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四章 惊

第三十四章 惊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两人相伴着到了教室,好好在这丫头也知道分寸,在外面就松开了自己的手,这样到是让林风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w w w . v o dtw . c o m)

    林风径自的想后面自己的地盘走去,途径李冰洁的跟前时这丫头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丫头的这一眼里面的那种幽怨复杂让林风看了心里一呆。

    这小丫头,怎么这么看自己?

    一时间心里百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想了,心里着琢磨,怎么好象这丫头看自己的眼光好象有些什么?是什么那?心里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她了。

    施施然到了后面自己的座位上,李小三这厮早就诞着脸来到跟前,我说老大,嫂子带的爱心早餐可是好吃?

    林风一愣,感情这小子就在一边看着那,这小子,不是好人啊!朝他翻了个白眼,冷不防一个爆栗就悄了下去。

    “就这个滋味!”

    嗷的一声,这小子捂着头跳了起来,大叫,“你丫的太狠了,要老命了啊这是,这是欺负人!你这是不人道的行为。”

    李小三一脸的幽怨的控诉道,“我严厉严正的抗议。”

    “抗议无效,”林风轻笑,“要是在不知道悔过的话就在来上一下,要不要?”

    “额,算了,不和你一野蛮人一般见识,”

    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围上来的一群学生顿时大笑不已,这时一个叫何玲玲的女孩说道。

    “头,听说最近要组织考试?”

    由于林风在班里的表现,很多的学生包裹女学生也这么叫林风,林风一听这小妞的话就知道了这是那个学生知道了一些小道消息,不过不敢确定而已,而这时一干的学生由于这何玲玲的话也来了兴趣。一个个静了下来听林风这个老师眼里的怪物的说法。

    平淡的看了一眼四周,说道,“这事我也不是太清楚,要不,问问王楠这个班长?”

    “切,谁信啊,”何玲玲一撇小嘴说道。骗谁啊,老程有什么事不和你说,在然后才是楠楠,你不知道?

    “是啊,是啊。”顿时就是一片附和之声。

    “这个是真的不太清楚,”林风无语的说道,这些人真的当自己是什么事都知道的了啊!老程害的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天天的事情多,那里会知道这些事,说着向刘辉打了一个眼色。

    刘辉和李小三对于林风的眼色当然是知道是怎么一会事,而且有些话在他们的嘴里说出来在这个时候要让学生们明白清楚,当然,这个班级里面的学生也都知道他们和林风以及那王兵是很好的朋友,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主。

    “咳咳,那个,林风说的是真的,”刘辉上前说道,这几天林风的事较多,看大家的目光看来,这小子说道,这个大家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这几天大家不是很多的时间在一起玩不是,不是吗?

    “是啊,是啊。”

    一边的李小三附和说道。

    周围顿时一片大笑,虽然知道这两个小子林风是一条裤子的朋友,但是这个时间也就没人去追问了,好在不多时就到了上课的时间,四周的人在铃声之中顿时就作鸟兽散而去。

    而林风也就顿时轻松了下来,自家做自家事,该看什么就看什么,凑合着过了半天,一知道了放学,收拾了自己的本之类的,却是看到了李小三在一边等自己,就说道,“怎吗,不回家了,怎么还不走?”

    “走,走什么走,到哪里走,”李小三干笑了一声说道,“回去了又怎样,要不就是去饭店,要不就是自己泡面吃,不如在这里混一顿算了,哥一个人在家,难啊!”

    林风哑然失笑,这小子,“你这算不算是留守儿童,不过就是好像大了一点。”

    李小三听了直翻白眼,“会不会说话,嗯,仗着自己身手厉害就这样欺负人不是,嗯,你丫的这是外地人欺负本地人,知道不?这是不好的现象,明白不?”

    林风轻笑,“你小子,祖上不也是你们地方那里的山里人?丫的,装什么大尾巴狼。?

    “切,那是我家响应党的号召,脱贫致富奔向小康走向新生活,嗯,你一土包子,知不知道我党的政策?嗯?“

    “死一边去!“林风笑骂。走,别卖嘴了,今天我管饭。

    “吃什么啊?”

    “当然是蒸馍就小米稀饭了。”

    “你,我日,这最起码也得是油条豆浆就咸菜也成啊,再不济猪肉包子一人来上个二三十个也好不是,怎么样,这要求不过分?”

    “不过分,林风轻笑,不要说一人来上个二三十个猪肉包子了,我就来一个直接的,就你了,直接用面皮一包上笼蒸就好了,一个大包子就好那里那么麻烦,还省的查数了。”

    李小三……

    而人一路前行,一直到了前面王楠的座位那里,林风惊讶的看到了这小丫头正笑咪咪的看着他。“你怎么还没走?”

    小丫头白了他一眼,“走,竟是当先前行走了出去。”

    “老大,这是?”

    林风狠狠的一瞪眼,心说这小丫头反正是把事情挑开了,以这小丫头的性格,只怕是什么都不在乎了,林风的心里暗叹,这事,是越来越不好办了啊。

    而李小三也是开窍了,看了林风的眼神,很是明眼的不说话了。只是这小子的一双眼一直的转啊转的,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

    林风不说话,小丫头王楠一只在前面走,李小三这家伙看有些冷场,自家的老大不给力啊!

    道,“那啥,我首先得说明白了,这咱今天是谁掏钱啊?我可是两袖清风的,难啊。”

    林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前面的小丫头王楠也是忍不住轻笑了出来,不过脸上的羞红到是少了不少。

    “真的,我老爹给的生活费早就没了。”

    王楠一瞪眼,“当然是你掏钱!”

    “不是,嫂子,”这家伙蹬鼻子上脸,就连嫂子都叫了出来,这我老大跟着呢,您老就好意思让我这一小的掏钱?

    “我是真的……哎吆,哎吆,”一语未了,林风早就一脚踹了上去。

    林风扭头看小丫头的小脸红红的,一脸的害羞样,道,别听这小子胡说,就一嘴不把门的货。

    那成想人家王楠的心里这时正是美得不行,这家伙的兄弟叫我嫂子了,“嗯,这感觉真好。”小丫头的心里这时正想着李小三那一句嫂子,那一种生平第一次被人叫嫂子的感觉呢,真好!”那里听到了林风的话。

    而挨了一脚的李小三这时也是看着林风挤眉弄眼的,一副看看我没说错,人家小女孩都这样了,你啊,不知道那啥,那啥啊,真是,不堪造就啊。

    林风无奈,王楠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转头看向刚爬起来了的李小三,“你小子,这是学校,弄明白,你个混球。”

    不想这家伙一脸委屈的看了一眼王楠,道,“老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嫂子还没说什么呢,你这就大脚上来了。”

    说着看林风的眼神不对,赶紧的往后退,不料林风轻飘飘的一飘,神出鬼没的一脚呯的一下就上来了,可怜这小子刚爬起来就又来了一个屁股着地无语仰面看晴天,不等着家伙哎吆,林风先开口说道,再说自个找地儿吃饭去。

    “好,好,我服了,为了今儿的饭,我认了,可怜我的屁股啊,哎吆,”这小子呲牙咧嘴的爬了起来,人善被人欺啊!哎吆,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这就一整个的强权社会,说着大摇其头,一服无奈可怜的样子。

    这下看的王楠一阵的娇笑,就连林风听了这小子的一番话也是好笑。

    “我说,你小子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小子,就你这天分就是一个不用培训的影帝,这个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只不过你小子的那啥长得寒碜了一点。

    李小三大怒,“好啊,林风,咱这样子不说和你丫的比,但你丫的也不能这样埋汰人不是?是不是,嫂……,哦班头,”说了半截改了话。

    林风轻笑,“我这也是为你好,不打击一下你小子尾巴就上天了不是,还有啊就是另外一条道,那就是拿一小马扎,天桥下就那地儿,不用交房租,自由自在,还………”

    噗嗤,王楠一下晓得花枝乱颤。

    李小三一脸的无奈,“我算是知道了,你,丫的,标准的一骂死王朗舌辱东吴的主,一张嘴,狠啊,不死人不罢休的一主!

    李小三狠狠的说道,“我容易吗我,就吃顿饭,至于么你?”

    “风,你啊,这一张嘴就真的,真的能气死人,”嘻嘻,王楠娇笑不已说道。

    林风轻笑,“这小子,就得时不时的打击一下,不然,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过,这小子要是真的当演员,估计还真的不错,就一天然的纯绿色的影帝。”

    噗嗤一声王楠小丫头又笑了起来,“你这嘴,嘻嘻,真是骂死王朗气死东吴的嘴。”

    李小三讪讪的笑道,“那啥,其实当演员也不错,你想啊,这天天的和那么多的美女打交道,天天的女孩围着,嘿嘿,想想美啊,嘿嘿。”

    “我说,你小子就不能想一些好的。”

    “我这不是为了天下的影迷的幸福着想吗,嘿嘿,真要是有那么一天,我就找你当经纪人,咱们哥俩这天转悠,身后成群的美女跟着,嘿嘿,你想想。”

    忽地看到了林风渐渐的拉开了和他的距离,而脸上的表情也是古怪,一瞬间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转眼,就看到了王楠那渐渐黑了下来的玉脸,登时声音就渐渐的小了下来。

    赶忙的转移了话题说道,不过,那就是一说说而,就嫂子这样的美女,老大你还能看得上什么样的女孩?

    说着看林风的眼中的一丝笑意,知道了这人又想那什么他了。赶紧的往王楠的身边挪了挪,干笑道,是嫂子?

    这一刻,这厮很是没义气的把林风往一边靠了,人家王楠,惹不起啊,老大就一脚的事,可这丫头,要是收拾起来人,那可是真的让人****的。

    不过这小子的话还真的就让王楠心里舒服,玉脸上一阵的羞红,嘴角扬起了一丝的轻笑,“你这嘴里就说不出来好话,看了一眼林风,谁是你嫂子啊?再胡说我踹你。”

    “哦,这样啊,是是,小的错了,您别介意,别介意。这个是我错了,看错了啊。”

    “不过我看那李冰洁也是一绝色的美女,和老大就一金童玉女,而且我看那丫头看老大的眼神不对,就是那什么,什么,嗯,就是当我老大的女人也不错,”这厮正一边嘴里胡乱说着呢。

    一边王楠的小脸就变了,小脚一起,呯的一声,这小子的屁股上就又来了一下。

    “哎吆,哎吆,你们两口子,这是要杀人啊这是,”我这屁股招谁惹谁了。”忽地看到了王楠一脸的不善,知道这下自己触到了这丫头的底线了一下这心里就慌了,那啥,我这不是玩笑,玩笑,玩笑不是。

    心里却是想到了这事是真的了。

    而王楠的心里一直对李冰洁有一种不原提起的念头,这个女孩,一个同样美得让人不敢正视的女孩,一个自己看了心里都不得不说甚至美得也许在自己之上的冷艳清冷而又似乎不沾一丝丝的人间烟火气一般的女孩,她看林风的眼里那种情愫,自己不是傻子,又怎么看不出来,也就是林风这个木头才看不出来。

    就因为这个李冰洁,才让王楠的心里有了紧迫感,有了一种自己要是再不有所动作就要失去自己最爱的感觉。

    一直以来,王楠就在自己的心里不去想这个女孩,可今天,李小三却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提了起来!或许,这个李冰洁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要的是什么,但,自己一个苦恋林风这么长时间的愿望,自己明白!

    这一点,王楠看得清楚明白,作为军人世家的女孩,王楠在这个时候想到明明白白,两个人的一切她都清楚,也知道林风的心思,那就是这个家伙对自己也是有一种爱,但是就是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家伙一直不敢对自己那什么,嗯,就是两个人一直就是这样的,但是,在这一个学期,这个李冰洁突然的到来,这个美丽得足以让天下任何一个男子或者男人坪然心动的女孩,却是对林风动了春心。

    不可否认,林风是一个各个方面都让任何女子心跳的男孩,一个惊才绝艳俊秀的不似人间人物的木头,但是,这个男孩,是自己爱恋的,而他,一直以来也是喜欢自己的,就是一些不知道的什么原因才导致这个家伙一直到了现在才和自己有了突破!

    看王楠的脸色不好,李小三的心里怕得慌,看向林风。

    林风无奈,心里也是不知道怎么办,道,“走了走了,这小子,就一臭嘴,”说着主动的一拉王楠的小手。

    王楠心里一喜,这坏蛋!一颗芳心瞬间就好了起来。

    一路出了校门,来到了校外,路上林风几次要挣脱王楠反过来抓住自己的小手,不过这小丫头几次狠狠的白了林风几眼,无奈的林风也就从了这丫头。

    找了一家饺子馆,李小三这小子没心没肺的要了好几个菜,而且还一副很是自然的样子,就好象是他要请客一般,这让王楠在一边直翻白眼,明白这个家伙是逮住了机会要大吃大喝一回了。

    不过这个小子是风的兄弟,这就是小事,不过自己就是看这小子这一副嘴脸不舒服。

    而林风当然是明白这个小子的心思,那里会说什么,饭后林风去结了账,三人没做什么停留就走了出去。

    而心想混饭成功的李小三这厮心情大好,对着王楠是嫂子嫂子的大拍马屁,而林风由于先前的事这是也不敢说什么,而小丫头从先前的不好意思到后来的默认,而心里却是美得不行。

    林风在一边无奈,也只好无视,对于王楠小丫头的心思林风怎么可能不知道,对于李小三的这种出卖兄弟的行为大为不齿之余也是无奈。

    不过人家王楠小丫头就是吃这小子的这一套,没办法!

    而就在这个省城的另一个地方,早起卖才的菜农发现了那些尸体,那些昨夜林风击杀的那些小鬼子的尸体!就在第一时间那买菜的菜农就报了警,而市里的刑警就在最早的第一时间到了现场,这里面有法医等一些相关的专业人才。

    市局的刑警队长姓郭,叫郭长海,此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出身部队,好象是侦查部队出身的精英人才,一身功夫了得,其侦查水平自不必说,不然也到不了这个关键的职位,其细致入微的洞察力是出来名的,号称是本市的警界狄仁杰。

    而郭长海此人也确实了得,自他上任以来大案小案破了无数,据说深得局长杨杰的喜爱,有说下一步这人要提副局长。

    这郭长海到了现场一看,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的震惊就不比说了,心说这是什么人干的,每一具尸体的上都是一击致命!要说这一击致命不算什么,部队里的特种军人都能干到,不过,他震惊的是,这里面的一具尸体上的头上那一击,老天,那人的头盖骨是被人一把抓裂的!

    在郭长海的心里看到这一个让他惊得心跳的时候,他的心里就给这个案子下了一个结论,能干这个案子的人,绝对不是平凡之人!就那一抓,就是军中最厉害的特种军人也做不到!

    这,已然不是凡人的能力范围了!

    也许,就是孩子看的那金庸小说里面的那什么九阴白骨抓才能做到!

    至少,他郭长海就没听说过这样的人,这样的盖世手段!这得多大的抓力!真的是人的手么?

    这时就在郭长海发愣的时候,那带头的法医走到了他的面前。

    “郭队长,这个事,透着诡异啊?怕是不简单啊!”

    看郭长海一脸的苦涩,这法医又说道,“老郭,这怕不是那些小黑社会干的了,这事恐怕大了。”

    郭长海苦笑,脸上的眉毛凝成了个川子,点了点头,拿了手机拨了出去,很快,那边就通了话。

    局长那浑厚的声音响起来,还没等他说话,局长的话就想起来,我正在开会,一会就到,说完就挂了。

    郭长海一阵的发愣,心说这是怎么了?挂了电话,掏了烟出来,递给了老吴和一边的副手朱汉民,点上,长长的吸了一口,吐了烟雾出来。

    老吴和朱汉民对视了一眼,知道这是队长在想案件的事,这是队长的一关习惯。作为正经警校出身的朱汉民,他对于郭长海这个出身部队的上司在一开始的时间是不服气,到后来的服气,知道这个眼前的汉子身上有一种他所不具备的一种直觉,按老郭自己的说法就是在战场上养成的一种对于危险的一种感应。

    但,就是这种离奇的所谓感应,让老郭一次次的办了不少的大案,而且躲过了不少的危险。

    大概半小时的时间,好几辆小车到了,局长杨杰的身边的一个人,让郭长海发愣,这个人,好象是本省的国安的头子,好象叫什么来着,对,叫黄钟,和三国里面那个黄忠一字之别。

    这个人的到来,让郭长海知道,这个案子,真的不简单!

    而在黄钟的身后,还有好几个彪悍的汉子,一个个的身上有一股凌厉的气息。这种气息,郭长海知道是那种血腥气!

    而出奇的是黄钟这个人却是一个白面无须的大概五十来岁的人,看上去就一个富家翁的样子,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和善,然后就是富态,一付成功人士的摸样。只不过偶尔在他的眼中闪动的一丝丝的精芒让他想出来了不一样的气势。

    黄钟和他带来的人一个个的看了那些尸体,然后,黄钟看向市局的局长杨杰,老杨,这个案子我们接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杨杰说道,这样也省的我头疼了。

    黄钟点了点头,他身后的人麻利的收拾了地上的那些尸体,而就在黄钟的人收拾的时间。

    杨杰就带着他的一干手下撤了,而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的郭长海上了杨杰的车,一知道了远处,郭长海说道,“局长,国安的人怎么插手了?”

    杨杰看了他一眼,“老郭啊,这事只要不归咱们就好,难道你就看不出来,这事不简单?笑了一下,不过,你呀,也别想从我这里打听什么出来,从现在起,和咱们没关系,而且,这事,不是咱们局里管的了的。”

    看郭长海的眼里的一丝的好奇,杨杰又说道,记住啊,这个消息封锁了,包裹那老农,想来你也知道,死的那几个人不简单,远处的那些就不算什么,但,而这最后现场的拿三个人可是绝对的高手所杀!老郭,你见过这样的高手吗?

    而就在现场,黄钟看向了一个彪悍的大汉,“卫一,你怎么看?”

    “局长,这件事只怕是真的不简单了。”

    卫一说道,彪悍的大汉说道,据资料显示,这个国际大名鼎鼎的杀手潜来了省城是不假,而追来的山口组和樱花会的杀手显然就是这几个人,而我奇怪的是,这个暗影虽然是个大名在杀手界排名第二的杀手,但,此人向来独来独往,从来没有显示他有过失手的记录,而且,作为杀手,对自己的行踪向来是隐藏的极深,这一次要不是出了那事,只怕我们都不知道他来了内地。

    但是,就是这样,山口组和樱花会却是追来了,而且,奇怪的是,暗影在小鬼子这两大组织的杀手追杀的情况下,我不认为他能逃脱。

    而且,还能这么利索的干掉了山口组和樱花会的杀手,指了指那个被抓裂了头的杀手说道,就这一抓,我不认为他暗影能做到,要是这样的话,这个世上,只怕就是他暗影的天下了!

    一个活人的头,能就这么一抓就成了这样,就我所知,这个世上,怕是我还没见过这样的人!

    黄钟点了一下头,说道,“不错,不过,还有一点你不知道的是,这个暗影据一些绝密的消息得知,他以冷兵器见长,也就是说,这些人,不是暗影所杀!”

    卫一一怔,“局长,您是说,在这里,忽地,卫一停了下来……。好半晌,一拍自己的脑门,局长,您是说,这些人,是?”

    黄钟点了下头,也许,“卫一,你练过鹰抓功,一个活人,他的头骨能在什么样的强大压力下才能一抓而裂!”

    ……。

    卫一。……

    “局长,这样的高手真的想见识一下啊!”

    “就你小子,黄钟打击到,省省。”

    “局长,不带这么打击人的,我知道,这个人的身手盖世,不过,我手里的枪是烧火棍不成?”

    黄钟看了他一眼,一付恨铁不成钢的眼光道,在这样的高手眼里,难不成你小子认为你的枪管用?你啊,一直以来以为自己的三脚猫的功夫厉害,真是不只天高地厚,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对付普通人可以,要是对上这样的人,你就来上一个军队也白搭!

    “局长,不,不会?”

    “不会,就是暗影那样的,只要你不是围上了他,你也照样拿人家没办法!更别说这个不世的高手了!哎,”黄钟轻叹了一声,这样的人,若为国用,则是国家的盖世尖刀,任何之人,任何之地,随时随地掌控,杀伐由心!

    “若不然,苦笑了一声,则国家之不幸,天下之不幸!”

    “不过,眼下快来,此人,显然就是一个隐士,一个国家不知道的隐士,而且,杀的这些明显就是小鬼子,就那个暗影也不知所踪,说罢,沉思不语,好久,就在卫一不知说不说话的时候,黄种开口了,卫一,珠海路那里的事是怎么一回事?”

    “哦,那里啊,是这样的,”卫一说道。“说来好笑,就是本市的是一些社会上的一些混的,就是那些黑社会分子,在那一带收保护费,不料被一个人收拾了,说是抢钱来着。”

    黄钟听了淡淡的一笑,你不会也是这么想的?目光迷离闪灼……

    “怎么可能!”

    卫一说道,这就一明显的专门的对副着那些人的,想来是这狼帮得罪了人,人家要收拾他们的,这次,狼帮时踢到了铁板上了,局长,我们干嘛不把这黑社会铲平了?

    黄钟哼了一声,“不到时候!你要知道,凡事要看到后面的问题。你呀,就这一点,不爱动脑子,你以为,这是一个狼帮的事吗?嘿嘿,等着瞧!”

    说完,意味深长的嘿嘿的笑了起来。

    那笑容,在卫一看来,怎么就好象一只偷吃了鸡的狐狸!

    而在一栋大楼里面,一个面色凶悍的大汉一脸的阴沉的抽着烟,在他的下面,一个个的汉子低头不语,做为新崛起的狼帮的一份子,他们,当然知道他们的帮助狼头的凶悍和残忍。

    就这几年,这狼头亲手残杀的人就不下十余人,更别说别的了。这个狼头的话就是,凡事挡路的,要吗有用的收买了,没用的,一律踢开,要不就压下去,永远的压制下去!而这话的最终的结果,他们是再明白不过了!而这时,狼头手里的一把军刺在他的手里上下翻飞,就好象活了一般的,灵动,但,却是冷意森森!募地,那把军刺发出一声轻响,刷地一下刺进了坚实的实木桌子上,给我查,查一下那时候的一切的可疑的人和事,不放过一点的问题!老子就不信了,这他娘的什么人敢在我的头上动土!

    是,老大,那上面……

    上面你们不要管,老子养他们不是让他们白吃白拿的。

    而同样在市中心的一个小楼里,一个将近五十岁的男子轻轻的喝着茶,良久,男子说道,老二,这下有好戏看了啊。

    那老二呵呵一笑,说道,大哥,我还真的就服了你了,这一切你就看得那么的准,没有一点的遗漏,先前的男子迷着眼喝了一口茶,好茶,真的是极啊,就好像现在的事,有意思啊。

    这突兀的一转话峰,那老二愣了一下,轻笑了起来,大哥现在是越来越神秘莫测了。

    男子轻笑了一声,老二啊,这世上的事,难啊,看不透的太多了,想的多,就明白的多,而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事,是看不透的,这个理,也是我这两年才想明白了的。

    “老二,你相信吗,以后这两年,也许,不太平了啊。”说完,他的目光看向远方,就好象要看透远方的一切似的。

    老二喝了一口茶,没有接男子的话,而是顺着男子的目光看向远方。

    下午的时候,珠海路的派出所所长接了一个电话,而电话的内容,也许就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平静的天空下,一场即将到来的风雨也许马上到来,而这场风雨的到来,也许,首先波及的就是这一带的商贩!一时间,风将起,涛将来。各方的目光,也在这时齐齐的盯上了这一带不大的区域!

    而在学校里面的林风,依然的在研究他的法,一如既往的享受王楠小丫头的温柔,那种令人**的美人恩。

    还有,李冰洁那时不时看来的幽怨的眼神。

    无声的眼光,一丝丝,林风明白了那个女孩的目光,那是一种无言但却是无声胜有生的目光!

    林风的心里,不知是喜,还是惊,但是,那就是一种莫名的情愫,而这,是林风所不太清楚和莫名的,正所谓无声处千言万语,林风虽说没和她多说一句话,但却是有一种说不明的原因,这也是他发闷的原因。

    觉得在教室里面发闷,有些不自在,索性就在第二节课的时候不去了教室,好在林风去不去都那样,老师们就只要他的结果就好,别的,现在也就随他去了。一个人在操场上跑了一会,觉得了然无趣,就去了图馆,好吗,一看却是关了门。无奈只好到老程的办公室。

    好在老程没课,看到了林风,老程笑了,“来了,又来混我的茶来了?”

    不成想林风说道,“借您老毛笔用用。”

    老程笑了,“用,用,反正我也就装门面而已。”

    林风轻笑,“您老到是敢实话实说。”

    老程乐了,“这有什么,对了,我这字不怎么样,不过,这毛笔可是好的,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从内蒙那里弄到的狼毛,这狼毛的弹性好,蓄水也好,现在的一些所谓的狼毫那就是一假货,真正的狼毫哪有,我这可是真正的狼毛做的,这个朋友是当年我帮他孙子转了个学,这人意思不过送的。”

    林风笑了,“刚好,以后我就用它了。”

    “好啊,”老程笑道,说着拿出来了一大摞的白纸,我本打算没事的时间养气静心的,可是忙啊!得,给你小子准备了。

    这师生两个说着话就把一切准备好了,“ 好了小子,你自己练,我忙我的去了,”老程说完自己去自己的办公桌那里去了。

    而林风则是潜心静气,瞬间就进入了凝神守一的禅定地步,心中,一直以来看到的那些法精就好象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一般的一副副的浮现在了眼前。

    这练字,若是心情不好的时间,你就练不好,无它,心静不下来,心若不静,哪能静气,而若是心情好的时间,那就是事半功倍的事了。

    就好象人喝酒的时间,心情好了,就能多喝一些,要是心情不好了,那么,平时能喝一斤的量那么这个时候也许就只能喝二两,就这也许能把你放倒,这就这个理。

    而林风的一个绝招就是,在很小的时间他就能在瞬间达到一个禅定的地步!而在山林里面,林风的这种时时冷静的状态更是在危险的时间来的冷静的可怕。

    一般人来说就是在猛兽来袭击的时间慌张害怕,不知道怎么处理,或者说是迷了。

    而林风却是不然,他在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冷静,他能在野兽来袭的瞬间计算一切的道路,一切的可能!

    这,就是林风长期在山林里面养成的习惯!一种时时能救命的习惯!

    静气,凝神,提笔,落笔,瞬间,一首范仲淹的词出现,碧云天,黄叶地,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山映斜阳天连水,坡上寒烟翠……。

    一首词下来,跟着,林风的手又提起,笔锋所下,一首苏东坡的赤壁怀古跃然纸上,在跟着,**的沁园春,雪,片刻之间就下来了。

    而林风的笔锋却是一直的不停,一时间由初始的笔锋稍有不畅,一直到了后来的各家法一家家的跃然纸上,而且令人震惊的是,这厮完全的是一点也没不顺畅的感觉,而且是不管那一家的法,只要不管是现代古代,就看字的行笔的话,那就是完全的法家本人的作!

    而在林风的笔下,一首首的诗词更是层出不穷,从古到今无一不有,而到了后来,这厮却是在兰亭序的基础上加上了自己的一些笔锋,似乎,一种完全的法在他的手里出来了!

    集各家之长而为已所用,笔锋凝重而稳健,轻灵而飘逸,内敛而张扬,就好象龙之能屈能伸,曲则藏于芥子,而扬则行云于四海。

    不知何时,老程的办公室里面就多了不知道多少的人,一个个的平心静气不敢大声出气,生怕打扰了林风的状态………

    ……烟云横生月胜雪,万里金虹,轻风鸟鸣山影斜。

    最终,桌上白纸用完,而林风也回过神来,抬头,顿时一惊。

    “呀,嘿嘿,”

    看着一圈圈的老师们看他就好象看怪物的眼神,林风的心里一阵的发毛,“那啥,嘿嘿。”

    在他的四周,最近的老程,马老师,苏老师,韩老师,还有王楠小丫头,李冰洁……。

    一个个干的人就好象看外星人一般。

    林风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的脸上长花了?

    随机就明白了过来,“那啥,你们都闲了啊?”

    这话一出,林风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怎么下课了?下课了吗?”

    老程看着林风,好半晌,张了张嘴说道,作为老师,我不想说但是我却要代表在场的没一个人说,“小子,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林风……我怎么就不让别人活了?

    老程一阵的无语,叹息了一声说道,“上课不上,成绩好的让别的同学无奈,就连追赶的心都不敢提,可你自己看看,就这一会你练的字,这,这,这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吗?我就问你一声,你不会是真的外星人来地球了?”

    林风…….

    看了一眼桌上的白纸,“咦,先前好象没这那多的?”

    一众人无语,王楠**般的说道,“马老师拿来的,还有韩老师拿来的。”

    林风无语挠头,“这个,迷糊了啊。”

    经过老程的解释,林风方才明白了,原来林风的这种状态老程最早发现,然后就专门的给他研磨,铺纸。……

    而到了后来,马老师来了,发现了这个惊人的情况。林风那惊人的法,那一种种的法的演示,再之后,就是一个个的老师的来到,一个个的围观,……

    而在放学之后的王楠却是早知道了的,原来这个小丫头心系情郎,在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就来看林风了,这也导致了和她这一段时间好的李冰洁的到来。这也就是在放学之后她们的来到。

    林风知道了这一切,不仅无语哑然失笑,“这个,不是故意的啊。”

    “你小子,这次真是让我见识了啊!”

    马文进老师说道,此人爱好法,也是他在老程之后最早发现的林风的这种惊人的表现。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信这样的事,千古之才,千古之才啊!想不到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就能有这样的成就!”

    一时间,在场的老师一个个大是感叹。

    “林风,以前练过吗?”马文进说道。

    “练过,只不过自己没现在的水平,而是因为心境的问题。”林风淡淡的说道,事实就在眼前,林风也不好说什么。

    老马大叹,奇才啊,想来那王義之练字以馒头沾墨汁而不自知也不过如此了!一个弱冠少年,弱冠少年啊!

    而一边的王楠和李冰洁看林风的眼光也是一闪一闪的,那里面的小星星啊,似乎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了。

    林风无语的看着一众人,好半天轻轻的说道,“那啥,我,好象头晕,这该拿一只脚先走。”

    众人一呆,瞬间哄笑不已。

    “林风啊,咱不说那些虚的,改天我介绍一些法界的人给你认识。哦,就是本市的一些法界的老前辈。”

    老程忽地说道,“我说老马,你这是抢我的弟子啊,是不是看上我的这个弟子了?是不是想等我的这个小弟子将来成名了你好说,嗯,那个谁,谁谁,当年是我的弟子。”

    一瞬间,众人被老程这玩笑的话弄得大笑不已,就连林风也是轻笑不已。

    老马的脸一红,瞪了老程一眼,“程有为你这个家伙,就不能说一些好话。”

    一边的众人大笑,这几个老师之间的交情不错,平时开个玩笑什么的不算什么。

    老程一脸的正经说道,“老马,你这不是在打我的弟子的主意是什么?”

    “你,你这家伙,就不能让这几个孩子不看咱们的笑话。”

    老程哈哈大笑,“老师就不是人了?老师也是平常人。这没事了就得乐呵乐呵。你老马敢说你在家里或者在外面的时候就一直是在学校里面的样子?敢说就一直是一张白皮脸?”

    老马看了一圈的众人,嘿嘿的笑道,“你个老小子,这下好了,得,在场的都要份啊。”

    顿时一阵的呵呵轻笑,看来这一群老师在没事的时间里大概也是在外面玩笑。一时间老程的办公室里面再也没了早前的严谨,倒象是一个闹哄哄的会议室一般。“好了,走,时间不早了,要不然,家里面该唠叨了。”老程适时的说道。

    “走咯,”老马率先向外走去,“不过,老程你个老家伙这下怕是回家睡不着觉咯。”

    老程哈哈一笑不理他,众人鱼贯而出,再然后众皆散去。

    林风自是和王楠她们一起向外而去,老师一走,王楠这小丫头就不管不顾了,一下揽住了林风的手臂,林风知道反抗无用,也就随了小丫头的意。

    而王楠这小丫头的心里面是满心的欢喜,看那意思,似乎比她自己要是那样了还要兴奋。

    而李冰洁则是有有意无意的走在了林风的另一边,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复杂,眼中的时不时的闪出的幽怨痴迷是那么的深邃。

    而可怜的李小三他们就只好在后面了,原本他们在老程的办公室的时间不敢挤到里面,那里面除了王楠李冰洁就全是老师,他们的胆子可是不敢进去的,而现在,嘿嘿,傻子才往林风的身边凑。

    “咦,今天你们怎么都没走?”林风看了一眼周围的他们说道。

    “走?走了怎么看你的那场精彩绝伦的表演。”

    这时走在了前面的李小三说道,一回身却看到了王楠的白眼,由于李冰洁就在一边,这厮到是没敢嘴上没门的大叫王楠嫂子,接着说道,我一个人在家,所以邀请我们老大一起到我哪里共度漫漫长夜。

    话音未落就近的一只脚飞来,这小子这两天学精了,早早的一做了戒备,一闪就躲了过去,不过看到那脚的主人,刚想张大嘴抱怨,这一下就老实了,不敢得罪啊!这位不说是魔头班长,那整起人来一套一套的不说,就现在看来,这将来就是嫂子啊。

    王楠转过身看着林风说道,要不去我家吃饭?

    一边的李冰洁的悄脸猛的一黯,就在她正自懊恼的时间,就听到了林风说道,“哦,不用了,我到小三家好了,你回去。”

    王楠听了心中好生的不喜欢,看了他一眼不做一语。

    林风转向李冰洁,“你怎么也没走?”

    我,李冰洁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幽怨一闪而逝,昨天的事我家里知道了,说是想请你吃饭。

    林风淡淡的一笑,这事啊,就一小事,同学之间见到这样的事那有不帮忙的,那里那么客气。顺手而已,我谢谢你家里人的好意,不过这吃饭就不用了。

    李冰洁看了一眼要走的林风,一把拉住了,“去,好吗?”说着看了一眼一边的王楠和李小三他们。

    “真的不用了,好意心领了,谢谢他们,带我向你的家人问好。”

    李冰洁听了眼中的光彩一黯,转而有些生气,心里面顿时就升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楚,不过,却也不在拉林风了。

    幽幽的看了一眼林风,那好,我先走了,说完,转身而去。王楠看着临走摆手的李冰洁一眼,看了一眼林风,心说这家伙还算不错的,在美色的面前没迷失自己。

    而林风他们在随后看到了一面黑色的小车,李冰洁上了车,林风一怔,果然,她的家世不凡!

    “那车是接她的?”李小三说道,老大,这小妞也不简单啊。

    林风淡淡的轻笑,“管她呢,咱们,和她之间就是一个同学的关系而已,至于其他的,和咱没关系!”

    转向王楠,这个,你也回去。

    “我不,”小丫头嘟着小嘴说道,小脸向一边一扭,不看林风了。

    林风顿时无奈,到是一边的李小三解了林风的围,“我说嫂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该回去了,我老大就在我呢,我这不是一个人在家难受不是,再说了,这男人也得有自己的空间不是。”

    王楠小丫头噗嗤一声笑了,道,“去你的,就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大男人,一小豆芽而已,一小屁孩子还差不多。”说归说,不过李小三刚才的那句话到是说在了王楠的心里,这男人还真不能管的太严了,不然要真的吓跑了就麻烦了。

    要不然,那李冰洁可是对自己家的木头虎视眈眈的看着呢,于是一不三回头的走了,这临走还不忘叮嘱道,一定要记得吃饭哦,记得早一点睡觉,记得……。

    王楠这小丫头走了,李小三就不无羡慕林风说道,“这嫂子也真是的,一步都不想离开,我将来要是有了这同样的一个女朋友这样的粘着我,我不的烦死。”

    林风看了他一眼理都不理他,这厮看林风不理他,笑了,“不过我要是有一个王楠这样漂亮的女朋友,就是天天时时的粘着我也不烦,这就是一妖精级别的美女,不说粘着我了,我自己都得天天的粘着看着才好,不然,不放心啊!”

    林风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厮,好话歹话他自己说完了。笑道,“那好啊,这不是有一现成的绝色美女李冰洁在吗,这个小妞那可是一个一点不比王楠差的女孩,甚至更多了一丝的清冷气质,只要你小子运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加上无耻**,那早晚不就是你的菜。”

    李小三一瘪嘴,道,我说,“别这么得意好不好,咱老李别的不说,就这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而且尤其是女孩的心思,不然也就枉称这神棍的称号了,老大,你这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啊?”

    “你小子说什么知道不知道的。”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

    李小三一撇嘴说道,“得,就装你,我说老大,你就一个聪明到了极致的傻子!别瞪眼,听我说啊,那李冰洁看你的眼神那就是**裸的爱了,那一双眼里面的温柔就能把人化了。”

    “也就是你自己一傻子看不出来,这个事咱们班谁看不出来。也许你自己是装不知道!别说咱们班了,这学校里知道的都不少。”

    林风听了一呆,李小三继续的说道,“你想啊,就那样的一绝色,人家王楠那是背景深厚,这事谁不知道,一般的人谁也不敢往她的面前凑,再说了,王楠那丫头谁不知道那就一个死心眼的对你了,这个事是明面上摆在哪里的。

    “而这个李冰洁不同,刚来不说,就那一点也不差于王楠甚至更多多了一种冷清的气质,这学校里面的狼们要是不发疯那就奇怪了。”

    说着摇了摇头叹道,自古红颜祸水就是这样的了,就李冰洁和嫂子那样的,我估计就是在古代那就是祸国殃民的女子,叹了一口气,你这大老婆厉害啊,不声不响的就把那李冰洁的威胁化解了,而这李冰洁由于生性冷淡,而且可能是因为王楠早就和你有了关系,这才使得她一直的这样,别拿不信的眼神看我,就李冰洁看你的眼神,就你一个木头看不出来而已.

    这个事,王楠搜子百分百知道这里面的事,不然,嫂子不会这一段时间这么的着急的把你拿下!不过我这也真的就服了嫂子了,她就能把你治理得顺顺当当的,同时也把那李冰洁弄到没一点的脾气!手段高啊!所谓兵不血刃大概就是这样子的了。

    林风哑然无语,好半天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把楠楠说道太那啥了?”

    “不,不是那意思,小三说道,而是说嫂子这人看准了这一切,也看准了你的性子而已,阳谋就是这样。”

    林风苦笑,你小子,说对了,也不对。

    “为什么?”

    “因为,林风的眼看向远方,假若是你,在这样的环境下,你怎么办,是退,还是进,当然,是谁都会进的,要进的话,那么,就要想一些事了!”

    李小三顿时就张大了嘴,怔怔的说道,”原来,这一切,你都明白?”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小三,以后,以后,你的嘴要少说话了,没的坏了人家的名声,咱就一穷小子,山里的一化外山民一般的人,人家,却的地道的豪门娇女,一个王楠,我这头都疼了。”

    悠然的叹了一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啊!我,她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而是两个平行世界上的人!”

    李小三怔然而立,你啊,说你就是一个聪明大傻子一点也不假,也是,你平时就不爱和女孩子说话,不知道女孩子的心里,心思,你知道现在的女孩吗?这现在的女孩子啊,只要是看顺眼了,那就一不管不顾,那什么来说着的,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家世的一切靠后。

    而且,就我的观察,就李冰洁那样的性子,那就一百折不回的女孩,老大,信不,你要是不信的话咱们打赌,这样的女孩,那就是一个死心眼的女孩,一但认准了你,嘿嘿,你别看她一脸的生人难近的冰冷样子,但是这样的女孩只要你走进了她的心里,那就是一个死局,只是现在有王楠嫂子的在前压制,要不然你就看!这样的小妞自己的性子原因使得她不善于表达,但是这并不带表她的心里不明白,这样的女孩,生性高傲,一般的人难以入眼,生性太高傲了,不象嫂子王楠那样的,出身军人世家,可说是杀伐果断……

    “停,停停。”我说,你小子连恋爱也没谈过,吹什么吹?

    林风果断的打断了李小三的一番长变大论,你小子,自己先管好自己眼前的事好了。

    “别啊,”李小三不满了,自己好不容易的一番高论被硬生生的打断,这怎么好!“老大,你让我说完,我说啊,王楠嫂子先前是因为这个学校里面没对手,就二班的那王佳佳 一个绝色,不过比嫂子还是差了一些,而且这家世也不如嫂子,最关键的是,嫂子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说嫂子一点也不着急,但现在不一样了,这生生的来了一个这样级别的,这嫂子的心里要是没有紧迫感那就不对了。”

    林风听了这小子的一番话心里暗叹,自己,还真的在这方面不如这厮,这厮的这一番心思要是用到了学习上,那也绝对是一个尖子生!

    “我说,你丫的就一个没谈过恋爱的恋爱专家,这都那学的这是?”

    李小三哈哈大笑,这是本山人牛刀小试而已,这叫专长,专长!知道吗?懂了吗?

    “懂了,弟子懂了,受教了,”林风哈哈大笑,你丫的,以后可以当心里专家了,一专门研究女孩心思的心理专家!

    李小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道,“好说,好说,以后你这个爱情小白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咨询我,不收费的哦。”

    “死一边去你,”林风一脚踹出,李小三一闪而过,好了,以后这个事就别提了,林风轻轻的叹道,现实,就是现实!我,他们,就是两个平行世界上的人!

    “你,呀。”李小三心里默然,心里很是为李冰洁不平,不过,林风说的一点也不错,就王楠和李冰洁这样级别的绝色女孩,更别说是身世惊人了,一个,也就能让这世上的人疯狂了,不要说两个了。

    而林风,在这个学校的学生的眼里,绝大多数的人的眼里,那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要不然,你看有没人和他争夺!这样的人,将来绝对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存在!而就现在,他在老师以及学校的眼里,谁和他林风过不去,那就等于是和整个学校过不去!这厮,大名不但是在学校里,而且就是在市里教育局那也是声名赫赫,一个早就在上面挂了名的传奇!

    “好了,咱哥俩找地吃饭,你请客啊,”林风说道。

    李小三一翻眼,“不是,小气不是,连山人的卦金都没付,甚至无耻的饭也不管,这有没天理了,真是抠门啊!”

    看着林风远去的身影,大叫一声,“人心不古啊,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年轻人啊!”

    我说,等等我……。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