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十方功德证我道 > 第六百零九章 憋屈

第六百零九章 憋屈

作者:修弦.QD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虽然宋忠的衣衫完全不同了,此时的他如同上古仙人一般穿着一身潇洒的春衫,衣袂飘飘迎风而立,但是对于魂牵梦绕的官嫣儿来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官嫣儿看到这样的宋忠,竟然没来由的生出了三分自卑感来,当时年少青春意动,如今时时梦回,但是真正当面之时却有物是人非的怯意。

    官嫣儿听胡兰英提到过金山和宋忠两人皆是修行之人,而且自己也跟随师傅修行了,甚至告诉过官嫣儿修行之人的本领,但是当时官嫣儿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觉得胡兰英是在给自己讲神话故事。

    但是今亲眼见到了宋忠御风临空的潇洒之态,官嫣儿才真的明白什么是仙凡之别,曾经的坏坏子,如今竟然如仙如神,飘然出尘,令人生出不可亵渎之心。

    泪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溢出。

    不知道为什么,官嫣儿就觉得一阵悲恸袭上心头。

    这种悲伤来得好没由来,但是她的心就这样一阵阵的揪痛,好像自己失去了什么曾经最珍贵的东西。

    看到空中那飘逸的挺拔身姿,官嫣儿不觉就泪流满面。

    此时官夫和官母也出来了,来到官嫣儿身边,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女儿仰看泪流满面,官母上前赶紧将官嫣儿搂在怀里,然后才抬头,看到上四个人临空而立,她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显然对于这样的神迹十分的恐惧。

    官父同样也抬起头来看向空,见到空中临风而立的宋忠和赵怀仁四人,他眼瞳猛的一缩,但是倒没有像官母那样被惊吓到,男人毕竟比女人的胆子大得多,看到临空而立的四人首先想到的是这不科学,这四人是不是在故弄玄虚。

    宋忠本来负手而立站在最前面,一脸的冷漠之色,看到亓官德胜被一群护卫守护着出来,冷漠的脸上波澜不惊。

    不过官嫣儿的突然现身却让他微微一愣,脸上终于起了变化,他不知道官嫣儿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事似乎透着一些诡秘。

    难道亓官德胜竟然想用官嫣儿作为人质要挟自己?

    心中这样想着,宋忠脸色很快平复下来,恢复了冷漠,盯着亓官德胜道:“亓官德胜,本座在等你的自辩。”

    听到宋忠这话,官父倒是目光微微闪烁,他联想到之前宋忠的话,同时又想到自己祖父突然将自己一家子召集过来,心中有了一些明悟:难道亓官家招惹了什么可怕的敌人,这人要灭亓官家满门,自己祖父召集自己回来,是为了保护自己一家的安危?

    所以官父反而先开口冷喝道:“哪里来的贼子,竟然在这里装神弄鬼,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信不信这时候最少有八十杆狙击枪瞄准了你,只要家祖一声令下就能够把你打成筛子。”

    官父时候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对于自己祖父住处的警戒情况还是相当了解的,知道这里是夏国防守最严密的地方之一,所以才有这种底气出这番话来,这里面可是没有丝毫的虚言。

    宋忠偏头看了官父一眼,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他看出来官父和官嫣儿之间的亲昵,但是官父却替亓官德胜出头了,而且称呼亓官德胜为家祖,这个称呼当着亓官德胜的面自然不可能有假,最关键的是宋忠看出来官嫣儿和官母之间的相貌十分的相似,这样看来三人之间的关系基本上是一目了然。

    想明白其中的关巧,宋忠突然觉得有些棘手了,这样的关系论下来,那岂不是官嫣儿和亓官德胜也是祖孙?

    尤其是看到一脸呆滞泪流满面的官嫣儿,那副模样看得宋忠没来由的都一阵揪心,心中仿佛有些明白,自己刚才的话全部被官嫣儿听去了,她是在为此伤心!

    宋忠对于官嫣儿的感情比较复杂,要没有感觉那是假的,作为第一个向他表白的女孩,而且算是他的初恋,所以她在宋忠心底是有一个特殊位置的,不过宋忠对凌鱼飞雪有着非同一般的痴迷,并且两人远隔千里几乎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宋忠最终选择的是凌鱼飞雪,对于官嫣儿的这份感情早就淡了。

    不过淡了不代表没有,尤其是淡下来的原因是时光的消磨,而真正见面之后,那种感情如深处翻起的一股浊浪,是能够搅和得整个心境都一片浑浊的。

    此时宋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也有几分想要逃避官嫣儿呆呆的目光,所以心头怒火对准了亓官德胜,怒瞪着这老家伙道:“亓官德胜,你欠本座一个解释!”

    亓官德胜自从现身之后,一直没有开口,脸上的神情也是一片平静,他一直在等待,等待宋忠自己去发现,此时宋忠终于发现了,他虽然看起来怒火高炽凶神恶煞,但是身为老狐狸的亓官德胜却从中看到了色厉内荏,他知道自己赢了。

    宋忠既然发现了官嫣儿在这里,并且知道了自己和官嫣儿之间的关系,然后愤怒地出这句话来,那就明他心头的杀机因为官嫣儿的出现被遏制了。

    所以亓官德胜平静地道:“既然道友需要老朽一个解释,那么老朽就给道友一个解释好了。亓官家祖上乃是王禅老祖的嫡传弟子,家有组训不得不帮助王家的后人,所以老朽也不推卸责任,只求道友杀了老朽,勿要牵连亓官家后人。”

    宋忠没想到亓官德胜竟然是鬼谷子嫡传弟子的后人,这话从亓官德胜口中出来宋忠是相信的,如果这老东西在这种时候还敢骗自己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在找死,一旦谎言被揭穿整个亓官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得死,而且自己到时候就算屠了整个亓官家,别人都不出半点不是来。

    不过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理由在,宋忠却觉得自己异常的憋屈,总感觉自己胸中有一股邪火无处释放,把自己憋得难受到了极点。

    宋忠脸色狰狞地盯着亓官德胜怒道:“就算如此,难道你就能助纣为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