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劫持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劫持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想跑?网梭船,给我上。”那大胡子嘿嘿一笑,跟水匪打交道这么久,他们难道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网梭船很小,比水匪的渔船还小,形状像是一根梭子,只能载三四个人,吃水只有七八寸,速度很快,哪怕一些很小的河道,依然可以畅通无阻。

    “撒网!”人的力气是有限的,这些水匪光顾着逃命,没有节省力气,很快就后力不济,速度慢了下来。而在这个时候,从网梭船上头,便洒下了一张张黑沉沉的大网。。

    这些大网都是由蚕丝混合苎麻制成的,在上面还镶嵌了一些铁蒺藜,往水里一扔,就沉了下去。

    这些渔网做的都很大,往水里一抛,再一拖拽,不仅将藏在水下的水匪给抓了上来,还能拉不少鱼上来。

    那些水匪一冒头,船上的官兵当即就一枪刺下去,根本就不要活口。这些水匪罪大恶极,杀了一点都不冤枉。

    柳白鱼一看这个情况,吓得心脏突突的跳。他看了一眼岸边,离他这里还有好远呢,怕是自己还没有游过去,就被官兵给抓到了。

    他是匪首,要是被抓到了,别说能活下来了,能不能有个全尸还不一定呢。

    他的眼睛在四处的乱转,心里头在思索着对策。忽然之间,他的眼睛一瞥,看到了在那艘乌槽船的一个窗户那里,有半截身影。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官袍,正拼命的往外爬。

    他当年好歹也曾立志于科考,自然认得这服饰。青色应该是七品官,先前那小子喊船上有个御史,估摸着就这货了。

    他也不管这个御史为什么从窗户逃跑,他只知道,自己这活命的机会来了。只要自己抓住这个御史,就一定能有机会逃脱了。

    为什么?因为这御史虽然只是七品官,但那是清流言官呐,如今能掌握话语权的,可不就是这帮清流么?大明水师的人,绝对不敢为了抓捕自己而让一个文官被杀了。

    要是这帮丘八真敢这么干了,那等待他们的,只会有两条路,一个是被撤职,另一个是被骂的狗血淋头,然后再撤职。

    “好机会。”柳白鱼在水里潜出去七八丈远,缓慢的靠近了船只,尽量不引起任何的动静。他从也悄悄的从腿上抽出了一把匕首,被他给含在了嘴里。

    这能做到一帮水匪的老大,光有脑子没有拳头也不行,柳白鱼虽然不能说武艺多么厉害,但也过得去,不是一个死读书的书呆子。

    他顺着船沿垂下来的一根绳子,偷偷的往船上爬去。这根绳子,还是先前白鱼帮的水匪留下了的,一头是铁钩,牢牢的卡在船舷上,倒是正好便宜了他。

    “嘿嘿,我终于跑出来了。”刘百川费了好大的劲,总算钻出了窗户。虽然这窗户不窄,但是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能出来也很不容易。

    他出了窗户之后,眼睛已经能看到远处的水师船只了,但他不敢呼喊,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发现,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便站着不少长宁县的凶人。他小心的踮着脚,慢慢的往后面倒退,生怕发出一点的声音。

    “别动。”他正往后退了没有几步,便撞上了一个湿漉漉的身子,紧接着,他的脖子便被一个凉凉的东西给抵住了。

    刘百川吓了一大跳,完了完了,千躲万躲,还是被人给抓到了,估计这人会一刀杀了我。他绝望的叹了一口气,闭目等死。

    荣华富贵,高官厚禄,从此以后都离他而去了。他还没有把都察院前头缀着的南京字样给去掉,实在是不甘心呐。

    “施黑脸,你给我听着,现在这个御史在我的手里,你快点放我们离开,不然我就杀了他!”柳白鱼一手抓着刘百川,拔高了嗓门,对着远处喊道。

    他这声音,因为离得太远,水师的人倒是没有听到,但是乌槽船上头的人却吓了一跳。一个个回过头来,才发现刘百川已经被人劫持了。

    看到这一幕,大部分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老高等人是吓得面色苍白,这御史大人怎么被抓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而赵掌柜和谢朝雨等人,也暗叫不好,刘百川他们本来是准备到南直隶附近再杀的,因为他掌握了太多了秘密,绝不能留。但是,如今刘百川被人给抓了,万一那水匪头目用其作为交换条件,使得刘百川获救了,那他们这些在船上的人,肯定会死。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大明水师那里,为首的那个大胡子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头是咯噔一下,他知道,这下子事情难办了。

    他好不容易才抓住这么个机会,可以将白鱼帮的人给一网打尽。若是因为这个御史而前功尽弃,他定然不会甘心。

    可如果不救这个御史,那麻烦就更大了。那些文官集团,可不会管你的解释,一个个只会在后面讨伐你。如果现在只有水师自己人,他完全可以不管那御史的死活,反正这江水渺渺,消息传不出去。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附近还有不少其他的船只,尤其是那乌槽船上头,还站着那么多人呢,消息很容易就会走漏了。一旦走漏了消息,那就是他们这些人的死期。

    “营正大人,怎么办?”一个营副脸上也是黑的可以,任谁发现自己立功的机会没了,这心情都不会好的。

    “放人,让他们离开。”大胡子紧了紧拳头,一咬牙,传令了下来。没办法,只能放人了,功劳可以将来再挣,但命只有一条。

    “是。”虽然一众官兵尽皆不服气,但这个时候,只能听令。很快,一艘艘的网梭船就重新的退回来了。

    “哈哈哈,还是大当家的厉害,这帮鸟丘八,还想杀老子。”网梭船刚刚撤退,几十个水匪便从水里冒出了头,大口的呼吸着,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同时,他们的嘴里也是骂骂咧咧的。你指望这些粗人的嘴里能说出好话,只把一众官兵气的面色通红,憋屈无比。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