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封口

第七百一十八章 封口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别……别过来。”本来这银珠母女俩正躲在一旁看着热闹,反正那贼人往别处跑的,也害不到他们。谁料到,这人竟会突然变向,往他们这里而来。那老妇当即吓得面色大变,不住的往后退去。

    殊不知,她的身后,就是院墙,而那赵老虎本来就是打算翻墙离开的,她这么一退,直接就挡住了赵老虎的路。

    “臭婆娘,真是找死!”赵老虎此刻为了求生,也顾不得那许多了,直接一手抓住那老妇的头发,就将其往边上一甩。

    “哎哟。”这老妇身形不稳,直接一头栽倒,脑袋磕在了院中一块石头上面。这一砸着实不轻,直接鲜血横流,陷入了昏迷之中。

    “娘!”银珠大喊了一声,扑了过来,但此刻她这娘亲哪里还叫得醒,能不能救活都是另了。

    “哼。”赵老虎根本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攀越而起,双手抓住了墙院的顶部,双腿在墙壁上一借力,整个人如同灵猴一般,直接翻了出去。

    他的这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迅捷无比,任谁看了,都得叫上一声好。别看他人高马大的,这轻身功夫竟然不赖。

    “啊!”可是,就在赵老虎翻身过院墙的时候,外面竟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听这声音,就是这个赵老虎的。

    一众士兵和家丁一听,赶紧从院门冲了出去,来到了院外。他们只看到,赵老虎整个人趴在地上,双目圆睁,脸上鲜血横流。

    再一看其脑袋上,有一个儿拳头大的破洞,脑浆血液一股脑从里面流出来。大伙看了看四周,很快就明白了。

    这墙壁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上面结了不少青苔,那赵老虎翻身过去的时候,一时不心,竟然被青苔给滑到了,然后一头摔了下去,他的脑袋正好砸在了一块尖锐的石头上,直接贯穿了脑壳,瞬间死亡。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心中既侥幸又憋气,侥幸的是,这人总算没能跑了,不然还真没法跟指挥使大人交代。但憋气的是,这人竟然死了,那指挥使大人的满腔火气,又该如何倾泻?

    “大人,这是那歹人的尸体。”几人将赵老虎的尸体给抬了进来,摆放在门口。而许旭峰已经进入了许光祖的屋子,正满脸沉痛的跪在地上。

    许光祖的心口被人插了一刀,鲜血流了一地,面上满是痛苦和不敢相信。显然,直到死前,他都不相信会有人来杀自己。

    “大人节哀。”几个士兵走到了许旭峰的身边,轻声的道。

    “滚,都给我滚,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守着院子,还被人给潜了进来!给我把这人的尸体给剁碎喂狗!”许旭峰此刻就像是一个暴怒的狮子,大声的咆哮道。而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言。

    许旭峰咆哮了半晌,然后才垂头丧气的坐到了地上,“你们安排一些人,准备置办丧事,还有定做一具上好的棺材,我要将我父亲风光大葬。”

    众人点了点头,以许旭峰的身份,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别风光大葬了,就算他向朝廷请旨,给他父亲求个追封也是可以的。毕竟,朝廷在对死人方面,可从来都是很慷慨的。

    可就在众人要离开的时候,许旭峰的面色忽然变动了几下,伸手抚摸着自己怀中的圣旨,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犹豫。

    “等等!”许旭峰大喝了一声,把众人给重新叫了回来。众人垂手侍立在一边,不知道指挥使大人想要干嘛。

    “你们几个,从外地找个木匠过来,偷偷的打造一具棺材。丧事的事情,等到三个月之后再。记住,今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得外泄。”许旭峰看了众人一眼,压着语气道。

    众人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啊。如今已经是春了,再过些日子,气都变热了,若是老爷子不赶紧下葬,那人可就臭了啊。

    “你们听到了没有!”许旭峰的语气加重了一分,厉声的道。“是。”众人吓了一跳,赶紧点头。

    “行了,你们下去,林班头留下。”许旭峰一挥手,让他的手下和家丁离开,只将那县衙的班头给留了下来。

    “大人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人么?”林班头低头看着许旭峰,轻声的问道。

    许旭峰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吐出了一口气,然后将腰间的一块玉佩取了下来。这是泉州当地一个富商为了讨好他,所赠送的一块和田玉佩,他因为极为喜爱,所以一直都佩戴在身上。

    “这块玉佩赏你了。”许旭峰将玉佩递给了林班头,面上十分的冷漠。

    “大人,这是何意啊?人愧不敢当啊,折煞了,真是折煞了啊。”林班头有些贪婪的看了这块玉佩一眼,但是手却连连的摆动,一副不敢接受的模样。

    “让你收着你就收着,我只想让你记住一点,我父亲今日死亡之事,你半个字也不得泄露出去。”许旭峰看着林班头,沉声的道。

    “这……那的就谢过大人赏赐了。”林班头嘿嘿一笑,然后伸手将玉佩接了过来,直接揣入了怀中。这块玉佩,如果拿出去卖,怎么着也得数百上千两银子,他捞一辈子的油水,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啊。

    “你也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许旭峰皱了皱眉,无力的挥了挥手,让林班头出去。

    林班头也知道自己在这纯粹是惹人讨厌,便赶紧点了点头,从这屋子之中快速的走了出去。嘿,这趟没白来,不仅见识了一场好戏,还得了这么个宝贝。

    “真是猪狗一般的东西。”看着林班头离开了,许旭峰的眼神之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冷意。他对于自己的士兵和家丁都信得过,倒是不担心他们会泄露此事。唯有这个班头,油滑的很,必须得封住他的口。

    噢,对了,不仅仅是这个班头,还有银珠母女,这两个人也不能留下,她们也是知道此事的。如果能够把二人送走,那是最好了。如果不能,那就是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许旭峰想到了这,眼神中的冷意变成了杀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