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六百七十五章 镇守太监

第六百七十五章 镇守太监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在林家人走了之后,只留下躺了一地的士兵,以及被捆在树上不住惨嚎的太监。方洪一手抓住了那太监的领子,猛然用手一扯,对方身上的绳子就层层的崩裂,被他给提在了手里。

    这个太监被方洪的念头冲击,此刻早就变得跟个傻子一样了,哪怕被人提在了手中,也仅仅是在无意识的挣扎着。

    方洪将其拉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一点火星飞出,就落入了此人的身上。火星中蕴含的温度极为霸道炽烈,呼吸之间,那人的身体就被烧成了灰烬,随风一吹,消失在了世间。

    而方洪的面容则是微微的扭曲,身上的筋骨不住的发出炸响。几个呼吸之后,他的面容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脸庞变得消瘦了许多,面色苍白,眼窝深陷,看上去充满了阴森之气。而他的身高,也矮了几寸,如果有外人在此,定然会发现,他此刻和那个太监长得一模一样。

    “嘿,我倒是要看看,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鬼。”方洪轻轻的一甩袖子,大步的从角落之中走了出来。

    他修行的和之中,都有竺武术的影子,而竺武术在柔韧性方面的修行独树一帜,完全可以实现人体筋骨肌肉的调整和变化。

    “你们这些懒货,快点给我起来。”回到了远处,方洪轻喝了一声。这嗓音被他刻意的给捏尖了,跟那太监竟然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哪怕是极熟之人,不仔细的分辨,也不会听出什么异样来。

    那些士兵刚刚被林府的家丁给打翻在地,但是,他们本身也没有受多大的伤,缓过来之后,一个个就赶紧站了起来。

    他们这个时候才发现,那王公公的衣服怎么变了怎么穿着的是那公子哥的衣服而且,刚刚王公公被打的这么惨,那公子哥怎么就放了他了

    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世上还要如此神异的法门,可以让人生生的变成另一个人。

    “走,我们快点回去,我要将此间的事情告与义父。”方洪一挥手,便领着一众兵丁离开了此处。

    整个山西,全部的权力被三方势力给划分了。除了掌管边军的总兵和管理民政的巡抚之外,还有一方无法被忽视的力量,那就是镇守太监。

    太监是一群十分独特的群体,他们是子的家奴,生就受到皇家的信任。因为他们身体残缺,永远也不可能谋朝篡位,所以,皇帝也敢放权给他们。

    但同时,他们也被所有人歧视和嘲笑,使得他们的心性开始扭曲。不少太监都贪恋权位或者大肆敛财,就是为了从权财之中,得到那强烈的满足感。

    镇守太监王贵的府邸是城西的一处偏远院落,这院落深处一片胡同之中,门户曲折幽深,不似寻常人家那般堂堂正正。一进入那胡同口,就觉得阳光都被遮蔽了大半,气氛顿时就变得阴森了起来。

    方洪带着一众兵丁,从那胡同口走了进去。通过那太监王承义的记忆,他对于此处极为的熟悉,哪怕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

    “此地好重的怨气和阴气,幸好是阉人住所,不然早就横死了。”此处宅院选择的地方也是巧妙,正好处于阴阳壁障薄弱之处,和那太平观极为相似,所以这里头的阴气极重。而且,因为此地还积聚了极重的怨气,寻常人住在这里,不消三个月,就得重病缠身而死。

    但是,巧妙的就是,这里是太监的住所。太监的身体非阴非阳,鬼神厌弃,居住在这等阴阳交汇之所,不仅没有坏处,反倒会助长他们的气运,让他们不受劫难。四周那一圈浓浓的怨气,只能徘徊于外,根本就进去不得。

    方洪很熟络的从侧门进入了院子,径直的走入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换上了一身太监的服饰,才走出了门。

    在换上衣服之前,方洪操控着水流,将这衣服使劲的浆洗了一遍。倒不是他有洁癖,实在是他觉得这件衣服上,总是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骚味。

    “王管事,又来拜见老祖宗啊。”方洪穿着新换上的衣服,来到了一处院附近。他一靠近这处院,便立刻有两个太监迎了上来,满脸谄媚的笑容。

    虽然大家的年纪都差不多大,但王承义的身份,可远远不是这几个人能够比拟的。王承义是镇守太监王贵的第十三个义子,也是王贵的左膀右臂,而这两个太监,仅仅是伺候人的杂役,算是最底层的存在。

    “义父的心情可还好,有劳你们照顾了。”方洪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两锭银子,悄悄的塞给了这两个太监。

    “嘿嘿,谢管事大人的赏。老祖宗的心情好着呢,刚刚才吃完饭,如今正在听曲呢。”那两个太监摸着沉甸甸的银子,面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就将自己等人知道的事情都了出来。

    “行了,你们先下去,我要去面见义父了。”方洪挥了挥手,然后朝着院内走去。以前王承义来这儿的时候,都会向这二人询问一番,他为了不生意外,自然也得如此行事。

    这院看着不是很大,但是,屋子里头却修缮的极为豪奢。地面是铺设的是西方的羊绒毯子,屋中心还放了一个镶金的炉子,里头烧着异香扑鼻的兽炭,推门进来,就觉得有一股子暖气和香气扑面而来。

    屋角摆放着一个红木的床榻,四周用珠帘围了起来,里头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唱曲声音,透过那厚厚的珠帘,隐约能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

    方洪推门进来之后,念头瞬间笼罩了整个屋子。珠帘里头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那唱曲的女子,坐在床榻的边上,而一个满头白发,面上皱纹横生的老者,则斜躺在不远处,双目微微的闭着,一根手指随着那曲声微微的叩动着。

    “义父。”方洪站在门口,模仿着王承义的语气,口中喊了一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