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蕴养剑器

第四百四十八章 蕴养剑器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方洪将七星剑横放于双膝之上,浑身上下的气机流转不定,自身的意志,不住的灌输到剑身之上。《混元剑经》之中的飞剑术,实际上是一个人与剑沟通的过程,其中掺杂了道门的练气和观想法门。

    不过,这门剑法修习起来十分困难,不仅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更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因为剑器必须常年用五金和药材洗练,才能让其锋芒日盛,从而反馈到人身之上。

    将剑当做人来养护,将人当做剑来磨砺,这才是飞剑术的精髓所在。

    “呼。”方洪的胸腔之中,鼓起了气息,他按照《混元剑经》之中的方法,开始搬运起气息。修行飞剑术,还需要有配套的呼吸之法。不然锐利的剑罡会侵袭你的身体,减少你的寿命。毕竟,这门剑经,乃是护道法门。只讲杀伐,不讲长生。

    饶是如此,这飞剑术的危险性还是很大。一不小心,就能损伤了你的肺部。人体五行,肺部属金,你吸纳宝剑的锐利之气,便是蕴藏于你的肺部之中。人的内脏是何等脆弱,很难抵挡住里面阴损的杀伤力量。

    所以,自古以来,修行飞剑术的人,不仅难得长生,甚至不少都会横死,能活过四十岁都算是长寿了。也正是如此,道门飞剑术,一直都不入正途,符箓、咒言以及内外丹才是堂皇正道。

    两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方洪修行飞剑术,没有丝毫的进步。不是他的天资不够,而是这个法门就是如此,靠的全是资源累积和水磨工夫。

    大诗人贾岛曾经写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讲得便是这飞剑术,十年磨砺一把剑,却从不肯出手,只是静静的积蓄力量。

    而这诗的后半句,“今日把君示,何有不平事?”。力量积蓄到了顶峰,便到了出鞘之时。宝剑出匣,剑气冲霄,必须以人血祭之,不然其中的剑罡煞气,就会伤及自身,反噬其主。

    剑者,凶器也!

    太平观的三日法会结束,方洪随着众人返回了林家。那把七星剑,也被他偷偷的带着了。而太平观的人,很显然没有发现自家的宝贝已经被偷走了。

    回到了林府之中,方洪修行飞剑术,自然更加方便了。他命人打造了一个木制的剑匣,通体以楠木制造,雕琢出花纹,还刷上了一层红漆。楠木质地坚硬,耐虫蠹,封闭性极好,可以将剑罡煞气给锁住。

    同时,他也买了大量的五金之物,金、银、铜、铁、锡。洗练七星剑,必须得靠五金,让剑身逐渐的吸收,增长自身的锋芒。还有种种药材,人参、鹿茸以及麝香,放置于剑匣之中,以药力封镇,使得锋芒不外泄。

    这样的举动,花起钱财来,可谓是如同流水一般,不消半个月,便花了有数千两银子。这般的开销,就是林家这样的大家族也供养不起。好在,方洪自己有钱啊,他是贡江河神,在贡江之中找了数十颗饱满硕大的珍珠带了过来,没钱的时候,就变卖几颗,好歹也是支撑了下来。

    他一边大肆购买药材,一边还整日不让剑匣离手。而且,除非是洗练剑器,不然绝不打开。时时以自身的精神沟通剑器,增加自己和七星剑的联系。

    虽然他的这个行为十分怪异,但林家人对于方洪,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个新来的少爷,一向是特立独行,也没人能管的了他,便是老爷子的话,他也是不听的。

    时间一晃,便又是一个新年到了。过了年,方洪便是二十四岁。到了他这个年纪,一般人家孩子都满地跑了,但他却连成亲都是没影的事情。

    林家人可算是替他操碎了心,但他却恍若未觉,每日里就只顾着抱着一个剑匣,连吃饭都不肯放下,因为需要精神时时的沟通七星剑,他在很多时候,对别人的问话,都不怎么理睬。这导致,不少人都以为他得了癔症。

    本来,方洪长得也不差,再加上身上那股子润泽清新的气质,很多人家也都想把女儿嫁给他。可一打听,这位少爷好像脑子不怎么好使,一个个都放弃了。一些小门小户的,倒是不嫌弃这一点,但林老爷子又不乐意了。他这外孙一表人才,怎么能接受这些小门小户人家的女子呢?所有上门来的媒婆,都被他给赶走了。

    但林老爷子把这些媒婆赶走之后,其实心中也有些后悔,方洪再这么拖下去,可终究不是办法,要不就找个小户人家的凑活?实在不行,先做个妾室也好啊,等生个一儿半女,这孩子的心就能定了下来,也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就在他这后悔的功夫,却有几个人上门来拜访了。这几个人林靖远也都认识,给他女儿做过奴仆,正是人厨子几人。

    说实话,林靖远其实打心眼里看不上这几人。他们以前都是山西附近的盗匪,劫掠商队无数,是官府通缉的对象。虽然后来洗白了,做了他女儿的家仆,但林家毕竟是书香门第,对这种事情忌讳的很。

    但林靖远还是让几人进门了,上一次,要不是人厨子他们报信,他还不知道原来他还有一个外孙在世上呢。

    “林老爷子,好久未见了。”和一年前相比,忠叔头上的白发多了少许,但身体依然壮实。杜老鬼脸上的皱纹更深了,那独眼中的光芒浑浊不清。看到二人的瞬间,林靖远对他们恶感瞬间的淡了不少,心中升起了一些唏嘘。

    都老啦,二十几年前,人厨子一伙人可都是西北闻风丧胆的大盗,尤其是在太原附近,几乎可以让小儿止啼。但现在看这两人,黄土已经到脖子了。自己何尝不是呢?还能有今年活头?

    在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憨厚的青年人,上次见面的时候,听他们提过一耳朵,好像叫什么李晋安。林靖远记得不太真切,毕竟只是一个下人,他哪有这闲工夫记住那么多。

    “你们几人前来,可有何事?”林靖远让人奉上茶水,各自落座之后,他才开口问道。

    “哈哈哈,自然是为了少爷的亲事而来。”忠叔哈哈一笑,面上带着喜气。而林靖远的双目也是一睁,耳朵立刻竖了起来。</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