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8章:神奇而温暖人心的魔术表演

第8章:神奇而温暖人心的魔术表演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017年5月16日,雨

    人类的确是脆弱的生命。

    新世界的第四天,天外神剑剑灵再次确认了这个重要的事实。

    事实上,无论是在沉睡之前那个修仙盛事,还是仙魔大战时期,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在证明着这一点。当初与九仙尊并肩战魔皇,结果九仙尊在战事白热化前就全军覆没,而他与搏命状态的魔皇恶战一场,剑体却分毫未损!

    至于新世界的人类,也没有半点进步,坐骑李轻茗因为昨日无视腰伤,强行下地走路的缘故,伤势加重,已经到了生活难以自理的地步。

    而这次伤势恶化,后果看来非同一般严重,从15号晚上开始,王九就见那小丫头躺在床上紧咬牙关,虽然强撑着不肯呻吟出声,但逐渐酡红的面色,以及头上微微渗出的冷汗却充分说明着她所经历的痛苦。

    作为主人,关怀坐骑是应有之意,王九于是问候道:“很难受?”

    李轻茗轻轻哼了一声,咬着牙不说话。

    “我认为你身为坐骑,面对主人应当更加坦荡,当然,实在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可以……”

    话音未落,就听李轻茗在脑海里用尽全力地说道:“我警告你,不允许偷窥我的想法!”

    “……好吧,如果你坚持。”王九一口应下,然后房间内就彻底沉静下来。

    然而如此闲置实在无聊,王九过了一会儿又说道:“要不要我给你讲个故事?”

    李轻茗本打算回绝,但是念头一转,能转一下注意力也好:“什么故事?”

    “仙魔大战的故事怎么样?”

    “……又是那什么荒诞不羁的九州大战么?算了,你讲吧。”

    对于王九所说的什么九州仙魔大战,九仙尊血祭出天外神剑的故事,李轻茗一直都很难相信。照他的说法,在那个九州动荡的年代,就连天崩境的高手都是死得血流成河,地裂期的高手在最高端的战斗中甚至只能担当炮灰!

    如今相州天下太平几百年,修仙文化高度繁荣发达,强者辈出,但顶尖也不过是圣宗宗主的疑似地裂级。至于天崩境,举手抬足引发日月变色,那等威能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但是,如果是作为一个转移注意力的睡前故事来听,其中荒诞不羁的地方也就姑且能够忍受了。

    王九见李轻茗终于有兴趣听故事,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那是九州历3111年,我转生成剑灵以后第一次与九仙尊合作打战略级大战,战场是在东州赤水河,那是东州最大的一条河流,贯穿南北,将东州分割为东西两侧,宽阔处一望无垠如同滔滔汪洋,狭窄的地方也有数十里宽——其实也是一望无垠,因为赤水河上总是弥漫氤氲水雾。”

    王九正讲的兴起,忽然见李轻茗脸色越来越红,身体则在微微颤抖,仿佛痛苦已经按捺不住。

    “怎么了?伤势加重了吗?”

    李轻茗轻轻挣扎着说道:“能不能,换个故事。”

    “诶,你对赤水河大战没兴趣?很经典的,那是我第一次全力运转剑世界,一剑横扫了百万魔军,更击破了魔族母舰,让几十万魔族下饺子一样淹死在赤水河里……”

    “换一个!”

    见李轻茗态度坚决,王九想了想:“那我讲个云州云海大战的故事吧,当时李九龙和我一起破了魔族大坝,释放出灭世洪水……”

    “我不要听水战!”李轻茗急的鼻尖冒汗,闪烁晶莹,“有没有沙漠大战?把人活活渴死的那种?”

    王九说道:“你的兴趣真是奇怪啊,不过沙漠大战也是有的,那是中州反击战,万仙盟和魔族主力军团在冥漠展开大决战,打了整整半年,最后精英团队集体迷失在冥漠深处,天地灵气断绝,四周干燥如焚,地裂期以下的修士都承受不住,饥渴难耐。”

    李轻茗终于来了兴趣,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我和商斓妃一合计,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魔族天生体质坚韧,非人类能比,必须另辟蹊径。她算来算去,终于算出冥漠死地之中有一线生机,之后由我出手打通地脉,从无尽冥狱深渊中抽取冥河之水,造成了沙漠绿洲。当时把大家乐坏了,好多人干脆在绿洲里戏水……”

    “你给我出去!”

    李轻茗一边骂,一边干脆把枕头都当暗器丢了过来。王九简直像是日了坐骑,满心莫名其妙地飘了出去,心中对人类的喜怒无常感慨万千。

    毕竟低等生物,相较于剑心永恒不动的剑灵而言,人类的情绪控制能力极差,波动常常过度剧烈,表现为歇斯底里等症状。别说仙魔大战时期,在他转生为神剑之前,就隐约记得身边常有此类人。

    不过,如今他已是堂堂剑灵,又是前辈高人,自然不会和李轻茗一般见识,在他看来小丫头的歇斯底里,就像是人类婴儿大小便失禁一样正常,应该予以包容。

    于是提起操形阵,王九慢悠悠地往屋外飘,才到门口,又听李轻茗细弱蚊鸣的声音:“帮我,帮我拿个水瓶来。”

    “好。”虽然李轻茗声音有异,但王九也没多想,以宽宏大量的态度从厨房取来李轻茗最爱用的水瓶,据说是她过世的母亲生前所用,李轻茗视若珍宝。

    结果刚拿进门,就见李轻茗面色一变:“谁让你拿这个了!?”

    “……你的记忆力怎么和金鱼一样?”王九说道,“是你让我帮拿水瓶的。”

    “不,不是这个,这是喝水的瓶子!”

    王九莫名:“不然你还要什么瓶子?”

    “就,就从仓库里找个没用的罐子来就好,快,快一点。”

    王九觉得李轻茗简直不可理喻,不过反正闲来无事就好人做到底,又去仓库给她搬来了一个小水罐。一番折腾下来,以剑灵此时的力量,着实有些疲惫,将水罐丢给李轻茗后就躺在门外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听得屋内传来轻微水声,王九初时不以为意,后来就想到他拿去的明明是空罐,这水声又是从哪儿来的?简直不可思议啊!

    王九越想越奇,只想破门而入一探究竟,或者读心直接看真相,但很快便想到,这或许就是之前来自青州的落语小妹妹说过的魔术表演,以简单巧妙的手段,实现玄妙的障眼效果。而欣赏魔术的关键就是享受这种不可思议的困惑感,如果真的看穿真相反而不美。这小丫头坐骑,一定是看自己故事讲得辛苦,就表演魔术作为报答,真是温暖人心啊。

    带着一丝安慰,王九耐心等待李轻茗表演结束,只是等了好久里面也没动静。

    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

    “王九,你,你在外面吗?”

    “在,要我进去帮忙吗?”

    “别进来!”

    “?!?”

    “不但不要进来,最好离远一点,麻,麻烦你到院子外面去。”

    “我确认一下,你不是表演魔术导致脑子进水了吧?”

    “你才表演魔术导致脑子进水,赶紧出去啊!”

    “不过……”

    “算我求你一次!”

    “好。”

    王九出了院子,又等了好久,才听李轻茗细声细气地说道:“请,请回来吧,刚刚的事情,谢谢你了。”

    王九问道:“谢谢?谢谢观赏么?”

    “你看到什么了!?”话音未落,紧跟着一声痛呼。

    王九连忙回房,只见李轻茗正倒在地上,手捂着腰伤,痛的冷汗直流。

    “你不知道自己是重伤号么,为了表演魔术而加重伤势,你真的是大脑进水了吧?”

    “还不都是你害的!”

    “诶,刚刚那个罐子呢?”

    “不许提罐子!你这个……哇啊啊啊!”

    李轻茗气急之下再次牵扯伤处,疼的眼泪直流,一时半刻连话都说不出来,在地上躺了好久,才缓缓吸了口气,爬回到床上。

    “真是,被你,害惨了……以前我练功,再怎么惨烈也不至于连续卧床啊,虽然肉身力量进步很明显,可过程也太痛苦了,想我堂堂超一流武林高手,内力浑厚却禁不起一次扭伤,这不动霸体真的是这么练吗?”

    王九说道:“我也没练过,只是看过你家先祖沈开山如此修行而已。不过他修的时候比你还惨,经常搞得血肉模糊,五内俱焚,然后卧床不起。”

    “这么惨?!”

    “是啊,因为沈开山练这血脉神通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卧床养伤,一动不动,所以才被商斓妃起名叫不动霸体。”

    李轻茗简直要吐血了:“原来是这么个不动霸体!”

    “所以你总是这么乱动,我觉得不利于神通修行。”

    “……谢,谢谢你提醒。”

    一番折腾后,李轻茗看起来好受了不少,沉默一会,便开口说道:“我这伤势,三五日内怕是都没法痊愈,外门的例考或许还来得及应付,但是那几个恶仆却是大问题。这次他们如此猖狂,一定是得了陆莘的命令,有恃无恐,铁了心要拆掉这间小院。但这是母亲留给我最重要的遗产,没了它,我就无家可归了。所以,王九,能不能帮帮我?”

    剑灵有些为难:“我刚苏醒没几天,对新世界还不熟悉,所以你这青云城的土著要是想找新的住处,不应该问我吧?”

    “谁要找新的住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