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六百八十九章 过招

第六百八十九章 过招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皇上到底还是胡闹了一点,我们身为辅臣,可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蒋冕呵呵一笑,手指敲了敲桌子。

    “是啊,我当年受先帝遗命,要好好教导皇上,如今皇帝依旧嘻游荒唐,我也是有责任的。这一次,坚决不能让他再错下去了。”杨廷和点了点头,他是首辅,如今了这话,那就相当于一锤定音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赶紧命人将那谭季堂召回京城。此人端是不像话,竟然和那帮太监勾结到了一起,妄图撬动我大明江山。”听了二人的对话,梁储的心中也有数了,当即开口道。

    为今之计,是必须得将这件事给低调处理,所有涉事的人员,全部的控制起来。尤其是谭季堂以及镇守太监府的其余太监,事情都是从这些人的口中传出来的,只要封住了他们的口,一切就好办了。

    最好能够将谭季堂给拉拢到自己一方来,让他回头是岸,这样主动性才能被他们掌控。

    “只是……我怀疑,这个谭季堂会不会再写一封折子,送到江南那边去万一皇帝拿着折子,借题发挥,那我们也是难办啊。”虽然内阁的几个阁老权力很大,但皇帝毕竟是皇帝,占据着大义的名分,若是皇帝先发制人,那他们也会很被动。

    “这样可能性倒是也有,如果是这样的话,再召回谭季堂,那就太不保险了。万一他拖个十半月,等皇上那边先出手了,那我们做什么事都晚了。”杨廷和按了按脑袋,觉得有些头疼。他们占据的位置越高,需要思考的东西也就越多,在这种斗争之中,稍微有些错漏,就会万劫不复。

    “不若这样,我们先行出手,给谭季堂安一个罪名,最好是通敌叛国。如此一来,他的所有行为,都将是别有用心,就算皇上想要趁机刁难,也无从下手了。”蒋冕的眼睛中透露出一丝光芒,坚定的对着二人道。

    “这……”杨廷和与梁储听闻了此言,当下就算一愣,谭季堂怎么都是一个巡抚,给他安一个罪名,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而且,此法已经属于阴谋范畴,失之于堂堂正正,不太符合他们一贯的作风。

    “此时除了兵行险招,别无他途了,为了我大明江山,我蒋冕愿意做这个罪人。哪怕事情败露,我也愿意一力承担!”蒋冕的语气夹杂着一丝火气,大声的开口道。

    “敬之,此事是我们三人共同商议的,岂能让你一人担责。”杨廷和拍了拍蒋冕的肩膀,一脸轻松的道。似他们这等级别的,只要不是叛国求荣的大罪,最多也就是个告老还乡而已。他们各自的年纪也不了,大不了回家养老去,也给下面的人腾腾位置。

    三个各自商议了一下,继续完善了一下他们的计划。

    但是,就在他们的计划将要施行的时候,总有人不愿意让他们如愿。

    “你们听闻了没有,兴王杀死了镇守太监王贵”在京城的一处酒楼之中,一个书生十分兴奋的道。

    “略有耳闻,传闻那王贵嚣张跋扈,祸乱地方,兴王听闻了之后,便命令手下人将其给杀了。此举实在是大快人心,按我呀,阉狗就是该杀。”在他的边上,另一个书生当即接口着道。

    “哈哈哈,兴王替地方除害,当浮一大白啊。”几个书生谈笑之间,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语气十分的畅快

    “哎你们所言何事啊我怎么没有听啊”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边上一些士子的注意,当即,那些人一起围拢了过来。

    “山西的镇守太监王贵知道不知道此人前些年被下派到山西,不仅鱼肉乡里,传闻还残害了不少忠良。此人不能人道,却喜欢搜刮一些良家的女子,带回家去狎玩,不知道多少人家因此受苦。”其中一个书生站了起来,一拍桌子,义愤填膺的道。

    “阉狗真是害人不浅,朝廷就该将所有的阉人都给杀了!”此人到了这里,旁人自然是跟着咒骂不已。其他地方的人或许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京城的太监数量太多了,不少人都厌恶太监。尤其是读书人,觉得太监不阴不阳,有悖人伦,就不应该存于这世间。

    再加上太监和文官集团,生的对立,进一步的增加了这种恶感。如今大家听闻了这些消息,一个个都是满肚子的火气。

    “这王贵的恶行,终究是让人看不过眼了。这人是谁呢自是我们的兴王了。兴王身为藩王,明面上不好处理,便派了几十个护卫,按照潜入到了王贵的府中,直接将其给杀死在家中。不过,那几十个护卫,因为被王贵手下的鹰犬给发现了,差不多全军覆没,只有一人逃了出来。”在道这里的时候,那读书人的语气,忍不住的低沉了下来。

    “真乃义士也,我等读书之人,当替他们立碑做传。”余人听闻了这些消息,当即肃然起敬,同时也为这些人而感到痛心不已。

    “是啊,他们是义士。但是偏偏有人不愿意让我们的义士们瞑目。你们可知道,那阉狗在山西的势力极大,不仅养了一大批鹰犬,还结交了山西巡抚谭季堂。谭季堂在王贵死了之后,立志要为其报仇,便写了数千言的奏折,还将从义士们的身上搜索出了兴王府的令牌作为证据,希望严惩兴王殿下。”那书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仰面朝,似乎十分的不忿。

    “什么还有这等事情难道为民除害也是错了么”其余的读书人一听这个,个个都是愤怒异常。

    “是啊,我也一直在问这个问题难道为民除害错了么现在答案是很肯定的,错了。这不做不错,多做多错呀,难道其余人就不知道王贵滥杀无辜么难道其余人不知道王贵欺压良善么不,他们知道,但是,他们更知道,杀死王贵的后果是多么严重,所以他们才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呐。”书生的嘴唇颤抖着,语气更加的沉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