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一笔勾销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一笔勾销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松儿,你在害怕什么?爹会为你做主,没人能够伤害了你。”谭季堂看到自己儿子这般,只觉得心如刀绞,沉声的开口说道。

    “林老爷子,我给你磕头了,此事我们一笔勾销好不好?”谭智松没有回答自己老子的话,反倒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不住的磕着头。他用的力气很大,只是几个头下去,额头上面就破损了一大片。他是真被方洪给吓怕了,每一下都很用力。

    “谭公子,你这是干嘛……”林靖远被吓到了,而林羡岳两兄弟也是不知所措,能不能一笔勾销,可不是看我们啊,而是看你谭家的态度如何啊。

    谭智松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便继续磕了下去,结实的地面上,都染了一层红色。那种浑身抽搐,无法呼吸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好,此事我们一笔勾销,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林家给不出一个答复,但是谭季堂却不能看着自己儿子再这样下去了,只得先稳住自己儿子再说。

    他说完之后,还眯着眼睛,看向林家几人。

    “若是抚台大人愿意冰释前嫌,我们林家自然没有二话。”谭季堂主动求和,林靖远自然乐得如此。

    “谢谢老爷子,谢谢老爷子……”谭智松大喜过望,继续的又磕了几个头。林靖远赶紧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将其扶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能消弭了一桩祸事,也是值得高兴的。

    “混账东西,丢人现眼,给我滚回去!”谭季堂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谭智松瞪了一眼,而谭智松这个时候心中的大石已经落地,当即就把头一低,往自己的屋子走去。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一会儿还得想法子给他爹一个解释呢。

    “哼,你们林家满意了。”谭季堂的眼睛在林靖远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缓慢的开口说道。

    “抚台大人,此事我们几人真是不知,若是真是我林家子弟所为,我定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林靖远也是硬气,当即将拐杖一拄,迈着步子就离开了。

    “父亲,此事是否是洪哥儿做的?我觉得他的可能性很大。”出了布政使司衙门之后,林羡岳支吾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方洪虽然自幼在外面长大,但论起心思的复杂程度,却跟他小妹差不多。前些日子,朝廷派人下来清丈田亩,也是被其给解了围。他知道方洪不是莽撞之人,却偏偏揍了谭智松一顿,若说没有依仗,那也不太可能。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走出了大门的林靖远,脚步不由的顿了一下,回头看向了自己的大儿子。

    林羡岳这仓促之间倒是被问住了,是啊,如果真是洪哥儿做的又能怎么样?难道要将洪哥儿交出去么?

    “这事就如抚台大人说的那样,一笔勾销了,以后不必再提。”林靖远笑了笑,似乎刚刚那信誓旦旦要给一个交代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是。”林羡岳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这是一笔糊涂账,就算大家心里都有数又能如何?那谭智松有把柄被捏着,看他那恐惧的样子,说不定这把柄还会危及性命。

    几人回到了家中,整个林府上下一大家子的人,都很紧张的在等着他们的消息。此事可是事关他们林家的身家性命,不由得他们不重视。

    “事情怎么样了啊,抚台大人收了地契没有?”他们才进了院子,方洪的外婆便走了过来,小声的问了一句。

    而四周的一些小辈,则一个个竖起了耳朵,心里头焦急万分。

    “行了,别听着了,都散了,抚台大人已经不追究此事了,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林靖远虽然年纪大了,眼睛耳朵都不好使,但也看到了那些小辈的动静,觉得有些好气又好笑,便呵斥了一句。

    小辈们一看林老爷子都发话了,当下把脑袋一缩,一个个都退了下去。虽然未能得到什么具体的消息,但也能听出老爷子心情不错,看来林家的危机倒是解了。

    “真的没事了么?我家洪哥儿也不会有事?”方洪的外婆犹自有些不放心,她生怕老爷子交出方洪,才换得抚台大人息事宁人。

    “无事了,无事了,休要多问。”林靖远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然后把拐杖一拄,往后院走去。

    “还瞒着我?你们二人说。”外婆一看林靖远不肯说,便将目光放到了两个儿子的身上。林羡岳二人暗暗的叫苦,其实这事他们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又怎么讲呢?难道说谭公子被洪哥儿给威胁了?这都是没影的事儿。还是说谭公子得了失心疯?

    林靖远沿着后院的小道,往方洪的房间而去。方洪毕竟是打了谭公子,再加上前些日子离家出走,在今日去布政使司之前,他就勒令其在屋内好好反省。

    他转过了一个长廊,便见到了方洪,此事,方洪正横倚在一根栏杆上头,一条腿曲起,另一条腿则自然的垂下,手中捧着一本书,正悠然的看着。

    若是其他的儿孙辈,林靖远这个时候早就呵斥了。似他们这等书香门第,一向是讲究规矩了,小辈们读书,就得有一个读书的样子,哪能这般随意。就像一些大儒,在读书之前,尚且需要洗手静心。若是身不正,心又如何能正?

    但是,方洪的这副姿态,他是无论如何都是训斥不出来的。他甚至觉得,人本来就得这样坐着,只有这样才和谐好看。

    这个念头一起,他就被自己这想法给弄笑了,人哪能这么坐着,那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了,自己这怎么也糊涂了。

    他待到走的近些,才看清楚了方洪手里的那本书,还是那本《南华经》,他早些时候,就发现方洪喜欢看这等闲书,此书不能进仕,非是儒家圣人道理,在他们林家,可算是**一类的,也只有方洪有胆子敢读。

    感谢伯爵john伯爵君爷同学的打赏,摸摸大</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