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26章 我写字你生气

第26章 我写字你生气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就在陆莘那宛如实质的目光注视下,李风云和王九继续进行着令人陆莘浑身发痒的对话。

    李风云问道:“李轻茗,你也是来给月娥扫墓的吗?”

    王九写道:“是啊,你呢?”

    “当然也是,今天是月娥的忌日嘛……啊,糟了,来得匆忙,我好像没带纸钱,你那有多余的吗?”

    王九写道:“有啊,要借吗?”

    “好啊,谢谢。”

    眼看李风云就要走过去借纸钱,陆莘再也看不下去,一把拉住李风云,用几乎可以喷出金乌真火的两只杏眼瞪视着他。

    “李,风,云!”

    李风云被瞪得毛骨悚然:“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忘带的,而且我不是已经借到纸钱了吗?”

    “你!?”陆莘简直要昏过去了,“你练功练得剑气入脑了吗?!那是李轻茗啊!”

    李风云莫名其妙:“我知道啊,她写过了,轻重的轻,香茗的茗,和女儿同名,是不是很奇妙?”

    “……奇妙你个鬼!那就是你的女儿!你脑子有什么毛病啊!?”

    李风云顿时大吃一惊,目光连忙锁定住王九,看了一会儿,又皱了皱鼻子,大惑不解道:“真的是轻茗?她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而且还用左手小指和拇指写字?”

    陆莘咬牙道:“你去问她啊!”

    李风云老实问道:“轻茗,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王九顿时被问住,过了一会儿,想到一个答案:“因为时尚。”

    “原来如此。”李风云恍然大悟,对陆莘说道,“轻茗说是因为时尚。”

    “我看得见!而且这算鬼的时尚啊?”

    李风云又对王九说道:“你妈说这不算时尚。”

    陆莘终于再不能忍,用力踩了下李风云的脚,然后一字一字地说道:“现在开始给我闭嘴!”

    而后转向王九:“李轻茗,你对我不敬,我无所谓,但是在你爹面前装疯卖傻,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你毕竟还是李家人,你爹毕竟还是李家家主啊!”

    王九犹豫了一会儿,写了张字条:“您好。”

    “这不就是改了个敬语吗!?”

    王九无奈,只好在字条边上又画了张李轻茗的笑脸。

    “这样呢?”

    “你还是在耍我吧!?”

    面对陆莘的咄咄逼人,王九实在是没辙了,心中开始颇为后悔答应李轻茗做这种艰难的工作。李风云和陆莘这对夫妻简直比当年的魔族还难沟通……王九权衡了一番,觉得不予理会才是最佳选择,便干脆转过头,继续做自己的正事——就着灵香点燃了李轻茗写给母亲的信。

    信的内容,他早在李轻茗写信的时候就看得一清二楚了。大抵是最近一年来的修行心得,包括16年下半年到17年上半年的举步维艰,屡次求变不得时的苦闷。当然,也少不得对家族内部压力的怨言。不过负面的言辞终归只是少数,信中更多的还是5月10日,与王九相遇之后的振奋与欣喜。

    修行到了一门神秘传承,却功效非凡的不动霸体,成功突破风障,成功赚到了大笔金钱,甚至买下了母亲留下来的沈园。对14岁的少女而言,这是如梦似幻的一个月。而对于为她带来这一切的剑灵,少女的措辞就显得非常微妙。

    她说,王九是……

    ——

    与此同时,被完全无视掉的李风云陆莘夫妇,也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半晌,陆莘以传音入密法说道:“这个孩子,变化好大。”

    “是啊,我几乎看不透她了,真元波动完美内敛,举手抬足不露丝毫破绽,若非轻茗的独有味道还在,我简直没法相信她就是轻茗。”李风云皱起眉头,问陆莘道,“莘儿你知道我一向不太了解女人,不过,这就是所谓的女大十八变吗?”

    “不是!”陆莘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还没看出来么,她修行了其他功法啊。”

    “当然,单靠什么追风剑和内门的吐纳法,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成就。”李风云奇怪地看着陆莘,仿佛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单独强调。

    “且不说她从哪儿得来的功法,你不觉得这不合适吗?她是你的女儿,李家未来的继承人……”

    李风云奇道:“未来的继承人不是无霜吗?”

    “算了吧就凭那个继承了你的性格和我的资质的笨蛋能当继承人才有鬼了!”

    李风云更是奇怪:“你的资质我知道的确有所欠缺,但我的性格有什么问题吗?哦我知道了,肯定有问题,你不要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看我。”

    陆莘说道:“李轻茗是李家的未来,我希望她成才,前提是李家之才!而看她现在这个样子,连你这个亲爹都不认了!”

    “那该怎么办?”

    陆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恨咱们。”

    李风云闻言也紧张起来:“有吗?我看轻茗还挺好说话的,虽然字迹特别了一点,上面却没有半点怨恨之意啊,而且她还给我画了笑脸!”

    陆莘看着丈夫,认真地说道:“女人若是恨一个男人,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女人的确是难解的谜题……”

    夫妻沉默了一会儿,陆莘一脚踩了过去:“这个时候你还给我走神?!”

    “抱歉,我只是在考虑,该怎样才能让女儿不再恨咱们。”

    陆莘叹了口气:“想起沈月娥了吗?也对,毕竟是她的女儿,虽然性格上有所不同,但或许审美有遗传呢。你当初是怎么骗到的沈月娥的?”

    李风云说道:“练练剑,谈谈理论之类的。”

    “……那你要不要给你女儿秀一下你的风云化神诀,看她会不会像她娘一样对你瞬间倾心?”

    “好。”李风云点点头,身形瞬间化作一道夺目剑光,冲天而起。

    陆莘在地上都已经绝望了:“喂!我那是反话!”

    然而李风云一旦运起剑来,便心无旁骛,随着风云化神诀运转起来,他体内那凝如实质,坚如铁石的真元迅速崩解细化,融入风云大势之中,一时间以他为中心,青云城郊天地变色,灵风狂舞。

    与此同时,两道剑意自澎湃的元神之中提取出来,凛风、裂云,李风云最擅长的两式神剑剑意,与排山境巅峰级的真元相融合,瞬间便迸发出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力。

    李风云无需取剑,只赤手向空中一指,便见万里晴空卷动起了漆黑的乌云,瞬间遮蔽日光。百里青云城,由东向西,转眼之间就被黑暗笼罩。街道上玩耍的孩童,在高塔上观云望气的修士,纷纷困惑地看着陡然而降的阴云。

    然而下一刻,云层便从中而断,露出一线光灿的缝隙,那道笔直的光芒就降落在青云城正中,李家大院的院门上,将整个天地分为左右两半。而后,云层中的光仿佛点燃在万里草原上的野火,轰然引爆蔓延,吞噬着左右两侧的黑暗,光芒很快就融化了乌云,几次眨眼的工夫,天空便恢复了澄净,晴朗的日光重新覆盖到青云城上。

    从晴空到阴云再到晴空,苍天宛如李风云手中玩具一般变换颜色,李风云身为相州大陆的一线顶尖高手,实力尽显无疑。

    下方,陆莘怔怔地望着天空中缓缓降落的李风云,双目中的爱意简直要满溢而出。

    “我真是傻了,见到这样的神剑,哪个女人会不动心呢?”

    当年的李风云,虽然没有这等惊天动地的修为,但神剑力压同辈修士,天才横溢,雄姿英发,的确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出神半晌,陆莘才猛然惊醒,看向了“李轻茗”,心中虽然称不上期待,但也隐隐感觉,任何一个修士,目睹了如此神剑,都难免心潮澎湃,情难自禁。

    果然,待李风云飘然落地后,“李轻茗”在罩袍内拍了拍手,发出清脆声响,而后一张纸条飞了过去:“不错,好剑法。”

    李风云却皱起眉头,似乎对方才那惊天两剑仍有不满,只是下意识接过纸条,看也没多看。

    陆莘在旁边却看得清楚,顿感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看着“李轻茗”,被这云淡风轻的不错好剑法五个字深深震撼。

    就这样?目睹如此神剑,就只有这五个字的评价?天底下怎会有这种木头人!?

    陆莘当然理解不了,能够让昔日九州至尊的神剑说出不错二字,对剑手来说是何等的殊荣。只觉得眼前这个躲在罩袍里的小丫头已经顽劣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

    夫妻二人不说话,王九等了一会儿就觉得不耐烦,他此时独立出行太久,还要在在李风云这等超一流高手面前内敛灵气,外露李轻茗的气息,聚风阵已经开始超负荷运转了。而出发之前李轻茗拜托他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实在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陪他们玩我写字你生气的游戏。

    “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以后有机会再聊。”

    王九写完最后一张字条,便迈步离开,留下陆莘和李风云二人呆立当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