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雅俗

第七百一十九章 雅俗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许旭峰为什么要坚持秘不发丧呢?这主要是跟朝廷的一项不成文的规矩有关。自古以来,中国都是以孝道治理下,这父母逝世,朝廷官员必须回家守孝三年,这个称之为丁忧。

    在这三年里,你的离职守丧,等时间到了,再重新起复。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回家丁忧,但是从此以后,那你的名声就臭了。你连父母都不孝顺,那谈何对国家忠诚呢?便是皇帝,也不会喜欢这样的人。

    可回家丁忧,这三年的时间,你哪怕再炙手可热,那也该凉了啊。就算是起复了,那指不定会分到哪个冷板凳上面呢。你三年不来坐衙,你那位置总不能空着。

    在这一点上面,其实武官倒是会宽松一点。武官丁忧,是不需要解除官职的,只需要守丧一百,其余的什么“大祥”、“祥”以及“卒哭”之类的,还会另给假期,比文官要好很多。

    许旭峰是武官,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反倒好了。但是,许旭峰过几可是要去金陵参加受俘祭的人啊,以他当初立下的功劳,皇帝都会亲自接见他,对于他的前途有着不可限量的帮助。

    若是他此刻守丧在家,那就没法参与祭了。等到祭一过,皇帝都回京城了,你再想见到皇帝,那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如此重要的一个机会白白流逝,他岂会甘心?

    “父亲,孩儿此举,也是为了光复我们许家。不得已之处,还希望父亲原谅。等此事了结,孩儿必然向皇上请旨,给您进行追封。”许旭峰跪在许光祖的尸体面前,心中暗暗的道。

    ……

    许旭峰因为许光祖的事情,哪里还有闲心思对付方洪。在命人打造了一口棺材之后,就悄悄的将许光祖的尸体停在一间屋子里头,还命人伪造许光祖出门访友的假象。因为口风的原因,村里竟然无人知道许老爷子已经死了。

    银珠的母亲因为头磕在石头上,终究是没有救得回来,匆匆的就被埋葬了。至于银珠,则是被许旭峰给送到了外地去,嫁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从此羊角水村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在此事了结之后,许旭峰便赶紧离开了此处。羊角水村于他而言,有太多令他痛苦的事情,他一刻都不想在这呆下去了。

    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方洪也离开了村子,往金陵的方向而去。

    方洪这次出门,并非以念头出游,而是真身出行。毕竟,他是要去金陵观摩祭,修行《龙虎金丹真解》的,若是仅靠念头,怕是那祭之时产生的气息波动,都能将他的念头震散。唯有他本尊出行,才能抵挡住那滔滔不绝的地大势。

    再者,他是为了修行武道法门的,你这肉身不带着,还修个屁啊。

    方洪乘坐一艘商船,从长宁的码头出发,赶到了南昌,然后再从南昌换船前往金陵。

    “刷。”巨大的船只,从水面上面掠过,一群野鸭子,扑腾起了翅膀,朝着空飞去,在水面上惊起了一连串的涟漪。而这涟漪,很快就被船只给层层的破开,最后又消弭于无形。

    一轮红彤彤的落日,斜靠在远处的水面,无数新生出的芦苇,斜插出水,让人仿佛置于画中。

    方洪站在船尾,看着远处的落日,感受着带着略带湿气的空气,心中一片的空冥。他是水神,对于河流,有着然的亲近和感悟。

    最近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忙碌着搜寻超凡,寻找着增强实力的方法,似今这样放松的时候,反倒少了许多。

    “日长睡起无情思,帘外夕阳斜。”方洪正欣赏着风景,一个清朗而顿挫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吟诗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身穿儒衫,满身的书卷气,眉宇之间,能看出几分傲气来。

    “文气冲,命格青紫,却后力不足,是一个坎坷的命。”方洪看着来人,只一眼就被对方的文气所吸引了,这人绝对是个文采风流的才子。只是,对方那青紫命格之中,却掺杂着不少白气,这就是明此人出生很好,但晚景凄凉。

    想想也很正常,生于一个优渥的家庭,读书又好,自然会生出恃才傲物的心思。而这等人,在这个世上,是最难混下去的。因为世界上最多的还是庸人,你太过于出众,不可避免的就会收到排挤。若是有人护着还好,一旦那个护着你的人倒了,那未来的艰辛也是可以预料的。

    不过,别人的生活如何,与自己无关,这人于方洪而言,只是人生中一个过客而已,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出乎方洪意料的时候,这个过客,却朝着自己走来。

    “这位兄台,可是往金陵而去?”这个书生走到了方洪的身边,冲着方洪拱了拱手,其话的语气略快,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但方洪能够看得出来,对方实际上并无恶意。

    “是啊,听闻子于金陵祭,想要一睹圣颜而已。”方洪笑了笑,因为皇帝要在金陵祭,南方不少的乡绅和士子都赶往了金陵,想要亲眼见见子的模样。

    “子有什么好见的,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巴,又不是三头六臂。有这个时间,应当多看看下苍生的面貌。”这个书生摇了摇头,似乎有几分嗤之以鼻。

    这年头,南方的士子多激进的狂士,不将王侯将相放在眼中。方洪对于这事倒是见得多了,也倒没觉得如何大逆不道。

    “我等俗人,可没有如此远大的胸怀报复,能看看子的样子,回家也好跟人吹嘘。”方洪斜靠在船舷之上,漫不经心的道。

    “兄台能出这番话,那可就不是俗人。这下之人,附庸风雅的多,自认庸俗的却少。而讽刺的是,附庸风雅的多是俗人,自认庸俗的未尝不是雅人呐。”书生也跟着笑了一声,开口道。

    “那兄台是俗人还是雅人?”方洪嘴角一翘,出声询问着道。

    “我自认为是俗人。”书生眼角露出了一丝狡黠,大声的开口道。

    “哈哈哈。”二人相视一笑,倒是心照不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