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4章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第4章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作者:国王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轻茗腰挎长剑走出院门,见到了三张熟悉的面孔。

    三人都是年约二十四五,身姿挺拔相貌不俗,一身青色短衫虽是仆从打扮,却材质考究,干净整洁,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下人。

    李元、李立、李朋。

    青云城李家的二管家李平的三名死党兼狗腿。

    二管家李平是家主夫人陆莘的忠实狗腿,而李轻茗与陆莘势如水火,这三人自然是敌非友。

    见此三人,少女秀眉微蹙。

    “只有你们三个?李平在哪儿?”

    三人中身材最为高壮,一脸憨厚的李朋说道:“平哥练功偷懒被老爷发现,罚绕城跑圈,现在应该已经跑到青云河……”

    旁边的瘦高个李立一脚就踢了过去,打断了自曝家丑的恶劣行径,而后清清嗓子说道:“平哥为老爷夫人做事,日理万机,哪有工夫管旧宅拆迁的小事,小姐若是想见平哥,我等可以代为预约……”

    李轻茗听了顿时冒火:“我见李平还要预约?”

    李朋闻言也点头附和:“她是老爷的亲女儿,平哥只是二管家,应该是平哥来见她才对。”

    李立气急败坏:“你这蠢货到底是哪边的!?来之前怎么交代的?台词背不熟不要随便插嘴!”

    李元则幽幽地用捧读一样的语气说道:“轻茗小姐虽然是大老爷的亲女儿,可现在家族影响力指数只有17.3,比平哥的18.1还略逊一筹……”

    李轻茗听得越发恼怒,这三个笨蛋就连挑衅都蠢得让人无法直视!

    沈园是她娘沈月娥去世前留给她的为数不多的遗产之一,然而不久前,她却忽然被人告知此园已被家主李风云列入家族拆迁规划!

    李风云那混账一生忠于仙道修行,对家族事务爱理不理,完全甩手掌柜。这种缺德冒烟的勾当当然只有陆莘那个恶妇才做得出来!

    李轻茗的母亲沈月娥还活着的时候,虽是妾室身份,却是李风云身边唯一的伴侣。直到母亲死后,陆莘才进了李家大院。对此陆莘嫉恨不已,自然迁怒于李轻茗,动辄因为她修行进度欠佳减她日常用度和零花,以至于堂堂家主的长女沦落到每日清汤白菜的惨境。

    如今的拆迁阴谋,自然是陆莘得寸进尺的结果。李轻茗不久前上书抗议,怒斥陆莘的阴险歹毒,然而抗议书却如石沉大海,直到许久之后,才得到一封回信,落款赫然盖着李风云的私章,但内容却是以书信格式不合乎文法规范为由直接把投诉信退了回来!

    就在李轻茗逐渐怒意酝酿翻转的时候,脑海中响起王九的声音。

    “诶,你还是家主的长女?”

    李轻茗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浑身都是一激灵,随即在脑海中怒吼:“王九!你又偷窥我的心思了!”

    “根据主从契约,我一直都是光明正大地看,偷窥这个词是形容……”

    “我知道!这里没你的事,别来添乱!”

    王九说道:“我是正好有事情要提醒你……”

    “没空!等我应付完这三个下人再说。”李轻茗恶狠狠地挂断了自家主人的通话,另一边冷着脸色对那三人淡淡说道,“我不管你们的规划怎么设计,我就住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

    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那三条狗腿,只是才背过身,就感到后颈微微发麻,习武多年的直觉传来警讯,令她下意识向前一扑,要躲过身后袭来的恶意。

    然而身后的袭击来的太快,少女重心才刚刚前倾,肩上就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而后,一股钝木却无可阻挡的力道沿着肩膀传遍周身,令她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小姐,得罪了。”

    李立的声音在身后显得格外刺耳可恶。

    “平哥跑圈之前……哦不,日理万机之前,告诉我们说小姐外柔内刚,很可能不惜与家族翻脸也要坚守到底,为了避免我们施工的时候为难,一定要将小姐先请回家族大院。可惜我们三个虽有一身蛮力,却哪里敢与小姐动手,便求平哥拿了一张定身傀儡符,待会儿请小姐随我三人先回家暂住两日。待这边工程完毕,一定会给小姐安排新的住处。”

    李轻茗只感五内俱焚,恨不得把这三个贱人千刀万剐,另一边也内心惶恐,生怕自己真的就此离开,便再也见不到这熟悉的小院。

    李立、李朋、李元这三名下人虽然个个都一身好武艺,放到武林中足以成为一流高手,却还不放在李轻茗眼里。她10岁从内门锻体班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武林超一流高手。

    然而定身傀儡符却是仙家符箓,纵然只是最基础的白符,定住李轻茗却是轻而易举,不能御气成风,就挡不住符上的力道。

    焦急、愤恨、乃至惭愧自悔,种种感情一拥而上,令少女眼眶酸涩,视线朦胧,而就在此时,王九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我之前就是想提醒你,有人想用傀儡符定你。”

    “……然后呢?”

    “然后你说没空啊,你自己说的话都不记得啦?”

    “我当然记得!你现在是来嘲笑我的吗?!”

    “不,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应该有空了,所以提醒你一下。”

    “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已经太晚了?那就算了,本来还想帮你挣脱束缚,既然已经太晚了……”

    “等等你能帮我挣脱束缚!?”

    “当然可以,白符而已有何难的?”

    “那你还在等什么!?”

    “等你有空的时候……”

    若非王九的声音听起来确是诚恳,李轻茗现在就想把小本本上的一号仇敌改成他的名字!

    “现在帮我解除束缚,还有,待会儿可能要跟这三个笨蛋打一场,他们虽然实力一般,但是三人配合起来就很麻烦了,一定要配合好我的动作。”

    王九说道:“要打架吗,好啊!”

    说完,他将剑世界内的徐徐清风送入李轻茗体内,定身符的力量顷刻间便如雾霾般被风吹散,李轻茗只觉浑身一松,那沉重如山的压力已不翼而飞!

    少女喜形于色:好!想不到这口白板钝剑居然真能解仙家符箓!单凭这一点,自己那9两银子就赚翻了!如果将这口解符剑拿去拍卖,怕是几百两银子都有人抢着要……不,能顷刻解白符,拿去换风晶都绰绰有余,从此就再也不用清汤白水,哦见鬼我特么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东西啊!

    接下来,是趁那三人不备先制服1人,之后再以一敌二,以她现在的实力应该会比较好大……不过那三人形影不离,配合极其默契,自己的机会只有一瞬间,但是只要以追风剑的起手式去攻李元,应该有八九成的把握。

    然而还不待李轻茗思考完全,手臂忽然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一把握住腰间长剑,而后整个人便如被无形的绳索拉扯,向前跌跌撞撞地扑了过去,而前方……赫然是那个最为高壮,实力最强的李朋!

    少女在心中怒吼:王九,你在干什么!?你要害死我吗?!

    果不其然,李朋虽然头脑迟钝,身体却灵敏地不可思议,在李轻茗瞄准他背后出剑前扑的瞬间,就感到背后一麻,下意识拧转身子,右臂顷刻间膨胀一圈,青色的血管如毒蛇一般虬结,手臂似铁棍向下扫荡过去,封死了李轻茗的剑路。

    长剑起势太慢,已经越不过李朋的铁臂封堵,白板钝剑更不可能对李朋那7重天的麒麟臂神功构成任何伤害,撞在手臂皮肤上,只发出当啷巨响,剑路便不受控制地偏斜向下。

    而后,在李轻茗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白板钝剑在李朋的腰肌上轻轻一擦,李朋便瞪大眼睛,一声不吭,双手捂着腰部倒了下去,而后干呕不止。

    同一时间,李元和李立早已警惕起来,一个抽出两把短剑,另一个则将背后的齐眉棍挡在胸前。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便如先前那一幕的重放。白板钝剑分别在两人的兵刃上重重一撞,剑路便歪歪斜斜,仿佛脱线的风筝,在两人胸口和大腿上各自一划。

    之后两人就在地上蜷成了虾球,干呕不断。

    李轻茗瞠目结舌:“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剑上有毒?”

    “呸!”王九难得地爆了粗口,“在如此优美精致的我身上淬毒?你为什么不去用鼻子吃胡萝卜?!我只是点了下他们的罩门。他们三人应该是修行了某种外门护身的功夫,但是都没修炼到家,罩门比你的脸还大。”

    “喂!?”娇小玲珑的李轻茗手捂着脸蛋,脸色绯红,心里也是纳闷。

    这三人修行的护身功夫虽不是多么上乘的功法,却也是李家外门秘传,武林顶尖,接近仙家级数,哪会有那么大的罩门?何况谁家罩门是放在腰上腿上?

    不,这种搬运气血的硬气功,除非练到9重天小圆满以后,除了固定的罩门之外,随着气血运转,奇经八脉偶尔会有断续点,但这种流动罩门一闪即逝,就连风起境界的仙法修士都难以捕捉,更遑论用那慢悠悠的剑势后发先至,恰到好处地点到气血断点上……

    此时再看腰间那口平平无奇的白板钝剑,李轻茗只感到头脑有些昏眩,隐约间,不由思考起这样一个问题。

    难道说这口白板钝剑……其实运气特别好?!

    如果让它来帮忙抽彩券的话,自己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富可敌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