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5章 监护人

第15章 监护人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5月21日晴

    王九非常满意地看着剑世界内缓缓成型的一道青色漩涡,伴随越发强烈的旋转,自虚空之中提炼出青色的能量之流。

    青色能流被漩涡束缚着旋转不休,逐渐向上下拉长,最终直贯天地,将青色的能量播撒到整个世界。

    霎时间,平静如死寂的剑世界就多出了一抹生气,已经完工的清风徐徐、操形阵等,各自焕发出更为闪亮的光芒。

    这就是王九自苏醒的那一刻就念念不忘的聚灵阵——的下位替代品聚风阵。

    敛聚天下灵风为己所用,天地灵气不枯,剑世界内的灵风就能生生不息,宛如一只取之不竭的聚宝盆。

    虽然如今完工的只是最初级的清风聚风阵,吸纳能力有限,大约等同一个风起境入门水平的修士全力吐纳的水平。但聚风阵却胜在能时时刻刻不停运转,修士却要有饮食起居等日常消耗,哪怕是勤学苦练之辈,一天能有四五个时辰用来纯粹打坐吐纳就很不容易了。

    其次,聚风阵可以复数叠加,材料齐备后还能升级改造为聚灵阵。完美形态的剑世界,罡风级的聚风阵超过一万个,聚灵阵则有五百个,同时运转起来,可以瞬息间将一个千年温养出的洞天福地吸成绝地。甚至九天罡风都会因剑世界的汲取而产生断流。

    当然,距离恢复全盛时期威能,那还不知有多么遥远的路要走,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了聚风阵,王九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而这一切,都要多亏坐骑李轻茗成功突破风障,进入了风起境界。

    坐骑破境的瞬间,王九就根据主从契约,将天地送入她体内的第一缕微风直接引入了剑世界。

    虽然只是微风一缕,却象征着相州天地对修仙人士的慷慨恩赐,质量和纯度都非同一般,如同战场上的军官、老兵,对新兵们有着天然的威压和引力。修士得此微风入体,只要配合适当功法,很快就能建立稳定的风循环……

    正适合拿来构筑剑世界的聚风阵!

    至于李轻茗本人?反正昏睡不醒,这微风拿来也是浪费,等以后剑世界内形成更多风循环了,再还她一个便是。

    坐骑的事情在王九心中闪烁了一下就消失不见,得到聚风阵后,他的二期建设项目立刻就可以启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哪有时间浪费在小丫头坐骑身上。

    一直忙活到不知多久,一座风磨台快要完工的时候,忽然听到李轻茗的呢喃。

    “我……这是什么时候了?呜,怎么这么冷?”

    王九于是放下手中建设工作,飞到李轻茗房中,只看到少女正一脸懵逼地坐在床上,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所措。

    “这是风乱效应造成的寒冷,你要尽快守稳神识,驾驭住真气。你已破风障,按照提前备好的功法御气成风就可以了。”

    李轻茗毕竟多年修行,神识御气已成本能,下意识便屏息凝神,将体内真气约束起来,顿时感到四肢百骸的冰凉感触消散,取而代之地则是温水一般的舒爽。

    按照先前教习所说,这正是武者打破风障,晋级为修士的征兆。但问题是……

    “我已经破风障了?!什么时候?怎么……天,我居然都不知道!”

    王九说道:“昨天是你要速成的嘛,我就直接出手打破了你的真气周天,造成局部真空,刺激身体进入应激态,之后真气会加速循环弥补真空,只要此时根基足够好,自然就能突破风障了。唯一的副作用就是遭受冲击后,神识为了自保,会强迫你昏迷一阵子。”

    “于是我就这么错过了突破风障的瞬间?天呐,那可是一个修士一生中最值得铭记的一刻啊!”

    王九说道:“没关系,我帮你记了。”

    “啊?”

    “我帮你画了一幅画,记录了你突破风障的瞬间。”

    李轻茗一时间惊讶于自家剑灵的体贴:“你还给我画了画?谢,谢谢。”

    片刻后,王九以操形术将先前画好的记录画拿了出来。

    李轻茗脸色瞬间就僵住了。

    这剑灵一手烂字还不如稚龄幼童,但画技却着实精湛,画面上的人物栩栩如生。而栩栩如生的李轻茗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还是面朝下的!

    “这,这就是……”

    “嗯,这就是你突破风障的瞬间,我起名为轻茗破障图,好好拿去铭记一生吧。”

    李轻茗双手颤抖,看着图上尸体一般的自己,这哪里是轻茗破障图,根本是活体扑街展!

    ——

    中午的时候,李轻茗终于从活体扑街展的打击中走了出来,急匆匆跑出门,办理互助协会的入会申请和新手礼包申领,留下剑灵王九看家。

    王九本人对此当然没意见,他的风磨台已经到了最后一步,马上就要完工,一旦建成,便意味着真正脱胎换骨的时候到来。

    如今的天外神剑,已经拥有三项神通——清洁尘垢污秽的清风徐徐,驾驭自身的操形阵以及幻剑术,虽然效力都很微弱,但如果按照天下兵刃通行的分级标准来看,已是不可不扣的神兵一类。剑体坚不可摧,有剑灵可自主行动,还有几项实用神通,那些在凡间传说中大展神威的妖刀魔剑,一般也就不过如此。

    但这种等级划分在王九看来就是笑话,剑世界的重建连万分之一都没有,坐骑是头智商指数低于3.3的愚蠢人类,甚至连剑锋也没重新磨砺出来,剑体如同通火棍的惨淡模样也能称为神兵?天外神剑的自尊还没那么廉价。

    不过,等风磨台完工,情况就多少能有所好转,配合聚风阵,引动天下灵风来磨砺万劫不灭的纯白剑体,日积月累,便能逐渐从钝剑上焕发锋芒,而这种积累几乎没有止境,只要一直磨砺下去,剑刃就会越发锋利,超越材质限制,进入大道法则的领域,无坚不摧,无物不断。

    当然,真到那个地步,单凭一座小小的风磨台就远远不够,至少要百万风磨台日夜打磨数年才可。现阶段嘛,能让剑体从通火棍进化成名副其实的剑,也就足够了。

    第一阶段的磨砺并不需要花太久,在傍晚的霞云点燃天空之前,王九终于勉强磨好了第一面,正奇怪李轻茗那笨蛋为什么还不回家做晚饭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然后一个童音尚未完全褪去的年轻人高声说道。

    “李轻茗在吗?我是外门的赵凯,教习要我来问你到底还要不要参加例考了。”

    例考?

    王九顿时想起来,之前李轻茗曾经提起过她要在半月内练成追风剑,以应付外门例考,若是不通就很可能被逐出外门,成为游魂野鬼,想不到这个半月内的期限来得如此之快。

    李轻茗不在家,为坐骑回信自然是主人的责任,王九认真写了一张纸条丢了出去。

    “李轻茗不在家。”

    门外赵凯接过字条,先是为那结构清奇的字迹吃了一惊,而后便恍然点头:“原来李轻茗不在,那我回去……等等,阁下是谁?!”

    门内,王九意识到对方还真是提了一个好问题,虽然他和李轻茗早就签了主从契约,但李轻茗再三请求,一定不要在外人面前暴露他们的主从关系,既然如此……

    “我是李轻茗的监护人。”

    赵凯看这字条,更加困惑:“监护人?什么意思……我靠!?”

    想明白监护人三个字的含义之后,赵凯毛骨悚然,望向那枣红院门的目光顿时变得战战兢兢。

    李轻茗虽然这些年在家中境遇很有些窘迫,用俗语来说就是爹不疼娘不爱,但终归是家主李风云的女儿,而她的监护人,理所当然只有一个……

    再想到这两张字迹高度可疑的字条,以及门内的不声不响,赵凯顿时感觉自己洞察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抱抱抱歉家主大人我这就走!”

    话没说完,这位追风剑初成,随时可能越过风障的少年英才就跑得无影无踪。

    伴随着如欲炸裂的疯狂心跳,赵凯只有一个念头。

    我知道了一个大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啊!

    一路跑回外门校场,赵凯就如死狗一般气喘吁吁,但双目绽放精光,兴致高昂。

    周围的伙伴见他如此,纷纷围过来问长问短。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李轻茗出什么事了?”

    赵凯嘿嘿一笑,本打算趁着调匀气息的时候卖卖关子,但内心深处那仿佛要喷薄而发的倾诉欲望完全压抑不住。

    “告诉你们一个大秘密,家主大人,已经暗地里和轻茗小姐重归于好啦!”

    “什么?!他不是很讨厌轻茗小姐的吗?”

    “是啊,而且夫人是最讨厌轻茗的啊,家主老爷是和夫人闹矛盾了吗?”

    赵凯说道:“那我可就不清楚了,说不定就连夫人都已经改变观点了呢,反正啊,我这次去找轻茗小姐,却在她家里遇到了老爷,简直吓死人啊!”

    小伙伴们惊叹不已,而后议论纷纷。

    “遇到老爷?真的假的?”

    听到别人质疑真假,赵凯仿佛遭到羞辱,红着脖子说道:“怎能有假,我亲眼所见!还有文字证据呢!”

    待他将字条展示出来,并将自己的推理娓娓道来,周围就全是惊叹声。

    “哇,赵凯你小子了不得啊!”

    赵凯的八卦虚荣心极大膨胀,那种舒爽仿佛一道清流自会阴窜涌而上……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背后响起。

    “你刚刚说什么?家主老爷怎么了?”

    “教习大人?!”

    ——

    半个时辰以后,一身疲惫的李轻茗才回到了家。

    当然,纵使疲惫,她还是贴心地为王九带了礼物——满满当当,热气腾腾的一只大食盒。

    “开饭咯~嘿嘿,今天折腾了好久才把注册手续都办完,所以回来这么晚。好在最后送的入会小礼品还不错,我拿去卖了,给你买了一盒好菜。知道你喜欢吃,就当犒劳你看家咯。”

    小姑娘心情明显好得要命,一边哼着歌一边蹦蹦跳跳来到王九面前。

    “全是你的,我在那边等手续的时候已经吃点心吃到饱啦,别客气尽管吃,等明天任务申领的结果下来,顺利的话我就发财了,到时候带你吃更好的,也省得你总说我没用!好啦,我先去洗漱休息啦。”

    王九对小姑娘的贴心颇为赞赏,一边开启食盒,用聚风阵汲取美食中的精华,一边在她脑海中说道。

    “刚刚有个叫赵凯的人过来问你什么时候参加外门例考。”

    “什么!?外门例考!我全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