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四百三十三张 逼婚

第四百三十三张 逼婚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咳咳。”林靖远走到了方洪跟前,轻声的咳嗽了几声。方洪似乎这才发现,赶紧从栏杆上头跳了下来,朝着他行了一礼,“外翁,您怎么来了?”

    林靖远将自己的拐杖放到了一边,而方洪则是瞬间心领神会,上去扶住了他的胳膊。看到这一幕,林靖远才笑了一声。这就是他喜欢方洪的地方,方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团不受力的水,任凭你是长辈还是小辈,他都会对你十分客气。这种客气是不含任何尊卑的,似乎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一个样子的,这让他的身上,多了一股超然的气质。

    “怎么又看这样的闲书?以你的资质,若是用心,三十岁之前定然可以考取进士,还会是二甲以内。”林靖远的脸故意一沉,他跟书院的先生打听过,知道自己这外孙,有过目不忘之能。不过,先生对其也颇有微词,认为方洪太过顽劣,从不肯认真读书。

    “我哪有什么资质,这本书,我看了数月,可都未能读下来。”方洪摸了摸鼻子,这本《南华经》,他钻研了数月,读的越多,就越发的迷茫。

    “这等闲书,不过是一些空口玄言,上不能治国,下不能安民,惑人愚民,不看也罢。”林靖远摇了摇头,他是正统的儒家门人,当然见不得这样的文章。

    他其实也算是比较开明的了,不然也不会同意他儿子修习心学。但心学怎么说也是儒家的学问,和《南华经》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儒家是学问在人,我这学问在天啊。”方洪嘿嘿笑了一声,将经书揣入了怀中,丝毫不在意林靖远的抨击之语。

    林靖远也不愿意在此事上面与方洪争论下去,儿孙自有儿孙福,方洪不愿意读书取仕,那也由他。反正林家这么大家业,也养得起他。

    “我今日来这里,是有一事要与你商量。”林靖远往前走了几步,方洪在一边扶着他,二人往花园的方向而去。

    “可是谭家的事情?”方洪下意识的以为是谭家的事情尚未解决,才有此一问。同时,他的心里暗暗的念叨了一声,若是谭智松真的敢把事情抖露出来,他就再让其尝尝其他毒药的味道。

    “那倒不是,是关于你的私事。”林靖远略有深意的看了方洪一眼,他从方洪的眼神可以看出,此事绝对是跟他有关。

    “我的私事?我能有什么私事?”方洪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这孑身一人的,才从外面回来,出了谭家的事情,也没有旁的了。

    “如今已经是十月份了,再过数月,便又要过年,而过了年,你就有二十四岁了。你都这么大了,还不成亲,莫非是要熬到我死了么?”林靖远瞪了他一下,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啊……”此事让方洪确实觉得猝不及防,他不由的叫了出来。成亲这事,他是真的没怎么想过,随着他神位的提高,他跟普通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让他和一个普通女人成亲,对他而言还真是一个折磨。

    看到方洪这个表现,让林靖远觉得更加得意,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前些日子,托人给你打听了,右参议家的孙女今年十六岁,贤良淑德,恭谨孝顺,倒是良配。”林靖远看着方洪,笑呵呵的说道。

    方洪都快二十四岁了,还不成亲,确实不太像话了。前些年还可以用守孝推脱,可如今守孝期都过去两年了,哪能还这么单着。

    “外翁,此事你就不要逼我了。”这下子,倒是轮到方洪头疼了,成亲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外翁都发话了,他都找不到拒绝了理由。

    “这哪里是逼你?你难道准备一辈子都不成亲了?”林靖远的面上一肃,轻声呵斥着说道。

    方洪按了按脑门子,如果林家人气势汹汹,无理逼迫他的话,他大不了可以翻脸走人。只是,林家上下对他都是很好的,哪怕谭家之事,都未曾真的怪罪了他,这让他又如何好意思?

    “此事再说,我昨日被风吹了一阵,感觉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去睡一觉。”遇到这等难以解决的问题,方洪的老毛病再次的犯了,别管那么多了,能拖就拖。

    他在说完之后,赶紧进入了房中,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林靖远。林靖远看着方洪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一僵,小辈之中,也只有这小子敢这么不给自己脸。

    “既然你生病了,那就先回去睡觉,我这就让人准备聘礼,给右参议家送去。”老爷子也不少好糊弄的,当即扯着嗓子,在外面喊了一声。

    方洪本来还暗自窃喜呢,一听这话,脸也垮下来了。姜还是老的辣,竟然玩先斩后奏这一招,若是直接下聘,那这个亲是不成也不行了。不然的话,对人家女子的名节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外翁,如果你逼我成亲,我就离家出走。”方洪被逼急了,一跺脚,也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他当年可是一个耍无赖的好手,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你也别跟他讲规矩,他就算专门来破坏规矩的。

    “小兔崽子!”林靖远彻底是没辙了,这小子当真是滑溜无比,上次离家出走,他派人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他。如果再跑了,那就更甭想抓到他了。

    良久之后,林靖远重新拿起边上的拐杖,慢悠悠的往院外走去。方洪这小子跟寻常晚辈不同,简直就跟他娘年轻的时候一般无二,想要拿捏他,那可比登天还难。

    方洪在屋内看到外翁走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算是走了,过了年之后,一定得回长宁了,一个人过日子多快活,想干嘛就干嘛。现在上头有一帮长辈压着,让他别提多难受了。若是隔三差五来催婚,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方洪很快就将此事抛之脑后,不一会儿,这房中就继续的响起了诵读经文的声音,抑扬顿挫,如同流水一般潺潺淌出,连同干燥的空气之中,都带上了一分润泽之气。</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