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这是个意外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这是个意外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还有,把你们的海沧船留给我们,不然,我就杀了这个狗官。”一看水师的人撤退了,柳白鱼知道,自己手里这个官员的分量不轻。索性,他就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这海沧船乃是大船,有十几丈那么长,能站一百来人,速度也快,这个要求对于官兵来说,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营正,这孙子得寸进尺,可不能答应他。”几个营副围在大胡子的身边,气的身体发抖,答应让他们离开,大伙儿已经很憋屈了,要是再送了船,那以后他们还怎么在同僚面前抬起头?

    最关键是,这个先例不能开。要是以后谁都劫持几个官员索要船只,那水匪还怎么剿?

    大胡子把自己的手指捏的嘎巴作响,双目圆瞪,恨不得现在就让手下人强攻。但他又不能这么做,他是营正,必须得为全营的将士负责。

    “从现在开始,每过一盏茶,我就砍他一根手指。”柳白鱼看着水师的还在犹豫,便再次的大喊出声。

    “别别动我,快你们是哪一营的?都聋了么?快把船给他们呀,难道你们要看着我被人杀了?”刘百川也是急的大叫,真要是被人斩断了手指,就算能活下来,那也是残废一个。

    “娘的,我受不了了,我要杀人。”一个脾气比较爆的营副,一把跳上了边上的一艘网梭船,就要去杀人。但大胡子只是朝前踏出一步,单手一抓,便将此人给拽了回来。

    “回来,把船给他们。”大胡子强行压住了怒火,心头已经恨极,经此一役之后,他们这一营怕是要彻底沦为笑柄了。

    在说完之后,他便命令众人从海沧船上头撤离,一起到了其他的小船上头。这些小船载重很小,这些人一上去,当即就显得十分拥挤。而众人的心里,则更是憋屈,为了一个什劳子御史,他们的脸都给丢尽了。

    “哈哈哈,去几个人,把这艘船给我弄回来。”柳白鱼看着水师的人这么听话,便朝着水里喊了一声,当即便有好几个水匪,迅速的游到了海沧船那里。

    他们上船之后,一个个踩着车轮桨,将船给驶到了乌槽船的附近。“嘿嘿,这么大的船,老子还没有玩过呢。”在中途,不住的有水匪跳上了船去,很是兴奋的走来走去。

    这些水匪嘈杂的话语,不住的传入到一众大明水师的耳中,每个人只觉得自己的脸面被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他们可是官兵,竟然被水匪给捏着鼻子走,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现在船已经给你们了,可以放人了。”大胡子抬起头,冲着柳白鱼喊道。他的语气不含任何感情,十分生硬。

    “是你傻还是我傻啊,要是现在就放了人,我们还能跑得了么?从现在开始,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动,等我们上了岸,这狗官我们会把他放在一个小船上头,你们到时候把他救下来就是了。”柳白鱼嗤笑了一声,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他很享受这个过程,明明处于弱势,但因为拿捏住了对方的要害,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乱来。这件事若是写入话本,那也是极为出彩的一幕啊。

    大胡子没有说话,他也没有指望这些人现在就放了这个御史。

    “老三,把船靠过来。”柳白鱼冲着右边喊了一声,当即那海沧船便划破了江水,靠了过来。海沧船比乌槽船要高,体积也要大,一过来,那层层叠荡的水流,便将乌槽船冲击的左右乱晃。

    “嘿嘿,我们走咯。”看着海沧船靠近了,柳白鱼便一手持刀,一手抓着刘百川,缓慢的往后头退去。

    “小姐,我们不能让刘百川走了。”赵掌柜微微的抬起袖口,在他的手腕之处,露出了一支乌沉沉的袖箭。

    “不能动手。”谢朝雨伸手虚虚的拦住了赵掌柜,现在杀死了刘百川,固然可以让他闭嘴。但是,这袖箭是从他们这里射来的,大明水师的人也不是傻子,肯定能看出他们有问题,到那个时候,反倒麻烦了。

    还不如让刘百川先被绑着,将大明水师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然后他们可以趁机打个时间差,在官兵营救刘百川的时候,他们赶紧逃跑。就算最后事发,他们也早就跑远了。

    唯一不足的就是,刘百川不死,那长宁县肯定会被朝廷清算,到时候,方家的根底,都会被拔除的一干二净。

    但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只能选择损失最小的那一条路。

    “放木板,让我过去。”柳白鱼冲着海沧船上头喊了一声,几个水匪立刻顺了一块数尺宽的木板下来。

    柳白鱼拖着刘百川,正要往木板上走去。却没有注意,在他的脚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滩水迹。这滩水迹十分奇怪,若是靠近了看,就会发现,上面有一层层的波纹在滚动着。

    “啪。”他一脚踩了上去,水花朝着边上一溅。柳白鱼也没有多想,这船上有些积水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在下一个瞬间,他只觉得,他的脚下变得无比滑腻,当即便立足不稳,朝着后面仰去。

    这人要跌倒的时候,手臂会自然的胡乱挥舞,柳白鱼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他却忘了,他的手上还抓着一柄匕首呢。

    “噗哧。”他手中的匕首,从下往上,直直的插入到了刘百川的脖子之中,瞬间就将对方的喉管隔断,一道鲜血溅出,刘百川很快就没了气息。

    “噗通。”柳白鱼和刘百川同时的跌倒在了地上,只是,一个是活的,一个是死的。

    看着鲜血从刘百川的喉咙中流淌出来,柳白鱼傻眼了。人质竟然死了?他娘的,自己刚刚可是把大明官兵给得罪的惨了,要是被人给抓住了,那还不得活剐了自己啊。

    而海沧船上头的水匪,原本庆祝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刘百川的尸体。一时之间,整个江面上有一种诡异的平静。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