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全都是孽缘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全都是孽缘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全都是孽缘</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index.html">下一章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刚刚和严诩我跑你追的时候,二戒仿佛是个挺二的和尚,但当他说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八个字之后,越千秋觉得,这和尚两眼亮闪闪的,以至于他有种错觉,仿佛对方光溜溜的脑门上,仿佛贴着一个亮闪闪的我是诸葛,快夸奖我的标签。

    “捕风捉影的消息,也就是你好意思拿来说!”

    严诩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可脸上到底少了几分戏谑之色。想到自己刚刚和周霁月商量的事,他就抱手说道,“有个事我先和你通个气,我打算趁着这次武品录重修的机会,在金陵城建一个武盟,各大门派每派出个一两人作为执法,我来当这第一任盟主。”

    饶是二戒和尚素来也是不大在乎世俗评论的人,此时此刻听到严诩用吃饭喝水一般平淡的语气说要当武林盟主,他也不禁呆了一呆,旋即去看周霁月。

    在他的炯炯目光下,周霁月分外无奈地苦笑道:“二戒长老,严掌门的意思是,从武品录最后的门派掌门开始,每人轮流掌管武盟一年,如此周而复始。”

    原来不是永久性的,也不是十年年……

    二戒和尚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随即呵呵笑道:“行,这也算是我今天来的成果之一。我这就回去知会主持师兄。只不过,严大你既然要当这第一任盟主,此次又身兼东道主,你也该出门四处拜访拜访了。已经有人在说,你出身富贵,惯会拿架子,居然不露面。”

    “呸,嫌我拿架子?当初玄刀堂被除名的时候,这么多门派就没一个站出来说公道话的,还不如我娘呢!他们还好意思嫌弃我?我不嫌弃他们就不错了!”严诩说着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看到你就想到越小四这混蛋,快走快走,省得我反悔留你下来当练刀的靶子!”

    见二戒洒脱地耸了耸肩,扭头就走,越千秋便看着严诩说:“那我去送送二戒长老?”

    “送他干嘛,腿长在他身上,他不会走路?”

    严诩虽不大乐意地嘀咕了一句,可越千秋冲他做了个鬼脸,已经追着人去了,他也只好对周霁月抱怨道:“你行走江湖经验少,不知道这皮里阳秋的家伙有多可恶。当初我一气离家,越小四表面上给我出主意,借机把我绊在外头,就是这和尚潜入客栈偷了路引!”

    “等我回到客栈的时候,路引没了,转头越府就传来消息,说是越小四出走了!那时候我气得杀了他们俩的心思都有!”

    越千秋自然不知道,严诩直到现在还对十三年前的事耿耿于怀,送了二戒和尚出来时,他正琢磨着怎么打探这奇葩三人组的过去,就只听二戒和尚唏嘘不已地说。

    “想当初认识你爹和你师父的时候,我还是少林俗家弟子,也只是师父的记名弟子。那会儿我刚好游历到金陵,没钱花了,就琢磨着在集市上摆了个擂台,谁能十招打着我,就得十贯钱,打不着,赔我一百文,其实我身上就只剩几文钱了。”

    “结果,一个个竖着上来,横着下去,到最后那些家伙不服气,就把赌约改成了两个人一起上,赢我的赌金涨到二十贯。本来我已经赚得盆满钵满,谁知道你爹和你师父竟来搅局!”

    越千秋可以想象当时那副太过美丽的画面,有心想为二戒和尚鞠一把同情之泪,可他又实在觉得好笑,终究忍不住问道:“那最后结果怎么样?”

    “废话,当然是他们落井下石赢了我,还揪着我拿出二十贯!他娘的我那会儿打了几十场,不过才赢了几贯而已,到哪给他们赌金?”二戒和尚恨得牙痒痒的,随即冷哼了一声,“这两个家伙就借口架了我去官府说理,其实把我弄到一家馆子,硬敲了我一顿竹杠,白吃白喝了我一顿。”

    “要是那会儿我知道,他们两个一个是长公主的儿子,一个是户部尚书的儿子,居然消遣我这个穷鬼,我非得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越千秋只觉得十几年前的严诩和越小四裹挟了二戒去大吃大喝的一幕,仿佛活灵活现在眼前闪过。那一瞬间,他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二戒却清清楚楚看到了。

    那微微眯起的眼神中,流露出温暖的笑意,带着几分慧黠,像极了当年和自己同谋坑了严诩的越小四。

    当年越小四之所以能在离家之后最初的一年中,拳打三山脚踢五岳,把不甘寂寞的各门派年轻弟子拉走了二三十,以至于被各派掌门怒斥为搅屎棍,也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他至今都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跟着越小四去闹腾一场,实在是很可惜。

    那时候,他不相信一个出身官宦的子弟,能够放下富贵生涯,潜入敌国,可事实证明,他最终看错了人,那个曾经满脸满不在乎笑容的年轻人,确实在各种方面都出乎了他的想象。

    而在二戒和尚呆的时候,越千秋就突然问道:“大师是不是和我爹一直有联系?”

    面对这一句很突兀的话,二戒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忘了刚刚一直强调的,让越千秋收起大师这个称呼。他当然能够一口咬定没有,可现越千秋那脸色和眼神分明是认准了,他只能无可奈何地说:“没错,那家伙一年半载总能有一封信捎给我,也不知道哪来的渠道。”

    “大师特地把少林寺的正牌信使打昏,自己跑来说了那么两个消息,也不是什么心血来潮?是不是和我爹最近这一次来信有关?”

    “你小子真像是他亲生的,就和他肚子里蛔虫一样!”二戒非常烦恼地挠了挠早就没有三千烦恼丝的脑袋,最终索性实话实说道,“就在大概一个月之前,他来了封长信,说是要我抽个时间过去接应一下他,说什么当初跟他走的各派英杰,有些个要回来。”

    这和尚果然也知道越小四在北燕!

    想到诺诺故世的母亲,那位北燕平安公主;想到诺诺已经平安抵达了金陵;如果越千秋再不知道,越小四正在一点一点把人手从北燕撤回来,那他就是猪脑子了。

    尽管站在国家的利益层面,越小四这颗扎在北燕上层的钉子当然是时间越长越好,可站在爷爷的角度考虑,他当然希望便宜老爹能赶紧回来和亲人团聚。

    因此,他想都不想就停下了步子,朝着二戒深深一揖道:“大师,看在我爷爷已经年近七旬,看在我家中妹妹正在翘盼望父亲归来,希望你如果可以,把我爹和其他人一块全须全尾地带回来,拜托您了!”

    二戒顿时僵在了那儿。他倒是没想到越千秋这个养子竟然见过越小四,也没想到越千秋竟然知道越小四的下落,只觉得今天自己跑这一趟,实在是自己给自己出了个大难题。于是,见越千秋竟然就保持着那一躬到地的动作,他只能气急败坏地上前使劲把人拉了起来。

    “你小子和你爹一样,就是个表面笑嘻嘻的倔牛!成了,我答应你!”

    见直起腰的越千秋咧嘴一笑,他只觉得这小子更像越小四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越千秋肩膀上使劲捶了两下。

    “别送了,回去对你师父说,我没工夫在金陵耗,今天就走了。他要看不惯少林寺之前和老乌龟似的慢吞吞,自己找我主持师兄打擂台!”

    越千秋差点没被二戒和尚那两下给直接捶进了地里,可好容易消去那偌大的劲力,他却依旧是肩膀麻,浑身微微颤抖,竟是眼睁睁看着这个身姿挺拔的英俊和尚消失在视线中。

    没有真正走过江湖的越千秋并不知道,如果说,青城的浮云子杜白楼曾经因为疯狂的四处挑战而闻名遐迩,那么,少林寺最年轻的罗汉堂执事长老二戒,便是因为切磋狂而一度被少林高辈僧人列入黑名单,这家伙不折腾外人,专折腾自己人,一天打十几场是家常便饭。

    而这个极其不靠谱的和尚之所以还能当上执事长老,原因只有一个。

    不是因为他武艺在少林独步一时,而是他在游历之时,曾经靠着一双肉拳,在府州打掉了一个少林寺弃徒开设的有通敌嫌疑的寺院,顺便给军中当了三年教官,培养了一群不是僧兵的僧兵!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