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四十九章 弑狼 第三节

第四十九章 弑狼 第三节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砰”的一声闷响,他的身体就撞到了后面的两个人的身上,随着惨叫声响起,他们一下就好像是滚地葫芦一般的滚到了一起。

    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声音阴冷的说到,“再叫,就割掉你们的舌头!”

    地上的三个人一惊,瞬间就迷乎了过来,抬眼一看,一个面色奇异的人就站在自己三个的面前。这个人,就好像不是活人的面孔一般,而是,好像是一个庙里面的那些狰狞的凶神,或者说是一个天魔一般。一瞬间,这三个人的心里就倒出了一口气,这个人,这长的也太吓人了!

    “朋友,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那个面色阴沉的奇异的人阴冷的声音响起,“狼青,狼帮之主,十年前街上的混混出身,无恶不作,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在这个省城做下了这么大的基业,现为省城一大毒瘤。沙成海,副帮主,心狠手辣,阴险狡诈。朱奉文,副帮主,兼职狼帮军事一职,狼帮的一些坏主意就是出自你的脑子,一肚子坏水,一个标准的狗头军师!我说的可有错?”

    狼青他们三个的眼里闪过一丝丝的震惊,也有一丝丝的凶悍,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东西,这,怎么可能!

    “朋友 ,你到底是谁?混哪里的?你怎么上来的?外面的那些守卫那?”说话之间他的手悄悄的伸向身后,那里,他的腰间藏着一只枪,一只随时可以开枪的枪。

    林风不语,就好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一般,就在狼青的心里暗自欢喜的时候,林风的眼神里面出现了一丝的嘲弄,随手抓了一个烟灰缸一扔,就在一声惨叫声中。狼青想要拿枪的那一只手臂忽然之间就变了一个奇异的角度,这,是完全断了的现象,也就是说,狼青的手臂,现在,完全的变了,随即,狼青的惨叫就发了出来,不过,这厮也是一个硬气的家伙也是一个人物,紧紧叫了一声就闭嘴不叫了。

    “下一次,要是在心里想什么念头,那就是一个直接的死!”

    “朋友,那朱奉文忽然说道,你把我狼帮弄得这么清楚,就连我们三个也是查的明明白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者说,到底是为了什么?能否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们?”

    林风扫了一眼一进来就悄然的挡住了门口的两个阴灵,然后就阴冷的一笑,“好,不愧是身为狼帮的军师,有点脑子,只不过没用到正地方上。既然你问了起来,我就告诉你们,也好让你们死个明白,省的你们干了太多的坏事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林风负手而立,淡然的说到,“珠海路那里,我警告过那们。或者说,说完警告过你们的那些手下,但,你们这些混账,竟然不好好的听话老实的做人,竟然变本加厉,简直就是找死!”

    “什么?”狼青三个一听顿时就脸色剧变,珠海路,珠海路那里………

    朱奉文苦笑着说到,“果然,我就知道,那里的事诡异,那里也许不该碰,”这厮眼角一转,看了一眼林风,嘴里真诚的说到,“是这样的,朋友,那里的事,我也交代过,但是,下面的人不明白怎么办事的,惹您生气了,这个,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说法,怎么样?”

    看了一眼林风脸上的神色,不过,林风的脸上一直就是那样,什么也看不出来。

    继续说到,“是这样的,我们狼帮一定给您一个合适的说法,也就是说,我招惹了您的亲戚或者是家人的话,我们一定赔偿的,您看,这样好吗?”

    林风哈哈一笑,“你到是推脱的干净,好像是和你们几个没一点的关系一般,这些事,要是没你们的吩咐,他们会干这样干吗?嗯,混账东西。不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东西在后面,他们会敢在外面兴风作浪吗?混账东西!你这个狗头军师打的好算盘!”

    这时那副帮主沙成海猛地大吼一声扑向一边的一个架子上的日本军刀,那上面放着一把看上去装饰精美的小日本战刀,这厮的目的就是那把战刀。

    林风原本做在沙发上的身子忽然诡异的一动,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原地,就在那沙成海的眼里面闪灼着狂热的光芒想要一把抓着那把到的时候,悄然之间,林风的一只手就忽然之间就压在了他的顶门,下一刻,只听一声沉闷的轻响,扑的一声,沙成海的整个脑袋就一下被林风按进了胸腔!

    而林风的身体,无声无息的悄然后退,轻飘飘的回到了他原来的地方。而这时,沙成海的身体轰然倒地,在他那诡异的没了脑袋的肩膀上,紧紧露出来了一些头发,下一刻,就在疯狼和狗头军师震惊的目光之下,沙成海的肩膀之上就冒出来了**以及血来,诡异而可怕的情景!

    狼青和狗头军师惊叫了一声就吓得昏了过去……..

    林风阴沉的轻笑了一声,“这就吓昏过去了,这也太没用了,还说要补偿我那,娘的。”说着找来了一瓶酒,一开口就照着他们两个的头上倒了下去,狼青他们两个受这酒水一浇,登时就清醒了过来,他们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那诡异的脸,二人几乎是同时就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就猛地向后面倒去,下一刻,咣的一下就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之上,这一下,他们的心里面一下沉了下去。也许,绝望,就是现在他们的内心所想。

    林风冷冷的看着他们,心里在想怎么才能好好的折磨他们,心里上的折磨,经过了那沙成海的一下,想来这两个家伙的内心已经怕的要命了,现在,就是**上的折磨了。

    忽地,那狼青大叫了一声,“我,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而且是很多的钱,怎么样?只要你放了我,我就能给你很多的钱,只要你放了我,而且,我以后再也不做这个什么帮主了,我远远的到一个地方,再也不让您生气了,好吗,求您了,放过我。”说着,这厮的眼里竟然泪水长流,一时间竟然就像是一个被人强那个啥了一般的小姑娘一般。

    林风顿时就哑然失笑,“轻轻的问道。哦,那你说说,你有多少钱?”

    狼青一听顿时心里冒出来了狂喜,“你要多少?这话一出口,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这么说话,当下急急说到,我给你一千万,哦不,两千万,怎么样,只要你放了我。”

    林风不做声的一伸手就把狼青伸出来的两根手指一折,只听一声清脆的轻响。顿时,这厮就发出来了一声惨叫,他的两根伸出来的手指顿时就被林风折断了。随着他的惊叫,一边的朱奉文也是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

    “两千万,就想要老子收手!老子是不是也太不值钱了,嗯,竟然想着要用钱来收买老子。”林风阴冷的声音轻飘飘的回荡在这个宽大的房间里面。

    “你们,注定要死,只不过该怎么个死法,这个我得想想。”

    “那您,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

    林风阴冷的说到,“不要异想天开了,自打你的人在那里找事,你们就注定了该死,我说过,要怎么处理你们!就想刚才的那个沙成海,就太便宜他了。”说着,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胸腔上在冒血的沙成海的尸体一眼。

    “干过去的事,总是要还的!不然的话,那些死在你们的手里的人,或者是在你们的压迫之下含恨生存的人,心里又怎么能心安!”

    狼青和军师顿时脸色发白,狼青捂着自己的手,惨白的脸看着林风,“求您,给我们一个痛快好了。”

    “那些被你们残害的人,或者是当时,你们可有想过现在,当时可想过不那么做,不害人?嗯,混账东西!”说着,凌空一点,啪的一声,狼青的一根手指应声而落,狼青顿时就是一声惨叫。

    “我来问你,在下面,一个女孩遭到了你的人的毁害,听说那女孩是被你的人用女孩的爱情拐来的,你的人不仅仅用恋爱的手段骗了女孩的身体,还毁了她的青春,人生,同时也弄惨了她的从心灵,我想,这女孩的一声就这样被你或者你们的人毁了,这样的伤,甚至比身体上的毁灭更深,你们竟然还想着活命,真是可笑!哦,对了,那个叫白原的人渣在那里?”

    “我知道我知道,一边的朱奉文急忙说道,那个白原是沙成海的表弟,仗着一副小白脸,到处骗女孩子,这都是沙成海的注意,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林风阴冷的看着这个狗头军师轻笑说到,“你不就是想凡事往死人的身上推,嗯?”

    这厮被林风的目光一扫,顿时浑身就激灵,吓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你说说,你都干了什么?或者说,你什么都没干,就是一个在狼帮里面的大好人,嗯,混账东西。”

    朱奉文的一张脸顿时就白得像纸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这厮忽然就好像是清醒过来了一般,急急忙忙的说到,“那个白原这时就在地下室里面,我一会带你找他,你你你能不能放了我,我真的就是一个名义上的副帮主,什么也没干过。”

    “呵呵,”林风轻笑,顺便啪的一声又折断了一根狼青的手指,这下狼青啊的一声惨叫就疼得昏迷了过去,朱奉文顿时吓得身子一都,下身竟然一阵的异味传了出来。

    林风恶心的凝了下眉头。

    “我我我告诉你,我们狼帮在海外银行存了一大笔钱,我告诉你,你放了我?”

    林风听了心中顿时一动,海外,那一定是一笔很大的存款了。当下笑道,“说说,不过,想要活命,那是不可能的,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的话,我就会让你生死两难!”

    朱奉文一呆,眼中的凶悍光芒一闪,顿时就叫道,“反正都是一个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告诉你,那可是一大笔钱,你要想好了,不要后悔,我要是受到一点的伤害,你就不要想这那大的一笔钱了。”话语之间,竟然充满了硬气!

    林风哑然失笑,这厮,竟然不知死活了啊,竟然敢威胁自己,看了一眼这时眼一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清淡的说到,“钱。我不缺,不要想拿这个来和我说什么条件,不过,你既然说了出来,那么,就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不然,你就试试生死两难的感觉。”

    说话间两股至阴至阳的内息瞬间就攻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下一刻,就在朱奉文的身体之中的经脉里面横冲乱撞了起来,这样的滋味,简直不是一个活人所能承受的,试想就是一种也不是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更不要说是至阴至阳的两种了。

    一瞬间,朱奉文的身体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而他的双眼也是眼珠突出,眼耳口鼻之中同时渗出一丝丝的血迹,假如这时他的手里有一点自我能力的话,那么,他绝对是第一时间开枪自杀,这样的罪,就不是一个人能受的!这时的他,甚至就连惨叫的声音也没有了,只是奇怪的发出一种诡异的声音,这时,他总算是明白了,什么,才叫生死两难,他想叫林风停下来,但,这时的林风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了,竟然转身看向了一边的狼青。

    下一刻,两股诡异的气息瞬间就进入了狼青的身体,可怜狼青正在昏迷之中的身体登时就被疼痛得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两眼也是死鱼一般的突出了出来。

    林风一手炮制了这两个家伙,然后就理也不理地上剧烈颤抖的他们,转身就打开了窗户,顿时,一股新鲜的空气进入了房间,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轻叹了一声,这在高处看远方果然心境不一样,不说别的,就是远近的这万家灯火就不错。

    在窗口点上了一支烟。轻轻的抽了一口,在那里静静的沉思,一直到这一支烟抽完,一扬手,手里的烟头顿时就在一丝悄然而起的幽幽火光之中一闪而没,就好连一丝灰尘也没剩下来。

    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不似人一般的两个家伙,一伸手,他们身上的内息顿时消除,而林风的手段一去除,狼青和朱奉文顿时就死狗一般的在地上到喘气,这时的他们,那里还有一点的黑社会老大的气势,一支烟的功夫,他们的身上竟然湿透!

    看着两个家伙的气喘的差不多了,林风那阴冷的声音响起。一声轻咳,就好像是在狼青和朱奉文的心里打了个炸雷一般的让他们两个的浑身一抖。

    “我说,我说,只求给我一个痛快就好,”朱奉文顿时满眼乞求的叫道,刚才的滋味,他说宁愿死,也不在享受那种滋味了。

    林风看着他轻轻的点了下头。

    朱奉文的眼里闪过了感激的眼光,“谢谢,谢谢,继而转身看了一眼狼青,大哥,咱,完了,早就给你说,不要太过分了。”

    狼青的眼里满是后悔,轻叹了一声,“说,只要少受一些罪就好了!或者,真好啊,假如在给我一个生存的机会,那怕我一生呆在山里面,我也绝不会再像现在一样了!转向了林风,求您了。”

    林风点头,“我会让你们少受一点罪的!”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