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第十一章 不平衡

第十一章 不平衡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出了门的方洪,就像是脱缰的野马,终于自由了,心里是无比的畅快。32

    不过,村子里的闲人不多,他溜达了一圈,也没有遇到几个人。这也很正常,下了那么久的雨,农人现在都忙着到田里看看庄稼怎么样了。而那些小孩子,超过八岁的,都去上了学堂。村里像方洪这么悠闲的,还真的不多。

    “方洪方洪,遇事就怂。游手好闲,家财吃空。”他好不容易遇到几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还被对方唱着顺口溜一顿嘲讽。

    “想死啊。”方洪脸色一板,作势要上去打人,这些小屁孩嘻嘻哈哈的一哄而散,跑得没了踪影。

    “肯定是许旭峰这个兔崽子干的,上次被老子打了一顿,就编出这种顺口溜来恶心人。”他也没有真的生那些小孩的气,只是对背后的始作俑者很痛恨。

    许旭峰便是上次丢了兔毫的那个,丢了笔之后,还带头冤枉方洪等人。被方洪打了之后,当面不敢发作,就专门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

    这小子心思阴暗,偏偏善于伪装,在外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好好学生,是村里孩童学习的对象,不论是先生还是族老,都对他还挺看重的。据说明年的童子试,还打算让他去试试水。

    至于方洪,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面典型,要不是他爹方大元很有钱,村里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他们家帮衬,方洪早就被赶出村子了。

    “不行,越想越是火大,不出了这口气,根本就不符合我的性格啊。”方洪本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不然名声也不会这么恶劣了。

    当即,他便调转了方向,往学堂的方向而去。

    学堂在村东头,正好处于羊角水的那个尖尖上面。当初有风水先生说,此处是一村的文运所在。把学堂建在这里,定能出不少读书人。

    这读书人,当然不是指得读过书的人,而是至少要取得秀才功名,才能被冠以这样的称号。

    虽然对于风水先生的说辞,方洪是半个字都不信,但那些德高望重的族老们信了。各家募集资财,把学堂搬迁到这里。每年都还让工匠修缮,重要性仅次于村里的宗祠。

    “姥姥的,这修缮所耗费大部分的资财,都是我家出的,到头来还不让我来上学。家里的老头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做这种冤大头。要我说,一分钱都不给。”方洪来到了一处山坡,看着那修建的工整亮堂的学堂,心里有些不忿。虽然他一点都不想去上学,但总是觉得心里不得劲。

    他们自己家都好久没修葺了,那大门上面都有点掉漆了。他住的那个房子,墙上也有点霉斑。每次他提议把屋子休整一下,方大元都不肯答应。

    学堂是一间很是宽敞的大屋子,光是那雕花的漆红大门,就有一丈来高,看着很是气派。而在大门上半截,是可以打开的,如同窗子一般,既能采光,又能透风,这夏日坐在里面,别提多舒适了。

    方洪再想到自己家那书房,狭小低矮就不说了,窗户还那么小,哪怕白天,里面的光线都比较暗淡。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因为是上课时间,前后的门都大开着,方洪站在后门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景象。

    在这屋子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数十条长案,学生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他们的年纪也都不一般大,年纪大的,有十五六岁,而年纪小的,只有**岁。

    在本朝有入学年龄的规定,十五以下者必须入学,也就是说,你年纪不到十五岁,就必须要读书。如果你超过了十五岁,还想读书,那也可以过来,只要你交得起束修。

    在靠近后门的位置,坐着两个学生,一个身体高大,面容黝黑,虽然年纪不大,但唇边鬓角已经长出了一层胡茬,猛然一看,就像是张飞再世一般。

    而另一个,却和他成鲜明的对比,身材矮小瘦弱不说,面色也有些不健康的发黄,似乎一阵风吹来,就能把他吹走。

    那个黑大个名叫孙安,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屠户,每次杀猪回来,都能顺不少的猪下水,所以家里饭菜的油水很足。这也让孙安养的壮壮的,比同龄人高一截。

    而那个黄面的少年,名字叫方渠,算起来和方洪也有一些亲戚关系,不过已经出了五服。他们家的条件就远远比不得孙安家了,他爹是方洪家的佃户,而他娘则身体虚弱,干不得重活,再加上他一直在学堂读书,家里的活计都落到他爹一人的头上,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这两个人,其实就是方洪的“狐朋狗友”。在外人眼中,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孙安根本就无心读书,正在打着瞌睡,他在半梦半醒之间,隐约看到门口有一个身影,一开始还以为是先生,吓了一大跳。等看清楚了之后,面上才绽开笑容。

    “嘿,豆芽儿,你看门外。”而方渠原本正拿着手指,在桌上虚虚的临摹着字,听到孙安声音,朝着门外看去。

    “洪哥儿,你怎么来了?”方渠也十分的惊喜,但是也知道这是在上课,便通过口型询问着说道。

    方洪不回答,只是在笑。现在是上课时间,他可以不怕先生和其余的学生,但如果累的孙安和方渠二人被责罚,他心里也会过意不去的。

    尤其是方渠,他爹一直希望自己儿子能使得一些字,以后可以去县城里做个帐房或者伙计,不用活的像自己那么累。如果他爹知道方渠在学堂不用功,肯定会让其罚跪。

    好在孙安二人跟方洪在一起厮混的久了,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不再说话,只是眼神里面的喜意遮掩不住。

    在学堂的最前面,正坐着一个年纪大约六旬左右的老者,穿着一身蓝色的儒衫。虽然有些褪色,但浆洗的很干净,没有一丝褶皱,一看就是一个古板之人。

    而他的面前,则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穿着棉麻的长衫,类似于生员服,面色白皙,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真有那君子如玉的风采。

    新书求滋润,收藏推荐都要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