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53章 都是你晚上不好好睡觉的错

第53章 都是你晚上不好好睡觉的错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新宇为了修复兄妹感情而购买的传讯灵玉,有着毋庸置疑的上佳品质,无需多少真元灌注,便能随主人口令激发内部术法,将两边的音画连通起来。

    此外,这法宝还格外顽强,哪怕灵玉本体被毁,只余下碎片粉尘,依然能竭尽所能地履行自己的使命,传递不了画面,至少可以将彼侧的声音传递过去。

    所以,王九和沈轻茗此时就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发生在李家大院内的一场人伦惨剧,而第一句话就让沈轻茗合不拢嘴巴。

    “莘儿,从今日以后,朝露这孩子就拜托给你了……她虽然平日里喜欢瞎追一些明星、诗人,和新宇也处不好关系。但毕竟还是个好孩子,肯用功修行,又体贴家人,是我最大的骄傲……请你一定要好好待她。”

    沈轻茗只听得目瞪口呆,连忙对王九比划个不停,求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九直接在她脑海中回答道:“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关于子女转让的对话,主要人物涉及李朝露、陆莘和……”

    “我知道!”沈轻茗急道,“我是问为什么赵嫣会把女儿送给陆莘!”

    这个问题令王九着实难以回答,他又不是当事人,怎么可能知道当事人的想法。不过照常理推断,涉及子女转让的问题,多与绝后、继承香火等问题相关,所以比较合理的推测就是……

    “李无霜死了。”

    “什么!?”沈轻茗险些惊呼出来。

    王九认真分析道:“这是最符合现状的推测,在你脱离家族以后,家主李风云膝下只有一个独子李无霜,若是他不幸夭折,就有必要在大院中过继一个孩子。考虑到李家从未有重男轻女的传统,历任家主之中有超过四分之一是女性,选择李朝露过继过去继承家业,也就顺理成章。”

    这番精致的分析让沈轻茗纵使不愿相信,却也说不出半点反对的理由,一时间只觉得视线恍惚……那个虎头虎脑,总喜欢跟在自己身后喊轻茗姐姐的小家伙,居然,死了?

    然而就在错愕的时候,灵玉中又传来了陆莘的声音。

    “唉,姐姐,你误会了……先冷静一下,你看你,把朝露都吓哭了。”

    赵嫣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放开了李朝露,有些歉然地摸了摸她的头,又用力抱紧了她。

    “抱歉朝露,是娘不对。”

    李朝露此时又哪里敢应声。

    陆莘说道:“姐姐,我并不是真的想要朝露做我女儿啊,只是每次看到这个漂亮而优秀的孩子,都会觉得心中的遗憾像是涨潮一样涌过来,你明白吗?我明明有一个优秀的女儿,却被我一步步推到了家门外面,我……真的很难受。”

    王九听到这里,有些惊讶地问沈轻茗:“陆莘还有个女儿?从来没听人提起过,是私生女吗?”

    沈轻茗也是愕然:“我不知道啊,她和爹还生了女儿?”

    带着困惑不解,两人继续安静地听着灵玉传来的对话。

    “其实我知道大院里一直都有人在议论,说我对轻茗那孩子太过苛刻,是咎由自取。以她的天赋资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应更多地给予鼓励和赞扬。但是……嫣姐,你还记得么,在晚晴离开大院后,她成了那一辈的内门首席,当时她接过首席剑印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自己。”

    “你自己?”

    “我……10岁的时候,也是青云陆家年青一代的首席弟子,的确我修行仙道的资质不佳,但在风起境以前的锻体功夫和文化功课,我都是青云陆家里最优秀的。一方面我比他们任何人都努力要强,另一方面,我拥有的资源也最丰富。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我耳边称赞我,夸耀我,仿佛我的前途已经光明万丈,排山倒海的境界近在眼前!但事实是,仅在风障之前,我就驻足近三年。我11岁时锻体圆满,14岁时都没能见到破障的机缘,以前同门的师弟师妹们纷纷御气成风,踏足仙之领域,唯有我仍在原地徘徊不前……几年前的那些称赞就像小刀子一样,时不时在我心里乱捅。然后……然后我就再也忍耐不住,央求家人用药物和灌顶的法子,强行帮我破了风障。14岁生日那年,我踏足仙域,身边一片贺喜欢声。”

    陆莘叙述往事的时候,声音平淡如水,却有着莫名的感染力,灵玉两边寂静无声,都在专注于她的故事。

    “从那以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虽然也在努力修行,但是一遇艰涩困阻,就会心烦意乱,静不下心来,继而便是求助外力,以丹药或者灌顶来突破瓶颈。破风障、结灵云、凝真元……所有的难关都是如此度过,最后,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嫣姐,我已经注定与真正的仙道无缘了,我的真元密布如雨,神识修为却仍停留在翻云境界,两相脱节,无论哪一边的修行都是困难重重,令人心烦意乱,最近几年,除了日常的吐纳冥想、再加上偶尔和十三切磋下剑法之外,我其实已经不怎么修行了,因为修行对我来说真的已经成了苦楚。而我,曾经是一个无比热爱修仙的修士。”

    半晌后,赵嫣叹息。

    “的确是你操之过急了,修仙一道,资质虽然重要,却最多只占两三成的分量。除了风云那种天下顶尖的高手,其余的修仙者,哪怕天赋天差地别,最终的成就却未必会差出多少……”

    陆莘说道:“是啊,若非我早年间的急躁冒进,这些年稳扎稳打下来,至少也该有排山境界的修为,成为家族的中坚力量……可惜已经太晚了。”

    “原来如此,我以前只道你对轻茗严苛,多少是因为月娥,想不到还有这样的苦衷……”

    陆莘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

    灵玉另一边,沈轻茗面色铁青,紧咬贝齿……因为过度的用力,咬肌的颤抖甚至逐渐波及了全身。

    王九在旁边看了,转身去给沈轻茗倒了一杯热水,但少女却完全不肯买账,只是低着头,轻声如自言自语一般得说道:“一派胡言!”

    王九奇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不是说你!”沈轻茗气道,“我是说陆莘在一派胡言!那个女人实在太恶毒了!”

    王九听得莫名其妙,人家讲了一段自己的悲惨历史,有什么恶毒可言?难道说沈轻茗这坐骑对悲剧故事天然没有抗力,听了一段就受到了不可磨灭的精神创伤?

    “你没听明白吗?”沈轻茗有些恼怒地解释道,“她是在给自己洗白啊!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历史包袱沉重、对继女一片苦心的好人形象,以此来反衬出脱离家族的我的心胸狭窄!”

    王九沉吟道:“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不然呢?你真的相信她是为了我好,所以才在我最需要支持鼓励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批评我打压我吗!”

    两人正说着,灵玉中赵嫣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既然你也是一片苦心,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跟她说明白呢。”

    陆莘轻声嘟囔了一句,细若蚊鸣,几乎不是给人听的。然而这传讯灵玉功效非凡,自带纠错和人声增强功能,硬生生将那句话解析了出来。

    “我说过呀。”

    赵嫣奇道:“说过!?”

    王九也惊奇:“她和你说过?”

    沈轻茗先是茫然,继而想起了什么,腾地脸色涨红,转身就要离开。王九就算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这里面必有蹊跷。

    他也无需硬拉住沈轻茗不许走,直接援引主从契约中,关于禁止读心的补充条款里的例外条款,顺利看到了沈轻茗的内心世界,看到了那个失落多年的真相……

    与此同时,陆莘也对赵嫣说出了那段历史。

    “在她第一次突破风障失败的时候,我就私下找过她,想告诉她修仙是终身的事业,不应急于一时,要耐得住寂寞,尤其前期更要多抗压,多经历挫折……”

    赵嫣说道:“说的很对啊,轻茗怎么说?”

    “她,她说不需要我虚情假意装好人,还说我是故意要拖慢她破风障的步伐。”

    “……”赵嫣目瞪口呆,“这是受迫害妄想症吧!”

    陆莘脸红:“倒,倒也不完全是啦。”

    与此同时,王九也质问沈轻茗:“你是不是从小就有受迫害妄想症啊?”

    沈轻茗羞愤欲绝:“我早就知道你那个补充条款里有漏洞有陷阱,你这家伙还是可以肆无忌惮窥视我的隐私!”

    “感谢你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受迫害妄想症。”

    “才不是妄想症!”沈轻茗抗议,“你是不知道她当初半夜找上门来的嘴脸有多可恨!我刚刚准备入睡,半睡半醒,她突然出现在我床边,开口就是冷笑,听说你破风障失败了?哼哼,完全不出所料!”

    ——

    另一边,赵嫣目瞪口呆:“你怎么那么和轻茗打招呼!?”

    陆莘羞愧道:“我当时以为她已经睡了,本打算留封书信。结果她忽然睁眼,吓了我一跳,慌乱之下我就……有点口不择言嘛。”

    “你,你是笨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