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七章 一怒世人惊

第三十七章 一怒世人惊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而在审讯室中,林风吩咐凶灵散去了阴寒之气,两个恶鬼隐没入地下不见,而就在两个恶灵消失不见之后,这个死气沉沉的派出所也渐渐的恢复了生气,而不是刚刚的那种让人毛发倒竖的感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而地上的众人也渐渐的恢复了清明,而那个张所长也是最早清醒来的一个。

    “哎呀,这是怎么了?”

    这厮一醒来就说到,随着他带着一声叫,其他的人也是在梦里一般恢复了知觉,一个个浑身不自在的坐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张所长一怔,就好像刚想起来了一般一跳而起。一双不大的眼向林风所在的地方看去。还好,人还在!

    而门外,疼醒过来的老汪看着自己那肿的好像小罐子一般的腿一声声的惨叫了起来。

    张所长他们在听到了老汪的惨叫之后,一个个的爬了起来到了外面看了,一个个的脸白了,这老汪,这条腿怕是废了,上去了两个警察扶起了老汪,快快,送到医院离去,说完一转身就回到了审讯室。

    “他妈的,真的邪门了,昨夜那风怎么那么的奇怪?”

    一个警员说到,“不会是中邪了?”

    后面,几个警员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嘀咕,却是不敢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在这个小警察的一句话里就犯了嘀咕,只怕是真的中了邪了!

    “林风!”

    啪的一声大响,张所长拍了一下桌子,你竟然杀害警察!

    一语未了,他却是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原来,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是同时要坐下的,而,就在这一刻,他身下的那一把椅子猛然的就倒了,而张所长,也就毫无疑问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他的后脑一下就撞在了墙上,啊的一声,随着他的一声叫喊,伸手一摸,头上却是摸了一手的血!

    那把椅子,后面的两条腿竟然是齐齐的在后面生生的断了!好诡异!

    一瞬间,众人的心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而林风,冷冷清清的就坐在那里,平淡的看着这一切,眼中闪过一丝丝的寒芒,一众的警员在手忙脚乱的服侍那张所长,在林风的眼里,这就好像是一长闹剧!

    一群小丑!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命就好像蝼蚁,而这个所谓的张所长的一个小小的撞伤就这么的让着一群人紧张!人性如此,人生如此!

    突然,一股怪风呜呜地突然而起,一室警察大惊,一个个的脸色发白,这,这,走,到外面去。

    那张所长当先说道,一众警察一涌而出,再也不想待在这个审讯室里面了,这里,邪门啊!

    阴风乍起之间,两个阴魂忽然出现,“少主,凶魂阴沉沉的说道,这就是您嘴里面现在的兵?怎么这么样,这也太差劲了?”

    阴生插嘴说到,“这个还不错了,知道欺负老百姓,在老百性的面前厉害的不得了,你不知道,在我的那个年代,当兵的也有好几种的,当然有厉害的,最差的那就不用提了,哦,扯远了。”鬼声之下,明显的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不愿再说了。

    林风静静的听着这两个家伙的说话,“末了说到,你们怎么又跑出来了?”

    “少主,恶灵惨白的脸上凶光一闪,那些家伙竟然想要那么对您,当真是不知死活,我看不下去了。”

    林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估计快有人来了,若是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易的现身吓人,人鬼殊途,本就两个世界,若非得已,不要枉自害人性命。”

    “像刚才那样悄悄的弄断了椅子腿的事,适可而止就好,要不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奇人的,就是我,现在也不敢说无敌于天下,明白吗?”

    “明白了,少主,不过,少主,就我所知,就在我的那个时代,就您这样的修道之人,那就是一个绝对的存在,您在这个时代,该是一个大道之人了啊,怎么会有您所说的那样,不可能?”

    听了恶灵的话,林风淡淡的笑了,看向外面,世上事,谁能说得清,看得明白!

    摆了摆手手,两个恶鬼瞬间不见。

    而在张所长的办公室,一众人手忙脚乱的帮张所长上药的上药,包扎到包扎,不大的时间就把张所长弄了一个熊猫头,或者说是木乃伊的形象。

    一警员看了地上的那爆裂的灯管,满地的碎片,心惊的说到,“我说,自昨夜这事怎么就那么的邪门啊?”

    “是啊,是啊,真的好邪门啊,吓死人了。”

    一个稍微老靠一些的警察说道,“不会是冲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事?”

    他的话一出,办公室里面的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张所长看了他一眼,我说你这家伙,亏你还是一个老警察,现在是什么社会了,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不过,那股风来了之后我们是不是?嗯,都晕过去了?

    其中一个小点的说到,“是不是有人把我们打晕过去了?”

    众人听了一阵的无语,这小子,看的小说多了,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那什么大侠隐士之类的人,或者存在,这不又说胡话了。

    “所长,是不是这小子做的什么手脚?”

    张所长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你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没有。

    那人摇摇头,“没有所长。”

    “你们那?”张所长又转向其他的人问道。

    “我们也没有,就是身上有一点的麻木。”所长?是不是真的冲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胡扯什么!”张所长训斥了那说话的人一句,自己却是陷入了沉思,这事,还真的就是邪门了啊?好久,这厮说到,没事,就是一碰巧了的事,大天白日的,那有什么奇怪的邪门事!

    而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叫道,有人吗?有人在吗?

    众人一看,瞬间就瞪大了眼,好美的女孩!好美!美丽得让人看了有窒息的感觉!

    外面,就是李小三带着王楠和李冰洁两个来到了这里。

    “所长,外面,昨夜的那个小子带着两个美丽的女孩来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根本就没收回自己那不舍的眼神嘴里说到。

    张所长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咽喉,“我看到了,”说着,自己就当先的走来出去。

    “你们是干什么的?”张所长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女问道。

    王楠和李冰洁看了一眼,顿时就在心里面生起了一股怒气,她们要说见到的人多了,而且是太多的人以傻子一般的眼神看自己,但是,她们在长时间里早就对这样的目光所不在乎了,而现在,眼前的这个混蛋所长,也就是李小三嘴里的那个害她们的风的自以为是的人渣,却是以这样的眼光看她们,她们的心里就不舒服了。

    李冰洁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

    而王楠则是阴沉的看了他一眼,“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叫林风的人?”

    而这时的张所长的心里面正在想着好事,那就是他在早前弄上手的一个女子,一个烟花女子,虽然也是二十来岁,看上去也是水灵灵的,但是,现在在张所长的眼里面,尤其是现在,和眼前的两个女孩一比,那就是什么也不是了,这当真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而这时,张大所长一听眼前的女孩的话心里就活动了起来,要是拿这小子为把柄,那是不是可以把这两个女孩弄到手里?

    一有时间淫心大起,干咳了一下,嗯,哦,是,是有这吗一个人,怎么,这个人你们有什么关系?

    王楠的脸一冷,你们为什么要抓他,他犯了什么罪?还有,他现在怎么样了?

    哦,我是这里的所长,张所长点明了自己的身份说到,那个,你还没说是谁,和里面的犯人是什么关系?

    “这个不是你该问的,”李冰洁冷淡的说到。

    “你算什么东西!”

    “你,”张所长闻言大怒,本来自己的打算是要借着自己的身份来做一番打算的,谁知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是一点也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还了得,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以后的计划还怎么进行下去!

    “我,呵呵,就是这里的所长,别的本事不大,但是,就那个犯罪分子的事,我就是说了算!”

    闻言,王楠和李冰洁几乎同时说道,“就你!如果风什么事都没有的话你就是烧了好香,如果他有事了,你就等着!”

    李冰洁则是更干脆,“我到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这时,大门外来了数辆高级小车,要是有人看明白的话,那么,当头的这一辆,就是省军区的头号军车的牌子!

    这也就是说,本省的军区一把手到了这里!车停下,当先下来一个少校,利索的开了头号车的车门,随后,里面一个气势惊人的汉子一步下来,眼中的精光四射,军人的霸气和杀气更是让人心惊!

    王楠一看那汉子来到,眼中的清泪就下来了,一下就扑进了这个当前走来的将军的怀里。

    “爸,他们,他们,他们把小风抓了起来,而且一夜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爸,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丫头,不要哭,王卫东拍怕王楠的背,放心,我来了,就一切都没事了。”

    “可是,爸,不知道小风现在怎么样了?”

    王卫东扫了一眼,看了眼前浑身发抖的张所长一眼,以及其他的警察一眼,冷厉的说到,“如果,那小子没事就好说,要是那小子发生了什么事!你,还有你们,就都等着把大牢给老子坐穿!”

    一语,一众警察就浑身抖了起来,这时,他们怎么看不到眼前那一身少将军装的将军!

    以及,后面那一个个凶悍的军人!而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不用说就是这个将军的女儿,而那个张所长嘴里没什么背景的山里小子,那小子……老天,这是什么关系?

    这时,任谁都知道,这一次,他们踢到了铁板上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铁板!

    而这时,在这个将军的身后走出来了一个人,张所长一看,心里就是一寒,这个人,他在电视上看过,他,就是这个城市里面的警察的老大,市局局长杨杰!

    杨杰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眼前的张所长,冷冷的哼了一声,“王将军,您看?”

    “老子女婿没事了再说!”

    说完,当先而行,“人在那里?”

    “女婿!”

    张所长一瞬间就流下了冷汗,而其他的警察也流下了冷汗!他们,把一个本省军区一把手的女婿当做了一个山里面的什么也不是的小山民!

    老天!

    一瞬间,参与的人都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这一次,完了,完了不说,而且,就这件事的性质以及原因,还有这里面的猫腻,这一次,想要平安的脱身,那就是一个做梦!

    而且这时的那个他们嘴里的小山民,还在审讯室里面的椅子上,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重刑犯带的沉重的手脚镣铐!

    不说他人,就张所长这个自称在这里管的了一切的牛逼人物,这一刻,他的身上就冷汗加寒气,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这时审讯室里面的林风的身上,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警棍打烂了,人有事没事他们是不知道,但是,就外表而言,那就是一个字,

    惨!而地上的水,以及那仍在一边的电线,也是一个证据,一个足以让他们蹲大牢的证据!完了!

    然而,就在这时,大门口又来了一辆车,而就在这时,局长杨杰的电话响了,杨杰接通电话,几句话之间,他的脸上的神色就凝重了起来!看了一眼张所长他们一眼,杨杰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们!

    刚来的那辆车上下来了一个人,一个年轻的人,二十来岁的年纪,儒雅文气,这个人,杨杰认识,刚来的市长的秘,伍秘,一个市长上任时就带来了的秘,当然是那个刚来的市长的亲信!

    那伍秘下来之后,朝着李冰洁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杨杰,“杨局长,您好?”

    “伍秘好,您好,”杨杰笑道。双方握了一下手。

    “这个事,市长说了,杨局长在那里,一定会办好的,”吴秘说到。

    杨杰一怔,心里就苦笑了起来,心说果然是市长的亲信,就一句话就把所有的意思说了出来。

    而且,还下了一个套给自己,这事,办好了,那就能在新市长的眼里得到好感,要是办不好,据说,这个市长的根可是在京城,就是现在的市委记也不想得罪他的。

    杨杰这时的心里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味道,这样的事,却是偏偏的发生在自己的手下,这一下,就得罪了两个重量级的大人物!这件事,自己,得好好的办了啊!

    看了一眼急匆匆赶来的这个区的分局局长贺江,沉声说道,这个案子,你自己办,办不好,你下去,办好了亲自汇报给我!

    急匆匆赶来的贺建头上瞬间就冒出了汗来,这时,他也看见了当先往前走的那个将军,瞬间,他就明白了杨局长的苦楚,然而,猛然之间,他又看到了那个年轻人,那个好像是新来的李市长的秘!

    这时,贺建心里一动,赶忙跑到了前面王卫东的面前,“将军,您这边请,这边请。”

    王卫东扫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而这时杨杰看明白了贺江的心思,那就是怕王卫东万一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这下面的人是什么素质,平时是怎么办案的,杨杰的心里又怎么不知道一些,这个贺建的心眼,不错。

    但,一个堂堂的将军,他的眼睛又岂是好糊弄的!眼一咪,“我到要看看,那个审讯室是什么样的!”

    而就在王卫东一开口之后,他身后的两个军人往前一涌,“让开!”

    一声冷喝,两个军人傲岸的身子一站,手一身,他们面前的两个警察一下就被推到了一边,杨杰的脸一下就不好看了起来,这是当着他的面下他的面子啊,他的手下就是不对,但这军人也太霸道了。

    不过,他杨杰还就真的不敢说什么,一是人家占理不说,而且人家一个将军会给你一个局长面子?

    不直接带人就是给了你面子了,尴尬之下脸上露出了苦笑,这个将军,早就听人说是一个霸气的军中悍将,一个就连自己的军区首长也敢顶牛的人物,而现在,自己,真的就看到了,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的。

    审讯室,王卫东手下的那两个军人呯的一脚就踢开了审讯室的门,里面,林风的身上那衣服早就不成样子了,地上,一地的水,而,一根电线就在一边,一地的狼藉,一地的阴沉!

    而林风,他的眼里闪动着沉静的冷芒,一丝丝的寒气从他的眼里冒出,就好像地狱修罗般没一丝丝的感情,而只有杀气一般!

    看了这个情景,一切的人都呆了!这个现象,明显的就是一个刑讯逼供的现场!

    “风,”

    王楠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而李冰洁的清泪也是一下就满脸都是,“风!”

    “李小三大叫,你们办案的?我们是被害者,而你们这是怎么干的,一时间,李小三的眼红了!”

    而王楠早就一下扑倒了林风的身上,”风……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你那里不舒服,身上那里受伤了啊,风?”

    李冰洁看着王楠扑倒了林风的身上,强忍住自己没扑倒林风的身上,只是在一边泪流不止。

    王卫东的眼咪了起来,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还不快开了锁!”杨杰一声暴喝!

    “小子,那里受伤了?有我在,不要怕!”

    王卫东沉声说道!

    林风看了他一眼,”谢谢叔叔,”一转眼,看了一眼发话的杨杰。

    “不用你的人了,劳驾不起,也不敢!楠楠,退后!”

    “我不,我在也不离开你了。”王楠倔强的说到。

    林风看了她一眼,”我没事,听话,先退开。”

    王楠看了他一眼。

    “我不!”

    林风轻笑了一声,这一刻,在他的心里面,真的就有了王楠。看王楠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丝的柔情。”

    一转眼,看了那要过来开锁的警察一眼。

    而这时,李冰洁无声的就走了过来,满脸的清泪,一双白嫩的小手一下就抓住了林风的手,

    “风,你,你那里受伤了?”

    林风……

    李小三…….

    这下就连王卫东也怔了一下,自己家的丫头的敌人出现了啊!而且,就像自己丫头所说的那样,一个长的一点也不下于自己家丫头的女孩子!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怔了。

    而林风傻了一般,这个小妞,这是?一瞬间,林风的心里有了感动,一个平时冷冷清清的女孩,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的女孩,在这么多的人的面前这样,这,这……

    王楠也傻了,这个李冰洁,真的,真的厉害啊!

    最难消受美人恩!林风的心里,一瞬间就想到了这句话,但,这个美人恩,却是这么的不好消受!

    “谢谢,谢谢你为我的事费心了。”林风看着李冰洁的眼说到。

    “只要你好就好。”李冰洁痴痴的看着林风的眼说到。

    李小三,满眼的呆痴,心里却是狂叫,这下,大战就要开始了!

    对于李冰洁的所干的事,林风那里会不知道,那个青年,那个叫伍秘的青年,好像就是李冰洁的爸爸的秘,而且,李冰洁的爸爸好像就是这个城市新来的市长。

    这一切,在林风的神识之下,早就知道了,一转眼,”谢谢您,伍秘,”林风淡然的说到。

    “不用,应该的。”伍秘说到,满眼的真诚。

    “好了,事情,该解决了。”

    林风的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滚,”一声冷喝,瞬间,审讯室里面寒气深深,就在林风的一声轻喝出口之间突然发生!

    那两个要过来开林风身上的手脚以及身上的锁拷的警察一下就呆在了那里。

    一室之人,瞬间就呆在了那里,也不知是被林风身上瞬间发出的让人心神颤抖的杀气所惊,或者是被那一声冷喝所吓!

    忽地,一声惊慌的叫声传来,”小风,小风,你在那里,小风?”

    林风的脸色,变了,那,是小姑的声音。

    小姑惊慌的声音!

    “小风,”说话间小姑林娟就小跑了进来,一进门,小姑就呆了。

    “小风,这,这,这是怎么了?”说着,一下就扑到了林风的身边,我家小风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要抓他,为什么?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林风身上的衣服那惨样林娟看在了眼里,一时间就好像心碎了一般。

    “小哥,小哥,”小何强这时看了林风也是吓得大哭了起来。”小哥,你怎么了啊,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他们都是坏人,呜呜呜,呜呜呜,小哥,妈妈爸爸说了,咱回家,咱回家,不在这里了,呜呜呜,他们打你,也打我爸爸,呜呜呜,呜呜呜……”

    “什么!”

    林风的眼里寒芒一闪,瞬间就一丝丝的冷芒闪现,空气,就在急剧的下降,所有的人,在这一刻,身上都有了置身地狱的感觉。

    “小姑,发生什么事了?”

    林娟一惊,”没什么事,饭店里一个客人吃饭忘了带钱了,你姑父和他吵了嘴。”

    “小姑!”

    林风的眉一竖,什么事?

    林娟这时打死小何强的心都有了,这死孩子,怎么这嘴就乱说话。”还不是早前的那些黑社会的人,在夜里把你姑父打了,而且还要了一千块钱。”小姑说着轻叹了一口气,我和你姑父说好了,这里,咱不干了,把饭店转了回家去,哎,我也累了!

    林风的心里发狂,不过,脸上反倒是平静了下来,”楠楠。”

    “嗯嗯,王楠会意,抱了小何强拉了小姑道,小姑,这里没事了,咱先出去,风马上就出来了,这里有我爸爸在,没事的。

    王卫东冲林娟点点头,这个是这小子的小姑,自己家丫头的未来的小姑,这个可得打个招呼,放心。

    小姑出去了,而就在小姑一出去,整个审讯室的温度更是下降了不少,就好像是置身于修罗地狱一般,这一下,就连王卫东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也是受不住这股肃杀的杀气,心里不禁狂跳,这个小子,不一般,绝对不一般!这他娘的就是一个绝顶的特种军人也没这么凶涙的杀气,不,这不是杀气,而是,而是,一种,一种,他娘的死神魔鬼一般的气息!

    王卫东就在一瞬间就想了很多。很多,这个小子,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神!

    “如果,我姑父有了什么事,我就要他们陪葬!”

    “如果,他要是比如断了一只胳膊,我就要你们那里的警察的双臂,腿,也是!”

    林风冷淡的说到,“这位,就是警察的头,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

    “如果,我姑父要是有什么不好的话,我不介意让这个城市里的一些人,或者整个我认为不必要生存下去的人,一切,下地狱!”

    “或者,这里,变成血流成河横尸遍野!”

    林风那冷淡的话听在了杨杰一众人的耳中,一瞬间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一般,尤其是杨杰心说就你一个小孩子,就是认识了王将军,就是你是将军的女婿,也不能说这样的话,就是将军自己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真是,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的眼,瞪得几乎要突出眼眶,而其他的人,也是不比杨杰这个局长好到那里去!

    林风,动了,似乎就是轻轻的动了,然而,就是这一下轻轻的一动,那合金的铁制的椅子,就好像是纸一般的碎了!

    他们一个个好像是见了鬼一般的张大了嘴!

    然而,就在下一刻,林风手上的手铐在林风的一下似乎轻轻的一动之下,竟然是诡异的变了形!再然后,就在林风的手上一抓,那合金的手铐就变成了粉末一般的碎屑落了一地,而下一刻,林风脚上的那重型犯带的脚铐也是就在一眨眼的时间里变成了一地的粉末!

    众人,一瞬间就呆在了那里!这,这,眼花了!

    一时间,包裹王卫东在内的所有的人陷入了痴呆!

    随着一声的冷哼,那张所长的嘴了喷出了一口血来,一生冷哼就好像雷击一般!

    “昨夜不是很厉害吗?嗯?”

    林风阴冷的眼光一闪说到,“不说想要了我的命吗?嗯,废物!”

    那张所长一惊,竟然是又吐了一口血昏了过去。

    一个眼光之威,竟然可以让人如斯!

    林风信步行来,一伸手,撕下了审讯桌上的记事本上的一张白纸,手指捏着一扬,那白纸就忽地带着一声厉啸高速的旋转了起来,就在一众人吃惊的时候,那白纸一闪,跟着,刷的一声就削去了分局局长贺江头上的头发,然而,这还不止,那白纸在削去了贺江的头发之后,咻的一声就削进了审讯室里面的粉白的墙上,那么大的一张白纸一下就进入了白粉墙上。

    仅仅,只剩下了一小节在外面!

    贺建只觉得头上一凉,伸手一摸,顿时就吓得惊叫了一声,这一声,满审讯室的人回了魂一般的清醒了过来。

    这,是人吗?一个个的眼里是满满的惊恐!

    似乎,就连出气也不敢了一般!心跳声在这一刻,似乎没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对,就是心跳声!

    而林风,他的身上的杀气依然在升腾不已。

    “我,要一个结果,一个能让我满意的结果,要不然,哼,这个世上,我要杀了谁,这个天下,谁能挡我!”

    一声不高的轻哼,玻璃窗哗哗的炸裂!

    突然之间,阴风大起,林风的衣服也烈烈的发出了响声。

    “小林,”

    王卫东满脸煞白的惊叫了一声!

    闻言,林风一怔,刚才的他,心里面杀机大起,暴涙的阴寒气息让他有了一瞬间屠杀了一切的念头。

    一声轻叹,林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王卫东,轻点了一下头。

    眼一扫,看向了杨杰,“这里,你是这里所有的警察的头头,轻轻的但是冷淡的说到,明白了我的话吗?”

    一股煞气冲向了杨杰,杨杰虽然是一个堂堂的局长,但,在林风的煞气之下,那里敢说什么,唯有点头而已。

    “我要最短的时间,一个合理的结果,不要以为你们手里的枪就是什么了不起的了。”

    手一张,一个警察手里的警用手枪就飞到了林风的手上,“破铜烂铁而已,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说话之间,那手枪就变了形,就好像是一团烂泥一般的在林风的手里诡异的变换形状,“希望,你是个明白人,不要给我一个让这里横尸遍野的借口,还有,就是那个黑社会是事,给我一个明确的讯息!”

    “轰的一声,那变成了烂泥一般的枪一下就在墙上砸了一个洞,然后,就有了墙上的一个窟窿!

    下一刻,林风身上的气息缓缓的收拢,渐渐的,林风就又变回了那个温文尔雅的清俊少年。

    “叔叔,谢谢您来这里,”林风看了一眼王卫东说到,这事,让您费心了。

    “啊,应该的,应该的。”

    王卫东说道,心里却是正在嘀咕,心说要不是我来这里,不说自己宝贝丫头怎么样,而你这个小子,这个魔神一般的凶神,只怕,今天,这里真的就要血流成河横尸遍野了,庆幸啊,真的该庆幸啊!大幸啊!

    王卫东心里暗自叹息,要不是这样,自己哪里会明白这个小子会这么厉害!好在,现在知道了也不晚,一个盖世之才,一个魔神一般的人物,哈哈,妈的,老子的女婿!

    下一刻,王卫东的心里狂笑了起来。

    “小林,这里就交给杨局长,有他在,一定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交代的。”王卫东看了一眼杨杰说到,这小子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要不然一个不好触怒了他的凶性大发就完了,赶紧的弄走为好。

    一边的杨杰那里会不明白王卫东的意思,赶紧的说到,“这个事您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严惩那些人的,一定给您一个说法。”

    林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丝的冷芒,没一丝的人类感情一般,“那是你的事!”

    说着抬腿向前,落地时呼地整个大楼一阵的晃动,恍若地震了一般!

    “希望,你不给我一个让这个城市血流成河的理由!”

    一边的李冰洁痴痴的看着林风,心里呐喊,这样的男孩,就是自己的男人,一生一世的男人!一切的人都挡不了自己的情,就是他不喜欢自己,自己也要不顾一切的要得到他!什么女孩一定要男孩子追,哼!李冰洁在自己的心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这一瞬间,在她的心里,放下了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患得患失。

    顿时,杨杰他们呆住了,好可怕的人!

    好可怕的手段!这样的人,不,还能算是人吗?

    也许,这个家伙已经不算是人类了!杨杰的脸上一瞬间就冷汗直冒,心里大骂不已,这是那一个不长眼的招惹了这样的一个非人的存在!心里这是对王卫东大是感激,赶紧的把这个非人类弄走,要不然就这个小子言语里面那个凶横,只怕,这次的事真的就是一个血流成河的结局!

    看到了林风先一步向外走出,李冰洁上前一把就毫不客气的挽住了林风的手臂,林风一呆,而一边的王楠顿时就是脸色发青。

    王卫东凝了一下眉头,心里暗叹,自家的宝贝丫头,这下,压力不小啊。

    王楠一双美目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冰洁,不过,人家小丫头一点也不示弱的看了过来,好似怎么了一般的样子。

    王楠无语,上前挽住了林风的另一边。

    林风一呆,心里发苦,要说这样的好事那看是别人想也想不来的好事,可,问题是,王楠这小丫头那白嫩的小手那个狠啊,林风在心里哀叹,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九阴白骨抓了!

    李小三在一边看了林风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的幸灾落祸,这下,知道那张小白脸惹的祸了!

    “你们先松开,我,我找一件衣服换换,”林风无奈的说到。

    王楠和李冰洁一听,顿时就想到了这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时间大是不好意思,同时就松了开来。

    那被削掉了顶上头发的贺江到是机灵,冲到了外面找了一身和林风身材差不多的警服来。

    林风看了,一声不吭的就换了,还别说,这一身警服一换上,本来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一转眼就多了一身英气,一时间看得一众人眼中满是惊讶,这小子!王卫东心里大叹。

    而王楠和李冰洁那就是一时间看的呆了,两的女孩的眼中那痴痴的目光一点也不想离开林风那儒雅的脸上。

    也就是在林风出现的那一瞬间的之后,她们两个就一边一个占住了林风的手臂。

    王卫东看了心里发苦,自己的宝贝丫头,怎么就遇到来这样的对手啊!

    “小子,你们先走,这里有我,你用不操心了。”王卫东说道。

    林风点点头,扫了一眼里面,“那些伤了我姑父的人你们不用管,我自己处理!”

    说完,冷冷的看了一眼杨杰和贺江,杨杰和贺江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颤,这小子,这是不放心啊!要杀人的意思啊!心里黯然,却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林风也不管他们的反应,当下带了王楠李冰洁他她们和小姑径自离去。

    不说林风他们离去,王卫东扫了一眼余下的众人,眼中的寒光一闪。

    “我命令,”一声冷喝想起。所有的人在王卫东的一声令下齐刷刷的立正,就连那杨杰他们也是如此,一方军方悍将的气势在这一刻顿显。

    今天,这里的一切将归军方处理,同时列为军事机密,有泄密者,军法处置!

    之后,王卫东看了一眼墙上的那一张审讯用纸,眼中的光芒更是凌厉。

    通知军中毒牙部队,马上接管这里,这里的一切要处理妥当。

    “是,首长,”

    那少校一个军礼,马上通知了下去。军令,如山倒!

    “将军,”

    杨杰看王卫东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之后,讪讪的上前一步说到,“您看,这里的事?这样行不行,主犯,从重处理,那些其他的,要不,就调到别的地方,按情况处理如何?”

    王卫东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到,那是你们警方的事。

    不过,我告诉你,国家有如此不世奇人,想来你也该知道这里面的厉害,更要知道军法无情!不过,你那些不知道的警察就你看着办,也幸好主要的一部分人不在这里面,看了一眼地上那昏过去的张所长。

    “这个人你怎么处理?”

    “当然是从严处理!”杨杰说道。

    “国家机密,别让他的嘴里说出什么来了。”王卫东的眼里寒光一闪说到。

    杨杰的心里一寒,这,是要这个张所长的命啊!果然,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虽然这个军中悍将不是在过去古代的时代,但,就在现在,一句话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当然,将军嘴里的国家机密是当然的,试想就刚才的那个情景要不是亲眼所见,那谁会相信,要是说出去了,听到的人不把你当神经病才怪!

    且不说大步出去的王卫东和那伍秘他们,以及那些军人,削去了头上头发的贺江看了看杨杰说到。“局长,这里,怎么办?”

    说着,贺江指了指地上的张所长。

    “查,一查到底!”

    杨杰看了一眼地上的张所长一眼说到,一个败类,也不知道是怎么就走到了这个地步的,贺江,你小子该明白了,这军方的人一插手,而且是一个将军,而且下达了军令,这个军法的厉害,你,该明白了的?

    说完,一转身,向外走去。

    贺建看着走了出去的杨杰一眼,心里明白,这个张所长,玩了!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