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前因后果

第四百二十八章 前因后果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方洪,你可是惹大祸了啊。”在方洪忙完了这一切之后,林羡岳才如梦初醒,脸上已经变得苍白,原本他们林家就想着法讨好此人呢,被方洪这么一搅和,那时彻底没有希望了,林家怕是也得遭受对方的怒火。

    “此人什么来历?竟然在我林家面前这么嚣张。”方洪皱着眉头,他从未见过林羡岳露出过这番姿态,看来林家这段时间过得确实挺艰难的。只是,上次他们不是联合太原的各个家族以及卫所的军队,将朝廷下派过来清丈田亩的官员给打回去了么?此事应该正好顺了诸位阁老的心,怎么会受到刁难呢?

    “这人叫谭智松,是新任抚台谭季堂的独子,这次上门来,是为了提亲,他看上了珠儿和绣儿,想要纳二人为妾。”说到这里,林羡岳的面上也露出了一丝羞恼。

    “纳二人为妾?”方洪直接就笑了出来,他是被气笑的,林家在太原也算是大户人家了,家中的女子,就算是嫁出去,也肯定是明媒正娶的正室,这个谭智松还真是敢开口,想要娶两个人,还是纳妾,真把自己当皇帝了么?话说,如果朱厚照真敢这么做,方洪肯定会将其暴揍一顿。

    “谭季堂就不讲一点规矩了么?此事他也敢纵容他儿子?”方洪挑了挑眉毛,谭季堂好歹也是一方的抚台,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说起抚台,其实也就是巡抚,巡抚本来只是朝廷下派巡查军政、民政的一个官员,到了后来的时候,这些官员就逐渐的发展成了一方的主官,所以,在整个大明朝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在一部分地区,依然是左右布政使在掌权,而有些地方,则是巡抚掌握权力,一家独大。毕竟巡抚掌握军、民二政,基本上地方上的三司有两项被其抓在手中,布政使和都指挥使都要被压上一头。

    原本山西就是实行布政使制,但如今,因为两个布政使联合的抵抗清丈田亩一事,已经恶了皇帝,他们的位置当然坐不住了。于是,经过协商,就派了个巡抚下来。

    本来按照几位阁老的打算,下派肯定的是他们的人啊,但是此事朱厚照岂会同意?非要将这个谭季堂给安排下来。朱厚照不是傻子,下面两个布政使联名抵抗自己的命令,他已经察觉到了几分苗头,如果还派文官集团的人,那他还不等着被架空啊。

    几个阁老已经让皇帝在清丈田亩一事上面让步了,此事也不好再咄咄逼人,如果真把皇帝惹急了,指不定能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于是,谭季堂就这样成了巡抚。

    谭季堂是皇上的人,这次下派到地方,这事对于林家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林家是反对清丈田亩的发起人,谭季堂岂会放过他们?

    听到方洪这样问了,林羡岳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方洪这才了解经过。

    “那内阁的诸位怎么不保我们林家?林家上次说来,也帮了他们大忙,他们不会这么绝情。”方洪想到了一个问题,林家反对清丈田亩,就是和内阁的心意相合,内阁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谭季堂这么做?

    “你当内阁没有出手么?不然我林家就不会只是交出去两个女子这么简单了。”林羡岳继续苦笑,让两个女子给人做妾,林家的脸面都是没了,但至少家族保住了,总的来说还是不亏的。

    “原来是这样,只是,我林家的女子,哪容他们如此轻贱。”方洪冷笑了一声,在这件事当中,所有人在意的都是脸面二字,虽然脸面的核心是两个林家女子,但无人真正在意过这两个女子的感受。不论是谭家还是林家,都没有。

    在这个时代,女子永远只是附庸。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若是谭家想要出手对付我们,内阁是不会帮我们的。”在大明朝,内阁是何等的高不可攀,他们上次随手记了林家一个人情,已经帮过一次了。这次是林家自己得罪了谭季堂,内阁若是再偏帮,皇帝那一系如何交代?

    政治讲究平衡,或许朝堂的诸公做人不一定合格,但做官是一定合格的。

    “何须他们帮忙?”方洪笑了笑,将此事抛到了脑后,区区一个巡抚而已,他有无数种法子让他们屈服。

    林羡岳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多说什么话,他也没有呵斥方洪。方洪的身份毕竟不同,他们当年对自己的妹妹多有亏欠,也不好讲火气发到妹妹儿子的身上。

    “许久没有见外翁了,我这就向他老人家请罪去。”方洪将马匹交给了林家的一个仆人,当先一步从偏门进入了林府之中。

    看着方洪的背影,林羡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

    “可恨!我要林家所有人都死!”布政使司的衙门后院,谭智松正斜躺在床榻之上,一个医师正在给他涂着药膏,他的半个脸已经肿的跟猪头一样。

    而在他的面前,则是一个精瘦的中年人,一身儒衫,双目细长,显得无比精明。这个中年人从面容看,像是一个精打细算的商人,但实际上,他却是山西真正的主事者,新来的抚台大人谭季堂。

    “林家的人莫非是吃了疯药?怎么会做出这般不理智的事情。”谭季堂看向自己儿子的眼神有些心疼,但心中更多的还是困惑和愤怒,林家前些日子还哀求他放过一马,怎么今天这般有恃无恐了。

    他生性谨慎,生怕这后面有什么后手。

    “爹,你是想多了,那小子就是一个愣头青,根本就不认识我,我也没在林家见过他。”谭智松却对此嗤之以鼻,自己这老爹胆子未免太小了,真是官儿越大,胆子越小。

    “不管如何,我都需要林家的一个说法。”谭季堂的面上出现了一丝阴沉,他们谭家虽然以势压人,但却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任谁都挑不出毛病,而林家出手打了他的儿子,那怎么都站不住脚,就算是捅到皇上那里,他也不会理亏。</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