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跑了

第二百四十五章 跑了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很快,忠叔便端了两个盘子上来,一个里面放的是醋溜白菜,一个是满满当当的韭菜鸡蛋汤。天』籁『小说卖相自然比不得大酒楼的精致,可两道菜份量很足,让人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虽然做菜讲究色香味俱全,但并不是说摆盘越好看越好。有的时候,你摆的太过于精致,让人不忍动筷子,那反倒违反了做菜的初衷。说到底,菜做出来,是让人吃的,不是给你当摆设的。

    “少爷,您喝碗汤。”忠叔拿起一个木勺,给方洪盛了大半碗的韭菜汤,里面放了好多的鸡蛋糕,都快溢出来了。

    方洪搓了搓手,顺着碗沿哧溜了一口,把热腾腾的汤水吞咽了下去。刚入第一口,鲜美的滋味便溢的你满嘴都是。

    夹起了一块鸡蛋糕,外面一层已经有些焦黄,吃在嘴里,并不如寻常鸡蛋那般滑嫩,很是板实,里面的气孔吸收了大量的汤汁,一口下去,汤汁全都迸了出来。

    鸡蛋糕这种吃法,还是来自于民间,因为普通百姓难得见到荤腥,自然想方设法的将仅有的食材最大化的利用。一般而言,人们也不说**蛋糕,而是叫涨鸡蛋糕,把一碗蛋液涨出一锅来。

    醋溜白菜很脆,忠叔放了重油,大火猛炒。做荤菜忌讳多放油,但做素菜正好相反。素菜油少了,则十分寡淡。醋是老陈醋,金陵离镇江很近,而镇江最出名的,则是香醋,做出菜来很香。

    虽然今晚的菜色很少,也很简陋,但方洪吃的很是畅快。只有家常菜才最见功夫,这两道菜火候拿捏的妙到毫巅,忠叔这厨艺还真不是吹的。

    “老厨子,这大晚上的,你带着少爷来我这干嘛?”方洪在一边吃着,杜老鬼开口朝着忠叔问道。

    忠叔把手在身上擦了擦,一把坐在了一边的条凳上头,将今天生的事情给杜老鬼讲了一遍。反正都不是外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杜老鬼在一边喝着茶,一开始还很淡定,可听着听着,眼睛就开始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什么?少爷把陈显荣给踹下了水?还差点把他给给杀了?”杜老鬼声音提高了几分,这陈显荣他可是知道的,跟他们争斗了二十来年了,虽然互有胜负,但从未见其吃过这么大的亏啊。

    “所以啊,老爷才让我带着少爷去避难啊,这南方是不能呆了,走的越远越好。”忠叔苦笑了一声,这次祸患惹得太大了,不仅仅是陈显荣的难,便是整个白莲教都得震动。

    “这是得走,教中的那帮老不死,一个个都是疯子,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过,少爷今天那一踹,可真有小姐当年的风范啊。”杜老鬼点了点头,随即又笑了起来。

    “老鬼,你就别在这瞎鼓唆了,你去给我们安排辆驴车,明天我们得赶路。”忠叔把脸一板,这事情已经够复杂了,还在这添乱。

    “驴车没问题,我屋后就有,明早我喂点上好的草料和黄豆。”杜老鬼没有丝毫的含糊,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吃饱喝足之后,杜老鬼烧了点热水,让方洪洗漱了一下,便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这今天忙了一整天,方洪也是挺累的,躺下就开始睡觉了。

    夜间的村子,无比的安静,便是各家养的黄狗都没有叫唤一声。方洪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整个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在临近三更天的时候,在冥冥不可见的虚空之处,一道青蓝色的身形,从方洪的肉窍之中脱离,静静的漂浮在虚空之中。

    这是一尊人身蛇尾的神祇模样,面容清秀,浑身不着一物,在手肘和额头,有一圈圈的鳞片。这便是方洪如今的神躯模样。

    在出了长宁县之后,他的判官神躯被束缚在体内,念头借助罗塘河君的神位显化,才会变作这般样子。

    “哗啦啦。”在这个村子的前头,是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的。在方洪神躯显化的那一霎那,小河的河水忽然紊乱了起来,出现了一个个的漩涡,而里面的鱼儿,一个个也是静止不动,似乎感受到了河神的气息,不敢动弹。

    罗塘河君是野神,不入正祀,当然也不受神道规矩的束缚。他使用控水神通,或许没有在罗塘河中那般得心应手,但也不像正统神祇那般,出了辖地便半点神通都使不出来。

    方洪的念头缓慢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带着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笼罩到了杜老鬼和忠叔的身上。他们二人都是老江湖了,睡觉从来不会睡死,稍有动静,他们就会警觉。

    但被方洪的念头笼罩之后,二人的意识当中,便出现了一条无穷无尽的大河,河水静静的流淌,似乎能到达天地边缘。是一切的起源,也是一切的终结。

    他们深陷在大河之中,仿佛进入了母亲的怀抱,意识越的昏沉,不一会儿,二人便鼾声如雷,死死的睡去。

    在他们睡着的一瞬间,方洪适时的睁开了眼睛,一把将边上的衣服拿了起来,往自己身上套去。他也不担心声响会将二人吵醒,被他催眠了之后,别说是穿衣服的声音,就是打雷他们都不定能醒。

    方洪正要推开屋门,但却被从外面锁住了。看来忠叔也知道他不会很老实,可能会夜里偷回金陵城,便用锁将屋门给锁住了。

    不过,这可难不倒方洪。他单手在虚空中一招,四周的水汽便聚拢了过来,化作了一道潺潺的流水。流水轻易的就进了钥匙孔,将里面的锁芯一顶,整个大锁便“嗒”一声的开了。

    “嘿嘿,忠叔,对不住了啊,你就一个人走。”他偷偷的笑了一声,一把推开了大门,迈着大步,走入了黑暗之中。他这是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倒是没有多少紧张,反倒感觉有些刺激。

    这估计是艺高人胆大,他仰仗着河君神通,只要不是被军队围住,基本上是不会出危险的。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