为她对你没有任何恶意?哪怕她和你的亲娘曾经是情敌,她也不会迁怒到你身上?”

    “……陆莘并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啊,她虽然身上好多乱七八糟的毛病,但做人是很坦荡的。和我娘的恩怨,不可能持续到我身上吧,那样只会显得她更低人一等。”

    王九沉默了一会儿:“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你这么喜欢陆莘,为什么还因为不想见她,而纠结于要不要参加李风云的寿宴?”

    沈轻茗闻言一惊,继而张口结舌,半晌之后才说出话来:“谁谁谁谁喜欢陆莘了!?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那女人最坏了好么!”

    说到这里,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话自相矛盾,简直不成人言,小脸霎时间就涨红了。

    “够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我要睡觉了,要休息了!”

    ——

    王九看着小姑娘将棉被用力拉到头上,将小小的身子完全裹住,活像是只生煎包一样。但人在被子里却心脏砰砰乱跳,思绪也一片混乱,高度活跃。

    王九想了想,感觉这样的姿势完全不利于睡眠,紊乱的心绪更是睡眠大忌。让她继续这么纠结下去,多半是要以失眠告终,严重影响第二天一早的训练。而对于她这种天赋资质都比较有限的坐骑而言,浪费时间实在是不可承受之重。

    于是王九便顺势将剑世界内新铸成的一口憾神钟之用力敲了下去。

    一道荡漾在神识领域的波纹,刹那间在剑世界内绽放开来,而后沿着主从契约的通道直接轰击在沈轻茗的神识上。

    刚刚风起境中期的小姑娘自然禁受不起天外神剑的剑世界打击,一声不吭就昏睡了下去。

    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沈轻茗已经连昨晚上在纠结什么都完全记不清楚了,懵懵懂懂地洗漱更衣后,总觉得脑子里似乎存着什么没有消化完全的东西,但一时间却又摸不着头绪,令人分外憋闷。

    王九见到这副表情,关切地说道:“五谷轮回不畅的话,可以尝试早起喝一杯凉水……”

    “……谢谢,但是在修仙世界里的女性是不需要五谷轮回的!”

    王九惊道:“诶,你和月鸣说的一样,难道真是如此?”

    沈轻茗没再理会他,整理好了体内真元和气血后,便开始一板一眼地做起了晨练。

    以她如今的实力,在风起境中期里,差不多算是顶尖水准,不动霸体的肉身加成之强悍,堪称是匪夷所思,如今她修行不过数月,举手抬足间的力道就比以前胜过十倍不止,演练套路的时候,就连沈园校场这受过阵法加持的场地都有些禁受不起,每每被震得地动山摇,墙边古树枝叶沙沙摇簇。

    少女一边操练着不动霸体的第三式,一边却感到有些心不在焉,心思总是被脑海中那块混沌之处牵扯着,练了一会儿,自觉效率低下,就连汗水都没出几滴,便不再强练,而是蹙着眉头问道:“阿九,我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王九也随之皱起眉头,联想到少女清晨起床时的异状,以及练了半晌却没出几滴汗的情况,顺势做出猜测:“你……不会是尿床了吧?”

    “你才……”沈轻茗下意识便要怒火中烧,但瞬间头脑中仿佛有一盆冰水当头浇落下来,“我,我想起来了。”

    王九叹息:“早说过让你睡前做好准备,至不济也要备好水罐,结果你现在才想起来?”

    “不是你说的那回事啊!我是说……”沈轻茗说着,吞咽了一下,“我想起来了,我昨晚已经决定了,我要回李家大院,参加我爹的寿宴。”

    王九说道:“哦,所以你看,人肉铜板对于治疗纠结症还是有效的。”

    “……”沈轻茗紧抿着嘴唇,才忍着没有把粗话说出口,“总之,17日那天我会光明正大回到李家大院给爹庆贺生日,然后……也向家里的所有人赔礼道歉。虽然之前的一切都源于误会,但这份误会里也有我的责任。至于陆莘,她怎么想怎么做,我不知道也不想管,我自己做错了的事情,一定要认下来。”

    说完这番话,少女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抬头问道:“阿九,你觉得呢。”

    王九说道:“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是一个人迈向成熟的标志,我认为你的选择非常明智。”

    “哈,谢谢。”说完,沈轻茗浑身放松,忽然想到一事,“说来,好奇怪啊,我昨天晚上,在被子里下定决心以后,明明是心情激动的想要喊出来,却忽然感觉脑子一沉,就睡得人事不知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唔,你听说过憾神钟吗?”

    “没有诶,怎么了吗?”

    “那我就很难为你解释昨晚发生在你身上的现象和原理了。”

    “算了,我也不感兴趣。”沈轻茗心情开朗,也不纠结于小节,又问,“你说我参加这种家宴,带什么礼物比较好?”

    王九说道:“根据我对人类的了解,一般五十岁左右的父母,普遍比较期待抱孙子或者抱孙女,我认为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问你这种问题,我自己都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