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54章 这真的不能怪我

第54章 这真的不能怪我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时,赵嫣的醉意已经完全苏醒了。

    这位李家大院首屈一指的贤妻良母,已经深深沉浸在对闺蜜的无力感中,这份无力……甚至比她婚后第一次发现李空城无论如何都减不了肥时还要更甚几分。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啊!跑去安慰自己的女儿,结果却安慰出一个仇家!

    陆莘红着脸:“这也不能怪我啊!我一开始计划的很好的,我和她面对面说话很容易造成误会,所以最好是书信交流。谁让她大晚上不睡觉忽然睁眼,让我计划泡汤的嘛。”

    “你一个大人,和个小女孩面对面说话,还能造成误会!?”

    “她毕竟是那个女人的孩子,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想起沈月娥,你让我怎么安心说话啊?”

    赵嫣实在没好气地讽刺道:“戴个眼罩!”

    陆莘红着脸:“当时其实也带了,但是被那小丫头瞪着大眼睛看着,心慌意乱就忘了拿出来。”

    “你还真要戴啊!?”

    “我也没办法啊,沈月娥那女人给我的心理阴影太强,我和风云婚后整整五年都没睡过安稳觉,每次都感觉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我的天,你这是心魔入体吧?”

    “不是的,我在房间里摆了好多驱邪灵宝,还戴了净心符,脚踝上也系了定神铃铛,就算真有心魔也早该被祛除了。”

    赵嫣张大嘴巴,半天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心中逐渐对这个娇小的闺蜜更添几分同情怜爱之意。

    说实话,当初李风云与沈月娥定情以后,相州不知多少怀春少女芳心碎裂,但大部分都当场选择了放弃……毕竟,和沈月娥竞争,那等压力想想都让人呼吸艰难。

    “所以说不是我的错嘛。”陆莘挺直脖子,认真地说道,“何况我虽然开场白有点差,但后面说的话都没错啊,没听进去是李轻茗自己水平问题。”

    “你跟一个10岁的小女孩子要求水平!?”

    陆莘红着脸抗辩道:“沈月娥10岁的时候已经开始发表学术论文了!风云更是在10岁那年就自创了风云化神诀的雏形!她继承了两人血脉,怎能连这点水平都没有!”

    赵嫣捂着脸,决定中止这个话题。

    “总之,既然你对轻茗并无恶意,那么后来有了误会,为什么不找个机会告诉她,其实你一直都很关心她爱护她,有时的严厉也只是怕她重蹈前人的旧辙……”

    陆莘说道:“别,别说了,我自己听着都觉得难受,谁关心爱护她了,她可是沈月娥的女儿啊!是我的死对头啊!她愿意恨我最好不过,有本事就学那些主角一样莫欺少年穷,以后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来打我的脸啊!”

    话没说完,就听房间里传来一个模糊不清的少女声音。

    “一言为定,早晚有一天我要打肿你的脸!”

    陆莘和赵嫣闻言都是大吃一惊:“什么人?!”

    赵嫣修为精深,片刻后就以元神锁定了屋内一片晶莹的碎片粉屑。

    而陆莘则听出了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得问:“轻茗?”

    “哼!”沈轻茗冷哼一声,然后完全切断了通讯。

    陆莘看着房间角落里那团安静下去的粉尘,心中逐渐波涛汹涌起来,片刻后,想到自己方才所有的对话都被沈轻茗听个一清二楚,只觉得浑身血液都集中到了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哀鸣划破李家大院的夜空,久久不能平息。

    ——

    另一边,结束了通讯后,沈轻茗心跳如擂鼓,气喘吁吁,脸上更是通红发赤。

    少女真是万分庆幸那传讯灵玉是被打坏的,只能传递声音,不能传递画面,不然若是被人看到她此时紧张的表情,方才那句威慑力十足的话,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老实说方才说那句话的时候,她脑子里并没多想,只是万万不能让陆莘再继续说下去,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

    王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少女脑海中,吓得沈轻茗浑身一颤。

    “你怎么还在啊!就算有例外条款,现在也该过期了啊,快从我脑子里出去!”

    王九认真解释道:“不,根据补充条款中例外条款第八条,当坐骑处于以下状态时,主人有义务及时加强沟通效率。一是涉及重要感情关系处理问题,而坐骑自身无法妥善处置时。”

    “……你这家伙好烦好烦好烦哎哟!”沈轻茗用力跺着脚以打断了王九的引用,不动霸体第一重天的修为让她将自家校场跺得微微颤抖,然而过度猛烈的发力却让她扭了脚踝,少女痛呼一声,而后便猛地甩过头,抛下一句我去睡觉,一瘸一拐地逃走了。

    王九沉默地看着少女远去的蹒跚背影,低声自语道:“当发生下列情况时,合同自动失效……(3)坐骑智商指数低于2,不具备自主生活能力的时候;”

    照这个趋势下去,距离补充合同失效大概也不远了。

    之后,王九见沈轻茗的确是去洗漱就寝,变不再理会自家坐骑犯蠢的行为,又进入剑世界打磨了一会儿阵法和建筑,将手头积累的一点素材用完,便开始等待沈轻茗睡醒后提供新鲜的气血素材。

    闲来无事,王九飞入少女卧室,却看到沈轻茗躺在床上,脸颊上仿佛仍带着方才的红晕,然后一脸傻笑,口水都险些流出来。

    “唔,记得以前商斓妃说过,虽然她经常利用智商优势欺负那些笨蛋,但偶尔也会羡慕傻人有傻福,生活的简单一些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不过赵月鸣却说这纯属资本家的无病呻吟,有毒鸡汤,也不知哪边说得才对。”

    正当王九开始沉浸在人性分析中时,忽然腰间玉佩又传出响声。

    为了避免吵醒坐骑,王九立刻来到屋外,然后就听到了李朝露有些焦急颤抖的声音。

    “王九殿下,有件事,一定要你帮我!”

    王九奇道:“怎么了?”

    “刚刚我娘和莘姐喝醉时候的话,你也听到了吧,我现在惨了啊!”

    王九说道:“根据上下文语境进行合理推断的话,关于子女转让的事情已经取消了,何况既然是醉话,就没有太过重视的必要了。”

    李朝露急忙说道:“不一样不一样,其他人的醉话可以不管,但我娘绝对是说到做到的类型,哪怕是醉话,只要说出口就不会轻易收回……这次是因为莘姐自己拒绝了,要不然我真的要被送出家门了!哪怕她日后酒醒,心中懊悔,也不会反悔的。”

    王九说道:“但陆莘不是拒绝了吗?”

    “这次是拒绝了,下次怎么办?!”李朝露急道,“莘姐明显是因为轻茗的事情变得有些心神不安了,说是心魔也不为过。而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就常常跑来和我娘聊天,到时候若是旧事重提,我,我可能真要被送出去了啊!”

    王九考虑了一番:“那么从客观角度来看,等于是将你从三房提拔到长房。考虑到你自身素质的优秀,将很有希望成为李家大院的继承人,我认为这是好事。”

    “才不是啊!我又没打算当什么女强人,才不稀罕当大院继承人呢,更不要离开爹娘。大伯和莘姐的确是好人,但他们当父母实在是……你看那死矮子的德行也知道了嘛!”

    王九考虑到沈轻茗的智商指数和修行水平,承认李朝露的担忧的确很有道理。

    “那么你认为我能为此做些什么呢?”

    李朝露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把那个死矮子拉回李家大院……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为误会吧,莘姐根本没打算对她怎么样!莘姐本来人就很好,虽然在轻茗的问题上的确有些不靠谱,但一直都很关心她爱护她,那死矮子就别闹小孩子脾气,赶紧回来当个孝顺女儿,把莘姐的心魔给去了吧。这样我也能安全一点!”

    “我明白了,有机会的话我会试着劝说她的。”

    话音未落,就听屋内传来沈轻茗的怒吼。

    “大肉腿你少管闲事!”

    李朝露顿时恼羞成怒:“平胸死矮子,这么晚不睡觉偷听人家说话,难怪长不高!”

    “呸,你不也是大晚上不睡觉,偷偷背后议论别人短长?你倒是长得高,可惜还长了肉!”

    “这叫曲线有致,再过几年有你羡慕的!”

    “再过几年小心长成猪,你可有个堪为楷模的哥哥!”

    “那死胖子才不是我哥哥,你,你也小心一辈子都这么高,你可有个一模一样的妈!”

    “呸!那小矮子才不是我妈,我妈温柔高挑得很!”

    “哈,那你哪来的脸皮自称是她女儿?”

    两个十三四岁的丫头,就在深夜时分隔着传讯灵玉争吵起来,话题很快就与回归家族、子女转让等毫无关联,变成了丰满与娇小的审美差异与民意取向之争。内容不单涉及专业审美,还与社会进步、文化差异、性别平等、女权运动等新锐话题息息相关,让王九听得眼界大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