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九章 逃学吧

第三十九章 逃学吧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推门进来,李小三适时的就换了话题,而小何强这小子是得意了,在王楠和李冰洁两个的中间左手苹果,右手香蕉的,地上还有一些糖纸,这个小子!

    林风无语了,这个小家伙一口一个漂亮姐姐,而王楠和李冰洁两个也哄着小子,林风看了直摇头,就一白眼狼啊!自己这么长的时间了就落这个小子一个小哥,还不如王楠和李冰洁她们两个!这姐姐也就算了,还漂亮姐姐,怎么就不说自己哥哥,白眼狼的小子。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话说这个高级的病房还真的就是好,就好像是一个小家庭一般,甚至厨房什么的都有,林风看了不得不感叹一声,有钱,有权,就是好啊。

    而这是李小三这厮说到,“小姑,你不知道啊,我小时候特皮,就一让大人见了摇头的,嘿嘿。”

    林风在一边看了直翻眼,这小子,算是说了一句说话。

    林娟听了也是直笑,“小风小时候也是一孩子王,不过就是很短的时间,然候就懂事了。”看了林风一眼,眼里有一丝丝的痛惜,这孩子,就不像一个小孩,有时间就好像是一个多年的老头。

    “嘿嘿,那就对了,这说明我们就一天生的异姓兄弟。”李小三笑道。

    林风翻眼,这厮,真的就是一个天生的哄人的主,这一刻,小姑她们就被这家伙哄的迷三道四的。

    “说的不错,”何清泉说到,“不过,小风这孩子性子沉,但要是触怒了他,那就一个谁也管不了,除非是老爷子。

    这一点,小姑她是深有体会!”

    “林风翻眼,小三,你这家伙就在这里扯。”

    “嘿嘿,我这不是在这里给小姑她们说我小时候的一些事吗。哦,对了,刚才说到了那里了?哦,说到了那次,那次啊,嘿嘿,那次我跟着我老爸回老家,然后跟村里几个小子到村里一个人家偷枣子吃,嘿嘿,听那几个小子说,村东的一个腿脚不利索的人家的枣子好吃,这不我们就去了,嘿嘿,那家的是一个大爷,结果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那几个小子猴子一般的上去了。”

    林风翻眼,“你怎么不上去?”

    “我,当然是也上去了。”李小三干笑了一下说到,那几个小子这一上去,就先吃了开来,那枣子好吃,李小三干笑着说到。不过我那时还不怎么会爬树,一时间急的我在树下直转,后来叫他们往下摇些下来,这些小子却说让我上去,于是我就在那几个小子的拉扯下也上了那棵枣树,嘿嘿,这厮这时也不绝的不好意思了。

    林风打击他到,“一笨蛋,连树也不会爬。”

    李小三不乐意了,“一边去,谁像你丫的一样,一山大王,对了,那天回家了我也去,我看看老爷子去。”

    “林风说到,你丫的是惦记山里的东西,还有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好几张狼皮?”

    李小三脸一红,“滚一边去,我就惦记了,怎么着,当然,你要搞清楚了,我看看老爷子是首要的,我要向他老人家血泪控诉,你丫的就一仗着身手厉害,没少的欺负我幼小的心灵,当然,那什么狼皮的就是捎带,捎带而已!”

    林风瞪眼,……..

    好半天,“我算是知道了,你这就是最高的境界了,佩服,您接着说您的光荣历史。”

    李小三得意了,“明白就好,嗯,朕渴了,倒水!”

    林风。……..

    一边小姑笑的直不起了腰,这两个,真是太逗了。

    一边王楠倒上了水,瞪李小三一眼,“得瑟什么!”

    李小三顿时就泄了气一般,“嘿嘿一笑,我这就是说说,说说,说说而已。那什么,接着说啊,嘿嘿,哪枣子是真甜,个也大,可惜的是,我这还没吃几个的呢,就听到了一声大喝,那家的腿脚并不利索的大爷来了,而这时村里的那些小子发一声喊,一个个就好像下饺子一般的就往下跳,那个利索啊,现在我想想都佩服。”

    林风这时笑了,“说重点,不是你小子被人大爷逮住了?”

    “你,……..,臭嘴!”李小三用手指了指林风。

    “哦,看来是我说中了啊,哈哈,这个就叫人了,哈哈。”

    “懒得理你,”李小三悻悻的说到。

    “天可怜见俺一不会爬树的人啊,一直就跟着老爸老妈在城里,那有那些小子们那么利索!”

    一时间林风等人大笑,这厮,总算是说到了痛处了。

    “那小子们一个个下了树就跑,那里还管俺,李小三一声苦笑,一个个就好像兔子似的。”

    这时李冰洁王楠她们一个个乐的难受。

    李小三看了她们一眼,翻翻眼,“就没一个有同情心的!”

    “我那时是也急了,看那些小子一个个的跑,我就急,眼看那腿脚不利索的大爷快过来了,这一急,爬树咱不在行,这下树还不行吗!眼一闭,心一横,再一松手,我这就下去了。”

    “这就完了?”王楠奇怪了。

    “要是完了那就奇怪了,”林风坏笑道。

    李小三瞪林风一眼,“当然,没完,”之后自己干笑了起来,这一下去,得,完了,谁知道先前不知道是谁吃枣子图方便就连着树枝也折断了扔了下来,这一下,就让我中彩了,一下就扎了我一屁股,说时一脸的悻悻然。

    这下,就连林风也是大笑不已。

    “这还不算,我这一疼,这心里也急,眼看那腿脚不好的老头就来到了身边,就不顾疼了,一起身就跑,那知道这一用力,嘿嘿,娘的,这脚上也扎了一根刺,一下就摔倒了,很是利索,而且,脚也扭伤了。”

    林风一呆,……继而狂笑。

    “没办法,”李小三翻翻眼无视林风的狂笑,说到,“那时哪里顾得上这些,爬了起来一跳一跳的跑。”

    说着自己忽地也大笑了起来,“就好像和那个大爷比赛似得。”

    众人一怔,随机明白了过来,一时间病房之中笑声不绝,这也就真的就是巧了,一腿脚不利索的老人追一小子,这个小子也一跳一跳的,这不是找事的是什么?

    看众人笑的厉害,李小三这时也放开了,笑道,“那老头不知道我是身上有伤啊,以为我是故意的,直气的一边大骂一边追,那样子就好像是我是他的仇人一般,那时的我不明白,还意味着老头脾气不好,不就吃了他家的一些枣子吗?至于这样的死命的追我吗?”

    “就这样,我和那的老头一个跑,一个追,一直到了我家,刚好我爷爷在家,那老头一见到我爷爷就大叫,老李头,你欺负人是不?欺负我腿脚不好不是?这个是你孙子是,啊,去偷我的枣子吃就算了,那不算什么,可你这老东西竟然叫他学我走路,有你这样的人吗!嗯,老李头,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和你没完!兔崽子,气死我了!那模样就好像一不小心就那啥了一般似的。”

    我当时也是急了,我这冤不冤啊我,我身上的刺还没弄掉,这脚也扭了,哦,这合着我这还学他一跳一跳的了,我至于吗我!不就吃了一些枣吗!

    当时脑子一热就大叫到,“你一个老头还有理了不是,你追来这么远干什么,嗯,我就吃了那么几个小枣,就被你一路追到了这里,我还没说我这一下扎了一身的枣刺,这下来了还被你一追这又扭伤了脚,这个怎么算?”

    “我这一通大吼大叫,竟然是镇住了那个老头,一下就呆了,而我爷爷这时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当下看了我身上的枣刺和脚上的红肿,一时间就脑了,竟然对那老头大吼,你个老不死的,我孙子不就吃了你几个枣子吗,看看,这就是代价,你个老不死的还跑到了这里问我要说法,老子不找你就够意思了。”

    “那老头这时也是明白了我不是要学他的样子走路的了,一时间很是不好意思,也没了脾气,末了和我爷爷一起找了村里的那什么医生,也就是针扎的,就针灸,疼得我啊,当时就在心里想以后这罪这一辈子再也不受了。”

    “这事啊,最后就这样了,那老头最后把家里的枣子弄了一篮子给我吃,还拉我到了他的家去里玩,哦对了,说起来这事我想起来了一件事,那个老大爷的家里那时还有一个很老很老的老人,一个看上去很吓人的老人,一双眼是白的,脸也白的吓人,要是半夜出来一定能把人吓个半死!”

    “那个老人据那个腿脚不好的人说那是他的一个长辈,好像的他的大爷。那老人让腿脚不好的老头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一语不发的用手摸我的头,然后,又摸我的身上,当时吓坏我了,不知道怎么了,不过,那个老人只是一句话,我就平静了下来,只是那时他说的是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林风一怔,忽地开口说道,“是不是那老人先从你的头顶开始,然后头顶四处,再然后往下?”

    “咦,你小子怎么知道?”李小三奇怪的说到。

    林风哑然,“中国古时,相术中有一门就叫摸骨相法!那个老人,就是一个摸骨的手法!”

    “什么!”李小三一呆,怔了一怔,才说道,“怪不得!”

    “随后,我爷爷和我爸妈他们带了一些礼物到了那个老大爷爷的家里,现在想在想来,那一定是到那里谢人家了。”

    林风淡淡的一笑,“想来,你小子的命运不错,若不然,你爷爷和叔叔阿姨他们也不会去那个老人的家里谢人家了。”

    李小三说到,“这种事,就一骗人的,那有什么准的。”

    林风淡淡的一笑,“华夏之大,有太多的事你不知道,当然,这个世上也有很多的不可思议的事,就是现在的科学也解释不了的。”

    李小三怔了一怔,“也许,呀,对了,糟了。”

    “怎么了?”众人一楞说到。

    李小三说到,“林风从昨天放学到这时就没吃一点的东西,我也是。”说着,自己的肚子首先就响了起来。

    这一下,王楠李冰洁她们就急了,刚才只顾着说话,就把这事忘了,这时,都快中午了。

    这时何清泉说到,“小风你和你小姑你们一块到外面吃,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

    林风心思是何等的精细,一瞬间就明白了何清泉的心思,那就是怕林风的身上没钱,这好几个人的,这是要小姑跟着付账的呢,不过她们那里知道林风的身上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中囊中羞涩了。

    当下林风淡淡的说到,“姑父,小姑就别去了,就在这里陪着你就好了,这儿不要钱,你就放心养伤就好,我们就去吃个饭,然后到学校里去,有时间了我就来看你。”

    何清泉听了只好就不再说什么了,林风一但说出来了话,那就是你可以不认同,但,林风自己一定是要干的,这一点,就是林风的性子,个性太强!当然,这也是林风的本事,也尽快没见过林风有想干而没干成的事。

    然后王楠和李冰洁又在何强这个白眼狼小子的不舍下,在王楠李冰洁的许诺了一些好处之下,这小子这才放了林风他们几个。

    一路出了医院,说笑之间找了一家饭店,又是李小三这厮点菜,这厮首先就是他的最爱,红烧肉,然后麻辣鸡块,一些他爱吃的就上来了,反正这里不用他李小三掏钱,两个大美女在这里,难不成咱就不能跟着老大吃顿好的。

    一边的王楠看了直皱眉头,“道,小三,你是饿死鬼啊?怎么净是些肉类的?”

    李小三头也不抬头说道,“这些都是头爱吃的,你们不知道?

    顿时,王楠和李冰洁风不说话了。

    这厮,林风在一边无语,你说丫挺的想吃就好了,还把这个话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这厮,就连无耻也能这么面不改色一脸的坦然,说的就好像是真的一般。

    这家伙点玩了菜,然后要了啤酒,说是下午不上学了,自在一回,咱也学学林风这家伙。

    林风在一边直翻眼,“道,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这里小三就得意了,看着王楠李冰洁说到,“老大,我这也是饿了一天一夜了,您就不能让俺那啥一回,是老班?”

    王楠翻翻眼,懒得说他。

    林风看着小子一脸的小人得意样,真想一脚就踹上去,你丫的,不要这么说话能死啊!没看着是个什么情况吗?没看哥这头都大了吗?

    可,这厮就只顾自己喝着小酒,那个美啊。

    而现在王楠和李冰洁似乎也是觉得这厮是一有功之臣,反而无视了这厮的小人得意。

    林风的牙直觉得痒!

    而且这时王楠和李冰洁看来对这厮还不错,其实,王楠和李冰洁的心里想的是,这家伙是林风的铁杆哥们,而这次又是跟着受了一夜的惊吓,这也就该奖赏一下。

    林风对着李小三一举手里的啤酒说到,“来,干了。”咣的一声,两个干了,“小三,这次跟着受累了啊,”林风说到。

    “丫的,李小三一翻眼说到,说这个有意思吗?假如是我遇到了这样的事,你怎么办?或者说,就是昨夜换成是刘辉或者王兵,他们只怕也是这样的,哥几个,不用说这个,没意思。”

    林风笑笑,点了一下头,确实。

    “哦,对了啊,李小三说到,咱老李警察不怕,可那昨夜的怪风可真的吓死我了,我说头,这事邪乎,我这心里到了这时想起来还是怵得慌。”

    林风的心头一动,心想那凶魂和阴生两个恶鬼来的也确实是吓人了一些,像李小三这样从小就在城市长大的小子不怕才怪!不说他,就是一个成年人见到了只怕也是魂飞魄散。

    当下嘴里淡淡的说到,“这个我不太清楚,当时我不是在派出所里面吗?门窗都是关着的,直是后来房间里面的窗玻璃炸裂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事有关,后来的事就更不知道了。?

    “小三,外面到底是怎么了?”一时间王楠和李冰洁的好奇心大起,这样的事不听心里着急,而要是听了,那什么夜里就吓得慌了,而且是做梦也吓得慌的,只不过,在想知道事情的经过的时间,那可是比谁都要想知道的,好奇心,是不可救药的啊!

    “原来你不知道啊?”

    李小三说道,“这样的,当时可是把我吓死了!当时我正在外面着急,那古怪风就奇怪的来了,很奇怪的,而且,而且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而且,当时的温度就好像一下就到了大冬天一般,不对,不是那种感觉,而是一种让人的心里发毛的感觉,太吓人了!”

    李小三一脸的惊悸,就好像当时的情景重现了一般。“那风从我的身边刮过,里边就好像是有厉鬼吼叫一般,不对,就是有鬼叫,好瘆人的!”说时,李小三的脸就白了。

    林风听了暗暗的叹气,说来道去,李小三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人,这样的事,他那里会不怕,那里会不惊!

    “后来,那吓死人的风就进了派出所,当时,我就傻了,后来的事,我就不太清楚了。”

    王楠和李冰洁一脸的好奇,就好像没听完一般的意犹未尽。之后,两个人的美目看向林风。

    林风一摊手,我也不知道,话锋一转,“说道,小三,一会你们到学校。”

    李冰洁一听就看他,“说到,那你呢?那你想到哪里去?”

    这下王楠也是一双美目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我,我就不去了,”林风摸了摸鼻子说到,这两个小妞这么看着自己自己就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似乎好像自己干了什么坏事一般。

    “再说了,我还有事,”他的心里想的是自己想到那个什么狼帮的地方看看,然后就在给杨杰下的通牒期限之下来上一个血洗狼帮!

    对着些人,林风可没那么好的耐心,一群人渣而已,杀了也就杀了。对于杀人,林风的心里一负担也没有,就好像是自己在大山里面屠杀野兽了。

    忽然之间想到,自己这一段时间里好想自己心里的杀气好像重了不少!其实,林风自己不知道的是,他在山谷里日日夜夜吸取那泉中的灵魂阴气,在他的身上早就受了一些影响,那些千古留存的亡魂阴气之中那里会不残留一些杀气,一些怨气,一些涙气。

    这一点,只怕就是老人自己也不清楚,青灵老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阴魂之体,那里会想到这些,而他自己只是因为早已到了一个神人一般的境界,又怎么会明白这些,这些,在他的眼里,只不过就是一些起始的修道之术,而老人,却是恰恰的就忽略了这一点。

    “不,我也要去。”李冰洁开口说道,我也不去上学了。

    林风一呆,看着这个姿容盖世的女孩一脸痴痴的看着自己,一时间心里暗叹,最难消受美人嗯啊!

    而这时,一心防备李冰洁的王楠开口说到,“我也不去了。”

    “我也是,”李小三这时很是没眼色的说到,“我一个人到学校也没意思,干脆,集体逃学的了,就当是给自己放假了。”这厮说时还一脸的洋洋得意样。

    林风瞪他一眼,“你小子在一边凑什么热闹,这么点时间就要考大学了,你小子就不知道用心一点,还迷糊呢。”

    李小三叹气,“你当我不想啊,我这就不是那个名牌大学的料,到时咱哥几个是铁定的要分开了。”

    林风…….。“这样,你就不能多用用心吗?这哥几个,就你和小兵子让人的心里放不下。”

    “老大,我们哥两早就说好了,以我们的水平,一流的就不说了,但是这个二本估计还是没问题的,你这就不说了,刘辉那厮也是一个一流的料,不过那家伙没你这么变态而已。”

    “这样也好,哥几个天南地北的,没事了就上说说各地的风光也好,再说了,跟你丫的在一起,压力大啊!”

    这最后一句话,李小三是以说笑的方式就说的,不过,林风知道,这厮就是不想林风的心里不好,一句话,这个家伙,在这样的事上,看的明明白白。

    林风轻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下李小三的肩头,心里却是在琢磨什么时候找机会说说这个事。

    转向王楠和李冰洁,“怎么,你们两个也准备逃学了吗?”

    不想两个女孩齐齐的说到,“不去了,就当是自己放假了,”说完,一齐的怔了一下,看了看对方一下,怎么就这么相同!

    一边的李小三这时是忽然之间就好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一般,看着林风轻轻的笑了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王楠看想林风,说到,“风,我们去那里?”对于李冰洁的公然的挑战,王楠的心里虽然气恼,但是也是没办法,只是在李冰洁的面前显示了自己和林风的关系早就不一样了,那就是,你,李冰洁,充其量就是一个第三者,而且是一个要抢夺人家男朋友的。

    “哦,我就是打算随便转转,看看。”

    “哦,是这样的啊。”王楠这小丫头高兴的一笑,“那好,前两天我不是说了要给你买一些衣服的吗,就今天了。”

    林风一怔,这个丫头。

    而这时,李冰洁一声不吭的就抱住了林风的一边手臂,得,这下好了,一边是王楠,而另一边则是李冰洁!林风,一时间就被两个女孩绑架了一般似的。

    李小三早就拦了出租,几人上车,李小三当然的就做到了前边,而林风和王楠以及李冰洁则是到了后边,一边个小美女,而且是绝色的美女,这开车的的士司机就纳闷了,而且心里也不平了,这那里的小子,这么好的艳福,身边的那两个女孩那里的,怎么就没见过这样的美丽女孩。这个城市什么时候有这么美丽的女孩了?太不公道了!这还有没天理了,一个人就占了两个这样级别的,心里不平,就时不时的从倒车镜里面向后面看看。

    不过,几次之后,林风的眉头一凝,淡淡的说到,“好好开车,”说话间,一股凌厉的气息汹涌而出,瞬间就笼罩了那司机,瞬间,那司机就好像面临了地狱魔鬼一般,就好像无常拘魂了一般,一瞬间,他的身上就汗流而下,而且是冷汗。

    林风淡然的一笑,轻轻的说到,“但凡事,福祸无门,唯人自招!”

    话落,顿时身上的气息散去。

    那司机却是早已身上湿透,这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个少年,不是常人!自己,弄不好就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色心,害死人啊,当下,这个司机就老实了。

    而林风身上的气息是针对这个司机的,而王楠林冰洁和李小三却是一点没感受到林风那可怕的寒意直是觉的林风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已。

    到了地方,一停车,这个家伙就一脚油门,刷的一声就开车走人,就连车钱也不要了,而就在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关车门的那一瞬间,一张百元大票刷的一声就飘进了他的车内,这个司机一路不知道开了多远,找了一个地方停下,自己摸了一下脸上的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老天爷啊,真是见了鬼了,这是什么人啊这是,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的眼珠子瞪圆了,他的面前,他挂在车顶上的一个吉祥结上,一张大票就好像刀子一般的切透了那个吉祥结,这时,随着轻微的晃动,那上面的钞票一晃一晃的,就好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且说林风他们一路到了地方,迎面就看到来了一女子,只不过这个女子就好像是春哥一般的似得,女子笑嘻嘻的说到,“小老弟,好福气啊,就是一个皇帝也不过这样子的了。”

    林风大囧。

    那女子一路呵呵的笑着离去了。

    李冰洁和王楠两个吃吃的娇笑不已,林风想摸摸自己的鼻子,不想自己的两指手臂都被人占了,只得咧嘴干笑,一路前进,李小三很是明智的不和这三个一路,按这厮的话说就是不受打击,而林风和王楠李冰洁三个却是真的收到了注目礼,一路过去让太多的人看个不停。

    林风不满,“有那么好笑吗?”

    “嗯嗯,”王楠说道,“这个女的说的不错哦,你和我们两个一起,人家说你的艳福好好的哦。”

    李冰洁痴痴的一笑,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柔情却是那么的一丝丝流淌,就好像要把林风化在自己的柔情里一般。

    这个女孩,冷淡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冰山,但,在林风的面前却是那么的温柔,话不多,但是那眼中的情丝就是一个傻子也明白。

    说来也奇怪,这王楠李冰洁两个先前还横眉以对,但是在这一刻,却说完好像是一对多年的好闺蜜一般,一路架着林风向前,两个说说笑笑的,就是林风郁闷的不行。

    平时话不多的李冰洁这时也活泼了不少,这时手里你那着一件米色的休闲服,比着林风的身上,道,“王楠,这件好?风穿上一定好看?”

    王楠看了一眼,“嗯嗯,应该的,他啊这人天生的衣服架子,身材好,皮肤也好,嗯嗯,一定好看。”

    “试试,”李冰洁说到。

    林风苦着脸,“不,不要了,这个,这个,……..”

    李冰洁的一双美目直直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就那么的看着。

    于是,林风败退,苦着脸接住了那身休闲服,不想这小妞还想跟着进去看看,林风惊的脸上发红,一把拉开了试衣间的门就进去了。

    王楠一双眼沉静的看着李冰洁,“你这样,就觉的他就能倒向你吗?”

    李冰洁看了王楠一眼,“我只知道我爱他,而且是魂不守舍的那种,至于风怎么想,以及怎么考虑,那是他的事!他可以不爱我,但是,却不能阻止我爱他。”

    “爱,就是爱了,而且是没理由的,很简单的!而且,我很是清醒的明白,这一生,若是我不抓住了风,我这一生,就在也没了意思。”

    王楠……..。好久,轻轻的叹了一声,“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不管是那一方面。”

    “你也是。”李冰洁淡淡的说到,“只是,爱情的方面,没有退缩的。”

    林风出来的一瞬间,就让众多的人看的惊住了,好俊雅的一个少年郎,一身的儒雅气质,一身的清静之气,就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浑然不似人间人物!更是有的女子拿了手机悄悄的拍照以留念,而就是一直见惯了林风的一身清俊的王楠李冰洁,也是在林风出来的那一刻有了一种呆滞。

    “嗯嗯,好好,这身,这一身,”王楠小丫头迫不及待的说到,说时,把自己手里的一身休闲服不容林风反抗的塞进了林风的手里。

    林风苦笑,看着这个小妞一脸的热切和期待,无奈之下只好反身进去,待到林风出来,王楠小手一挥,“小姐,打包。”

    林风轻叹,从身上拿了钱出来,不想一边的李冰洁早就拿了一张什么卡出来,“刷卡。”

    而另一边的王楠亦是如此,看了一眼对方,轻轻的说到,“各刷各的。”

    “好。”李冰洁回应。

    于是,林风干笑着无奈道,“我有钱。”

    “一边等着,”王楠小丫头霸气的说到,而李冰洁一声不吭就是以行动来说明一切。

    两个小丫头拉着林风一路杀去,自己是得意了,而林风却是一直苦着脸,就好像那谁谁怎么了他一般,“我说,我这又不是没带钱,你们,你们这是,这是。”

    李冰洁看了他一眼,“你就真的不明白?女孩给男孩买衣服,不是在乎的钱,而是,自己的一翻心意。”

    林风一呆,李冰洁这话,他不敢接了。

    “带的有钱是,我要裙子。”王楠小丫头说到,“自己看着办。”

    这话一说,一边的李冰洁也是一脸的热切的看着他,林风轻叹了一声,这两个女孩!林风的心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了。

    这时,一个留了一头长发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长型的脸一双不大的眼,长得不咋地,却是一身的名牌,只不过,这是他的一双眼却是精光四射,眼里就看到了王楠李冰洁这两个女孩,而林风,却是直接的就无视了。

    “吆,好美丽的两个美女,认识一下好吗?本人是市里鑫海集团的经理,也就我家的产业而已,我姓孙,叫孙善长。”说着有意无意的摆了一个自已认为很气势很潇洒的姿势,而他的手上那硕大的戒指也是有意无意的在面前晃动。

    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是从衣服里拿了两张名片出来,“两位美女,认识一下。”

    这厮的眼里这时精光直冒,太美了,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上就还有这样的美丽的女子,不,是女孩,真的是不敢让人相信啊!以前自己怎么就没见到呢!

    就在这厮的心里欢喜的发狂的时候,一声冷漠的声音想起,一边去,“没看到我正在陪我男人吗?”

    而李冰洁则是更狠,竟然看也不看上一眼,只是紧紧的挽住了林风的手臂,一张美丽的让人发狂的玉脸上就好像冰山一般,就差写着生人勿近了。

    长发青年一时间呆住了,一直以来,他在女人的方面就没有达不到的,要吗是钱,要吗,权,这两样,他让一个个女子在他的面前放下了自尊,放下了傲气,…….而现在,一时间,这厮好像没明白过来,不过,这厮的脸皮也真是厚,就是一瞬间,他的脸上就多了笑意,女孩吗,就是要这样子的,有个性,“美女,就认识一下而已,一起喝杯咖啡,聊聊天,再说了,这人吗,就是结婚了还能离婚,还说什么男女朋友,是?”

    一瞬间,王楠李冰洁的脸上冷了下来,王楠冷冷的说到,“你在这里叫唤什么。”眼中,也是闪出了冷冷的光,这一刻,身为将门之女的王楠身上的气势渐渐的升腾了起来,而李冰洁的身上,以及眼中的冷气似乎能把人冻僵一般。

    “哦,长发男子轻笑了一声,这么说,离开这小子,跟我,要什么有什么!包裹你们想不到的!”

    这下,王楠李冰洁的脸上的寒意大升,这人,真的是活够了!竟然敢调戏她们!

    而林风,这时的脸上也是早就带上了冷意,摆了摆手,制止了要发作的王楠和李冰洁两个,淡淡的说到,“你依仗的是什么?”

    这孙善长看了一眼林风,淡淡的说到,“就你,这省城没名没号的一小子,你认为,这样的美丽的女孩,是你能拥有的吗?识相一点,给你两万,那远那去,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林风的脸上笑意反而在这一刻显了出来,淡淡的说到,“哦,是这样的啊,我这个人有一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喜欢和人顶着干,这样才有意思,本来,她们是我的女朋友,可你这么一说,我还就不信了,我只想看看你能怎么着我!”

    话未落,脚起,呯的一声就踹在了那孙善长的肚子上,啊的一声大叫,这厮一声大呼就向后飞去,再然后,呯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一时间,这厮在地上翻滚嘶号,声音凄厉。

    林风看着他淡淡的说到,“怎么样,好受吗?告诉你啊,我这人就这样,喜欢和家世背景厉害的人做对,哦,对了,我还要在这里呆上一会,我等着你找人来收拾我,不然,很无趣的。

    这时的林风,他的心里早就生起了怒火,不说别的,这刚刚再派出所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这刚一出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饶是他林风性子清冷,但是在这厮那狂妄的话语下心里的怒火也升腾了起来。

    有权,或者有钱,就能代表了一切吗?就能主宰他人的命运吗?就能随意的践踏他人的尊严吗!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就可以横行无忌吗!

    林风,却是在这一方面最是恨!而这厮,却是犯了林风的大忌!而这一刻,就在这厮说了要给林风两万让林风一边去,让林风看明白的时候,林风就有了好好的收拾这厮的念头。

    或者说,林风,想要发泄一下心里的怒气!

    “嗯,打的好!”王楠在林风的脸上啵的亲了一口,这样的混蛋就该打,而且是打的越狠越好。

    林风一时呆住,这丫头!这么多的人看着就敢亲!

    而另一边的李冰洁看了一眼王楠,脸上的羞红满面,一瞬间,就在林风发呆的时间,啵的一声,就在林风的另一边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下,林风是真的呆住了,片刻之后,林风的头一低,往前就走。

    而王楠和李冰洁相互看了一眼吃吃的娇笑着跟了上去,一左一右的挽住了林风,这女孩一但放开了自己的情感,那就是真的什么也不在乎了,但是,林风这一刻却是真的脸红了。

    不过,王楠这小丫头可没这样的就放过了林风,吃吃的笑着说到,“呀,胆子大了啊,这么多的人也敢说自己有女朋友了啊。”

    林风无语,看了她一眼,“你,……,那么多的人,我就一说,做不的数的。”

    顿时,王楠小丫头不干了,一把拉住了低头走的林风,“你说什么?什么做不得数的?我给你说林风,你再敢说一声不要我了试试?”说着竟然是柳眉倒竖,一脸的杀气,小脸也红了。

    而李冰洁的脸色也是不好看。

    只不过这一刻李冰洁看了王楠那气势,心里却是发苦,这个王楠,她的决心看来是真的不小啊!一时间心中千回百转,淡淡的出了一口气,李冰洁幽幽的说到。

    “林风,你知道吗?在酒里的那次,你还记得当时你说的话吗?你说,有你在,我,我们,就会没事的,而那次,是我和王楠一起到外面找你去的,而你那次所说的话,我忘不了,永远!”

    虽然李冰洁没有王楠那杀气四溢的狠话,但,却是有一种决绝的意思。

    林风,一时间不由的头大了,“那好,你们了解我吗?我只是一个山里的穷小子而已,不值得你们这样子的,不值得你们这样的天之骄女这样付出的。”

    王楠一声冷哼,“收起你那一套小农说法,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什么家世,钱财!不是你的什么!这么几年,你就一直的跟我打迷糊,装糊度。”

    看着林风,一把拨正林风的脸,道,“听着,两条路,一,我把你杀了,然后我们埋在一起,或者你把我杀了,我爸把我和你埋在一起!二,以后,少给我说那些没用的,这一生,我就是你的女人,而你,也是我的男人!不要说什么你不喜欢我的话,你就是自己的心里自卑感在起作用!”

    王楠的话,林风听了一时间傻了,这丫头,这是太狠了啊!就没给自己一点的后路,也没给自己一点的后路!

    一时间,就在一边的李冰洁也是呆了,这个王楠,真狠!

    而林风,这一刻,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了,这丫头的性子,他林风,真的是太了解了,那就是一个说得出就干的出来的女孩!顿时,林风的脸上就满脸的苦涩,看来,这小妞以后是甩不掉了啊。

    看了看王楠,弱弱的说到,“我,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是,就是…….就是。”

    “好了,”王楠的脸上一瞬间就有了笑容,这一刻,就好像百花盛开了一般似的,“好了,我就是吓唬你一下,脸都白了。”说着话的时候,一双小手就拉住了林风的手。

    李冰洁,一瞬间,脸也白了!一瞬间,就好像自己的身上的血流干了一般,忽地说到,“林风,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

    林风一呆。…….

    李冰洁看了,心中顿时就发冷,眼中,瞬间就溢满了清泪,缓缓的滑落,……..。说话之间,忽地又淡淡的笑了,看了一眼王楠,说到,“你可以不要我,”这时,李冰洁的眼神渐渐的变的空洞了起来,“但,你可以试试看!”

    一瞬间,林风竟然感到了这丫头少了生气一般!

    就王楠也是惊住了,这个小妞,这一刻的身上的气息,很是不对啊?

    林风叹了一口气,“我说什么了吗?”

    一瞬间,林冰洁的脸上笑了,眼中也多了生气一般。

    “我说的是真的,林风轻叹一声说道,看了一眼远处的李小三,淡淡的说到,你们,不了解我,”话语中,竟然的带了一丝丝的伤感,一丝丝的无奈。

    “你虽然没和我说你的一切,”王楠说到。“但是,我自认我对那的了解不少,甚至你自己也不一定有我了解那自己!”

    林风一怔。

    王楠看了一眼李冰洁,说到,“我尊重你,就冲你对风的这一片真情。”

    李冰洁轻轻的说到,“以后的事,让风自己看着办!”

    王楠恼怒到,“我这是引狼入室!你来到了这个学校我对你不错。哼!亏我当你是姐妹一般。”

    李冰洁的眼里多了一丝的愧色,不过,一瞬间就清明了起来。“你不知道的是,我和风早就认识的了。”

    王楠一惊,“什么?”

    “我没来这里以前,我和风就认识,”李冰洁淡淡的说到,“只不过,她却是有意的没说是什么时候和林风认识的,看了林风一眼,一瞬间,眼中的柔情满溢。”

    “老大,老大,”远处的李小三冲着这一边叫道。

    林风赶紧挥手应了,太及时了!救星啊!

    幸好,王楠和李冰洁李冰洁也适时的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一路向前,让林风惊奇的是,经过了刚才的一事,这两个小丫头竟然出奇的好了不少,而且就像刚才的事没发生一般,一路上看了不少的地方,就连李小三这厮也没少沾光,自己买了两身衣服,还笑言打土豪。

    林风在王楠她们的带领下,很是无奈的在女装区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而这时这两个小丫头的兴致也不小,林风也就随她们折腾,自己在心里琢磨,看着这两个绝色的女孩在那里试衣服,心有了一丝丝的无奈,家里,家里啊!不是他林风对面前的女孩没感情,而是,家里林大山一家的心思啊,不由的在心里发苦,自己当林芳小丫头是妹妹,可,林大山两口子的心思!

    在林风的心里,一直都在记着自己是老人在山里捡来的,对于这一家,林风的心里,亲情,是多吗的重要,没人能明白,可以说,在林风的心里,是亲情和感恩掺杂的,就因为了有了这样的心思,林风一直以来就心里发苦,本来,林大山两口子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他们却是忘了,林风的心思,而让林风无奈的是,小林芳似乎也是这个心思,林风不想伤害这个家里的任何人,所以,王楠一直以来对于林风的情,林风就不敢接!而今天,这个口子,却是生生的被王楠和李冰洁这两个小丫头撕破了。

    而这一次,两个小丫头可是很是不给林风省钱,就在林风在这两个小丫头兴高采烈的包着一包包的衣服时,林风去结账,这一下,就是下去了三万多,林风的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两个小妞,真是狠啊,果然是大家出身的小妞,就这一点,寻常人家那里养的起!

    而林风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这两个小妮子话在他的身上的钱,早就超过了这个数!只不过,那是刷的卡,林风不知道而已!

    就在林风为这两个小丫头的账单心里嘀咕的时候,那结账的店员笑眯眯的说到,小帅哥,您女朋友真是漂亮,就没见过这吗漂亮的女孩子。跟你真的很配,林风讪讪的一笑,不过,那女孩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林风难受了,“帅哥,她们,那一个是你的女朋友啊?”

    林风,…….无奈的翻眼相对。

    不过,那女孩接下来又说到,“帅哥,要是她们不是你的女朋友的话,我追你?怎么样?”

    林风,…….。脸上一脸的尴尬,干笑了一声说到,“她们都是!女孩一楞,继而咯咯的笑了起来,道,这年头,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帅哥也是人家的菜,长的帅就是好啊!”

    “嗯嗯,是啊,是啊,”一边的李小三说到,“小白脸就是好!”说完,早就闪到了一边去了。

    林风狠狠的瞪了这厮一眼,低头逃难一般的向前走,而王楠和李冰洁两个咯咯的轻笑了起来,然后,王楠看着那女孩说到,“你没机会的。”

    女孩到,“知道,看你们就是有钱人,他是不是被你们保养了?”走不远的林风差点一头栽倒,回头狠狠的说到,“我很像是小白脸吗?”

    一路出了专卖店,李小三很是没义气的说是有事先走了,不过这厮走的时候冲林风挤眉弄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林风的心里暗自郁闷。

    王楠和李冰洁这两个一脸喜悦的拉着林风,走着来到了路口。不想刚转了一个弯,就看到了那个挨了林风一脚的孙善长在那里,而且,在他的身边,站着十来个横眉怒目的汉子,林风一看就乐了,这厮,还真的想找事啊。

    “小子,还没跑啊?有种!孙善长大笑道,真的不知道你是傻那还是不懂事!害的我以为你早就跑了,得,很长的时间没收拾人了。”

    “是吗,”林风淡淡的说到,我就纳闷了,看来,刚才的一脚是没让那清醒过来。

    “是啊,我这人就一点,就是不清醒!上,照狠里来,给我打残了。”孙善长一生大喝叫道,不论手脚,一样两万!

    瞬间,他身后的一群汉子的眼中就发出了贪婪的精光,有打人的好事,而且不用管身后的事,这样的好事那里去找。“小子,为首的一个汉子说到,孙少的话听明白了,自己断一条腿一只手,然后就走人,我这也不算是难为你了,怎么样?”

    林风笑了,“道,你们是什么人?”

    汉子一怔,笑道,“怎么,还想找回场子?那好,我告诉你,我们是狼帮的人,记好了啊。”

    这下林风就笑了,真的,很是搞笑了啊,这样的事自己也遇到了,嘿嘿,这个世界,果然,很大!但,也很小,转身,楠楠,冰洁,你们稍等一下。

    “嗯,”那你小心一点,王楠说道,李冰洁也是几乎同时说道,说完,她们两个看了对方一眼,怎么一样的话语。

    “土鸡瓦犬而已,”林风淡淡的说到,松开了王楠她们两个的手,信步上前,一脸的淡然,就好像眼前就没那么多的大汉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懒散的声音响起,“一群废物而已,您就不要动手了,这样的人,不值得您动手,我来就算是看的起他们了。”

    林风看去,路边的树荫下,一个浑身懒散的汉子一步步的走了出来,认识,就是那个他在雨天里救过的男子,一个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凌厉杀气的汉子,这个人,林风在救他的时候,好几个小日本在围杀他,之后,林风杀了那些小日本,并且救了他,然后,这个人就消失了,而现在,他却是在现在出现了。

    当时,林风曾警告过他不要惹他,而这个人也很是识趣,林风的眉毛,悄然的就凝了一下,这个人,凭直觉,应该是一个杀手什么的,或者雇佣兵之类的,总之,就是一个常年在枪林弹火之间游走的人,而且,是一个绝对不简单的人!

    他的出现,林风的心里不由起了一丝丝的疑虑!这时出现的暗影一身的休闲服,一付茶色的眼镜,只是那眼镜大了些,整个眼镜几乎就遮住了大半个脸!一副酷酷的样子。

    而这时的孙善长他们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个信步而来的家伙。这个看上去就不像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而且,这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闲了出来逛街的年轻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泡妞的家伙。

    “小子,那里来的那里去,为首的大汉说到,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暗影看都不看他,冲林风点点头,“杀鸡焉用宰牛刀!”

    说着手里的烟头一弹,那烟头瞬间一闪,就好像是一抹流星一般一闪,下一刻,就到了那为首的大汉的脸上,那正一脸凶悍的大汉猛的大叫了一声,原来,暗影这家伙随手一弹的烟头,竟然就那么一下弹到了大汉的一只眼上,瞬间,大汉捂着眼惨嚎了起来。

    而这时,这暗影动了,脚下一划,就好像是在冰面上划了一下一般,林风淡淡的笑了一下,这家伙,这一种步法,好像有点意思,不过,再好的步法,没有一定的内力作为基础,那也是寻常!

    而这时,暗影已然到了那一群大汉的面前,一扬手,两只手掌就好像是穿花蝴蝶一般的一飘,再飘,然后,凡是在这双手沾过了之后的人,就一个个的栽倒了在地上。

    林风轻哼了一声,“大白天的,下手别太重了!”

    “是!”汉子回应了一声,果然,再倒下的人就轻了许多。

    这汉子,手上用的是一种以内力为基础的治穴手,所以,林风这才开了口,无他,这是在大白天,而不是林风的心软,要是在夜里,林风才不会管这些人的死活!想要他人的手脚,那么,自己的手脚呢!也给人家准备好了吗?

    不过,就这个汉子的一出手,林风就已然明白,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动手就死人的家伙,看他的出手就知道,这还是留了力的,要不然,这些人,就没一个能站着了的,一个个只怕就是尸体了。

    林风的心,够狠,也够阴冷,但,他却也是一个不想麻烦的人,让他不顺的人,轻了,他让让,然后,就行了,若是人家依然欺负,那么,就在让让,只要不过分,就好。

    当然,若是不识抬举,要把他林风往死里整,那么,他林风,绝对是一个不世的杀神!这一点,那是绝对的,在山里,林风整日在和毒蛇猛兽打交道,早就心硬如铁,不,应该是视生命如无物!而在青灵老人的影响下,更是如此。更不要说林风现在身上有了神一般的本事了,而林风不知道的是,也是最重要的是,那就是,他在山谷阴泉中所吸取的那千古阴魂的残留意识之中,那千百年来的怨气,以及古时那诛杀满门的意识,早就深深的扎根在了林风的脑海!

    生命,一念耳!随手为之!按老人的说法,道心至上!一切,以修道为上,那些世人的生命,就如蝼蚁一般,无非就是早死晚死而已!

    而就是这样,不知不觉之间,林风的心中,早就有了一些改变!而就在林风原先的心里,那就是一个原来的想法,那就是将来自己挣了足够多的钱,然后,就回来家,在山里自己的房子上从新盖一处新房,够大,也够好,当然,自己要在院中种上自己喜欢的果树,以及花草,然后,一家人,爷爷,林大山一家,小芳,还有山里的老人,就这样,没事的时间自己种种花,弄弄果树,上山里打猎,再不然就是河里钓钓鱼,这样的生活,才是生活。

    然而,人生,就是这样的吗,他林风,就是这样的生命轨迹吗?当然,…….,不是!

    暗影的出手,就是一击而中,一个人,他从来就没下第二下手,这些看起来不少的一群大汉,就好像是一群婴儿遇到了狼一般。几乎就是数个呼吸之间,就倒了一地。

    而且,林风看的明白,这厮的出手,就是到了一种绝对的分寸,那就是不多花一份的力气。

    而这时,这厮一脸的不屑,就这样的,还出来混,没一点的意思,看了看林风,说到,“这个怎么办?”

    他说的,是在一辆崭新的宝马车边的一脸呆滞的孙善长,而这时,这孙善长就好像失了魂一般的看着一地的大汉,这时,一个个的在地上惨叫不止!这些人,原本是他找来收拾对面的那个少年的,可,现在却是被一个不相干的人收拾了,一瞬间,孙善长的身上就冒了一身的冷汗,一瞬间,这厮就反应了过来,一转身,就想拉开车门逃跑。

    “随便,”林风淡淡的说到,那些混混都收拾了,这个主使的人就没放过的一理了。

    “好,”暗影轻淡的说了一声。

    就这一句话,就让孙善长的心沉了下去,就在这一刻,他的手就拉住了车门,然而,就在这一刻,一只修长的手,就这么轻轻的拉住了孙善长的手,这手看上去是那么的修长,就好像是一个艺术家的手,就好像是一个生的手,但是,就是这只手,孙善长就在急的心里冒火的全力挣脱之下,却是一丝一点的也不动。

    继而,一张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脸就在他的面前说道,“明知跑不了,还费那个劲干什么。”

    孙善长的心一抖,心里大骂,要不是你抓住老子的手,老子能不跑吗!

    心里的一句大骂尚且没有骂完,这人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跟着,孙善长就来了一个后空翻,再然后,“啪”的一声,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可怜生来就一只娇生惯养的孙善长这一下就摔倒在地惨叫了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孙善长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这一刻,他以为这个人要杀了他,什么身上的伤,在死亡面前算的了什么。

    ‘谁说要杀了你的?“暗影嘲笑的说到,他知道,林风不想在这里杀了这个家伙,不能杀了他,那就是修理一下放了。

    “你这的笨蛋,真不知是什么样的家才能生出你这样的软骨头,把上衣脱了。”

    孙善长一听不杀他心里那个欢喜啊,那里想那么多,赶紧麻利的就脱了身上的衣服。而这暗影也是搞笑,一把抓了孙善长的衣服,一团,一甩,得,这一下就倒了树顶,而且,这还不算,这厮不止是怎么弄的,三而下就把孙善长的那车门弄的变下了形,然后这厮跑到路边不知怎么的就弄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饮料什么的,当头就倒了下去,可怜这孙善长在这厮的凶威之下吓得动也不敢动一下。

    “十分钟之内,你要是还在我的眼前,或者是我能看到你的身影,那么,我就打断你的腿!滚!”一声爆喝徒然而起。

    这孙善长被暗影一脚踢到了在地上,而这厮却是连站也不站就一顺势就爬了起来就跑,好似是一个不小心跑的慢了就真的被暗影怎么了一般。

    看着孙善长一路跑了,林风淡淡的笑了,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捉弄人的天分。

    暗影把眼镜一摘,轻轻的笑道,“在外面的时间长了,无聊,就寻思了一些小把戏,没事的时间见到了不开眼的人就拿来开开心。”看了一眼走过来的王楠和李冰洁两个,笑了,“好福气。”

    林风轻笑,然后,迟疑了一下,“最难消受美人恩!”

    暗影一怔,苦笑了一下,点点头,看了一眼林风,“找地方喝一杯?”

    林风看了他一眼,“好。”

    这是走过来的王楠李冰洁来到了林风的身边,王楠拉了一下林风,“风。”

    “嗯,我有点事,要不,你和冰洁两个先到别处玩儿去。”

    “不,我们不会影响你们的,我,我和冰洁不影响你们的,”王楠小嘴一撅说到。

    而另一边的李冰洁直是无声的拉近了林风的手,就差没开口说了,“我也不!”

    林风一时间直觉得头疼,这女人啊,这一沾上怎么就这样子的了,而且,自己好像就没怎么着她们了?这以后要是真的怎么了她们了,那该怎么粘人?一时间大感头疼。

    暗影看了好笑,摇摇头,“您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林风看了一眼,“好好。”

    坐了车,在前面的暗影对司机说到,“找一家酒停下,”于是,一路来到了一家酒停下,车子启动,一路向前。

    而林风的两边一边一个大美女,少女身上的香气直扑林风的鼻端,而这两个丫头可不管林风个心里是怎么想的,一个个的紧紧的抱紧了林风的手臂。

    而林风这样的待遇则是第一次,一时间脸上通红,而林风这样的表情,一时间看的王楠和李冰洁心中欢喜无限,一边的李冰洁更是拿了纸巾轻轻的把林风脸上因为紧张而出的汗温柔的擦去,而这丫头在擦汗时那一动之间,身子竟然是直接的就靠在了林风的身上。

    一瞬间,林风有了一种眩晕的感觉。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