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十方功德证我道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联姻之计

第六百一十一章 联姻之计

作者:修弦.QD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亓官德胜高估了自己的算计,低估了宋忠的报复心,宋忠并非不看重官嫣儿的感受,但是他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他是一个亲疏有别之人,亲就是亲疏就是疏,分得是一清二楚,官嫣儿能够让他在这件事上做出让步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

    宋忠此人是一贯的作风就是随心所欲,真正能够降得住能够让他改变主意的人还真不多,也只有金山能够压得住他了,外人也许能够让他有所顾忌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所以官嫣儿可以是在他心目中占据了一个重要位置,否则怎么可能让他收得住手。

    不过想要影响他再多那就不可能了,宋忠讲究的就是念头通达,在被亓官德胜算计得如此狠,他如果不做出反击,那才是真正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所以亓官德胜真正错估的不是官嫣儿在宋忠心目中的地位,他真正错估的是宋忠的性子,以前一直都是金山在主事,宋忠不过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所以拿以前的事件来分析宋忠的行事风格,实在是有些偏颇,因为那个时候一直都是金山在压着宋忠,不让他太过恣意妄为。

    现在少了金山这个驾驭者,宋忠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这个世界上横冲直撞,最关键的是宋忠已经有了这种横冲直撞的实力,所以亓官德胜这一次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思。【】

    现在宋忠给出了条件,接下来就看他亓官德胜接不接了,如果不接,那么接下来恐怕就真要出大事了。

    亓官德胜回房中,脸色平静的神色消失了,开始在房中渡步走来走去,他也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赵怀仁离开前的那一剑,实话,亓官德胜是真的被震惊到了。

    这样的人物亓官德胜已经从来没有遇到过,即便是在当年的战争中那些修真界人物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他隐隐听王继禅提起过,能够御空飞行者乃是元婴境的存在,这种人物拥有翻江倒海只能。

    以前一直觉得这种传闻太过夸大其词了,但是现在真正见识过了,却觉得似乎夸大的并不多,这样的人物自己借助现在的高科技能不能够杀得死呢?亓官德胜心里没有底。

    也正是因为这种底气不足才让他心生焦虑,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焦虑的情绪了,今这个辈竟然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压力,这事真是棘手了。

    王继禅一群人彻底失去联系,宋忠挟大势而来,自己这边的底牌实在是太少了,究竟该何去何从还真是难以抉择啊!

    亓官德胜思虑再三,决定还是双管齐下,家里这边做好准备,所有人可以暂时隐退,但是不全退,年轻一辈可以以脱产学习的名义暂时从现有的位置上下来,老一辈则可以出国访问,或是调动职务去国外都行,另一边则派出官嫣儿一家子去往曲海谈判,希望能够争取出一个更好的结果。

    这是亓官德胜目前能够想出的最好的办法了,他已经做好了让官嫣儿和宋忠联姻的准备了。

    想好了之后,亓官德胜立即给自己三儿子打电话,安排他带着官嫣儿一家三口前往曲海谈判,这一次事无巨细,基本上全部给官仲道交了底,让他明白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

    官仲道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家老爷子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事情瞒着自己,更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亓官家招惹不得的存在,而自己老爷子偏偏就招惹了这样的煞星。

    不过官仲道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能够逼得国家让步,能够把老爷子逼到这个份上,这个人还真是厉害啊!

    听老爷子的意思,这个人还十分的年轻,跟官嫣儿曾经是同学,这得是多么了不起的年轻人。

    官仲道心中忐忑,但是更多的是好奇,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如果官嫣儿真的嫁给了他的话,那么……,这事真的不可想象了。

    官仲道此人虽然不是那种攀龙附凤之辈,也许这和他的出身和成长环境有些关系,但是听到这样传奇的年轻人,依然忍不住心头的激动,还真从心底里认可了老爷子的这个安排。

    这样的年轻人不嫁,还还有什么样的人物值得嫣儿这丫头嫁过去。

    第二一早,官仲道虽然一夜未睡,但是却精神抖擞,直接去老爷子府上接了官嫣儿一家子,然后一起前往机场直飞曲海。

    经历过昨晚之事,官嫣儿整个人都有些呆呆傻傻的,看得官父官母一阵阵揪心的疼痛。

    官母在旁陪着官嫣儿,官父则找上自己父亲打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多少有几分心理准备,而这一次官仲道也没有瞒着自己儿子,把事情的大致情况告知了他。

    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官父也是一脸的震惊,他没想到昨晚上那个临空而立的年轻人竟然真的是来找亓官家麻烦的,而且他来找亓官家麻烦是经过国家允许的,对方发出的警告也是真的,如果亓官家不照对方的做,对方真的就敢狠下杀手,将整个亓官家杀个干净。

    官父整个人都懵了,他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可以如此的为所欲为。

    官父喃喃自语道:“这么可以有如此肆无忌惮的人,国家尊严何在,国家律法何在?父亲,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国家吗?”显然这个结果颠覆了官父的世界观了。

    “唉!”官仲道轻叹了口气,道:“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国家还是那个国家,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真正立足于世的依凭还是要看自己的实力,实力不足就得挨打挨欺负,人同如此,国家也一样是如此的。当个人实力驾临于国家之上,你又如之奈何?当然,这个叫宋忠的年轻人不一定就能够真的能够和国家机器对抗,但是国家也不是我们亓官家一家子的,我们自己的债不可能让国家来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