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八十九章 既然不死不休,那就不死不休!

第八十九章 既然不死不休,那就不死不休!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孩子,还真是会给我捣乱。”方大元苦笑了一声,虽然他经常对方洪板着个脸的,但心中对自己儿子还是挺爱护的。

    “少爷虽然思虑不周,行事莽撞了一点。不过,这样也好,那就把周主簿给彻底拿掉,也免得以后在背后捅我们一刀。打蛇不死,必有后患。”赵掌柜给方洪开脱着说道。

    方洪驱使黄皮子咬了周主簿父子,这种事情,他们能够猜出来,周主簿自然也能猜出来。咬掉了人家父子的耳朵,这绝对算得上是不共戴天的死仇了,他们敢保证,哪怕那位周主簿拼尽全力,也会要报复。所以,他们现在不能把周主簿给留着了。

    “那好,今晚把这东西放到我们明府大人的案头,他这个父母官,在临走之前,也得给我们干点事了。”方大元的眼睛微微的眯起,他本不愿这么张扬的,但是,既然现在已经不死不休了,那就用死亡来化解。

    方大元知道,只要把这东西给县令看到,那绝对会在长宁县掀起一场大地震。因为县试是在长宁县举行的,主考官就是这位明府大人,如果在他主持的时候发生了舞弊事件,而他却没有丝毫作为,那就准备等死。

    现在摆在明府大人面前的,也就两条路。一条是把此事给压下去,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第二条,就是彻查此事,和这件事撇清关系。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明府大人肯定会选择第一条的。因为第一条风险很小,混官场的最忌讳发生大的动荡,不论这个动荡是往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发展。官员不是赌徒,他们很少孤注一掷。

    但是,现在明府只能选择第二条,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东西是谁给他的,如果他不赶紧撇清关系,等到事情抖了出去,那他就休想落得一个好下场。

    “对了,把这几张纸誊抄一遍,再去采购一些礼物,明日给典吏大人一起送过去。”在赵掌柜临走的时候,方大元又叫住了他,吩咐了一句。

    在任何一个县里面,县令是过江龙,地位最高,但却是外来人。主簿是地头蛇,虽然只是九品佐官,但是关系盘根错节。二者若是斗起来,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可不管怎么样,主簿的儿子科举舞弊了,那这位置绝对坐不下去了。那这个时候,身为吏员中头领的典吏,就有机会觊觎这主簿之位了。

    只要把这几张纸给他送过去,那他绝对会动用一切的力量,在周主簿的后面捅刀子。雪中送炭难,但是落井下石却很简单。只有周主簿下去了,他才能上去。

    方大元这么做,有两层考虑,一则可以交好未来的主簿,为他们在长宁县少一些阻碍。其次,把典吏给抛出去,也能吸引住县令和主簿的注意力,把自己等人给撇出去。毕竟,谁是既得利益者,在外人眼中,谁就是这场事件的主导者。

    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隐藏在暗处才是最合适的。而且,等典吏当上主簿之后,根基必然不稳,方家就是他的天然盟友,只要那位典吏大人没有蠢到家,就绝对不会把方大元等人提供情报的事情给说出去。

    “老爷周全。”赵掌柜也是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了方大元的想法,点了头就把事情给应了下去。

    “长宁县,长宁不了了。”在赵掌柜走了之后,方大元的面上出现了一丝冷笑。

    “这怎么会这样!”第二天一早,明府大人刚刚从床上爬起,正准备穿戴衣服,忽然之间,在他的枕头边上,散落了几张白纸。

    长宁县的明府,是一个年约五旬的胖子,当年只是三甲进士,做了几年观政之后,便被下方到了底下做县令。不过,他没有什么关系,再加上排名靠后,这快十年混下来,还在县令这个位置上呆着。前些日子他花钱运作了一下,才得以到一个大县做同知,虽然也仅仅是从六品,可也算不小的进步了。

    他看着这些白纸,心头一惊,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难道有贼人进来了?万一那人想要杀死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已经没命了?他想到了更深的地方,不由的冷汗涔涔。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心神才稳定了下来。只是,这纸上面写着的内容,让他很快再次大吃一惊。“县试舞弊?周主簿的儿子?”

    在这几张纸当中,把周东文作弊的经过,同伙甚至保人都给详细的列了出来,虽然不能知道真假,但应该**不离十,只要抓来几人拷问便知。

    他看着这些东西,第一反应就是捂盖子,可他随即想到,既然有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东西放到他的床头,那也就能放到巡按的床头,等这件事抖出去,那他别说当同知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来人,快点去准备驿马。”他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了,他要赶紧写信,把事情的经过跟提刑按察使司的上官交待一下,不然等人家查到自己身上,那就晚了。

    另一方面,他还要赶紧派人把周主簿一家给安抚住,免得对方狗急跳墙,给自己来个鱼死网破。自己这么多年来,虽说没有干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屁股底下,难免不干净,不知道有多少证据被周主簿给掌控住呢。

    周主簿已经完了,但是他还能向上爬,不能搞的两败俱伤。

    “爹,你可要帮我报仇,这事一定是方洪那个兔崽子做的,我看他手里有一只黄皮子。”周东文的耳朵上面,已经包扎好了,但是,他内心的伤痛,却怎么都愈合不了。

    “放心,得罪我们的,都不会有好下场。”周主簿摸着自己耳朵上面的白布,声音冷的像是寒冰。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但昨晚的事情,真的让他忍受不了了。他们自诩是文明之人,哪怕撕破脸也不会动手,可他们竟然被人派一只畜生给咬掉了半边耳朵,这已经算是违背游戏规则了。

    “对了,昨晚让赵成去把方大元等人给抓起来的,也不知道办的怎么样了?”他看着日头,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一丝担忧。按理来说,在这个时候,赵成肯定会来他家跟他禀报情况的。

    “老爷,老爷,不好了,明府带人带着一帮衙役,已经把门口给包围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求推荐收藏哟,摸摸大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