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六章 人世间 那些事

第三十六章 人世间 那些事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世间倒退回到数小时前,张所长带着林风一路到了派出所,就在路上的车里面,张所长的心里面就活动开来,也有得意,这个小子,就算他在厉害,在黑洞洞的枪口下不也是乖乖的。

    虽然这事干的不是那么的正道,但是,就一小山民而已,就算是死了那又怎么样!和自己的前途比起来,这个算得了什么。

    而这次自己靠上了那何公子,这以后不就是一帆风顺了吗,哈哈,一个小子,换来了自己的光明,值了!

    脑中闪过了那何公子咬牙切齿的狰狞面容,以及那厚厚的一大摞老人头,他轻轻的笑了,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一个小小的山里小子,谁叫你没有一个当官的老爸!

    这事那何公子的老爹虽然没出面,但是,常年在体质里面混的何所长如何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要不然,他也就算是白混了。

    很快,警车就到了所里,林风身边的警察押着林风下了车,当他的罪犯一般的对待,若非是这样,那就不会就在一开始的时间就一左一右的把他夹在了中间,就这种情况,是个傻子也能看的出来。而林风的心里这时早就明镜一般的清楚,只是他在心里面要看看这些人到底要干到什么程度?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也就脸色沉静的一语不发的跟着下车,但是,就在下车之后,林风看带了院中停放的辆黑色的轿车,而那几个凶悍的大汉就在下车之后,一转身就上了那两辆黑色的车,然后,启动,毫不停留的就走了。

    林风看了心里一怔,看来,这些人真的就是无所顾忌了啊!

    要是医院的车那也就说得过去,而现在,嘿嘿,真的有意思了。而现在,林风想要的,就是要确认一下这事到底是那个虎哥干的,还是那个何公子干的,而在他的心里面,只是自己也明白了,那就是那个何公子了!

    未及多想,两个警察就拉着林风到了审讯室,到了审讯室,其中的一个喝到,坐哪,手一指,林风看了,哑然一笑,房间中一个大大的但是却是可以调节的椅子,一个铁质的椅子,不,或者说是精钢所制的椅子!

    这些人!哼!林风的心中怒意大盛!简直是无法无天!他一个受害人竟然到了这里却是被这当做了囚犯!而那椅子,就在了风坐上之后就被一个高高的警察把前面的挡板一锁,登时就成了一个死的铁椅子!

    而林风就被锁在了椅子中,而那椅子却是连着地下,也就是说,只要那些警察不开锁,那么,就是一头老虎被锁在了椅子上,那么,也就只有受虐的份!

    而在那些警察的心里,林风他就是再能打,但是一但被锁在了这个椅子上,那么,也之有任他们像怎么就怎么样!犯人,在这椅子上面,是站不起来的,而手脚被锁,那不就是一待宰的羔羊。干好这一切之后,那警察又拿来了一个强光灯,打开,那炽白的灯光就直直的照射到了林风的眼上!

    就这一下,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就忍受不了,林风到是不怕这个,但是他的心里,在这时候却是越发的冷了,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的残忍!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张所长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话说道,好好,您放心,这个事我会办的好好的,您就放心!随便的就能找一个理由让这小子进去,然后就是一个十年八年的,再然后,到了那里面,那不就是咱说了算,想要活的,就活的,想要死的,那就更好办了,嗯嗯,好,您就放心!

    挂了电话,张所长嘴边扬起了轻笑,点上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然后,爽意的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林风,好小子,怨不得我了,到了这里,你就是那水浒上的那豹子头林冲,不,就连那豹子头林冲也不如,一个学生,哈哈!

    要是你小子死到了大牢里面,记得下辈子找一个好爹!再也别托生在山里了!眼中的阴狠毒辣光芒一闪,手一扬,那烟头划过一溜火花,瞬间不见,在那张所长的眼里,就好象是下一个林风的下场!如烟花,一闪,虽然好看,但,却短暂!

    人,人啊!在金钱和权力的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就在张所长的心里面想着以后的前途和金钱和美色的时候,李小三急急忙忙的下了的士,付了车前,心急火燎的走到了派出所的大门前,可,刚到了门前,一个警察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孩,怎么还跟来了,是不是也想进去?

    李小三一听心里就是一沉,连忙说道,“不是,我就是来说一下当时的经过的。”

    “没你的事,小子,没你的事,那远哪里去,不然,就也把你抓进去。”

    李小三顿时就是一怔,瞬间,“心里的怒气大生,可,看了一眼眼前的大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伤痛,伤心,可,看着自己的好友落到了这里,而这个事,就是一个明显的圈套,一个人家设计好了的圈套,就等着林风钻进去了!

    可,自己在这个时候却是这么的无奈,他的爸妈都在外面,而他家,本来就是一个在他的爸妈那一代来到了这个城市的,而他李小三,充其量就是一个这个城市的第二代,

    在这个城市,他能认识谁?而能有谁在这一刻能救下林风!一瞬间,李小三的心冷了!

    其他的,其他的,他猛的想起了王楠的爸爸好像是军队里面的大官,但!李小三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他不知道王楠的电话!一时间,李小三的头上就出来满头大汗,看到了希望,但是却是猛然的就希望破灭了,一瞬间,李小三就痛苦的坐到了地上。

    审讯室中,那个一脸冷漠的警察看了一眼待宰羔羊一般的林风,然后就关了门,来到了张所长的办公室里,而这时,张所长的一支烟刚好抽完,刚好的烟头弹出了办公室。

    “所长,办好了。”

    张所长点了点头,“好,老汪,这事的办好了,就刚才,那边打来了电话,一再的交代这事,这次的事要是办好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这以后的好处,哦,不提这个事了,明白就好。”

    “所长您放心,老汪说道,就是可惜这个小子了,那么俊的一小伙,怎么办事就一点也不懂分寸,这城市,难道是他的那个小山村吗?可惜了。”

    “算了,老汪,年轻又怎么样,俊俏又怎么样,能当饭吃还是能当权力,又或者是钱来花?就一毛头小子,这个事,今天晚上就要弄好了,越快越好,明天我回话,明白吗?”

    “明白,”老汪说道,点了一下头,关上了门。

    来到了审讯室,再把门关上了,而这时,,这个审讯室里面就只剩下了他和一个年轻的警察,一个姓刘的警察,老汪看了一眼那个姓刘的警察,那个姓刘的小警察会意,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姓名?”

    “林风,”林风答道。

    “那里人?干什么的?家住哪里?……”

    林风一一的回了答。

    “小子,”老王嘿嘿的笑道,一个山里的小子,竟然的跑到了省城上学,嗯,不好好的念却在社会上干犯法的事,本事不小,当真是无知啊!你以为,这里是你家的山里?

    “警察同志,首先,我要说的是,我是一个受害人,”

    林风淡淡的说道,“然后,我是自卫,再然后,我抓住了犯罪份子。”

    老王阴沉的一笑,“吆喝,口才不错,可惜,这里不是你表演的地方,我问你,你说他们拦住了你,谁见了?你是把人家打伤了,我在来问你,你的身上有伤吗?你小子到是给我说啊,狡辩!”

    林风听了心中发怒,“声音变冷的说到,你怎回事?是怎么当警察的?你这是颠倒黑白!包庇犯罪分子!是在陷害受害者!”

    警察听了大怒,上前拿起了墙上的警棍,对着林风喝到,“小兔崽子,不给你有点颜色看看你还真的就不知道什么是厉害!治不了你了是?”

    说着,手里的警棍呜的一声就下来了,不过这厮打的很有技巧,不是打脸和明面上的地方,而是手臂,双肩!

    而林风由于是被拷在了那里,而那铁质的椅子是连着地面的,这也就是说林风根本就没办法躲!

    瞬间,林风体内的虚无**流转,那警棍呯的有声就打在了他的肩上,而那警棍就有下弹了出去,林风到是没什么感觉,有点疼的感觉也没有,而那老汪则是不知道是怎么有回事,只因为警棍弹了出去,而老汪则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看林风没有疼的叫喊,眼中闪过有丝的狠涙,手里面的警棍抡了起来呯呯呯的一下又一下的朝着林风打了下来。

    林风的身体是没事,但是在他的心里,却是有种恨意在丝丝的升腾了起来,在他的心里,有只在忍,忍,再忍!

    他不能给人以把柄!一切的事,以后再说!

    心中大恨,但是林风却是生生的忍了下来,一个蝼蚁一般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死人,在他的眼里,这个时候没那个必要和他计较的!

    咬牙忍了下来。但是心里面却是真的很难受。那老王也许是打得累了,停下了手,空中呼哧呼哧的直喘气。

    这时那小警察说到,我说汪哥,至于这么干吗?来上有点省力的不就完了,不怕这个小子不老实。

    林风听了心中一黯,世间,就没有个公平的地方啊!

    老汪看了一眼那小警察,道,“那好,你好好的收拾这小子一下,累死我了,这个小兔崽子,很能挨打啊,真的看不出来。要是一般的人早就顶不住了,妈的!我先睡会。”

    说着,看了一眼林风,转头走了。

    林风听了这个老汪的话有时心中的恨意狂涌!

    这些人,哼!真的就没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啊,看来,自己这个山里的穷小子,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有个不足道的贱命!好,很好!这就是**裸的陷害,就是逼供!就是视人命如草芥!

    而这时那老汪却是又走了进来,不行,这个小子上面说了,今夜要办好了。

    说着上前伸手扯掉了林风的鞋袜,让林风就那么赤脚在地上,再然后这厮弄了有盆水往地上有泼,小子,很能是?也很能挨打是?说话间这厮扯过了一根电线,猛的往地上有伸,瞬间,那**的电线头就和泼了水的地面碰到了一起!

    地面上,闪过有丝丝的可怕的电流,瞬间,林风的身上就是一怔!

    对于这样的事,林风不是没有听人说过,不过,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天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这,还是国家的权利机构吗?

    而就在林风心里大怒的时间,他却是在心里面一怔,真的就是一怔!那可怕的电流在他的身上似乎没什么的,而且,好像和他体内的虚无**中的霸烈的烈阳**似乎有了有种共鸣一般,就好像血肉相连!

    林风的心里一呆,不过有瞬间他似乎就有了一点的明了,这两者好像都是极端,而且重要的是都是炽烈的气劲!只不过就是两个不同的形式而已!

    眼中的寒芒一闪,就好像闪电一般的瞬间就似乎让那灯光淡了一般,一声冷喝,脚下一动,老汪惨叫一声飞了出去,呯的一声撞在了墙上,落在地上时他的腿早就变了一个奇异的角度,而一段惨白的骨头穿出了腿肉露在了外面。

    随着这一声惨叫,那小警察一呆之下大喝一声,快来啊,袭警了!

    随着他的这一声大叫,十余秒的时间里就跑过来了有群警察,而这其中就有那个所长,这厮看了一眼不知生死的老汪,眼中的阴冷一闪而逝,看着有脸嘲弄的林风,道,反了你个兔崽子。这一次,你就等着把大牢坐穿!来人,先把老汪送到医院。

    而就在大门外,李小三急的想哭,而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天色似乎变了,一瞬间就变得阴寒起来,本来就不太好的天空忽然之间就传来了似乎是凄厉的风声,就好像是地狱开了一个大口里面的阴风刮出来了一般!

    凄厉的阴风一瞬而至,路两边那就要关了的路灯啪啪的炸裂了起来,而在风中的树木则是随着这一股阴风瞬间就疯了一般的摇动。再然后,阴云之下有大团的怪风打着旋一瞬而至!

    李小三吓得妈呀一声惊叫就就趴到了地上。

    可怕,真的好可怕!李小三发誓,这一生,这个场面,他是再也忘不掉这个情景!

    天,这一刻,漆黑如墨!

    阴风瞬息间就飘过了李小三的身边,吓得魂飞魄散般的李小三分明就听到了那阴风里面就好像是有声声的厉啸声!而似乎,那里面就好像是有阴沉沉的眼看了他一眼。

    而就在这极短的有瞬那间,李小三就觉得自己的血都凝固了一般!

    这阴风,李小三猛的想起,在酒里出来之后,他们,不,是他们几个见到过,就是有只跟在他们身后的阴风,不过,那时的阴风,远没这时的看起来可怕!

    老天,不会是恶鬼?李小三有把扯过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蒙住了自己的头,却不知道这样却是把别的地方露了出来。

    阴风进了院中,刚抬着那老汪要往外走的警察看着面前的迅猛而来的阴风还没来的及跑,那怪风有一旋,三人瞬间就好像是滚地葫芦一般的滚下了台阶,而那老汪这刚醒了过来就又掉在了地上,而他的断腿这次却是一下就撞在了台阶上,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昏了过去,阴风一起,整个院中啪啪啪声不绝,电灯瞬间就炸裂了,一时间,阴风四起,寒意狂生!

    而就在这时,林风所在的审讯室,刚好是那张所长发话要警察用重刑犯所用的刑具给林风带上,而那些警察则是一个个的上前,要给林风带沉重的脚镣手铐,而到不了跟前的却是拿了枪指着林风,那样子就是,老实点,要不然,就要开枪了!

    而就在这时,房中的灯啪的一声就炸了,阴风有起,房中的警察来不及惊叫有声就在那阴风中倒在了地上,一瞬间,整个派出所就好像是一个地狱。

    阴风中两个狰狞的鬼脸一闪,“主人,少主。”

    林风点点头,眼中的寒光一闪,“好,来得刚刚好。”

    “主人,这些人竟敢对主人这样,待我吸取了他们的魂魄!” 那阴生道,

    “主人,我来开这个什么铁椅子,话落,那铁质的椅子就开始吱吱的发出了响声。

    “林风摆手,住手。”

    “怎么了主人?”

    “一,我是生人,而你们则是凶灵,我不想你们轻易的夺取生人的性命.”

    “二,我想看看,这个世上,还有没天理!”

    “三,眼下我还不想杀了他们,再看看!”

    凶魂看了地上的警察有眼,”主人,难道就这样放了他们?”

    “不,林风眼中的狠辣一闪而过,到天亮了再说!”

    嘴角扬起了有丝丝的残忍的轻笑,就好像他在山林中看猎物的眼神,这天下,谁对他林风下手,那就等着!

    “外面的少年,是我的朋友,兄弟!”

    林风沉声说道,“你们知道的,看好他,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若是有人要伤他,杀了!”

    “是,主人。”阴风起,一闪而逝。

    大门外,李小三看着派出所里面阴沉沉的就好像是鬼蜮一般,一点动静也没有,一片死寂,心里顿时就悲苦了起来,一瞬间,他的眼里就留下了泪来。

    “林风啊林风,你要是有一点的好歹,老子就是告到京城也要给你讨要一个公道!”李小三狠狠的说到。

    不远处,两个恶鬼对视了一眼,这个主人的朋友,不错。

    李小三看了再也忍不住了,冲着里面大叫,“林风?林风?你好吗?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林风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不要进来,记得天亮就马上去找楠楠。”

    “好,我这尽快去,”李小三大叫了一声。

    “林风,你一定要坚持!”

    说完,看了一眼死气沉沉的派出所,转身而去,挟带着一身的疲惫,满心的恨意,满腔的不甘,转身而去!

    而在审讯室里面,林风的手指轻动之下,那张所长的衣服就诡异的自己动了起来,一支烟飘了起来,瞬间到了林风的嘴里,林风的意念一起,一丝炽烈的光芒一闪,他嘴里面的烟瞬间就燃起了青烟,此等诡异的情景要是让人看带到了那不吓死!

    地上一地的警察,而审讯用的犯人椅子上有个清秀的少年嘴里叼着烟,眼中有丝丝的伤感,有丝丝的无奈,更有有丝即将要爆发的霸气。

    林风,在忍!但,他却是即将要忍不住了。

    房中,有个鬼影若隐若现,那是有个数百年的凶灵!诡异的场景,可怕的场面!

    “主人,我杀了这些人?”凶灵看了一眼地上的警察。

    林风摇了下头,“这事等等再说!”

    深吸了一口烟,淡淡的看了一眼外面发白的天色,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这烟不错啊,大中华,呵呵,好烟!“

    “凶灵,”林风淡淡的说到,天亮之后,要是还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杀!

    “这里所有的人,全部夺其魂魄,然后,在这个城市里面,只要看到这样的人,这样的警察,或者是类似的不平事,我给你权限,一个字,杀!我不介意这里的一切混蛋消失!”

    那凶灵一呆,“主人,您,是要把这里变成一个,一个……。”

    林风淡然的一笑,“世间不平,我来治!公理不在,呵呵,我来罚!”

    说到这里,本人不得不说一句,我本人是真的对警察没有有点的偏见,但,在以前,我却是真的见过一些事,有些不平事,一些发人深省的事……。

    而想必,这样的事很多的人都见到过,和看到过,就好像现在的那些战斗力足以荡平倭寇横扫美帝踏平阿三的都市城管一般。

    好在,现在的国家的法制是越来越朝着好的方面走的,然而,在这一方面,我却看到了有些让人愤慨的事,那就是,那些小偷,不管是入室盗窃或者是在大街上行那人人得而诛之的事的时候,而受害者还有捉拿小偷的人们,却是不敢伤了那些小偷,要不然那就是有个伤害罪!

    真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法学家们是怎么想的,难不成是脑子进水了?或者是他们家里面有人干着这个?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奇事!这样的事,就在郑州就发生了一起,有的士司机为了帮一女士捉拿抢包的贼人,那贼人在逃跑的时候撞到了护栏上断了腿,然后,那的士司机就被告了!

    而且,是无条件的伤害罪,拿钱给那小偷治伤不说,还要面临故意伤害的罪名!这世道,这样的事,让人情何以堪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太多了!

    而那入室盗窃者,在面对少女沉睡之时,不但盗窃,反而行人神共愤之事,这些,就是那些法学家所要的结果吗?

    假如,这样的事是发生在了你们的身上呢?又或者说,就是你们的家里的一份子就是干着个的,那么,就是另一说了。

    不平,则鸣啊!有一邻居,家有小儿在睡,而两口子有事外出,而盗贼适时入室盗窃,好在邻居恰好赶回,小偷逃,主人赶上打之,后来警察到了,带走了小偷。不过,不久之后,邻居就见到了小偷,那厮就在邻居的家门口附近转悠,看到了邻居,眼中看到了邻居反而迎了上来,大言不惭的看着邻居怀里的小孩说到,吆喝,小孩子不错嘛,邻居一怔,怎么也想不到这厮就这么快的就出来了。而那小偷看了邻居那惊讶的眼神,得意了,走好了哦,记得带好小孩子哦!说完一笑转身而去……

    而后,邻居在无奈彷徨的情况下,只好搬家了……

    哦,说多了,跑题了,跑题了哦,嘿嘿,不过,咱这也是有感而发,不发,不平啊!……

    世间事,不平太多,虽然是在太阳光下,但是,阴暗龌龊的事太多,比如刚才我所说的,再比如,那些身披权利外衣但是却是行那栽赃陷害设计阴谋之人,他可以对你怎么样怎么样,但是,你却是只有忍受,忍耐,谁叫你没那身皮呢?

    该!但是假若要是你怎么了他们了,那么,你就是和国家对抗,就是罪人!就是人民的公敌!

    当然,这样的人,是一少部分!若不然,则天下大乱,妈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而就在洛.阳,有可屠美灭日的城管大人修理一卖菜的老人,老人下跪求饶不得,含泪大叫,你不让我活我就不让你活!然后,手拿一水果刀奋力一刺,自城管大人背后而入,恰好破其心脉,然后救治不得这厮成了烈士,而老人锒铛入狱!

    一老人,垂暮之年至此卖菜求生,反而落此下场,悲哉!

    若早知如此,不若山中了此残生算了,最起码不会在垂暮之年锒铛下狱!

    如此之事,不胜举之,本人一良人,凡看此种种心中伤感,至于局子,更是望而生畏,无他,里边大人们翻云覆雨之能足堪佛主,想来那指鹿为马只能算得上小道耳。【注,本人所提之事可查,事实耳!】

    且说李小三这厮一路来到了学校门口,看了天色尚早,就近在路边买了包子豆浆,几口吞下,直噎得直伸脖子,就好像吞吃了鱼一般的鹅似的。

    而他的有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来校的方向。

    门卫小李两个看了李小三,一个伸头道,“呀,你不是那个林风的同学吗?怎么来的这吗早?要不来里边做?”

    “不了,我在等人,”李小三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说到。“林风出事了!妈的,我们被人害了!”

    “什么?小李一惊,你说什么?”

    “林风昨晚被抓了,那些警察混蛋!陷害!”李小三说道,这世界,没天理了。

    “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林风那小子是一个稳当的小孩呀?这到底是怎么了?”

    “咳咳,咳咳咳。我说,两位老哥,让我歇一会,”李小三抹了一把汗。

    小李哥两对视了一眼,惊住了,这一次,只怕是事情大发了,谁不知道,林风那就是整个学校里面老师眼里的一个宝,校长眼里的奇才,不说别的,要是林风真的干了什么坏事那就不说了,但,要是这家伙是被冤枉的,或者是栽赃陷害的,那么,只怕这些老师和校长就要把这一事件闹大!

    要知道,这个学校,那可是在整个省城最好的学校,而校长也是人脉广泛,而且是人大代表,兼职教育局副局长,而且据说,这老秦校长后台背景惊人,就是市里或者省里的一些大人物看到了也是客客气气的。

    李小三很是没形象是坐在了地上,过了一会脸上的惨白才好了一些。而他的眼神却是越来越急了。

    一些学生慢慢的来到了,过了片刻,却是看到了李冰洁来到了。姿容若仙,走动之间香风扑鼻,那是一股自然的少女香味,李冰洁身上的特有的香味,和王楠身上的少女香味不同的,摇曳生姿。在早上的这个时间,一路走来不知道让多少的人看的呆了。

    李冰洁一路走来,忽地就看到了李小三,一怔,上前两步说到,“小三,你怎么来这么早?”

    “哦哦,啊。”李小三看着眼前这个清丽若仙的少女,心里琢磨了一下是不是应该也和她说一下林风的事,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了,作为林风的兄弟,他如何不知道自己那个怪物一般的兄弟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而这个少女的心思,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暗暗的轻叹了一声,王楠这个嫂子不错,不论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没说的,这样的事,就让自己的好兄弟自己想去,眼前的事才是现实的。

    “你先进去。”李小三摆手说到。

    李冰洁点点头,心里奇怪,脚步一起,轻盈无声的向里面走去,心里却是在琢磨,风怎么没和小三一起来那,难不成是又要不来了,逃学了?想到了这里,自己的心里暗暗的生气,这个木头,坏蛋!那么聪明的一个男孩,就看不到自己的心吗?真是笨死了。

    李小三一个包子刚塞到了嘴里,就看到了一个清丽无匹的女孩身影!

    “王楠!”一瞬间,李小三就咳咳咳的咳了起来,急的!

    “咦,小三,你怎么在这里,风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小丫头欢快的走来,浑然没看到李小三脸上的神色。

    “哎呀,嫂子,你怎么才来啊,急死我了。”

    而李冰洁刚走了不远,听到了这里一怔,心里瞬间就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不会,是,是风出事了?一瞬间,李冰洁就觉得浑身冰凉,跟着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王楠沉声说道。这一刻,她看到了李小三脸上的神色,直觉就是林风,对,就是她的风出事了!

    “昨天放学,我们不是和你们分开了之后,就去找地方吃饭。”李小三简捷地说道,遇到了几个人拦住了我们,对,就是拦住了我们,然后就是要打我们,再然后就是动了刀子什么的,林风动了手,打伤了那些人,再然后,就来了一群警察。……

    李小三在这个时候体现了他的思路是多么的直接和能抓住主题,话不多,却是意思直接的就说到了地方。

    “什么?”

    两个女孩顿时就脸色煞白,“风有没有事,受没受伤?”

    王楠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李小三说道,小脸煞白,身体都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不知道,”李小三说道。

    “王楠,你不要急,再急也要把事情解决好,我们只有找人把林风弄出来才好,要不然,我怕晚了会有事!再说了,我在来的时候在外面喊了话,和林风说过话的,眼下他是没事,就怕我们去的晚了,事情再有了什么改变,那么就恐怕不好了,楠楠,求你了,救救林风,我知道你爸爸妈妈是大人物,你家里背景不一般,求你了。”

    这时里李冰洁一下就窜了过来,一把就抓住了李小三的衣服,道,“风在那里?被那里的人抓去了?快说?快说啊?”

    说话间,一双妙目竟是瞬间就流出来了清泪!

    李小三一下就惊住了,他的心里虽然是知道这个天仙一般的少女对自己的好哥们有了那种情感,但是,却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这么深的情感,

    “就不太远的那个派出所,嗯嗯,就那里的那个!叫长兴路派出所,我马上就到哪里。”

    而李冰洁和王楠已是拿了电话打了出去。

    爸,我同学让派出所里的人抓去了,而且到,你马上来是陷害的,李冰洁说道。要不就让小伍哥哥来这里,马上,就现在!说完,不等回话就挂了电话。

    而王楠,爸,你快来这里的派出所,林风被他们抓了,而且可能是有人要害他!昨晚上的事,一晚上了,我先去哪里了。

    不然,我怕林风受到什么伤害!说完,挂了电话,小三,快走!说完,当先向前而去,拦辆车,上路,一路而去,路上,王楠的脸一直的阴沉,看了一眼一边的李冰洁,说到,冰洁,谢谢你。

    不用,李冰洁一双美目看着前方说到,这时转过了头,轻轻的说到,也许,你会恨我!

    这时的她,就在听到了李小三说道那一番林风出了事后的话,她的心,就明白了,哪种在听到了林风受到了陷害和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之后,她,就再也不想忍了!爱了,就是爱了。

    与其苦苦的自己忍受那锥心刺骨的思念,还不如直接的大声说,我就是爱你,你爱不爱我是你的事,但,我就是爱你!什么女孩子主动追男孩子不好了,在这一刻,一切,一边去!

    王楠的脸一寒,瞬间就明白了李冰洁的话里的意思,这是明明白白的挑明了的要横刀夺爱,要争夺自己的风!

    这个美丽得没一丝人间烟火气的女孩看自己的风的眼神,王楠早就看了出来。但是,却是没一个好的办法来阻止,人家爱自己的风,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不退让,绝不退让!

    不过心里却是在大恨林风,你说你一个男孩子没事长那么俊秀干什么,当小白脸啊,没事那么招人干吗?那么聪明干嘛?

    心里无奈,却也是当真的没一点的办法,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

    而一边的李小三却是傻了眼,这是明明白白的挑战啊,她们两个一个性情直爽大方,气质高贵典雅,一看就是那种富贵气势惊人的女孩,说是国色牡丹是一点也不为过。

    而另一个,却是冷冷清清似乎没一丝的人间烟火气,似乎是一个偶然落到了地上的仙女,私下里,早就有人称号可堪比拟古时四大美女的一个女子,她们两个,一个号称是国色牡丹号牡丹仙子,有皇者之威仪。

    而这另一个,却是号称冷仙子的可堪比拟古时四大美女的一个女子,这两个,在这时,却是展开了战斗,为了一个男孩的战斗!

    “我说,现在是不是先考虑林风的事?”

    两个女孩一怔。

    “风,是我的,从他来到了这个学校就是,我也不会让给你的!”王楠斩钉截铁的说到。

    “我不会退的。”李冰洁淡淡的说到,看了一眼前方,先把风弄出来在说!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