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六十三章 诡异

第六十三章 诡异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朱玲一从床上跌下来,顿时就疼得睁开了双眼,咧着嘴说道,“老头子,你怎么把我蹬下来了?”

    而床上的何区长竟然依旧的在床上大睡,而且还是一点的动静也没有,朱玲看了一眼自己男人,心里面登时就大怒起来,“说道,你就因为孩子的事,你就这样的,你也该消消气了,干什么也把我踹了下来,我这么多年跟着你,就是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你就这么大的气性,你起来和老娘说个清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说着就起身来到了何区长的跟前,一把抓住了何区长的手要把何区长拉起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事忽然就发生了,一直在床上的何区长忽然一抬脚,“咣”的一声就重新把朱玲踹在了地上,而他的身子,竟然还是一点的动静也没有,就好像是沉沉的睡着了一般。

    这下,朱玲是彻底的怒了,大喝了一声,“何大兴,你干什么?你就这样的欺负我们娘两个不是?老娘和你拼了。”

    说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就往何大兴的身上扑了上去,而这个时候的何大兴忽然之间竟然坐了起来,面对朱玲忽然诡异的笑了一下,就是这一笑,让朱玲的心里面忽然之间就打了个寒战,心想这个死老头子的笑怎么就这么邪气,竟然让人的心里面发毛?

    而这时何大兴诡异的笑过之后,竟然忽地就伸出来了双手,向前一伸,就这么一下就掐住了朱玲的脖子,而朱灵在大骇之下顿时就呼吸困难起来,想要挣扎,但是,何大兴的双手去也是死死的掐住了她,让她就是想要挣脱也是难以,就在这一刻,朱灵的心里面竟然一下就想到了这是何大兴要把自己杀了的感觉。

    一时间在挣扎的时候心里面是万念俱灰,想到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临到了老了竟然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挣扎之余双眼里面悄然的就流下了泪水,她的心,在这一刻,就被何大兴伤害得完全的死了,一辈子的夫妻啊!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

    就在朱玲的心里面万念俱灰想要放弃挣扎的时候,诡异事竟然忽然间就发生了,刚刚还是拼命要掐死朱玲的何大兴似乎好像是没了力气一般,忽然就放开了朱玲,然后,一下就倒在了床上,下一刻,竟然诡异的打起来了呼噜!

    而这样诡异的清醒,伤心的朱玲那里会看到,这时的她,伤心的泪水就好像是小河一般的滚滚而下,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缕人眼看不到的阴寒黑气在何大兴的身体里面悄然之间就飘荡了出来,跟着,就悄然的飘荡到了房间一角的椅子上,飘然而落,顿时,一个诡异的影子就出现在了那椅子的上面,只是,这样的诡异的人影,朱玲却是怎么也看不到的。

    鬼影,自然就是阴生这个亡灵,这个家伙可是比恶灵那个家伙文明得多了,不过,就他这样的手段,却是比直接杀了何大兴还要可怕,也是更加的凶残,这个家伙直接的夺舍了何大兴的身体,然后就是控制了他的脑域思维,接着就是造成了一副何大兴要杀了朱灵这个几乎是一辈子的老婆,而这些,在身体失去了知觉的何大兴,那里会知道,借刀杀人,而且是死无对证,这,就是阴生这个亡灵的手段,残忍而绝户!

    试想就是现在林风罢手不管这一家了,那么,可想而知,这一家也会因为刚刚何大兴的一手杀妻的恶性..行为而妻离子散!所谓钝刀杀人,比直接的杀人更是阴险可怕,就是这样了。

    而朱玲就在何大兴一松开了她的脖子,就是一阵阵的咳了起来,伸手在自己的那被何大兴掐的青紫一片的脖子上轻轻的抚摸,那上面,是她做梦也想不到了的自己的男人狠心的印记。

    她的眼中,伤心绝望的流水就好像是决堤的大坝开了口一般的流淌不止,这一刻,朱玲死了的心都有了,以往事业有成的丈夫,到了该谈婚论嫁年龄的儿子,一切,就好想是过眼烟云一般的一一的在朱玲眼前一闪而过,就好像是过电影一般,这一刻,朱玲的心里面是五味杂陈,伤心吗?当然是有,心里面在想自己就是现在死了,那么床上的何大兴一定会很是高兴的,也不知道在一定的时候会不会后悔?

    就这这个时候,诡异的是,床上一直呼噜声不断的何大兴忽然就翻了个身,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下一刻,竟然坐了起来,奇怪的看了一眼朱玲,奇怪的问道,“我说,你怎么就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发什么呆?忽然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怒道,我说你一个娘们家的干什么,还嫌老子的麻烦不够是,哭什么哭,哭丧啊!”说着大喝一声一把抓起了传奇的一个夜里面渴了喝水的杯子,啪的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顿时,地上就茶水满地。

    而朱玲就在何大兴的这一摔之下,好像是回过来了魂一般的,静静的看着何大兴,忽然幽幽的说到,“何大兴,你就那么希望老娘死了,那么你就欢喜了?高兴了?”

    何大兴一怔,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日子过得太滋润了,想要给老子找点事干干?还是给着老子干了什么事?你她娘的想要什么?还是嫌老子是真的麻烦不够,想要加点料,老子告诉你,老子要是不好受了,这个家你她娘的想要好过?你她娘的做梦,老娘们一个,整天就会给老子添麻烦。”

    看着何大兴自己在那里不耐烦的说着一些话,朱玲心里面的恶气顿时就爆发了出来,“何大兴,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老娘给你生了儿子,又给你辛辛苦苦的养大,天天的伺候你,现在你有本事了,不需要老娘了是?想要把老娘还是了你好再找一个年轻的是?你打的好算盘啊!”说着,一只脱下来的鞋就呼的一声就砸了过来。

    而何大兴这时正在发怔,这个娘们说到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就听不明白了,自己在外面干的那什么,什么事,自己做得很好啊,应该是一点的风头也不会露出来的啊,难不成这个老娘们知道了,发现了?就在何大兴发呆的时候,朱玲的鞋子就到了他的面前,他下意识的一躲,但是,仓促之间那里会躲得过去,呯的一声,朱玲那尖尖的高跟鞋的鞋跟一下就击打在了何大兴的额头,顿时,一缕鲜血就流了出来。

    随着何大兴的一声惊叫,发疯了一般的朱玲也是猛然间就扑了上来,随着朱玲就好像是一只发疯了一般的母狮一般的扑倒,她那修剪得好看而且上面涂了彩色指甲油的指甲一下就往何大兴的脸上抓来,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何大兴平时保养得白白胖胖的脸上一下就多了丝丝的抓痕,而就在他疼得惨叫一声的时候,母狮一般的朱玲这时依然不放手,另外的一只手竟然也是朝他的脸上抓来,何大兴顿时就怒急,不假思索的一抬脚,咣的一下就揣在了朱玲的肚子上,而随着何大兴的这一脚下去,朱玲惨叫了一声就摔倒了床下。

    “死婆娘,你他妈的疯了,”何大兴怒喝一声,说着一伸手在自己的头上摸了一把,顿时就摸到了一手的血,不禁倒厮了一口凉气,这个婆娘,真他娘的下去得了狠手,这是想要老子的命是?

    “何大兴,老娘就是死也要和你拼了,”地上的朱玲一下就爬了起来,就是死也要在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身上捞上一点的利息,你想要把老娘掐死,老娘也不会让你好过,说着,就往上扑来。

    房间的一角,在那里安然稳坐的亡灵阴生阴沉沉的鬼脸之上露出来了一丝丝的诡异的笑,静静的看着何大兴和朱玲之间的厮打,竟然看得鬼脸之上极其的兴奋。

    而何大兴和朱玲两人一直打到了累得不能动了,就好像是两条死狗一般的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何大兴稍稍的气息匀了一些,怒道,“死婆娘,你给老子说清楚,老子怎么要弄死你了?你她娘的疯狗一般的要和老子拼命?你不给老子说个清楚,老子和你没完。”

    “何大兴,你还有脸说,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要是男人的话就得敢干敢承认,老娘这脖子上的伤是老娘自己掐的。”说着,朱玲用手指着自己脖子上刚才何大兴掐过的地方怒声说道。

    何大兴一下就呆住,“你这是?”

    朱玲冷笑,“何大兴,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自己刚才干的事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不认了,要不要叫来警察检验一下指纹,看看是那个狼心狗肺的指纹?”

    何大兴一下就呆住,好久这才呐呐的说到,“我刚才睡得迷迷糊糊的,什么也不知道啊,你不要胡说啊,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来,这个是不是弄错了?”

    “弄错了,朱玲冷笑,你差一点就要把我掐死了,弄错了,你怎么就能说得出口?你就不是一个男人,一个蹲.着撒..尿的女人!自己做过去的事不敢承认,就不是一个男人!”

    何大兴怒道,“不管你怎么说,我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好,好,很好。”朱玲冷笑了两声,你不认是,那好,反正老娘也不打算和你过下去了,随便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怎么着。说着,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何大兴的心里面恼怒,但是事实却是这样,自己的心里面也是无奈,也想不透是怎么一回事,而他的身上现在却是浑身的疼痛难忍,看了一眼哭泣的朱玲。心烦之下就大声叫自己的儿子拿云南白药往自己的身上摸,但是,大声叫了数声,他儿子竟然一点的回音也没有,心里面就恼怒了起来,知道了自己那个逆子弄不好又是出去鬼混去了,不得已就自己起来准备找一下药,挣扎着下来床,一步步的来到了儿子的门前,一看,门口虚掩,顿时怒从心起,一脚就蹬了上去,咣的一声,那门就开了,兴许是何大兴踹门的声音太大了,床上的何少啊的一声大叫就在床上做了起来,一脸的冷汗,浑身的衣服早就像是在水里面刚刚的出来一般。

    而何大兴正是怒气大升的时候,那里看得这些,大怒之下一脚就踹了上去,何少一下就在迷惑之中滚下了床,惨叫了一声道,“爸,你怎么又来打我了?我又怎么了啊?”

    何大兴听了大怒,“你这个败家子,混账东西,家里这么大的动静,你这个逆子竟然还在睡觉,你就睡得下去,就能安心?是不是想老子早些死了你们娘两个心静了。”

    何少听了顿时就委屈得说到,“爸你乱说什么啊,我刚才一直在做恶梦来着,那里知道了啊。”

    “你,好啊,竟然敢这样的说啊,”何大兴怒急之下一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上去。何少的脸上顿时就多了一个青黑色的巴掌印。而何大兴在打了自己儿子一个耳光之后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自己找了云南白药胡乱的上了,不过那浑身的疼痛却是怎么也少不了的,而何少自己则是一个人捂着自己的脸在怔怔的发呆……..

    而何少的老妈则是自己一个人在卧室里面呜呜的哭,一家,三个人,三个地方,三个伤心的人……..

    而这一家的一个地方,恶灵和阴生两个恶鬼则是不知何时就到了一起,两个亡魂静静的在一角阴沉沉的看着这一家,两双诡异的鬼目之中一闪一闪的,似乎,在琢磨什么害人的主意……..

    且说林风和王楠这个小丫头一路玩笑嬉闹的在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王楠家,进门一看,老两口子竟然还在那里静静的坐着说话,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待他们两个回来,看到了王楠和林风回来,王向红笑了笑说到,回来了?林风和王楠几乎同时应答,然后悄然对视一眼而笑,顺手接过来了丈母娘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笑了一声,“好香。”

    王卫东就笑了,“这是我一个老战友送来的,平时可是不拿出来的,你小子运气好,赶上了。”

    林风就乐了,运气不错,幸好赶上了啊,然后就笑了一下,“阿姨,我这次可是给您带来了好东西来的。”

    王向红就笑了,“你这孩子,带什么了啊?咱家什么也不需要的,只要你和楠楠好好的上学就好了,以后长大了我就高兴了。”

    林风嘿嘿的笑了一下,这个话,不敢接啊,说话间林风在一个小包里面拿出来了一只大大的人参,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野生的,“阿姨,这个是我拿来给您和叔叔补身子的,”林风轻轻的笑了一下,就好像他的手里面拿的是一只萝卜一样的轻松随意。

    林风的话刚刚说完,王卫东就瞪圆了眼,一把就抓过了那只硕大的人参,“这,这,这是野生的人参!”

    “是,野生的,正经八百的野生人参,不是那种人工种植的。”林风淡淡的说到。

    “这,怎么可能,”王卫东一脸的吃惊,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野生的人参!

    “怎么不可能,”林风淡淡的轻笑,这只是生长的年份长了一些而已,也没什么的。

    一边的王向红早就来到了跟前,“这个当真是真的,只是这么大的国内多少年就没见过了,这怎么可能?”

    “小子,你知不知道这只人参的价值,知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林风淡淡的笑了一下,“知道,这人参的区别就在于是八两为宝,七两为参,也就是说超过八两以上的,那就是无价之宝了,而低于八两的,那就是属于人参级别了。而这一支,就是七两多一点,不能称之为宝,设若要是在生长上百年的话,那也许就会超过八两了。但,就是这样的重量,也是一个市面南寻了,我估计市场之上是没有的。”

    王卫东听了林风的一番话叹了一口气。看来你小子也是懂得的,只是像这样的一支野生的人参,那就是举世难寻,它的价值那是绝不次于你的那个夜明珠,甚至要高,只因为它能救命,在权贵或者是大富之人的眼里面,远远的超过了那些玩物,这,就是它现实的价值了。

    “小风,这样的重礼我们不会收的,”王向红忽然说道,它太贵重了,你还是拿回去给你家里面爷爷他们补补身子好了,这样的天材地宝,真的太贵重了。

    林风听了呵呵轻笑,“阿姨,叔叔,对于我家里面,我爷爷的身体,我自己的心里面有想法的,首先,我自己的事也太过于离奇惊人,我家里面人是地道的山民,一时之间怕是接受不了,而且,我另外也是收藏的有这样的,笑了一笑,看两口子的神色似是不信,道,我说的是真的,话锋一转,接着道,至于我家里面,我也早就暗暗的给我爷爷渐渐的整理他的身体了,而这一支,您就收下好了。”

    而一边的王楠这个丫头早就心里面发急了,上前一把就抓了过来,“归我了,我要。”说着一把就拿了过来,嘿嘿的笑了起来。

    林风顿时就有了一种崩溃的感觉,无语的笑了一下对这丫头到,“你看看你那一副财迷的模样,也不嫌丢人。”

    小丫头小脸一扬,“怎么,有意见,有意见暂时保留,我还没有给你算账呢,你还念叨起来了。”

    林风………

    “说说,是不是想找事来着?”

    林风摇头,“没有。”

    “嗯,那就好。”小丫头得意,有这好东西你早就该老老实实的拿出来了,是不是想我大刑伺候?

    林风干脆的脸往一边一扭,不说话了。

    王楠看林风不说话了,也就不理他了,自己拿着那只野生人参美滋滋的左看右看的,“这个真是大啊,就好像是一只大罗卜一样。”

    林风…….

    噗嗤一声,王卫东两口子就失声大笑起来。

    小丫头也是笑,“笑什么?不就是这样的吗?当然了,这个上面就是多了很多的须须,而且就好像是一个小人一样,嗯,长了胡子的小人,妈,这个人参怎么吃?是我不是弄一只鸡杀了和这只人参放一起炖了吃?”

    ……..,王向红干笑了一下,“丫头,胡说了啊,这样的天材地宝,那里会是你说的那样吃法,你说的就是那种普通的人参,就是那样的野生的人参,弄不好也会把人吃得血气旺盛心火上升的,而这样的几乎是宝贝一般的,那就要好好的找一些老中医询问一下了,这个是不要能混乱吃的。”

    “哦,这样的啊,我还想着是不是偷偷的弄上一只鸡炖上一些尝尝好不好吃的呢。”

    这下就是林风也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个丫头,还真是一个不省心的主啊。

    “妈,你不会是不想让我尝尝骗我的?”

    “你,你这个死丫头,”王向红笑骂,看着自己的丫头一脸的不要骗我的神情,无语的笑了一下,“我干嘛要骗你,你这个丫头,真是白养你了。”

    一边的林风和王卫东看着这娘两个说笑,一个个的无语,这娘两个,就好像是姐妹一般,真是,怪了啊,最起么看上去是这样的,王向红虽然是王楠的亲老妈,但是,天生丽质,再加上保养得好,看上去也就一个少妇的样子,那里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人了。

    小丫头笑笑,“妈,小风是我未来老公,他的就是我的,我这也没错的是。”

    王向红就笑了,看看一边尴尬的林风,笑道,“你一个小丫头家的,也不知道羞。”

    小丫头振振有词道,“这个有什么的,早晚的事,而且我这是敢爱敢为,再说了,要是我一辈子不嫁人的话,那只怕你和我爸就该难过了睡不着觉了。”

    王向红两口子就笑,王向红到,“你这个丫头,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样的一个假小子,就一个标准的男孩子性格。”

    转而就笑,“不过丫头你说得也是,你要是真的那样了,我和你爸爸还真是要发愁了,不过你想过没有,你是我女儿,那你的是不是就是我的?”

    小丫头双眼一转,嘻嘻的笑了起来,“我是小孩子,说话是不能算数的,最起码,最起码,起码也得出一些利息是,不然的话,那不是不公平了是。”

    王向红听了一副果然这样的神色,笑了一下,“早就知道了你是打的什么注意,还来和你老妈斗心眼是,是不是讨打?”

    小丫头嘿嘿笑,“那你也不能就这样的对,总要给一些补偿的是?”

    王向红笑了,然后就好像是自语一般的说到,“那算了,我也不要了,不过呢,这以后的早中晚的饭啊,我现在公司里面也忙,你们爷三就看着办,哦,对了,现在小风可是正长身体的时候,这要是营养跟不上了的话,那就不好了。”说完。竟然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往那里一坐就看起来了电视。

    王楠愣愣的看了看自己老妈,悻悻的说到,“算你狠,好好,说着就递过了自己手里面的人参。”

    王向红悠然说到,“这个可是你自己给我的哦。”

    王楠嘻嘻笑了一下,“谁叫你是我亲妈那,没办法啊,就好像是你说的,你的就是我的,而我的也就是你的了,嘿嘿。”

    “不过啊,在外面的时候你给我挣钱,而在家里面啊,你就给我做饭,多划算啊,是不是啊老妈?”

    王向红………,你,你这个死丫头!

    王卫东也是一副无语的瞪视了一眼,这个丫头真是鬼精鬼精的。叹了口气笑道,我怎么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长工。

    王楠这丫头就笑,“爸,现在知道了,晚了哦。”

    王向红也是哈哈笑,“你这丫头,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对爸妈啊。”

    “那是,”小丫头嘻嘻笑,“就这你们还得心甘情愿的被我利用。”伸手一拉林风,“走喽,睡觉去,今天跑了一天,累死我了。”说完也不给林风挣扎的机会就欢笑着上了楼。

    王卫东看着王楠和林风上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到,我怎么就觉得这丫头养大了一点也不亲自己爹娘,我什么时候也没有林风这个小子这么好的待遇。

    王向红呵呵一笑,“你这是吃了这个小孩的干醋了,不过也让是,这老话说得好,女大不中留,儿大不由爷,这个话是一点也不错,不过呢,还好的是,咱家的丫头眼光不错,最起码挑的这个孩子不错。”

    王卫东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那是,也不看看谁家的丫头。”

    “少得意了,”王向红笑了到,我说老头子,小风这个孩子我怎么就有一种看不清楚的感觉,你说一个孩子家的,随手拿出来的东西就是让人震惊,你说这是怎么一事啊。

    王卫东的神色一凛,道,“我估计,这个小子远非常人,是以他就是这么的奇特,不过最好的就是他和咱家丫头处了朋友,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其他的,现在的我们也不知道,就一点,这个小子绝非常人,非常人,非常事,这个小子,他的身上一定有很大的秘密,而就他这样的本事,就在国防部,也是极其的重视!这个小子,绝顶人才啊!”

    早上早饭之后,王楠林风两个一路上学,将及学校,早已看到了一个俏生生的女孩站在那里,林风见了,想到了夜里王楠这个丫头的话,顿时就心里一暖,看了左右无人,顿时就露出了一丝坏笑,道,“来,媳妇,抱抱。”

    李冰洁玉脸一红,娇媚的看了林风一眼,“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坏了啊?”不过也随即就走了过来,就在林风目瞪口呆的时候,轻轻的就抱住了林风,然后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

    而这时,远远的就看到了好几个学生一起走了过来,林风是的脸上顿时就红了起来,李冰洁看了好笑,轻轻的笑道,“你一个大男人家,就这么脸皮薄。”

    林风顿时就干笑。

    话说林风现在在王楠的家里面,这个爱心早餐也就免了,省得多余。三个人一路向前,不消片刻就来到了教室,这时教室里面也来了好些个学生,而这时就有好几个家伙在闲聊。林风一看,当中的就是李小三这个家活,果然是那里都会有这个家伙啊,而这个家伙也永远都是一个焦点。

    这时只听李小三笑道,话说几个老太太在闲话,而其中的一个说到,你们是不知道啊,我这一段时间胃口不好,而其余的几个老太太一听顿时就关心的说到,怎么了啊?怎么回事,不行就看看。

    先前开口说话的老太太到,你们是不知道啊,我这个啊,怎么说呢,我到了庙会上买了一颗甘蔗,这个啊,竟然是吃一口吐一口。

    林风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而其余的学生在林风一笑之后顿时就明白了过来,顿时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有的学生甚至是笑的直不起来了腰,就连一惯清冷的李冰洁也是玉脸之上露出来了笑意。

    这小子,那甘蔗就是吃一口吐一口渣,怎么一到了这个小子的最里面就变成了这个样,人才啊。

    “老大老大,你们来了啊。”李小三一听林风的笑声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老大老大,你可来了啊,想死兄弟我了。”

    林风一把就把这小子推导了一边,“死一边去,哥哥我是正常人。”

    李小三顿时就脸上挂不住了,“仰天长叹,交友不慎啊!世风日下啊,人心不古啊。”咣,林风一脚就蹬在了这个小子的屁股上。

    “老大啊,你这是欺负人啊,”李小三一脸的委屈之状,“我这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你就这么对我,你,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行了行了,你小子,再不打住那什么就没了。”

    “呃,”李小三顿时就笑了,“老大英明,咱就不说了,不说了。老大,您上坐,上座,来人啊,看茶。”

    众人轰地一声就欢笑了起来,林风摇头,这家伙,就是一个人来疯的主,笑了一下,道,你小子有什么事?

    “嘿嘿,老大,看你这话说得,”这厮嘿嘿嘲笑了一下,兄弟者不就是想你了不是,那有什么事。

    “真没事?”林风笑问。

    “真没事,真没事,”李小三笑了一下,“那里会整天就有事,没事,没事。”

    一边刘辉忽地就笑道,“就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要是相信了你小子,只怕是猴子都能上大学了。”

    刘辉的话刚落,李小三这个家伙的反应出奇的快,伸手一拍他的肩头,笑了一下,我看好你小子,将来一定是北大清华的料。

    众人这下又是一阵大笑,而林风在心里也是高兴,现在的同学之间感情很好,不过,将来一但是到了上大学的时候,甚至是将来各奔东西之后,那么,就是天各一方,要是想要像现在一般的好好的聚聚,那么,就绝对不会想是现在这样了,到了拿个时候,也许,就有了这样那样的事,或者是人员的难以凑齐,再或者,人,也许还是现在的人,而拿个时候,现在的纯真,只怕是在也没了,同学之间的情谊还在,但是,到了拿个时候,也许,就多了这样那样的经历。而就是现在的情谊,也许,就是人的一生难以忘却的。

    人生,就好像是打升级,小学是一个级别,中学是一个级别,而高中,也是一个级别,大学,同样的是一个级别,再之后,各奔东西,下一个路口,也许,就不知道到了那里了。

    就好像是现在,虽然也许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开心,但是,绝对是一种人生的过程,也是人的纯真的感情的一个阶段,一但到了社会上,那么,就像是现在一般的纯真的感情,有,也许,但是,绝对的很少,也绝对的没现在这样的纯真。

    “老大,”王兵忽然就笑道,“你是咱这一个班级里面从来就没有讲过笑话的人,你就不来上一个,也让大家乐呵乐呵。”

    “是啊是啊,来一个,来一个。”众人笑闹,不然的话将来大家就是散了,那时候兄弟们聚集到了一起,一说起来你林大官人就没说过笑话,那不是一个缺失吗,来一个,来一个。

    林风就乐了,笑了一下,好,好,既然大家想听,那好,哥今天就讲一个笑话。只不过这个笑话是上看来的,聊斋大家都看过是,就蒲松龄的那个,话说一大汉出使红毛国,其国王看到使者脖子上的皮毛领子甚好,毛色光亮柔软,柔滑漂亮,就问使者是何皮毛,使者回道,狐狸皮毛,国王不解什么是狐狸,问是何等模样,使者道,如狼似狗之间,狡猾大大滴。国王又问,狐字作何写法,使者以手悬空而,左边一小狗,右边一小瓜。

    国王沉思良久方始明白,一众学生听到了这里看林风不在往下说了,就有人开口问道,这就完了?

    林风就笑,道,一听就知道你没看过这一本,或者是没看到这一篇,这个是一个思考性的笑话。

    一边的李冰洁王楠听了之翻眼,就是刘辉这厮也是直翻眼,众人不解,林风就知道他们大多是没看到这一篇的,而这时李小三忽然就笑了,老大,你这个人不地道啊,真是不地道啊!

    王兵就眨着眼不解的问道,“这个是怎么说?”

    李小三看了他一眼叹气,“朽木不可雕也,不可雕啊!笨蛋,老大刚刚不是说了吗,自己琢磨一下,那个狐狸的狐字怎么写,左边一小狗,右边一小瓜,笨蛋,这个就是明着的欺负人啊!”王兵顿时就懊恼的一拍自己的脑门,这个家伙,明着阴人啊。

    “是啊是啊,”李小三怪叫,兄弟们,打倒这个万恶的山大王,收拾他,上啊,说着,这个家伙竟然就悄悄的往后走了一些,这厮,就一纯粹的推死猫上树。

    就在这个家伙一心以为自己奸计得成的时候,忽然就发现,好像一干人都是在做一个样子,瞬间就笑了起来,都精了啊,不上当了啊。不过我也是提醒得稍稍晚了一点,昨夜老衲夜观天象,今日老衲有一小灾,是以不需如此,我就不参与了,随意,随意。

    不防一众人看他直笑,就你丫的,也冒充神棍,和尚,你怎么就不冒充一个太监,你那个不是有一个本家叫什么李公公的吗,你小子就学他得了。

    “打住,打住。”李小三干笑,我这不是打不过这个变态不是,不然的话,哥早就上了。

    “切,就你。”一边的一个嘲笑,要是打得过这变态,还轮得到你丫的先上,哥哥我也早就上了,你小子就一个坏人,而且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坏人,噗嗤一声众人就大笑了来。

    “小三啊,你这刚才不是说了,你小子夜观天象,说是今天有一小劫,不知道过了没有?”林风笑眯眯的问道。

    李小三一呆,顿时就笑了起来,“那啥,哥哥我夜观天象天现异象,混沌乱生,斗星晦涩不明,老衲观此处非善地,当早去也。”说着就要站起离开。

    林风就笑,“这个家伙,是不干亏不怕鬼敲门啊,而且这厮是干过坏事的。”当下坏笑了一声,那什么,上星期,那个爷爷说孙子的那个笑话不错,不错。

    李小三一听顿时脚下就加快了速度,众人一看呼啦一下就堵住了这家伙,兄弟们,揍他,说住,李小三就被人按到在了自己的课桌上。

    混乱过后,李小三一脸的哀怨,一脸的委屈,道,“没天理了啊,你们这些混蛋,放着那个变态不敢收拾,就来收拾俺这软柿子,怎么就不来一个天雷劈了你们这些家伙啊。”

    一边刘辉就嘿嘿的贼笑,“你小子都说了,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说了不是,吃柿子就要捡软的吃,你小子不是软柿子难不成那个变态是软柿子?”

    李小三顿时就苦笑不已,“得,哥哥我就一炮灰,算了,哥哥不和你们这些没文化的野蛮人计较了,哥哥我是文明人,说着就正经八百的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然后忽然回头骂道,刚刚是那个混蛋把自己的鞋弄掉了?老子挨了你们这一群混蛋的收拾就不说,竟然让老子闻了你们那个混蛋的臭鞋!

    ……….,轰然一声,整个教室里面爆笑不已。

    一上午平平淡淡的,李冰洁一如既往的和林风坐在一起,而且依然的在桌下两人十指相扣,临中午的时候暗影霍家成打来了个电话,说是查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林风就问是什么东西,暗影说现在不确定,等确定了就和林风说一声,随后两个人就断了电话,等到放了学,林风就悄悄的溜到了老程的办公室,老程一看,道,“你小子干什么,有事?

    林风嘿嘿一笑,“这话说得,我这不是想要到您老家里去蹭饭不是。”

    老程就瞪眼,“你小子,胡扯什么,以前你师母叫你到家里面去你小子也不去,哦,现在来忽悠我来了。”

    林风嘿嘿直笑,道,“我这不是来孝敬您来了不是。”说着就在自己的包里面拿出来了一包龙井。

    老程一看就乐了,道,“吆喝,你小子的良心发现了。”

    林风翻翻眼,“我这不是看您老这里快没茶了不是。”

    老程也是嘲笑,“你小子,就扯,我这里都成你小子的茶室了,我的茶几乎就你小子喝了,你还好意思说,怎么,发财了?”

    “是啊是啊,我这上街买彩票,谁知一下就中了一个特等奖。咱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这不就来孝敬来了。”

    老程就笑,“忽悠,你小子也慢慢的和李小三拿个小子一个德性了。”

    林风顿时就有了一种仰天大笑的感觉,这话要是李小三听到了,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行了,茶叶我收了,不过,以后这样的事就不要干了,说着拍了拍林风的肩头,道,要不,到我家吃饭?”

    “不了。”林风干笑。

    “你小子,我就知道,外面那两个丫头还在等着你的?走了。”老程眼里面笑意满满的看了林风一眼,转身走了。

    林风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出了办公室,老程忽然笑一下,“这两天就要决定下来了,你小子有什么看法没有?”

    林风一听顿时就明白拉过来,老程指的是市里面组织的拿个学生之间的交流,而实际上就是一个各个学校的一次排名赛。笑了一下,道,这么快啊?我能有什么看法,这个都是你们这些当老师的事,关我什么事?看老城瞪眼,嘿嘿笑拉起来,你小子好好说话,我老实的告诉你,这次的交流赛你小子是领队,下面的事就是各个班级里面的摸底排查,我这和你说,就是征求一下你小子的意见,你要是敢给我掉链子,你小子自己明白,老程恶狠狠的说到。

    看林风苦笑,老程就接着来了一击猛药,“还有,这个事是秦校长亲自定下来的,你小子明白。”

    “我说老程啊,我也没说不好好干啊,你就这么至于吓唬我,至于吗您?”

    老程一听林风的诉苦,顿时就哈哈的笑了起来,“你小子,就是一个不收拾就不老实的家伙。”

    林风干笑。

    “你小子,老程也是一脸的笑,道,你小子要是想以后还想经常请假的话,就老实一点,不然,嘿嘿,你小子自己好好想想。”

    “哎呀,老程你这话就是不对了,我这不是一直就是你手里是一杆枪不是,那里需要就往哪里去,说那个什么就外气了不是,在学校里面,这个谁不知道我就是您老的得意弟子啊,您老说是不?”

    老程手指轻点,“小子,下一个李小三,油嘴滑舌的。”

    得,李小三又中枪了。

    看了一眼学校门口的王楠和李冰洁,老程难得的笑了起来,对林风眨眨眼,“好小子,加油,走了。”说完,就一脸笑意的走了。

    林风顿时就郁闷了,什么人啊这是,这是老师该说的话吗?难道不知道学校里面是不允许学生之间在这个时间段谈恋爱的吗?哦,好,自己首先就犯戒了。

    三人见面,王楠远远的看了老程一眼,笑道,刚刚老程在说什么啊?林风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女人家打听那么多干什么?

    王楠一下就张大了小嘴。

    而李冰洁顿时就失声娇笑起来。

    “好啊臭林风,长本事了是?”小丫头回过神来顿时就娇喝一声向林风扑来。

    林风嘿嘿一笑,“来啊来啊。”话尚且没说完,脚下一滑,瞬间就游鱼一般一闪而过,瞬间就到了李冰洁一边,笑道,“谋杀亲夫了啊!”一路上,三人笑笑闹闹的一路向前,一直来到了一家饺子馆,进去要了水饺,然后点了一盘青菜一盘牛肉,一盘麻辣鸡块,一盘黄瓜,林风就笑,“地主家的待遇啊,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地主家的小姐啊!这生活!”于是两个女孩子就对他武力相向了。

    忽然李冰洁一双勾魂的大眼看着林风道,“你偏心。”

    林风一下就不明白了,“我怎么就偏心了?”

    “你自己知道的。”小丫头直直的看着林风,“就是偏心了。”

    林风眨巴眨巴眼,看像了王楠,“这个是什么意思,我在怎么就不明白了?丫头,你来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小妞想说什么?”

    李冰洁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

    王楠笑笑,冲林风忽闪忽闪大眼,“冰洁是逗你玩的。”

    林风若有所思的眨了下眼。忽然间就明白拉过来,笑了笑,女人啊,女人!心里面好笑了一下,“那个啊,我这不是还没想起来不是,回头到了家在说。”

    李冰洁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就偏心,这个是态度的问题,是不是该家法伺候了。”

    林风瞬间就是一头的黑线,这两个小妞,现在动不动就是家法,说得好像自己是那个什么似得,这个听上去真的是很不好啊,看来,这事情很严重,严重到了必须要严加整顿的地步了。

    不过,算了,咱好男不和女人一般的见识,算了。

    看林风一脸的无奈,李冰洁的心里也不想为难他了,“记得以后听话,不然,大刑伺候。”

    林风………..,“好,我错了,我有罪。”王楠和李冰洁顿时就失声娇笑了起来。

    “你啊,李冰洁笑了一下,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就别多想了。”说话间双眼里面温柔似水,一副想要把林风融化在里面的感觉。

    林风忽然说道,“这一带哪里有合适的房子吗?我是说,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要卖的,我想要买上一套。”

    王楠一楞,说到,“好端端的你要买什么房子?难道住在我家里面不好吗,还是我爸妈对你不好了?”说着玉脸之上一副疑惑的样子。

    林风一听就知道了这个丫头的心里面多了疑虑,笑了一下,“你胡说什么啊,不是你想的拿个样子,我就是在想啊,在这里买上一套合适的房子,到时把家里爷爷也接来住,再说,也方便不是,而且冰洁离得也近一些。”

    “哦,这样的啊,”王楠小丫头一听自己的心里面就安了心。“是啊,那你想要什么样子的,多大的,回头我和老妈说下,让她给咱买了不就好了,要不让爷爷借来一起住到我家也好啊,我家那么大,怎么样啊。”

    林风笑笑,“你觉得爷爷会去你家住吗?”

    “哦,拿咱就在外面买一套,”小丫头笑了。

    而一边不说话的李冰洁在瞬间就明白了林风的心思,也明白了林风的苦心,一瞬间,她的芳心就被满满的情所填满。

    这时王楠小丫头笑了一下,道,“这事是急不来的,慢慢看看再说。”李冰洁点了一下头。

    这时林风的电话忽然就响了,林风拿了看了,却一个陌生的号码,疑惑之下接听了,跟着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林,我贺建。”

    林风顿时就笑了一声,“贺队长啊,您怎么会有我电话号码的啊,好像是我这电话也就刚刚没多长段时间的好。”

    贺建哈哈大笑,“当然是首长告诉我的,那你在哪里,我就在你们到学校门口。”

    林风一阵的愕然,脸上顿时就苦笑了起来,道,“我说您老不好好的呆在军营里面跑到我们的学校门口干什么?有什么事吗,我正在吃饭。”

    “哦,那好,你小子就快点吃饭,我就在这里等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风看着挂了的打电话,郁闷的笑了,得,这下又得忙活了,看着手机屏幕上王楠和李冰洁两个丫头和自己的合影,林风的心里面在寻思,这个贺建怎么就这么的性急,看来,这一次,是跑不了了啊。

    “贺叔叔找你干什么?”王楠这个小丫头问道。

    林风笑笑,“也没什么事,大概是部队里面的一些事。”眼光,悠悠的看向了远方,王楠这个丫头一听,也就不说话了。

    等到了回到了学校门口,大老远的就看到了贺建在冲他们招手。

    林风冲他笑笑,道,“我说贺大队长,您老这也不怕热这么早就来了这里,还真是闲啊。”

    贺建哈哈大笑,道,“我说小林,你小子可是不太厚道啊。”

    林风就奇怪的笑了一下,“我怎么就不厚道了?这话说的。”

    贺建嘿嘿一笑,“那什么刘鸣那小子有好处怎么就没我贺建的,你小子是不是看不起我啊?这不是你不厚道是什么啊?这也太伤人的心了是。”

    林风一听顿时就乐了,知道这贺建指的是自己老家带来的拿些特产,当下嘿嘿一笑,“那你就不能怪我了,你找王叔叔去。”

    贺建一听顿时就泄了气,道,“那算了。”

    林风看他一脸的郁闷,也就笑了,当下笑道,“有时间我给你带来一些好了。”

    贺建一听顿时就大喜,“好好,好,这下省的刘鸣那小子在我面前得瑟了。”

    “我说贺队,你不会是就这事专门跑来的是?”

    “嘿嘿,当然不是。”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