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十方功德证我道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真难得,难得真

第六百三十九章 真难得,难得真

作者:修弦.QD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空最后一个窟窿也被乌云遮蔽,整个世界好像陷入了黑夜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且不管外面那些凡俗之人如何恐慌,巫一群人一个个吓得惊声尖叫做鸟兽散,身为修士都知道元婴劫的恐怖,虽然他们都没有经历过元婴劫但是元婴劫的传闻却多有耳闻,在现在这种环境中根本没有人能够引动元婴劫,传闻是因为元婴劫太过强大,现如今这种环境的地元灵根本支撑不起元婴劫的消耗。

    可是几百年不曾出现过的元婴劫竟然被宋忠给引动了,虽然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可是现在劫雷云汇聚形成的那种可怕的威压,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这劫很有可能真的是元婴劫。

    谁也不知道宋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们都知道此时必须赶紧逃,一定被劫锁定他们必死无疑,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宋忠有多狠,竟然想要将他们所有人都拖入劫之中陪他一起渡劫。

    巫一群人中虽然狼人和教廷的人通过狼王尼德和红衣教主亚当获得过一些神灵的好处实力大进,但是就算是尼德和亚当两人都没有真正经历过元婴劫,所以他们虽然拥有了元婴境的实力,但是没有真正经历过劫洗礼,都算不得真正的元婴境存在,因为越往高修士经历的劫就越可怕,那种地之威太可怕了,那是一种物竞择的关卡,一般人根本支撑不过去,除非真正的资绝顶之辈才敢与挣命。

    宋忠这家伙太狠了,将他们所有人都拖入劫之中,这简直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要知道劫被人影响,道将视渡劫之人作弊,降临下来的劫之威会越强。

    宋忠竟然把他们所有人都算计进去,这劫降临下来的威力有多恐怖,众人简直不敢想象,要知道巫一群人足有近三十人,这在道监察之下,可是会认定有三十人相助宋忠渡劫,降临下来的劫之威将成十倍翻番都有可能,本来元婴劫就可怕,再翻十倍的元婴劫,众人简直不敢想象。

    宋忠自己要找死也不要拖上自己啊!

    所有人都觉得宋忠疯掉了,这是要拖着他们所有人一起去死啊!

    一直隐身空中的玄玄道人和鱼玄机显然也没有想到宋忠竟然会如此疯狂,他们在宋忠引动劫的瞬间便感应到了地气机的巨变,两人都是人精躲得非常快,迅速从空中降落,以缩地成寸之法横跨百里才停下来,两人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鱼玄机满脸的羞恼之色,显然被一个辈逼得落荒而逃对于他来绝对是奇耻大辱。

    玄玄道人的脸上倒没有什么恼怒之色,惊魂普定之后脸色满是惋惜之色,摇头叹道:“可惜了,如此才般的人物竟然要就此陨去。”显然在他看来宋忠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有死无生。

    被鱼玄机提溜在手中逃出生的凌飞脸上满是羞惭之色,颇为自责地道:“早知道他会这样决绝,我应该去助他一臂之力的,也许他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毕竟他有恩于我蜀山剑宗。”凌飞终究是个正人君子,对于自己之前的行为十分羞愧。

    鱼玄机冷哼道:“江湖上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就是这么残酷,你以为你去相助他就能够逃过这一劫?哼,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要他不肯将那件东西交出来,早晚还是得步此后尘。”

    凌飞微微摇头道:“大丈夫生于世,自当恩怨分明,这样才能够仰俯无愧。”显然对于鱼玄机之言有些不太认同。

    鱼玄机盯着凌飞冷笑道:“你知道蜀山剑宗为什么会在手中被毁吗?就是你因为这样的大丈夫行径。”

    被鱼玄机一番讥讽,凌飞脸色阵红阵白,显然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败笔,也是他最大的痛处,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当掌门,却没想蜀山剑宗会在自己手中灭门,如今只能够寄人篱下依附在昆仑门下苟延残喘,被鱼玄机戳中痛处,他更是羞愤难当,脸色变幻之间就要翻脸。

    幸亏鱼雪及时抱住他的手臂微微摇头,眼中尽是哀求之色,让凌飞忍不住心中一软,最后眼中的决绝之色渐渐消隐,化着无尽的无奈。

    鱼玄机见状却没有就此放过凌飞的意思,冷笑道:“你真以为我乐意将雪儿交给你照顾?哼,这些年如果不是雪儿一直在暗中协助你,恐怕早就被人家赶下掌门宝座了。”

    凌飞愤然道:“如果不是你当年硬要我做那个劳什子掌门,你真当我愿意坐上那个位置!”显然凌飞对于鱼玄机多少也有些怨怼。

    鱼玄机冷笑道:“你不做蜀山剑宗掌门,你有什么资格取我鱼某人的掌上明珠,哼,如果不是雪儿钟情于你,她早就已经是我昆仑宗主了,她为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连宗主之位都放弃了,让你做蜀山剑宗掌门你难道还觉得委屈了?老子当年要不是看着剑老儿的面子,早就一剑结果了你,当年老子没有让雪儿做你蜀山剑宗的掌门已经很给面子了,结果没想到你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最后把一个好好的蜀山剑宗都给玩废了。”

    起当年之事,鱼玄机就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凌飞被鱼玄机好一通数落,最后只能够化着一片的羞愧,恨不得找根地缝钻进去。

    见凌飞被鱼玄机打击得失魂落魄,鱼雪也急了,顿时娇呼道:“父亲,您能不能不要这种伤人的话,阿飞也是顾念同门之情,我就是倾心于他的有情有义,他也许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掌门,但是正是这样的他我才真正喜欢,如果他更了性子那就不是他了。再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居心叵测之人,错的是这个世界的人心。”显然鱼雪要的就是一个真性情的凌飞,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矛盾,一个心机深沉之人往往求的就是别人的真,鱼雪求而得之,但是偏偏就是凌飞的真却让蜀山剑宗覆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